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54章 坠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乾坤这言语极其高明,似乎是在挑衅,却又像是在解释,让人有火也发不出。常生殿只以为张旖旎已经被张乾坤弄死,心下大乱,举止也失了分寸。他竟把那虫子摇起来,查看它内部是否是人的脏器。可惜里面黑红一片,看着恶心,也难以分辨。

    地上的血液激发起这些虫嗜血的本能。一群群虫蜂拥而上,争相吞食地上的血水和躺倒衣鱼的内脏。常生殿大概不想让“张旖旎的尸体”让虫侵袭,便想脱下衣服把那死去的衣鱼包裹起来。忽然一声巨响,船舱里的我们,每个人都腾空而起。

    “船掉了!”我心里泛起这个念头。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没有给人一丝防备的时间和逃脱的机会。联想到之前看到的万丈深渊,我自知此时凶多吉少。好在我的位置比较好,在船舱角落的台阶上。所以我蹲下来蜷起身体,一抬眼睛那二人已经不见。他们的反应速度比我快的多,应该是去相对安全的地点了。

    深渊的深度果然难以想象,船在坠落的过程中,磕磕绊绊,不时摇晃着发出剧烈的响动。我很是担心还没有到底,船就已经七零八落。不过我们这样摔下去也一定会死,不过是早晚的问题。我本能地抱着头,因为急速的下坠,眼前冒出了金星,头痛欲裂。偶尔略微抬头吸口气,余光却见到肩膀上,搭了一只苍白的小手。

    我来不及惊恐,只闻耳边一声轰鸣,我整个人被弹跳起来,身体重重地砸在船舱内的地板上。尽管我极力护着头,地上还是殷虹的血——血来源于我的鼻子,应该是激烈的撞击和晃动所致。我倒没有感觉疼痛,用手一抹,手上一片温热。

    常生殿一把拉起我,最后看了一眼已经被无数虫只吃掉的衣鱼,犹豫了一下就带着我往一个方向冲去。那些虫子显然已经闻到了我这边产生的血腥气息,团团追踪而来。我拼命跟着常生殿往甲板上跑,此时也分不清方向,只是跟着他。很快我就发现他也是在追随张乾坤。张乾坤距离我们很远,显然没有等我们的意思。他身边隐约还有一个白色的影子,但我也无瑕细看,只顾奔跑逃命。

    张乾坤几个箭步就跳出船舱,直接进入了外边墙壁上的一个山洞里。常生殿紧随其后,我这时才看见,原来船只暂时被卡在一个狭窄的地方,下面仍是看不清楚的迷雾和深渊。我用力踩踏跳起,却在这一瞬间身体一沉,就像双脚被一双巨大有力的手拉住——船又沉了下去,连带着上面的我。

    千钧一发的时刻,常生殿回身拉住了我的手。他的力量比我大的多,此时急切之下又发了狠,他拼力支撑住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是在巨大的牵引力下被我拉倒在地,好歹稳住了重心。我此时哪还有给人家拖后腿的时间和资本,大吼一声让他撑住,脚下用力一踩,蹬住了峭壁上的石土。常生殿和我配合良好,他亦身体向后一仰,将我扯了上去。

    我一瞬间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是怎样脱离险境,只顾大口呼吸。常生殿也是呼吸沉重,和我一样瘫坐于地。但是常生殿此时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打击。他认为张旖旎已死,她是他生命中多年找寻的太阳,如今忽然消失,他的生命就变得一片昏暗。

    我并非对张旖旎没有感情。甚至我的内心深处,还在喜欢着她。我对她的感情,没有常生殿来得直接而炽热,可是如今看这似曾相识的场景,我忽然想起那一次,也是同样的山崖,我从高处坠落,常生殿拉住我,而张旖旎拉住了常生殿。我想,如果那次没有张旖旎的出手,张乾坤是断然不会管我们的。所以可以说,是张旖旎救了我们一命。她那单纯的眼神,阳光下美艳如画的脸,让我的心突然疼痛起来。

    我和常生殿沉默着,谁也没有先开口。常生殿呆呆地看着坠落下去已经看不见的船,在他心里,张旖旎还在那只船上。所以他的灵魂,只怕也跟着跌落下去。

    身后突然传来张乾坤的笑声,他甚至还随手推给我们一个人。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玉盅。我想起之前肩膀上那只苍白的女人手,应该也是她的。也许她那个时候也在那船上,就在我身后,我却没有注意到。而后张乾坤发现了她,把她救了上来,难怪我之前看到张乾坤身边有一只白色的影子。

    我们早已习惯了张乾坤的喜怒无常,也没人理会他的笑。结果他一边笑一边说:“里面的粽子太多,也没人通报一声,害的我差点出不来。这条路不行,我们向下走。”

    张乾坤手指上方,我们才注意到离我们下方不远,还有一个和这个类似的山洞。张乾坤是如何判断出那里有路,我不得而知,或许他也是在试验,走一步算一步而已。他的装备充足,子~~~弹~~~和俄式卡拉什尼科夫枪都完好地挂在身上,对付几个粽子应该不成问题。张乾坤和张旖旎性格迥异,使用的~~武~~~器~~也明显不同。张乾坤枪法我是见识过的,百发百中,他的装备里火~~~药~~类装备齐全。而张旖旎背包小了一些,腰间总是别着一把价值不菲的黑金匕首,显然平日习惯用冷武器。想来这二人珠联璧合,必然配合默契。

    张旖旎如今是否香消玉殒尚不清楚,我擦干鼻子里流出的血,里面倒有些酸痛。张乾坤首先将攀援钉挂好下移。他身后背着他自己的巨大背包,身侧还挂着张旖旎的装备兜,可是沉重的行囊并没有给他带来一丝障碍。他的身体灵巧得像是极擅长攀援的生物,灵活和熟练程度让人感觉他从小就生活在戈壁上。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些,见我看他,还冲我笑笑。

    张乾坤的笑容,大多数时候很灿烂。以至于我曾经一度认为,他是个非常好相处的随和的人。而现在我彻底明白,他根本性情无常,甚至可以说甚是无情。虽然我不确定他杀的衣鱼是张旖旎所变,但据我现在对他的了解,他就算真的杀掉了他妹妹,不久以后他也会这样优雅地笑。他或许根本没有感情,或者他心机极为深重,绝不会把真实的感情流于外表。所谓的喜怒无常,潜意识里可能也是为了让别人摸不准他的脾气,从而不敢在他面前放肆,就像古代的很多帝王一样。

    历史上曾经有一位皇帝,从小装疯卖傻,拖着鼻涕在街上luo~奔。长大后疯傻更甚,他的大哥为了测试他是否装疯,故意在他面前qiang*bao&了他的妻子。结果他还是高兴地观看。于是他大哥放下戒心全力对付他二哥,而他从而平安躲过了立嗣之争。大哥二哥相继为皇位争斗而死,他就顺利当了皇帝。他登基的那一天,立刻变成了耳聪目明的人。当日临朝结束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他大哥的灵位前,qiang#了他的大嫂。

    ……张乾坤给我一种感觉,他就是这样的人。他会不择手段地潜伏,为了某一个目的,他甚至可以放下自己的一切感官和情感。所以我相信,如果那只衣鱼真的是张旖旎,张乾坤会因为她变成那个样子“再也没有什么用处”,就毫不犹豫地杀了她。

    如果我有个那么漂亮可爱的妹妹,跟在我屁股后面跑来跑去叫哥哥,我不知道会把她宠爱成什么样子。而张乾坤却不是那样。我可以看出张旖旎很害怕张乾坤,或许就是因为害怕,才变成了一个冰山美人,因为她吃不准哪一下,就激怒了他。故而他的狠毒无情,乃至于此……

    我心下虽想了这许多,可是手脚可不敢放松。也是因为有些紧张,才胡思乱想些,放松自己的情绪。我像只八爪鱼一样挂在悬崖上,姿势危险而难看。好在常生殿一直刻意在我下方护着我,多少让我冷静些。

    张乾坤牵着玉盅先走近他所说的山洞,我和常生殿紧随其后。来不及为险境余生而激动,就听见张乾坤在前方唤了一声:“旖旎?”

    这一声呼唤就像一剂强心针,我和常生殿瞬间都跳了起来,飞快地冲上前去。可不见灯光下张旖旎那张绝色的脸。她和秦明月正在一个悬在空中的梯子上,秦明月正扶着她。看见我和常生殿,他们二人似乎错愕一下,本来要下来的姿势,因为看到我们,又停顿下来。

    常生殿激动的语无伦次,一把抱住张乾坤,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错怪大舅哥了,就知道大舅哥是一个重情重义疼爱妹妹的善良人……翻脸比翻书还快。我无奈地向前拉住他让他别丢脸。张旖旎看见张乾坤,叫了声“哥哥”,就跳了下来。

    张旖旎显然很高兴,她看到张乾坤,竟然就笑出来。她本就如花美貌,只是总面无表情,如今天真烂漫下的一笑,果真甜美风情得连周围的空气都要融化。她推开冲上来要抱她诉说相思之苦的常生殿,直接扑到张乾坤怀里。

    秦明月也从上方下来,他看了常生殿几眼,眼神甚是诡异。常生殿联想一下,顿时醋意大发,一把揪住秦明月问:“这几天,你都跟我女神在一起?!没欺负她吧?!”

    比起他的激动情绪,在一旁的我却注意到一个细节——张旖旎之前一直是穿着背心短裤,便于行动。那~热~辣~完美的身材曾让我和常生殿心神难安。可是现在她穿着好像是秦明月的衣服,男人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别有一番xing~感#妩媚,尤其衣服刚刚遮住翘臀之下,那一双冰柱一样的长腿让人没办法把持的住……只是秦明月的衣服,怎么会在她身上?

    张乾坤显然也发现了她衣着的变化。他伸手抚了一下张旖旎的后背,就得知她里面没穿#衣服。他的脸色立刻变得前所未有的恐怖,我甚至被那一瞬间骇得手足冰冷。我从没有见过一个人脸上会有那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惊怖表情,接着就听见张旖旎一声惨叫。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