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44章 故人西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不知道常生殿讲起这个故事,是否对我有所暗示。至少如果是我认识的常生殿,他一定看不懂古滇文。其实碑文上用非常简单的描述,告知了这件事情的始末,可是常生殿讲的更加详细,就像他亲自经历过一般。

    我问他这个故事他是从何处得来,他淡淡地说听老人讲的。我问他是否知道,他讲的故事其实就是外面石碑上的文字。我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却没有看出任何异常。反倒是常生殿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蒙他。我摇头,他似乎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咚”地一声巨响。

    那声响甚是巨大,震得我和常生殿登时跳了起来。玉盅也起身坐到床上,瑟瑟发抖。我们几人面面相觑,这么大的声音,在这阴森的地方显得格外恐怖诡异。没过几分钟,又是“咚”地一声巨响,这一下整个房间都在晃动,玉盅头上面的画直直地砸下来。

    玉盅本来是有些功夫的,但是她被张乾坤残虐得不轻,此时估计已经失去了躲避的能力。我冲上去扯住她,将她拖到一边。玉盅脸色惨白,死死地抓住我的衣服不放。她大张着眼睛和嘴巴,直勾勾地看向我身后,从喉咙里发出了“嗬嗬”的声音。

    我回过头,头皮就炸了起来——只见我的身后,站着两个常生殿。他们一模一样,分别在房间的一左一右,一起咧着嘴巴,双眼猩红地朝我们狞笑。

    我大叫一声,玉盅也终于喊出声来。我的叫声和玉盅的惨叫混合在一起,伴随我们的还有另一声巨响,整个把我们所在的房间震得塌下来一半。周围瞬间一片漆黑。

    我和玉盅抱在一起发抖,我哆哆嗦嗦地掏出装备包里的手电筒。打开一看,见我和玉盅的身边,悄无声息地站着一个人。

    玉盅又是吓得一声惨叫。我比她多少冷静些,将电筒直接照在那个人脸上。看到那张脸,我就像吃了定心丸,瞬间瘫软下来。

    原来是张乾坤。他独自站在那里,显然没有找到张旖旎和秦明月。我反应过来是古墓又塌了方,已经将刚才张乾坤挖开的那条地道掩埋起来。要不是他来得快,只怕再想从原路回来,就有些困难了。

    塌方。我脑子里似乎闪过什么。我拿电筒照照四周,果然不见了常生殿。我突然就把玉盅推开,发疯一般冲向之前他所站的位置,用手扒开掉落的一层层泥土。我知道如果是平时的常生殿,绝对不会有事,或许他才是保护我的那一个。可是如今一定是有什么邪物害了他。不然为什么只有他的那一面塌方?他又为什么没有逃脱得开,没有在我们面前出现?他一定是被埋在了下面。如果我动作不快一些,他可能会被活埋。

    玉盅大概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她不想和张乾坤接近,便也爬过来,一边发抖一边帮我挖地上的泥土。张乾坤却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我也不在乎他,只顾用手挖着泥土,直到手指都出了血。当我终于看见他的手臂,就像看到了希望,更加用力地扒开其余的泥土。可是看到他的上半身,我的心就骤然沉了下去。

    只见常生殿面色青黄,胸口也没有起伏的迹象。我试着摸他的呼吸和脉搏,他的皮肤就像我的心一样冰凉。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整个将他从泥土中抱了出来。他的身体异常沉重。我抱着他,手臂上有凉凉的血。我小心地抱起他的头,见他的后脑上,生生被硬物砸出一个窟窿。

    因为这里没有水,所以并不会有太多的泥。即使是坚硬的石头,凭常生殿的身手也足以躲得过。我猜,是有东西从常生殿的身后偷袭了他。而且这个东西没有形状,故而常生殿反应不得,瞬间就被击中。从他的伤势看,那个东西的下手之狠,也不像是人类的力气。所以常生殿猝不及防。

    张乾坤过来扒开常生殿的眼皮看了看,摸摸他的脉搏,也没有说话。从张旖旎失踪以来,我就没有看到过他的笑容。不过我已经顾不上他或者张旖旎。我没有向张乾坤求助,即便是我也知道,这样的伤势,在这种地方,已经无力回天。

    我抱着常生殿,他的血从后脑流出,一汩汩地流到我的手臂上。我抱着他的头,呼吸越来越沉重,最后抑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张乾坤没有任何表示,或许他见惯了这种场面,看惯了生离死别。张乾坤不止一次地说过,在这种地方,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活过下一秒。我们也是,他和旖旎也是。但是说归说,真到这种情况,估计没有谁控制得住。张乾坤此时又何尝不是面无表情,取消了一贯的笑容。也许他也在害怕,再次见到旖旎的时候,会是我和常生殿这样的情形。

    玉盅倒是陪着我掉了很久的眼泪。她一直都在疲惫和恐惧中,眼泪一直没有停过。其实她在这里,是最孤独的一个。没有人照顾她保护她,又是一个女人。她知道她一定会死在这里,在张乾坤的手上。不过她即使出去,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她已经没有家,前景凄凉。

    不过我此时无瑕顾及她。我满脑子都是常生殿。张乾坤大概是想给我独处的时间,亦或是他又发现了什么,总之突然没了踪影。我也不在意他,抱着常生殿,死死不肯放手。我宁愿死去的人是我,怎么也不相信躺在我怀里流血的,是那个几分钟前还在给我讲故事,人高马大百人难敌的常生殿。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他,他像黑社会的模样,把我吓得半死。想起后来我们成了最好的哥们,相处的日日夜夜。我们去k歌,吃饭,看动作片。我们甚至k歌k晚了,突发奇想去如家开了房。买了很多酒,喝的酩酊大醉,喝断片还在商量开房了要不要做*aii。醒来之后每个人抱着马桶吐了半天,一起惊悚地回忆前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往常的幸福历历在目,如今我抱着常生殿,浑身都在冰冷发麻。我不相信他已经死了,在他耳边说:“常生殿,你别吓我。你抛弃兄弟我,没有关系。可是你家里还有爹娘弟弟,你走了他们怎么办?你不是还要娶旖旎么?跟你说实话,其实我也喜欢她。但是以后我不会跟你抢啦。我只帮你抢她。要是张乾坤不让,我们就在这把他谋杀了,把旖旎带走行不行?”

    常生殿没有回应。我就絮絮叨叨地接着说话,抱着他的头在怀里,他的血淋了我一身。我就像抱着一个婴儿在哄,对他继续说:“你要是不醒过来,旖旎可就是别人的啦。你在电脑上下载的那些动作片姿势也用不上了。不过你是不是太累了?在外边你就老想着给父母赚钱,拼死拼活的,在这里你也追旖旎追的累死累活的。要不你别急着醒过来,太累了,想睡就睡一会吧。兄弟我就在这等着你醒过来。我哪儿也不去。但是你可别睡时间太长。你睡得太久,张乾坤就不等你了,就会把旖旎带走……你听到我说什么不?听到了至少打个呼噜放个屁,回应一下。”

    其实我是那么盼望,常生殿能突然睁开眼睛,用他猥琐的声音对我说:“旖旎?旖旎在么?我女神在哪儿?刚才梦见她了,还撸了一发。清明你哭啥?别嚎了,老子不是好好的?”

    要是这样的情景能发生,让我拿命去换都可以。可惜他就静静地躺在我怀里。一动不动。我一边哭一边跟他说话,不知不觉就迷糊了起来。迷蒙中看见玉盅抖着肩膀,好像也还在哭。我想自己大概是哭着哭着睡着了,也不觉得常生殿的尸体可怕。我甚至愿意和他一起死在这里。

    玉盅向我靠近过来。不过她的姿势很奇怪。她穿着一袭白衣,头发散乱,并不是走路过来,而是一点点从我前面爬了过来。不知是光线,还是我的眼泪导致了我的视线模糊,我总觉得玉盅爬过来的姿势扭曲而诡异。她像蜘蛛一样一点一点地爬到我面前。那眼睛似乎充满血丝,并且像铜铃一样大。我揉揉眼睛,以为她过来是要安慰我,迷糊中还有点意识,便对她说:“你也休息一下,或者找个地方睡一会。对不起,我现在想和我兄弟单独呆着。他在休息,你别吓到他。”

    耳边突然一个尖利的声音道:“你在跟谁说话?”

    我蓦然惊醒,看向玉盅。玉盅在我面前,满满地抬起头来。她的眼睛似血那样猩红。声音也是那般熟悉——那不男不女的尖利声音,分明就是从前在我梦中,附在常生殿身上的那只鬼的声音!

    我死死地盯着她,抱着常生殿的身体,似乎是在索取安全感,又似乎是在保护他。它已经害死了常生殿,我绝对不会允许它再去伤害常生殿的尸体。如果它真敢对常生殿做什么,我就敢和它玩命。

    玉盅大概也看出了我眼中的凶狠。她似乎犹豫了一下,又嘿嘿笑道:“吴清明,你不用为他伤心。我早就告诉你,他不是你认识的常生殿,只是我养的一只鬼。用来把你引到这里而已。”

    我冷冷地看着这个附在玉盅身上的鬼物,那熟悉的猩红的眼。这时我已经不再害怕。我手摸向常生殿的腰,他腰间有手枪。如果可以把它杀死,就算连累玉盅也无所谓。我知道我已经昏了头,心中满是恨意。恨那个莫名其妙去找常生殿的古怪老头,恨这只害死了常生殿的鬼。我已经失去了理智,现在就算是杀掉张旖旎能换回常生殿的命,我都会把枪口对准张旖旎,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只要常生殿能活过来,至少能为他报仇,那么谁的命,我都不在乎。

    那玉盅竟手舞足蹈起来。似乎感觉我手无缚鸡之力,实在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她一跳一跳地爬到我面前四肢着地,猩红的眼几乎贴到我的鼻尖。她满身散发着一股诡异的腐臭味,一边尖利地笑,一边用那不属于她的尖细声音说:“你杀不了我。你杀不了我。嘿嘿,因为我是……”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