www.dafa888bet

第255章 撤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孙千殇缓缓起身,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出现在空,距离罗修仅仅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首发地址、反着念 ↘↙

    这段距离,对于以为武皇级强者来说,只要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能够瞬息而至。

    “你的对手,是我!”

    又是一句这样的声音响起,在罗修的身前,一个身穿青袍的人影缓缓浮现。

    这出现之人,自然便是沐子修!

    “小子,我希望护山大阵真的已经被你解决了,否则咱们几个今天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了。”沐子修沉声说道。

    “前辈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罗修笑道。

    沐子修点了点头,“灭掉玄阳宗是不行了,你既然已经将亲人救出来了,我们先撤走再说。”

    罗修也知道此事不可为,因为他只能让护山大阵停止运转一个时辰,在这个时间内,宁何州想要单独击杀与之旗鼓相当的李玄阳,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倘若没有孙千殇此人出现的话,以沐子修和宁何州联手的实力,倒是或许可以做到这一点。

    “又一位武皇!”

    整个玄阳宗的山‘门’,随着第四位武皇强者的登场现身,而瞬间陷入了一片安静与死寂。

    “你又是什么人?”

    孙千殇神‘色’凛然,目光死死的盯着出现在眼前的这位武皇,他能够感受到对方体内的真元气息‘波’动,与自己一样,都是武皇三重,甚至要自己的气息还要更强。

    “狩猎者公会北域巡察使,沐子修。”沐子修并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

    “狩猎者公会的强者?”孙千殇的神‘色’更为凝重了许多,他也听说过巡察使在四大公会的地位不低,都是武皇厉害的强者才能担任。

    与此同时,李玄阳和孙千殇也明白过来,罗修请来的这两个武皇,应该是通过狩猎者公会的悬赏任务请来的。

    能够打动武皇强者的报酬,绝对不一般,不过联想到罗修得到了古强者的传承,这一点倒是能够说的通了。

    “沐前辈,这边‘交’给你了,我先撤了。”罗修说道。

    沐子修点了点头,掌指间光华闪烁,一柄刻有龙纹的战剑出现在手,气息锁定孙千殇。

    “想走?今日若让你走掉,我玄阳宗岂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李玄阳厉声大喝,“此地有护山大阵笼罩,你们谁也走不掉!”

    说话间,他手捏印诀,天地大势受到牵引,整座玄阳山都随之震颤了一下。

    一股浩瀚莫测的恐怖威能降临,让沐子修和宁何州两位武皇,齐齐‘色’变。

    “颠倒乾坤!”

    罗修也捏动阵法印诀,早已被他放置在玄阳山各处的百道阵旗,在同一时刻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走!”做完这一切后,罗修立即驾驭青铜战船,向着玄阳山外飞去。

    “封天锁地!”

    李玄阳大喝,一道道金‘色’的阵光凭空出现,化作巨大的光幕,将整个玄阳宗的山‘门’封锁。

    轰!

    同一时刻,罗修布置的百道阵旗齐齐炸裂,将山‘门’封锁的金‘色’光幕,顷刻间便碎裂开来,消散无踪。

    “怎么回事?这不可能!”

    李玄阳脸‘色’一变,又接连打出几道印诀,但是护山大阵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转瞬间,李玄阳明白了过来,肯定是罗修这些人动了手脚,以至于护山大阵失效了。

    “小兔崽子,给我留下!”

    看到罗修驾驭战船飞走,李玄阳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一双老眼泛起了红‘色’,双手猛然挥动,一道金‘色’的剑罡,便凌空朝着罗修所在的青铜战船劈斩而去。

    “老家伙,我早说过,你的对手是我。”

    宁何州身影一闪,出现在青铜战船的后方,双斧劈出,斧光撕裂天地。

    浩‘荡’天空,金‘色’的剑罡与斧光碰撞,爆发出如惊雷炸裂般的巨响,庞大恐怖的能量余‘波’席卷开来,将一百多米范围内的空间,都震碎成了齑粉,显现出黑‘色’的真空地带。

    “老家伙吃老子一斧头试试。”

    双斧绽放出幽冷的黑光,宁何州冲杀前,双斧劈出的斧光好似化成了一头黑‘色’的猛虎,仰天嘶吼,空间震动。

    李玄阳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此刻他和孙千殇都被武皇强者拦住,那罗修想要逃走,便无人能拦的住。

    他最大的依仗,便是宗‘门’的护山大阵,但此刻大阵却偏偏失效了。

    “紫府宫的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看来紫府老祖十有**是已经陨落了。”

    身为武皇强者,存活两千八百年的岁月,李玄阳从未像是今日这般憋屈过。

    四位武皇级强者的大战,几乎将玄阳山‘门’的所在夷为了平地,一座座巍峨的宫殿崩塌,山石炸裂,土石飞溅,尘烟滚滚,可怕的能量余‘波’席卷开来,摧毁着周遭的一切。

    聚集在玄阳山诸多来自各方势力的武修,也都惊慌之下四处逃窜,谁也不敢继续逗留在此地,唯恐殃及池鱼。

    “是他,他已经这么强了,居然请来了两位武皇?”

    逃亡的人群,叶嘉儿看着天际边那快速飞走的青铜战船,神情充满了感慨。

    遥想当初,她和罗修都还是先天的境界,然而时过境迁,自己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达到了炼神八重境界,已经被称作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了。

    而罗修,却已经拥有了可以抗衡武君老祖的实力了。

    与之相起来,自己这点所谓的修炼天赋,着实算不什么。

    另外一边,在水月老祖的庇护之下逃走的秋洛水,也同样心难以置信。

    一个不到二十岁能抗衡武君的年轻强者,什么时候武君境界这么容易达到了?

    李玄阳的寿诞,让这小小的玄阳山云集了来自各方势力的人,这其不乏一些见过罗修,亦或是认识他的人。

    可以预想,经过今日之事,罗修以及修罗这个名字,注定了将会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

    “哈哈,老家伙,不陪你玩了!”

    ‘激’战厮杀了接近半个多时辰后,宁何州估‘摸’着罗修也应该远离玄阳山,抵达一处安全的地方了。

    用不了多久,这玄阳宗的七级护山大阵会恢复运转,到了那时,他和沐子修想要再走,可真的难了。

    沐子修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且一直都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时间。

    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摆脱掉对手,旋即纷纷化作遁光,飞向天际。

    “‘混’账!”

    李玄阳暴怒不已,却并没有追赶,因为他很清楚,对手的实力与自己旗鼓相当,且自己寿元不多,真的生死搏杀的话,最后死的人反而有可能是自己。

    “李兄,这件事情你是否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孙千殇的脸‘色’‘阴’沉如水。

    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血迹,身的衣衫有些凌‘乱’,真元消耗极大。

    沐子修与他修为虽然相当,但实力却是极强,丝毫不逊‘色’于宁何州,若是对方不退走的,再继续打下去,他肯定坚持不住了。

    “若我所料不错,这两位武皇,应该是他在狩猎者公会发布悬赏任务请来的。”李玄阳沉声说道,对于这一点,他也没有料想到,毕竟想要请动武皇强者出手,可不是一般的困难。

    据他所知,在狩猎者公会发布悬赏任务,是有权限限制的,能够发布武皇级悬赏,意味着罗修最起码拥有地级的权限。

    “孙老弟,你因帮我而受伤,我玄阳宗会给你补偿的。”李玄阳说道。

    听到这句话,孙千殇的脸‘色’才稍好一些。

    ……

    在距离玄阳宗千里外,一片树林,罗修驾驭青铜战船降落下来。

    他首先在四周布置阵法,等待沐子修和宁何州两位武皇强者前来会合。

    这是他们早事先商量好的会和地点。

    “爹,娘……”

    当看到父母安然无恙的时候,罗秀儿泪水止不住的流淌出来,这么多天以来,提心吊胆的日子,总算是可以结束了。

    至于柳家的那些人,则全部都沉默了,因为罗修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深深的震撼到了这些人。

    “罗修,希望你不要怪他们。”柳原走到罗修的近前,想要为柳家的那些人说情。

    “我没有怪他们。”罗修淡淡的说道。

    人都是自‘私’的,这一点他很清楚,柳家的那些人为了活命,想要与他撇清关系,这也正常。

    但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竟是动了杀死姐姐的心思,这却是罗修所无法容忍的。

    若非顾念柳家是罗家的亲家,这些人在他的手死一万字都死不足惜!

    罗修之所以说没有怪他们,是因为他若真的怪柳家的人,这些人早死了。

    “我虽然不怪他们,但是这些人与我罗家,再无瓜葛。”罗修如此说道。

    随后他取出传音盒子,联系了徐经年。

    过了片刻,沐子修和宁何州两位武皇,来到了会和地点所在的小树林。

    按照之前的约定,罗修拿出了两颗龙阳淬体丹和两颗金风‘玉’‘露’丹。

    七品以的丹‘药’可谓有价无市,归根结底还是七阶炼丹宗师的稀缺。

    所以,尽管只是两颗丹‘药’,便已经值得让一位武皇强者出生入死了。

    “这次多谢两位前辈相助了。”罗修笑着说道。

    “呵呵,你小子也不用说这些客套话,我们彼此是个‘交’易,拿你的丹‘药’,自然要为你办事。”宁何州笑着说道。

    现如今,他可不会再因为罗修仅仅是一个武王心生小觑,不说他以武王修为能够爆发出媲美武君的战力,凭他能够破解七级护山大阵的手段,其在阵法方面的造诣,必然极高。

    这是一个潜力很可怕的天才,假以时日若能成长起来,成超过自己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不管怎么说,没有两位前辈的相助,晚辈未必能够这么顺利的救出家人,以后两位前辈如果需要七品丹‘药’修炼,可以准备好材料,晚辈的师尊是一位炼丹宗师,倒是可以帮衬一二。”罗修笑着说道。

    “你的师尊是一位炼丹宗师?”

    此言一出,宁何州和沐子修皆是神‘色’一凝。

    尤其是沐子修,他已经怀疑罗修是修罗王,原本的打算是找寻一个机会对他下手,夺取他身法则碎片。

    即便他不是修罗王,以他年纪轻轻有这等实力,身也必然有所秘密。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家伙的秘密,竟然是有一位炼丹宗师的师尊!

    哪怕是最低级的七阶炼丹宗师,在星海界的地位,也可媲美一位武圣级强者了,若是八阶乃至九阶,那将更为了得!

    罗修说出这样的一个消息,无疑让沐子修需要衡量一下是否要对罗修动手了,毕竟一旦动手,他势必会得罪一位炼丹宗师。

    “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等身份,以后我若需要七品丹‘药’,要靠你小子帮我引荐一二了。”宁何州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师父他老人家虽然隐世修行多年不问世事,但对我这个徒弟还是很疼爱的,若我开口,师父他老人家肯定愿意出手的。”罗修笑道。

    “修罗小友,咱们后会有期!”宁何州心情大好,给罗修留下自己的传讯印记后,拱了拱手,旋即冲天而起,化作遁光消失在远处的天际。

    “老夫也告辞了,小友以后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告知老夫一声。”

    沐子修也笑了笑,心已经打消了对罗修出手的念头,毕竟冒着得罪一位炼丹宗师的风险,颇有些不值得,毕竟他也只是怀疑,并无法肯定罗修是修罗王。

    况且,若是与罗修‘交’好,相当于攀了一位炼丹宗师的‘交’情,以后要炼制七品丹‘药’,有了着落。
    《武道大帝》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