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48章 张乾坤的笑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明月回顾之前的一切。如果是梦境,又为何能够那般真实?他不相信凭他的意志会产生幻觉。之前在黑bang里混,虽然一直默默无闻,有时也避免不了湿鞋躺枪,被人弄走毒打nue待。虽然是在现在这个社会,但在地下的一些场合里,许多私刑也是和传说中差不多的恐怖。秦明月认识的很多人,都曾在被严刑拷打的过程中,因为过度疼痛而导致了严重的精神问题。但是秦明月是出名的硬骨头,无论怎么折磨他,别说崩溃,就连呻*\”\”吟都很少有。以至于后来黑bang的人都以为秦明月天生感受不到太多疼痛,也懒得再他用刑。

    所以即便是在如今这种环境下,此处恶劣的条件,就算是饥ke难耐和酷热,以及之前不知道捉来他的人对他做了什么,但是秦明月依然有自信绝对不会垮掉,因精神崩溃而产生幻觉。他相信他刚才看到的一定是真实的情景,只是那些人现在不知去了哪里。

    神智清醒之后,秦明月的身体和力量也渐渐恢复回来。他再次起身去查看张旖旎,见她依旧脸色苍白地躺在桌上一动不动,长长的睫毛就像婴儿一样,看上去单纯得就似没有感受过世间的疾苦。那副纯洁幼稚的模样,足以震动世间任何一个男人的心。何况她美得失真的rou*体就横陈在这里,若是换了个男人,只怕立刻会抛弃理智乘人之危。

    其实,秦明月看到这样的张旖旎,也并非没有一点点念想。他再冷酷淡漠,终究也是个血肉之躯的男人。只是连他自己都忽略了那份想法,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和张旖旎培养感情。客观来讲,张旖旎是他人生中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他从前混迹一些场合,美女如云,那些尊贵客人的qing妇,个个是人中极品。可是如今回想起那些涂脂抹粉满身香气的女人,跟张旖旎比起来,她们就像是一堆堆腐肉。

    张旖旎是彻底纯粹的天生丽质。她的美那样惊心动魄,不可复制。以至于秦明月初见张旖旎,以为她是什么精怪,而不是一个人。至今仍记得那种震撼人心的惊讶,眼见那皮肤就像顶级的绸缎,白皙滑腻得几乎透明,似乎轻轻一碰,就能嫩出水来。脸上没有一丝后天的痕迹,连化妆品也没有。秦明月一度认为美成这个样子的女人,又是做这一行,必然心肠狠毒,有叵测的心意。可是自从他认识张乾坤,才发现张旖旎最可爱的地方还不是外表,而是她的心真的似孩童一般简单纯洁,她所做的一切,包括做戏,杀人,都出于对张乾坤的顺从。而从她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一点恶念。

    换言之,秦明月感觉张旖旎只是张乾坤豢养的一只有人类行为的宠物,这也是秦明月不喜欢张乾坤的原因。他认为张乾坤没有把妹妹当人看,他对自己的妹妹如此,对别人更无法想象。

    这样的美人,这般单纯的心机,也难怪那个常生殿那么爱她,而且看得出那两个男人都对她有好感,秦明月心想。但他对于张旖旎的漂亮,应该只是出于一种对她白纸一样心地的欣赏,而没有什么杂念。即便如今面对张旖旎的身体,产生的一点反应,也被秦明月归于本能。张旖旎的衣服已经全部坏掉,他脱下自己的外衣,盖住她luoo*lu*的rou*身。他现在依然分不清张旖旎到底是死是活,想着无论怎么样,就算一会她彻底变成一具尸体,也不能让她一个女孩子chi条条地离去。

    秦明月想缕一下他现在面临的情况,可是不知为什么,他老是想到张旖旎。想她为什么会是这个模样。他多年盗墓,观察力不同常人。他能感觉出,张旖旎很怕她哥哥,或许就因为惧怕,才不敢轻易说笑,变成一个冷漠的冰山美人。在她成长的过程中,都经历了什么?张乾坤又是如何待她,能把她驯养得这么听话?难道,张旖旎是被囚禁着长大的?只有在密闭的环境下,长时间只见到一个人,才容易养成这样顺从乖巧的性格……

    秦明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心想自己可能是常在最底层混迹,见多了人间惨剧,看问题已经变得极端。他往好的方面想,若是他有个妹妹,也希望她一直纯洁如纸。或者张乾坤也是出于保护妹妹,只是做法过分了一点。……

    秦明月感觉头上有响动,向上一看,就看见张旖旎的脸,从上方看下来。两个人一对视,倒让秦明月楞了一下。张旖旎活了?她的心跳复苏了?!

    他这样想着,便从地上站起身来,因为只顾着张旖旎的心跳问题,便伸过手想再次确认她的心脏有没有复原,是否已经无碍。结果刚一靠近,就被张旖旎激动的眼神盯了回去。

    秦明月知道人的眼睛会说话,他在这一方面更有经验,很多时候在地下需要防毒面具,人和人之间都靠眼神交流。他知道张旖旎醒来看到自己的衣服破损,而身边只有他一个人,一定是以为他们发生了什么。所以她的眼神有愤怒,惊恐,还有极大的痛苦。

    他察觉到自己的动作不合时宜,便收回手。本来懒得解释,心想如果张旖旎问起,他就告诉她事情的始末。否则他自己说出,倒像是掩耳盗铃。若是张旖旎问那些人如今去了哪里,他说不知道,这个冤案就促成了。

    结果张旖旎根本不开口问,只是看着他,就这样看着他。两个人都是沉默寡言型,此时耐力和闷劲就进行了一场无声的pk。对视着安静许久,或许是一物降一物,到底先是秦明月开了口:“我没有碰你。你放心。”

    张旖旎一低头,身上破碎的衣服就掉落下来。她的眼神再次变得激烈,还是看着秦明月。

    秦明月无奈,心知再隐瞒不住,只好解释了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张旖旎不置相信与否,就看着他。就像是在问:那那些人呢?

    秦明月淡淡地说:“他们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确定他们,至少在我醒来之后,没有伤害你。你要是不舒服,可以自己检查一下。”

    张旖旎当真去摸自己的身体,秦明月人生中第一次有了碰到对手的感觉。一向冷静如冰的他此时有些摇摇欲坠,马上将视线移到别处。张旖旎完全意识不到她的动作带给男人的冲击,以至于让秦明月从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心猿意马。

    这对于秦明月来说,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一直寡淡冷静,而有一天突然对一个女人有了情*yu*,或许就说明,他爱上*了那个女人。

    但是秦明月不可能会爱上张旖旎。他确信无疑。

    张旖旎检查了一会,似乎放下心来,把秦明月的衣服穿上,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那声音甜美濡软,就像她说完话,空气里都充斥着甜蜜的女人气息。

    秦明月只是冷淡地转过头,他暗谢天地,他的背包还在。他把装备包里的食物和工具整理一下,盘算时间和物质允许他们在这里被困多久。张旖旎从上面下来,开始四处找出口。这是一个封闭完好的密室,无门无窗。

    可是既然她和秦明月能被特殊的东西运送到这里,就说明这里一定有出路,只是他们还没有发现。张旖旎先是绕着石台走了几圈,又在地上摸了半天。这和秦明月的想法一样。那些人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若非秦明月的幻觉,便是这里有一个可以让人快速离开的通道。最有可能的位置当然在地面,秦明月没有看到他们飞走。

    秦明月以前注意到张乾坤的手,那是典型的盗墓人的手,手指奇长。即便秦明月多年盗墓,手指比一般人纤长有力得多,但仍比不上张乾坤。而张旖旎的手却没有多少特殊,手指白皙修长,指尖柔滑,是女孩特有的那种钢琴手。这样好看的手,很难想象它的主人曾经经受过严苛的格斗训练。

    此时张旖旎正用她柔嫩的手指,小心而认真地触摸地面的每一处,生怕一不小心,就漏下了一个机关。找了许久一无所获,最后也许是累了,就靠着之前所躺的石台坐下来。两个人就这样相对沉默,倒也没有任何尴尬。就好像两条生活在同一个鱼缸里的鱼,游曳在彼此的世界,互不相干。

    不多时,秦明月就看见,张旖旎睡着了。她的身体从坐着逐渐滑落下来,躺在了地上。她好像十分疲倦,睡得很沉,似乎已经对秦明月放下了戒备。

    张旖旎和张乾坤在一起的时候,极少会做梦。可是现在她似乎昏昏沉沉地来到一片草地。她的身体变小,变成了幼儿的模样。她梦见了那个男人。他强壮有力,喜欢抱着她让她骑在脖子上看风景,永远宠溺她,给她世间最多最浓厚的爱。脸上总是带着笑容。那笑容对别人来说似乎有着其他让人捉摸不透的含义,不过张旖旎相信,他的笑容对她是认真的,因为她叫那个男人“爸爸”。

    张旖旎梦见她睡在那个男人的怀里,那样的安全温暖。外面有野花的清香,知了的鸣叫。可是张旖旎突然被人揪了起来。她睡得正香,大哭大闹,被人摔在地上。她看不清来人的脸,chuang上的爸爸也不见了。从此张旖旎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张旖旎撕心裂肺地哭,在地上打滚。软绵绵的她再次被人拎起来,随手扔到外边的草地上。因为她还是哭,被人不耐烦地踹了几脚。和张旖旎差不多高的张乾坤跑过来,亲手把张旖旎拖到了远处。

    那是一个湖边。景色非常美丽。芦苇在金黄的夕阳下,随风摇摆。这是之前那个男人经常带张旖旎来玩的地方,他牵着她的小手,躺在地上让她压在他身上,两个人都幸福得让人嫉妒。所以张旖旎哭的更凶,她无法承受美好回忆带给她的致命痛苦。

    在张旖旎的记忆里,哥哥是个面瘫脸。他从来不哭不闹,也从来没看他笑过。可是那一天,张乾坤擦掉张旖旎流不完的眼泪,突然露出一个笑容。那个笑容太过熟悉,此时出现在从来没笑过的哥哥脸上,使得张旖旎一时楞了神,竟然忘记了哭。这个时候,当年同样年幼的张乾坤牵起张旖旎的手,抱住她笑着说:“我不会再让旖旎哭。旖旎喜欢那个人,那么从此以后,我就是他。”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