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58章 天命汗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想想张乾坤说的也对。总之在这个墓穴里,是一个非常纷乱的时空。中西结合,古文明和近代文化共存。那这里的所有僵尸,他们生前是否是在同一个时间到这里来?他们是时空穿越,还是来到了这里,时间才变得神奇?

    在我的推断里,他们应该是彼此见过的。至少这边的玛丽船员和西班牙士兵曾经见过。我仔细根据目前所有的所有证据恢复当时的情景。我想,这两组应该是因为某种原因共同到了这里。玛丽船员因为和船长发生争执而分歧,认为所谓的长生术,是将人和人鱼结合在一起。他们之所以相信这些,是因为他们见到了真正的“人鱼”。

    但是从我道这里的经验来看,他们看到的“人鱼”,应该就是变异的巨大的衣鱼。但是那衣鱼形态诡异,居然会直立会说话,连我都认为它已经是进化成功的,传说中的人鱼。更别说几百年前的人们。于是他们在这里建立了实验室,准备在这里通过实验获得长生。

    尽管他们相信,而实际操作却是另一回事。谁敢真的豁出命去,让同伴给自己开膛破腹,换上所谓鱼的呼吸系统?万一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所以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正经纠结了许久。谁也不肯当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解决纷争的合适人员突然出现了。那就是突然而至的西班牙军队。传说中1711年曾有足足四千西班牙士兵在战争中莫名失踪,军营装备都在,只是人不见了踪影。这在当时的社会上造成了很大的反响,尤其在那半个西欧都卷在西班牙波旁王朝的战争的时刻,四千名西班牙士兵失踪可不是一件小事。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也只能当做意外处理,只是和平社会的人们提起了外星人或者是时空穿越的说法。

    西班牙士兵的死,应该与玛丽船员没有关系。虽说相隔了接近二百年,可是光凭人数,若是打斗起来,船员们也必败无疑。西班牙的军人应该是因为什么意外,和之前我们所见的英*人一样,出于外力死在了这处坟墓。可能有幸存的几个人,于是玛丽船员捡了个便宜,把那些比他们早上一百多年的外国人抓了起来,一个一个进行了试验。

    当年具体的情形,不必赘述。自然也是一场人性和残忍的斗争。他们甚至正儿八经地建设了实验室,也就是关住了秦明月和张旖旎的那个。最终玛丽船员的实验应该是成功了。我之前看到的黑色的手印,可能就是他们的鬼魂。——所以,很可能只是“实验”成功,而人没有达到长生的目的。他们已经死在了这个陵墓里,变为了无人纪念的孤魂野鬼。不过如果变成有意识的鬼魂,也算是一种长生,那个中滋味,是血是泪还是欢乐,就只能自己品尝感叹。

    虽说这时空穿越的情形太过偶然,但他们偏生都穿越到了这个地方来,我倒觉有些意外。这其中一定冥冥中有着什么不可置信的联系。比如他们之前为什么要对张旖旎下手?长生术和张旖旎有什么关系?

    其实这个问题我在张乾坤把玉盅杀掉之时,就已经想通。他们抓走张旖旎和秦明月,应该不是偶然。或许,正是张旖旎,让这群魂魄更加相信了长生术的真实性。因为那个关于公主的故事……

    我在那一刻想的很多,但时间没有过很久。他们飞快地解决眼下的妖虫,可惜拿着电筒向前照,前景并不乐观。张乾坤笑道:“这么多,打也浪费体力。我们冲到前面去,直接扔火机炸掉它们。”

    常生殿看看不时随着妖虫的动作,掉下很多土,随时塌方的四周,说:“大哥,你认真的?一会是不是不用我和清明殿后?”

    张乾坤笑说:“你要是有本事把他们清除掉,就皆大欢喜。反正我和旖旎是无所谓。”

    这时我们才想起来,张乾坤和张旖旎其实完全不用理会这种虫子。他们完全可以先走,把我们留在这里厮杀。虽然是他们帮我们,但确定张乾坤对我们有所图谋,我们的下场也未必会比玉盅好到哪里去。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评价他。

    常生殿语塞,只好牵着我垫底,跟着他们三个向前跑去。张家兄妹速度奇快,眨眼就不见了踪影。但我们三个被虫纠缠就比较吃力,常生殿一边不断挥刀折断这些奇形怪状的虫,一边嘀咕着张乾坤一定是o型血,据说o型血的人最喜欢纵火。

    我的整只右臂都在麻木,涨得万分难受。并且还有十分难忍的痛苦感觉。就像被数十只毒蜂扎过。那种折磨人的痛感让我几乎有一瞬间想了断自己,实实生不如死。

    好不容易追上张乾坤他们,张乾坤给常生殿一个眼神,常生殿就把火机扔了出去。接下来所有人卧倒,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无数石土砸在了我们的头上身上。整个大地也晃动起来,我心里担忧如果就这样因爆炸而山体塌方,我们五个人的小命就算撂在这了。……

    不幸的是一切好像真照着我说的来。尽管张乾坤挑选的位置已经算是安全地带,然而这有甲烷的地区面积太大,一边着火,立刻就起了连锁反应,不仅成堆的泥土下滑,把我们牢牢压在土里,随着接二两三的爆炸的闷响,离火焰最近的我和常生殿都被火苗吞噬,身上像被活剥皮一样剧烈疼痛。在土里痛苦不堪的我有一刻深深地懊悔,这tm哪是我们在盗墓,分明是墓在玩我们!要是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刀架在小爷脖子上,小爷也绝对!不会来!!

    我在土里逐渐呼吸困难。我悲哀地想,我考虑的可能太长远了。这次看来都够呛能活着回去。我趴在地上,后背上的石土越来越沉重,我拼命翘起身体,扭掉身上的土,然而还是被越埋越深。我心知只要这处的空洞被石土掉落铺满,那和塌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我们几个必死无疑。

    我撅着屁股抖身上的土,姿势十分难看。不过生死关头,谁还有心思注意那些?不一时,腰臀的重量突然变轻,我心下大喜,四肢加力,就混沌着爬了出来。鼻子里嘴里都是土的我忍不住一阵呛咳,鼻涕口水又流出一些,模样想必狼狈不堪。我这时居然在想:完了,让张旖旎看到这么难看的自己……

    从满身的泥土看,其他的人比我好不到哪去。只是他们比我力气大的多,很快就挣脱开来,我是最后一个出来。常生殿还不忘记贬损我:“清明,说实话,你刚刚在土里动来动去的姿势太销*魂*,要不是爷心里已经有了旖旎,刚才就扑上去了……你现在还没菊花残满地伤,是你修来的福气……”

    我想辩驳他几句,无奈口中腹中都是沙石,实在难安,刚一呕吐,又从鼻孔钻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过去西欧会有这种刑罚,招人逼供。这时才注意到除了我,别人虽也都是全身泥土,但脸都是干干净净的,想来他们都在刚才的变故中保护好了防毒面具,只有我在栽倒的一瞬间就失去了它。其实在那种情形下,防毒面具可以作为保护头部的一个良好工具,而因为我没有经验,应急基础又差,竟失去了可以保住我性命的东西。我又感谢起天地来。像我这样的菜鸟,在这种地方活到现在,估计已经是祖宗显灵。

    张乾坤从张旖旎的背包里拿出一块毛巾递给我。这毛巾质感奇好,摸着像极滑的绸缎,还有一股好闻的香味。我胡乱抹抹脸,才发现这是个宝贝东西。这毛巾不用水,居然有高强度的清洁功能。但从这一方面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更难得擦完后稍微抖一抖,就又恢复成雪白的模样。简直是污渍神器,难怪在这种地方,张旖旎和张乾坤还会那么清净。

    我之前差点被土淹死,这回又咳嗽了一阵,感觉才渐渐好转。手抓住土地想支撑身体爬起来,却随手抓出了一大串圆形的东西。说是一串,倒也没有绳子牵连,只是地上随手一抹,就见散落着大量的钱币。我拿起一枚看看,掂量一下,这应该是努尔哈赤所制造的钱,称为天命汗钱。只见这币上篆刻着满族文字,字迹小平。

    这种钱铸造很少。当年努尔哈赤刚兴帝业,未能及时制造钱局,只用小炉撰钱,所以这些铜钱表面凹凸不平,大小厚薄也不相一致,十分粗糙难看。在当今的世界,也未能流传下来多少。而如今在这里见到的这些,虽说天文数字倒也卖不上,换得的钱买几个别野亦是绰绰有余。

    所以我和常生殿很没出息地把这些铜钱都收了起来。张乾坤在一边笑而不语,张旖旎也没有动作的意思。想来这点小钱,他们是看不上眼。常生殿说:“跟那么多外国鬼沟通交流过,还是见到咱们老祖宗的东西感觉好多了啊!这亲切感,分明是他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我拿着这些回去,花点在我们村里盖几个宽敞明亮的大房子,把旖旎接回去,过过田园生活。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巫山*云*雨*时……”

    张乾坤在得知常生殿家住黑龙江后,突然乐道:“其实农村也很好。说到底还是中国的泥土更有感觉……不过你们那里我之前去过,可惜没什么收获。”

    像张乾坤这样经验丰富的人。通常他看一眼地面,就知道哪一处有没有墓穴,以及是什么朝代的墓穴,里面基本有何机关。这并不是他有隔土视物的本领,而是他有着对各个朝代陵墓极深的了解。比如大多秦靠岭汉傍山,近代找平原。他能从一个地区的地形条件以及风水判断陵墓走向和特点。当然这种本事是靠多年磨练而成,恐怕当今世上也找不到几个这样的高手。

    常生殿收着钱币,头也不抬地说:“说我们家那嘎达是村子,都算抬举。要我说那叫部落更合适……大舅哥你去晚了。早些年还有个地主和地主婆揣着金子银元宝,含着玉埋葬的,后来被当~官~的知道了,考古队立马来,把该收的都收走了。结果你懂得。现在这时候去,最多能从二三四十年的土葬坑里,挖出块上海手表来。”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