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56章 极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下看去,果然不见了玉盅踪影。张乾坤向外走去,张旖旎也从后面跟了出来。她又恢复了往常冰山美人的模样,白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我们依然记得刚才她见到张乾坤那一瞬间的惊鸿一笑,此时见她又穿起和之前一样的背心短裤,丰*胸*细腰*翘*臀tun长腿,直看得我跟常生殿又直了眼睛,把张乾坤和玉盅忘得一干二净。

    我和常生殿流着口水的功夫,就见张乾坤把玉盅拎了回来。玉盅还是在哭,张乾坤脸上还是热情洋溢的笑,只是似乎有些不耐烦,把她随手扔在地上。我想这种情况,她一个女人,除了哭可能真的没有别的做法。便心生怜意,过去把她扶起来。她的身体绵*软,在我的手里微微发抖。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由手心冒汗,闻到她的发香,也有些面红耳赤起来。

    玉盅在我怀里突然抬头,她的嘴唇凑近我的耳朵,距离之近,我几乎感觉到她嘴唇的颤抖。她用极小的声音说:“先生,你是个好人。求求你,帮帮我。”

    我看看张乾坤,内心难安。我也用极低的声音对她讲:“好。我会尽量帮你,保住你活命。你不要惹恼张乾坤,那个人是个疯子。”

    玉盅摇摇头,呢喃道:“我不是让你帮我活下去,我想让你帮我死。”

    她的声音跟蚊子嗡叫差不多,即使距离如此之近的我,也勉强听到。我还未及安慰回答她,就听张乾坤笑道:“想死还不容易?我来帮你。”

    说完他果然走过来。我把玉盅护在身后,对张乾坤冷漠言道:“你这样高深的本领,无论你想做什么,我们几个也必然反驳不得你。只是你何苦老是欺负女人?刚才是张旖旎,现在又是她。若你真想要她体内的玉,不妨算一下多少钱,如果我能活着出去,回头折算给你。即便我现在倾家荡产也不够,就算我管你借贷,至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偿还。”

    我心里想着张乾坤这样的变*态,可能从心理上打败他最好。所以我尝试用言语激他,通常一个男人,都听不得别人说他欺凌女人,他听到这样的侮辱,会暂时放过玉盅也说不定。不过我知道更有可能的是我激怒了他,他随手就折断我的脖子。并且我悲催地从常生殿和张旖旎变色的眼神上看,后者的可能性非常高。

    我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但死到临头,说一点不怕也是假的。我能听到自己心跳打鼓的声音,但我还是挺直了身板。常生殿说的对,男人要死的有尊严。

    我抱着必死的决心,等待张乾坤的魔爪。结局却在意料之外。张乾坤好像并不在意我的冒犯,他朝我十分有魅力地笑,那灿烂的笑容就让我想起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那种难言的好感。不得不说这货虽然极品变*态*凶*残,可是只要他这么一笑,我一个大男人居然就觉得筋骨酥*软。我要是个女人,估计就即刻宽\\\\\\\\\\\\\\\\\\\\\\\\\\\\\\\”\\\\\\\\\\\\\\\\\\\\\\\\\\\\\\\”衣*解*带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纵然死在他手里也心甘情愿。

    呸,生死关头我居然想到这个,果然不可救药。不过平心而论,张乾坤对我倒还不错。我屡次侵*犯于他,他都没有太过计较。可能在他心中我不过是一文弱书生,伸伸手指就能把我弄死,使他对我彻底丧失了虐*待*欲yu,从而懒得搭理我。

    果然他这次也没有对我下杀*手,反而笑道;“就算我什么也不做,她又能活多久?你以为她向你求死,是因为怕我?她体内的玉已经耗尽她周身血液,从她被种上玉开始,她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盛玉的器皿,最多也只能活到二十几岁。你现在伸手触摸她的手腕,就会发现她脉如葱管,已经没有多长时间。她求死只是不想死的太痛苦而已。”

    我还没有看到他任何动作,玉盅却已经在他手里。我急转身,脸色就苍白起来。我明白我和张乾坤之间的差距,我连他的动作都不能扑捉到。是因为他移动实在太快,人眼能识别的物体移动速度是0.3秒以上/米,而他动作的时间已经比0.3秒/米还要短。他可以在我眼前像变魔术一样到另一个地方,而我根本就看不到他。

    张乾坤从背后抱住玉盅,手伸向前,抚*摸*她的脸。玉盅极力躲避倒也不得,只听张乾坤笑道:“虽然只是器皿,然而生的这样美,我也不得不动爱惜之心,尽量保你容颜。好生可惜,如果你比旖旎漂亮的话,我没准就会放过你,把你带回家……”

    他说着居然大笑,手中不知何时多了张旖旎腰间的匕首。扯住玉盅的头发划下去,鲜血顿时从玉盅俊俏的脸上流下来。她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张乾坤手速很快,几秒钟内竟将她额头上的皮剥了下来。我忽然明白了张乾坤要做什么——他说要帮玉盅保留她的容颜……是说要剥下她的面皮!

    我来不及上前阻止,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身边坐的人是常生殿。四周没有别人,只有墙上壁画里,悠然拜天的远古百姓。我蓦然想起玉盅的情形,翻身就跳了起来。我知道刚才的昏迷绝非偶然,是有人从我身后掐住了我颈后的穴位,使我昏了过去。在场的都是张乾坤那样的能人异士,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能让我随时失去意识。

    常生殿从背后抱住我,不让我往墙壁的外边走。直到我挣扎到瘫*软下来,他才放开我,冷静地说:“刚才对你下手的人是我。清明,咱要是在外边,看到流*氓欺负女人,或者有歹徒行凶,那情况你尽管上。你解决不了的事,还有我。我肯定鼎力支持你。但是现在这种情形,你想咱们是来干嘛?咱们是来盗墓寻宝挣钱,而不是来找事。只要到这里的人,哪个不是带了必死决心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今天别说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就是我死在张乾坤手里,我也不会想让你帮我报仇。在这种地方,死了不是意外,就是手段不如人,没啥可抱怨。”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不过我现在丢脸地流了眼泪。但那完全是我的生*理*反应,我现在的心情并不难过,也不沉重。我无法理解描述我现在的这种心情。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那种侨情的“哀莫大于心死”。我甚至嘴角还带着笑,眼泪顺着脸流到我嘴里。我伸手抹了一下,很平静地说:“你曾经说过,我是个正直的人,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支持我。所以我真是没想到,把我弄晕阻止我行动的人,居然是你。”

    常生殿叹口气道:“在现有的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心理上支持你。我还是那句话,张乾坤没杀了咱们,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在,肯定是我们有什么让他可以利用的价值。如果那种价值没有了,他杀咱们都不带喘气的。不过反过来说咱们也是一样。我们还要利用他走出这里,要是他这点用没了,在我这一定你说啥是啥,你说不让他杀掉那个女人,我拼上命也会阻止他,大不了打个你死我活,咱还真就不怕这个。”

    我靠在另一面墙上,这种角度可以看到一些外边的情景。没有看到玉盅,倒是见到张乾坤提着玉盅完整的脸皮,在张旖旎面前晃动,一边笑一边说:“我收集过那么多女人的脸。可惜,没有一张比你漂亮。按我的择偶标准,看来我要终生和你相依为命了。”张旖旎面无表情。

    我出乎意料地冷静,问常生殿:“张乾坤把玉盅怎么了?”

    常生殿摇头:“你最好别知道。张乾坤精神不太正常,做出的事不能用常理考虑。”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我虽然昏过去,嗅觉还是有的。空气中满满地飘荡着烤肉的香味,张乾坤正在欣赏那枚可以买下一个小国家的玉琥珀。我清楚他做了什么,他一定是把玉盅剥了皮,把大多数玉和玉琥珀都取了出来。他知道玉盅死了玉就会烟消云散,所以他会把他的残*虐发挥到极致,剥皮取玉这种事,是在玉盅活着的情况下完成的。以他的熟练程度,绝对可以看出他不知多少次这样做过。对于他来说,不是为了取玉,光是剥皮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玉盅死后他放火烧了她,把她的肉切成块,让张旖旎拿着当食物。没准他们已经饱餐一顿,他们俩的气色都非常好。张乾坤让张旖旎拿着那黑色的包裹,张旖旎不理他,他自己装备奇多,就把那包人肉强行装进了秦明月的背包。正常情况人肉烧烤会有很难闻的味道,张乾坤能烤出这种滋味来,也实属不易。

    也许是我受到的刺激太大,一时竟然心如止水。我忽然想起了我父亲。我相信这时我受到过度震撼反而极度冷静的表情,一定和他一模一样。我背靠冰冷的墙壁,没有看常生殿,只望着外边的三个人道:“常生殿,你当初为什么要带我来?你明知道我体力和武力都不如你们,来了也是给你徒增麻烦。”

    常生殿叹气道:“当时那想这么多,就想着咱们一块赚钱,说自私点也是想我有个伴。你比我脑子好用,懂得又多,我觉着很多古墓的知识你会很清楚。说实话古墓里会各种凶险那一类,之前我根本也不信。我以为我们只是来一个死人的房子里偷东西而已。至于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我要是早能未卜先知,杀了我也不会带你来。这次真是我害了你。等咱出去,我给你赔罪。你让我做啥都行。”

    我长叹一声,说:“常生殿,不是你害了我。我是感觉,咱们命里终有此劫。我们来到这里,都是注定。也许有一种我们看不见的力量在操纵你,让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我现在明白,张乾坤为什么要杀掉玉盅。确实是因为,她再也没有用处了。”

    常生殿看看我,欲言又止。可能他以为我已经被吓傻了开始胡言乱语,因为在他心里,玉盅除了有玉,本来就没有用处。我看向外边美若天仙的张旖旎,一种说不明的悲伤感觉涌上心头:“其实张乾坤杀掉玉盅的原因,就在你曾经给我讲过的那个公主的故事里。”

    我话音刚落,忽然看见秦明月站起身来,张乾坤和张旖旎也扭头朝着我们身处的洞穴外看去。这三个人两个面无表情,一个灿烂微笑,我从他们脸上完全看不出,他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