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50章 扑克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明月点头,内心不免赞叹张旖旎思维敏捷。他知道如果现在的情况换一个女人,会是什么情形。必然会给他添乱,而他又不能不管。相对张旖旎这种对他完全没有要求的人,他的付出和照顾反而显得心甘情愿。

    眼下他和张旖旎与那些活尸举枪对峙,他绷紧了神经,张旖旎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她甚至没有好好拿枪,显然她相信这些活尸绝对进不来。对于张旖旎来说,如果这里的什么东西想让这些粽子伤害他们,那它们早就来了,绝对不会等到现在。而那些东西现在前来就说明他们是出于自己的意识,而这种地方,她和秦明月出不去,那些东西也绝对进不来。

    但是秦明月的性格比较谨慎,无论他多么确信这些东西伤害不了他们,他也会绷紧神经,以防万一。而且他相信凭张旖旎的实力,即使她不准备,也不见得会受伤。所以对她也不必太担忧。

    两个人静坐一会,外面的尸体渐渐疯狂起来。而显然最坏的情况确实没有发生,即便他们拼命抓挠墙壁,也不能侵入半分。张旖旎干脆放下枪,绕着他们倚靠的石台转了几圈,对秦明月说:“如果这个房间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这个石台,本身就是一个机关。”

    秦明月回头看了她一眼,张旖旎说:“你有没有玩过密室逃脱的游戏?就是把人关在一个房间里,你需要通过房间里提供的机关,找到出去的方法。房间里的任何物品都有可能是提示,就像现在,这个房间里除了我们就只有这个石台,所以重点一定在这个石台上。我们只要把它解决掉,就能够解脱。”

    “。。。。。。”密室逃脱秦明月是真没玩过,别说玩,连听都没听说过。他有点悲哀地想,自己已经老了,跟不上时代的潮流,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把逃脱当游戏了?也许就是因为有这么多喜欢刺激的人,古墓里才会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机关……

    张旖旎看看秦明月,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就去拿他装备包里的工具。她用手盾护好自己的身体,用撬钉对准石台的一处,用钉镐敲下。起初并没有任何进展,但张旖旎没有放弃,她对准那一处不停撞击。秦明月正在琢磨要不要跟她接替一下,就听一声石头裂开的脆响,几片坚硬的石片噼里啪啦掉将下来。

    张旖旎用手扒开碎石,果然在石台的侧面见到一条微弱的缝隙。她尝试用钉镐撬起,但因为其余的部位仍被石头封死,实在难以持续,只好继续沿着缝隙敲击。秦明月将枪栓拉好,放在地上,和张旖旎一起锤砸石台四周。

    两人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只是极有默契地互相配合。外边的活尸依旧贪婪而疯狂地抓挠墙壁,两个人加快了速度,直到将石台的周边全部砸裂,之前那条缝隙得以全部展现,秦明月便和张旖旎两个人合力将它掀了起来。

    石台掀起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跳出很远。秦明月还有意识地把张旖旎护在身后,任何时候他都能记得作为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好在意料中的危险没有出现,小心翼翼地向前,就见那石台下方,原来是一层看上去薄薄的石板。石板上有五个极其薄弱的凹槽,另外散落着一些造型奇怪的纸牌。

    秦明月拿起一些纸牌来看,以为会是一些古老的占卜术。只见纸牌长15公分,宽10公分左右,上面画着绳索,小碎花,还有一些精美的人物,却不是东方人,而是一些西洋风情的画作,似乎是国王和王后,侍卫一类。

    这有点像秦明月小的时候,农村里老人爱玩的“老千牌”。具体的玩法秦明月已经忘记,但他记得小时候他玩这个很厉害,大人往往输在他手上。不过这可能是因为老千牌上并没有文字,而只有图画。图画精美而繁复,对于儿童来说,对图像和音乐敏感,记忆这些图画非常容易,反倒是记文字比较困难。但是对于成人来讲,累死他们也记不住每张牌上的人物和用途。所以通常小孩和精明的老人才会玩。这也许也是老千牌没有传于后世,渐渐流失于民间的原因。……

    张旖旎却随手拿过一张,看看就说:“这不是老千牌。这是扑克。”

    秦明月:“。。。。。。”

    秦明月还没有反应过来古滇国的遗迹里,为什么会有扑克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就见张旖旎收起来所有的牌面,一边翻找一边说:“这一定是之前玛丽船上的东西。我之前说错了,我们在的地方,可能不是幻觉。我们还是没有脱离那艘鬼船,这个房间也是船上的某一个,石台就是他们设立的机关。”

    秦明月:“。。。。。。”

    张旖旎见秦明月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接着解释道:“这是一个机关。在他们那个时候,扑克只有几种简单的玩法,而且只是用于简单的赌博和魔术。玛丽西丝莱特号是1872到1873年变成无人船,那两年正是扑克从美国返回欧洲的时候,所以船员有这个就很正常。不过我很奇怪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做机关,而且还做得这么简单。……”

    说完张旖旎看看周围形容惊惧的活尸,想了想说:“可能是他们做这个机关,是为了防止他们。”

    秦明月看着外边的粽子大军,继续沉默。张旖旎继续说:“你注意到了吗?这些丧尸穿着军服。而且你看他们的军服样式,应该是比玛丽船上船员年代还要早。我们之前看见的英国士兵,和玛丽船员之间相隔一百年。这些人的军服上来看,和玛丽船员应该也是间隔一百年左右,也就是说,这些丧尸应该是1700年左右的人。我推测这两个世纪的人,是通过同一种方式同时到了这里,结果发生了战争,玛丽船上的人少,战斗不过他们,所以设下了这个机关,他们隐藏在机关下面。”

    张旖旎说着,将手中挑选好的王牌摆在五个凹槽的中间,其余四张带着碎花和国王图案的牌分布在其余四个凹槽里:“这是个很简单的机关,其实应该是一个暗示,这五张牌摆在上面,下面的人可以看到,就打开机关让上面的人进来。……”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石头脆裂成两半的声响,原来随着五张扑克牌的进入,这诡异的机关果然开启。两扇分开,露出了下面的通道——只见通道里有一架金属梯,再向下就是无边的黑暗,张旖旎用手电筒往下照照,就把电筒绑在腰间,顺着梯子爬了下去。

    “。。。。。。”秦明月已经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饶他经验再丰富,头脑转的太快,在这个奇怪的地方也无用武之地。他悲哀地想,自己已经和张旖旎有了代沟。这是一个现代化的盗墓社会,已经属于年轻人了。其实张旖旎刚才说的,他什么也没有听懂。他也不是没有和携带高精密仪器的西方人合作过,但那些人对比张旖旎,更多像是旅游观光。如果说别的字面意思秦明月尚能简单理解,那他说什么也不明白,张旖旎是怎么就在54张扑克中,挑中了需要的五颗牌?

    张旖旎抬头看了他一眼,好像是奇怪他怎么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那个时候的人只有几种简单的玩法,最常见的就是用波斯的占卜位置放置五张牌,最大点数的那个人赢。所以把牌面最大的几张放在里面,正确的几率就比较大。不过我也没有想到机关真的会打开,因为这不是一个机械或者感应的机关,我们能下来,也许说明……这下面有东西。那些东西为我们打开了这条通道,我们又不能不走。”

    “。。。。。。”秦明月知道,他终于碰上了真正的高手。胆大心细脑子转得快是盗墓者活下去的基本素质,秦明月也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是现在中国里罕见的行家,结果如今和张旖旎比较,不得不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他分分钟会死在沙滩上。什么密室逃脱,扑克纸牌的奥秘,还有那些船员和传说,他一律猜不到。他可以说出中国的每一个有记载或者无记载的朝代,与盗墓有关的一切机关和传言,以及历史背景。即便关于古滇国,他也有确切的了解。这也是他当初接下这单生意的原因。

    可是他没想到在一个他心目中可能盘踞各种各样虫蛇鬼怪的古墓里,居然会出现这么多与古国毫无关联的西洋物品和人物。他不了解西方的历史,他现在也没有猜出,张旖旎是从哪里看出那些墙外那些丧尸们,穿的是18世纪的军服。想到这里秦明月心里一沉,觉着张旖旎和他被困在一起,可能是他祖先显灵,不忍断他一脉。若是没有她,他很有可能就会死在这里。他还真没有信心自己会通过一个叫做密室逃脱的游戏,去找寻石台内的机关。

    而之后那般精巧的设计,张旖旎居然扫了一眼就看出了一切他根本注意不到的细节,并且成功带着他离开那里。秦明月忍不住问张旖旎,是什么样的人培训了她。他无法想象这个人给张旖旎灌输了多少知识,和真实的经验。张旖旎不说话。她结束之前对于机关的解说,就又恢复了往常沉默的模样。

    秦明月生性谨慎,他用盘山绳小心地把自己连在金属梯上,以防发生意外。正要把绳子抛给张旖旎,就听张旖旎闷哼一声,一只手瞬间脱离了下面的梯子,她的身体挣扎起来,似乎在努力摆脱什么。秦明月借着张旖旎腰间的手电光亮,看到一只满身泥土血迹、面目狰狞的活尸,居然在下方拉住了张旖旎的腿。

    张旖旎自然有能力对付这种东西,她任活尸拉扯她,突然就扯着梯子,双膝跪在活尸肩膀上,用光洁的小腿略微合并,夹住活尸的头,腰间和大腿突然用力,随着她低喝一声,只听“咔吧”一响,活尸的头竟被她的小腿生生拧了下来。张旖旎顺便一脚,把活尸歪斜的身体踹倒在地。

    这番行云流水的动作,不知怎地看的秦明月腰间一疼,连忙把绳子抛下,张旖旎却顺着梯子上移。秦明月心知必然是下面出了状况,便把张旖旎拉上来,果然余光看到梯子下方的黑暗处,影影绰绰地站着一个全身漆黑的人。他将张旖旎护在身后,用电筒照过去,那漆黑的人影却闪电般地冲过来,瞬间竟将秦明月手中的电筒打落在地,四周立刻变暗。

    不知是不是幻觉,在刚才的一瞬间光线里,秦明月似乎看到了,常生殿的脸。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