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47章 密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明月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一片漆黑中,自己似乎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似乎是一块坟碑,上面刻着壁画繁琐的文字……

    他神智飘忽,好像记得吴清明曾经问过他,记不记得哀牢王陵墓入口处,石碑上的文字。可是他根本没有看到过入口的墓碑。他甚至不敢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一个陵墓。当初雇他的人找到他,只说是盗墓,他认为是自己的本行,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同意。想着即便鬼面黄金的方相士面具没有他的份,至少也可以顺走一些别的葬物,何况还有巨额的佣金。谁知道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曾设想的不一样。

    秦明月倒不会为了一些出乎寻常的事物烦恼。任何朝代都有固有的时代特征,每一个陵墓也都有独具的特色。虽然自己在盗墓方面有足够的阅历,他甚至相信在现在中国的同龄人里,没有人在这一方面比得上他。但是他深刻懂得所谓的阅历,在实战中的很多时候,并派不上用场。每到一个新的墓地,就如同初生的婴儿,过往的经验经常毫无用武之地。这时的他,和外行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值得挖掘的墓室,或华丽或简朴,大多有类似的地方,尤其汉朝之后,选择墓地十分注重望气风水,所选之地,多数背倚山峰,面临平原。结构大同,贵为二门,余为一门。机关虽不尽相同但也差不多是秦明月了解的那些种类,另有排水沟,挡土墙,墙壁上有大量花纹和壁画。分主墓侧墓,陪葬人马无数。

    可现在所处的地方,地势凶险,风水不能说不好,但实在不利于埋葬之人。最多有些壁画,陪葬的人都是外国人,而且年代并不久远,显然是这些人进来这里之后才因故死亡,与墓主毫无关系。也没有入口出口。连秦明月都不知道他们这些半路纠结到一起的队伍,到底是怎么走进来的。好像就是顺着一条狭窄的山路一直走一直走,前面开路的人就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有人说这就是哀牢王的陵墓,秦明月看到墙上的壁画,和有古滇风情的物品,便也暂且相信,只道是古滇国并非汉族文明,哀牢王的年代过于早远,故而完全不受传统汉朝的影响,反而或许是他们的文明引导了内地的文化发展。

    于是一路闯关到这里来,伙同他一起的大队人马,眼下也只剩了他一个。秦明月心里想,目前看来黄金面具即使找到了,也必然没他的份额,不如为自己另做打算,带些古滇国的遗产,也足够抵上雇佣他的金钱,那佣金他不要也罢。

    此时他略微清醒,摸到怀里之前从三洋虫体内掏出的珍珠还在,安心了些,想着多少有这颗珍珠,也够了棺材本。张乾坤不在乎是他的事情,秦明月对自己要求不高,他孑然一身,也没有太多物质。。欲。。望。原本倒也想着赚钱娶妻生子,自从吞下父亲给的岁寒丹,知道自己从此只是向天借命,未必会有子嗣承欢膝下,便也断了念想。既然注定孤独一生,只挣够维持生活的钱,使余生不至于拮据足以。

    秦明月深呼吸几口,慢慢睁开眼睛。视线依旧模糊,隐约中看到离他不远处有一张桌,张旖旎躺在上面,一群男人站在她身边,用锋利的剪刀剪开了她的衣裤。张旖旎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应该是在昏迷中。赤*luo*的rouu体bao*lu*在外,那些男人面上带着狰狞的笑脸,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啧啧有声。

    秦明月瞬间清醒过来,回忆之前的一切,知道是这些人用他们不知道的手段,把他们弄到这里来。环顾四周并没有其他人。秦明月对张家兄妹并无好感,最多只是临时组合在一起的同伴。但此时若不出手相助,便也算不得男人。所以即便视力模糊,四肢几乎不听使唤,还是勉强拼命站起身来,想去帮张旖旎。

    那群围着张旖旎的人,都抬起头或者扭过头,或明或暗地看着这个歪歪斜斜撑起身体的男人。他们似乎商量了一句什么,但秦明月听不懂,那声音短促而尖利,极像是某种西方语言,但侧耳细听,又不像人类的声音,因为说的速度太快,就像是被播放工具快进一样……

    秦明月迅速估量一下,这些人看起来跟他差不多高,似乎比他壮实许多,人数又占优势,最关键的是自己现在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和他们肉搏是无胜算了。但他还是决定与他们硬来——秦明月打算用尽全身力气冲上前去,把身体压在张旖旎身上。他比张旖旎高大很多,足够护住她。然后用手把住桌边,打定了主意无论这些人对他做什么,他死也不会撒手,这些人便伤害不到张旖旎,除非把他的双手砍掉。最坏的结果是他们开枪或者用刀来个“串糖葫芦”,让他和张旖旎同归于尽。

    其实要是这种局面真的发生,若是之后被其余三人找到,看到的情景只会是秦明月压在几近*的张旖旎身上,然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两个人一起死掉,秦明月即使死了,也会落得极差的名声,搞不好尸体都不能被保全。不过秦明月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方面,他背后反手握着腰刀,心里只盘算好扑上去快速把刀扎进一个人的脖子,趁乱压住张旖旎。如果他现在的力气做不到那样,就听天由命。

    那些人已经发现了他,眼下的时机非常不好。但秦明月也只能一步步向前,他认为可能是有人损伤了他的小脑,否则他走路怎会如此无力。有一个人突然朝他咧嘴笑起来。那张脸好像被水泡过,像馒头一样肿胀,可是因为过度脱水?总之现在看起来,已经干涸得裂缝,就像一个白白的大馒头煮开了花。秦明月不知道他是活在这里的长成这幅模样的生物,还是已死之鬼,总之能读出他眼里明显的恶意。

    忽然那些人齐齐掏出不知从哪里来的刀,持刀的手臂高举,做出要扎入桌上张旖旎身体的姿势。显然他们是想以此威胁秦明月。秦明月暂时不再向前,握紧了背后的腰刀,和他们对峙起来。

    秦明月忽然想,他们身材强壮,人数众多。不必用刀,就是冲上来打他一顿,他现在都没有还手之力。那他们为什么要威胁他?难道他手上有那些人害怕的把柄?既然如此,那把柄会是什么……?如果他能想到,也许不必动手,就能制服他们……

    秦明月的脑袋快速运转,他着实想找出以弱击强的办法,但很快反应出,他对这些人完全不了解,想在短时间内找出他们的弱点极其困难。他们现在只要一动手,张旖旎就会死。所以如果他们真的想让她死,根本不用等待他的举动。所以秦明月推断,这些人现在的情景只是一个障眼法,用张旖旎去威胁他,而实际上,他们出于某种原因,根本就不敢杀害张旖旎。秦明月心想,他的猜测若是对的,或许局面可以反转过来,他反而可以用张旖旎去胁迫他们,告诉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秦明月主意一定,突然整个人向前扑。他知道这些人绝非善类,于是本欲下杀手,奈何体力不支,只得朝其中一个人的脖颈处徐晃一刀,然后将自己压在张旖旎身上,迅速转头,想要观察那些人的反应。结果尚不及回转,余光就扫到那些人齐齐下手,刀刃插将下来。

    秦明月弓起身体,想尽量减少对身下张旖旎的伤害。他的目的是尽可能将身体上移,那样即便他们的刀穿透他的身体,也未必会刺到张旖旎。他做好了在剧痛中昏厥的准备,却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刀,没有疼痛,反倒是似乎有人掩住了他的口鼻,鼻腔一股剧烈的腐臭味,使他难以呼吸。秦明月太熟悉这种味道,他清楚这是死人的味道。

    这种感觉持续了极长时间,可是秦明月不能挣扎,只要他松开死死抓住桌边的手,就意味前功尽弃。直到濒死的边缘,那只手突然放开,秦明月如溺水之人突然得到救赎,大口呼吸之余虚脱了全部的力气,弓起的身体整个摔在张旖旎冰冷的身上。

    那一瞬间秦明月就像从噩梦中惊醒,呼吸沉重,冷汗直流。或许是张旖旎冰凉的身体给了他精神上的刺激,他感觉到张旖旎rou*体这个温度,绝对不是活人会有的温度。

    好在汗湿的衣服带给他的难受没有持续多久。那种一直以来折磨众人的干燥,此时给了秦明月舒服的感觉。他的衣服极快的速度干爽起来,这让秦明月认为好像不止他们这几个人,这整个的空间,整个的陵墓,都极度缺水,大张着嘴巴等待吞噬他们身上的任何水源,血液,泪水,汗水。

    身上被捆绑的感觉也渐渐清除,秦明月活动一下四肢,一切如常,之前的情景好像只是他做的一场噩梦,而这时他才逐渐清醒过来。此时还哪里有什么开花馒头脸那样的人,环顾四周,只有他和张旖旎两个。

    皮肤上还有张旖旎冰冷的触感。秦明月第一时间查看她的情况,摸她颈间的脉搏,觉察她没有脉象,忙用手试探她的呼吸,感觉尚有极其微弱的呼吸。扒开眼皮,瞳孔也完整。秦明月略松一口气,从她身上下来,最后查看她的心跳——没有。

    张旖旎的心口极其平静,一点心脏的颤动也没有。秦明月多年盗墓,手感特别灵敏,只要她的心有一点点动静,他的手都能扑捉到。可是现在他一无所获。瞳孔未散,气息尚存,只是没有脉搏和心跳,据秦明月的经验来看,她此时应该是假死的状态,十分像是受到了电击或者中了毒。这个时候施救应该还有效,所以秦明月用力揉张旖旎的胸口,企图让她的心跳复苏。

    在这个过程中,秦明月就发现了奇怪的事情。无论他怎样按压,收到的效果就只是增大了张旖旎的肺活量,使她的呼吸渐渐明晰起来,可是她的心跳始终没有动静。秦明月的动作暂时停止,他开始迷惑,张旖旎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