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42章 消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们推测假定张乾坤的说法是对的,这里是玛丽西丝莱特的救生船。而救生船作为当时测试级别的发动机船,因为船员们和船长发生了分歧,偷走藏宝图驾驶它逃跑,最后遇难深入海底,又不知怎么穿越到了哀牢王的陵墓中来。这倒是能勉强解释我们所处的位置,和为什么这里会有三洋虫那种深海生物。

    那么这几行英文的背景又是什么?几百年前的鬼船玛丽西丝莱特号的船员们,在哀牢王的陵墓里,遇到了什么状况?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些被掩埋的尸体,是不是他们?另外如果他们在这里发生了意外,他们应该知道这是一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方,写这几个救命的字条,又是给谁看?

    我把之前做过的梦,和张旖旎在这个房间里,一群恶鬼围绕着她啃食的情景讲出来。综合这些毫无头绪的紊乱问题,想着其余的人都比我有经验,他们或许能给出更好的结论。

    秦明月和张乾坤都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常生殿说:“清明,你是不是被催眠了?咋就你有这些离奇古怪的梦,难道你上辈子来过这?”

    我苦笑道:“我倒是希望我因为什么原因产生了一些幻梦,因为我也不想让旖旎受伤害。”

    说话间我注意到玉盅用极其恐惧的眼神看着我的方位。所有人都发现了她的异常,当大家都把目光转向她的时候,我忽然看见我们桌上的电筒,被一只黑色的手印罩住。接下来不知道是谁在我的后脖子轻轻地吹了口气,未及反应过来,只听“咔吧”一声脆响,桌上的手电突然关闭,周围瞬间陷入一片漆黑。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我们陡然紧张起来,只听得到彼此的喘气声。沉默持续了几秒钟,突然感觉到张乾坤猛地起身,和张旖旎之前的动作极其类似,也作出了反击的动作。玉盅毫无预兆地尖叫起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凄厉恐怖。

    我突然听见张乾坤唤了一声“旖旎”,接着他的位置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就像老鼠交谈的声音。紧接着桌上的手电和秦明月迅速拿出的电筒同时亮起,房间恢复了亮度。而我们所有人都随着光明的到来,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床上的张旖旎,不见了。

    我想起之前的打斗声音,张乾坤一定感到有人要带走张旖旎,但是不知为什么,张旖旎没有反抗,张乾坤也未能把她抢回来。这大概也出乎张乾坤的意料,不过也似在情理之中。如果是人,就算张旖旎失去了行动能力,要想把她从张乾坤身边抢走的话,也差不多是做梦。但若不是人,是其他的一些没有形体的东西,比如鬼,那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而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无论对方是什么,既然他们的目标是张旖旎,她就命途难测。想想当时玛丽西丝莱特船上的一万七千桶酒精,可是海盗最爱的东西。所以她的船员需要面对的不止是暗礁和风暴,还要面临比自然灾害更加可怕的海盗。故而他们绝对不会是平常人,至少也是经受过专业训练的海军级别。而他们那么多人,都在这里遭遇不测,求救无门,那张旖旎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我们立刻找寻张旖旎。张乾坤直接把床上的被子枕头连同玉盅一起拽了下去,用他奇长而*敏*感*的手指在床板和墙壁上四下摸索。如今旖旎失踪,生死不明,看得出张乾坤和之前不同,多少也有些焦虑。他的表情还是十分平静,可是那标志性的笑容已然消失。他将床检查完毕,拉出床下的木箱。木箱内大概装的都是行李,用钉子钉得严实,可是张乾坤没用任何工具,直接用手“哗啦”扯开。一股恶臭迅速飘散出来,让人作呕。

    张乾坤却似闻不到那股味道一般,面无表情地将手臂伸到木箱里,似乎探到了底,大概是想看木箱下是否还有机关。直到他将手臂抽出,我们才围过去看。这一看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只见那木箱内,居然装着一具尸体。

    那尸体*赤*裸*无衣,已经干枯至极,确切地说,只有半具。尸体没有下半身,到腹腔而止。并且没有内脏,空空的皮囊内,装着大概原本属于尸体的两条腿。情景诡异而恐怖。而联想到张乾坤之前见到它,完全没有任何特殊的表情,直接下手去挖尸体下面的景象,让人更是不寒而栗。

    张乾坤此时对这尸体没兴趣,鉴定它没有特殊之处后,就将它随手扔在一边,去检查床下的土地。我知道他急着找旖旎,也不好对尸体多做流连,便和常生殿一起去翻另一张床的下面。

    张旖旎消失以后,房间里的黑色手印全部不见。所以他们的目标应该很明显,就是要抢走她。秦明月四下寻觅一番,也和张乾坤差不多的动作,在地上搜寻起来。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到底有没有意义,我觉得张旖旎既然能悄然被带走,就不能用常理去考虑。如果是正常的密室失踪,那一定是有什么出口被忽略。可是如今带走张旖旎的,根本就不是人。

    张乾坤非常快地搜寻完自己的位置,正要更换地点,就听秦明月用手按着地面的某一处,低声说:“这下面好像有东西。”

    秦明月也是盗墓行家,他说有问题的地方,绝不是空穴来风。但是他没有马上打开那一处,大概是由于他谨慎,想与我们多做商议。张乾坤却没有给他时间,他听了秦明月的话,立刻向前,摸索秦明月之前触摸的位置。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撕拉”两声脆响,又一块巨大的板块被张乾坤空手掀了起来。那声音听得我心脏一哆嗦,心想张乾坤这次看起来真急了,不然凭他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不管不顾的人。本来以为他不在乎张旖旎的死活,这时候又觉得冤枉了他。忍不住想要是以后谁娶了张旖旎,万一哪下子惹了那位公主,张乾坤没准会毫不犹豫地掀开他的头盖骨……

    我虽然走了神,可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但是在我身后的常生殿等不及,拽开我就要冲上前去,好像张旖旎就会在那板块下面一样。可是还没等我和常生殿靠近那一处,只听寂静的房间里轻微的一声脆响,又是一片黑暗。

    我和常生殿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好在这次黑暗的时间极短,大约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灯光再次亮了起来。张乾坤还没有把板块放下,我和常生殿还维持着向前的姿势,玉盅靠着墙,抓着被子瑟瑟发抖——我们之中,现在又少了一个人。

    这次,秦明月不见了。

    只是闪电般的一瞬间,完全没有打斗的迹象和声音,就又凭空消失一人。而且无论是张旖旎还是秦明月,都可以称为世间难寻的高手。如今却在突如其来的境况下忽然失踪,让人不能不心寒胆战。张乾坤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笑,他突然冷若冰霜的模样可不似张旖旎那般可爱,而是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锋利的杀意。仅是那副冰冷的面孔和恐怖的气场,就让人毛骨悚然。

    张乾坤扔掉板块,我和常生殿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哪一下没反应过来,就被张乾坤扭断脖子。只见那板块下面,竟然还是一层密封的木板一样的东西。所以秦明月也一定不是掉进了某个突然出现的陷阱,而是真真切切地消失在我们面前。我和常生殿面面相觑,不知面对这种情景该说些什么,也不免担心当一切再归于黑暗,下一个消失的人又会是谁。

    我刚要说话,张乾坤一摆手示意我不要出声。我马上把要说的话憋了回去。只见张乾坤俯身向下,趴在地上,侧脸贴于地面,似乎在仔细听地下的动静。我和常生殿也竖起耳朵,屏住呼吸细听,但后来我们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读出了“什么也没听到”的信息。

    张乾坤没有搭理我们,起身触摸那一层密闭的木板。其实我一直都没弄明白,张乾坤是怎样在只有一点点,仅是一条线的缝隙下,将一层又一层的板块挖出来。这完全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力量,所以我由想起常生殿之前说的,张乾坤没有心跳的事情,内心五味杂陈。

    其实我们目前为止仅剩了六个人,却还在彼此设防。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是半路相识,且实力悬殊。眼见张乾坤又要挖起下一层木板,常生殿忍不住说:“大舅哥,这样挖来挖去也不是办法,我们是不是应该想一下,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假设被什么东西抓走,会带到哪里去?会有什么目的?它们是要把我们一个一个带走,还是说,旖旎和秦明月那家伙有什么共同点,只带走了他们俩?”

    张乾坤没有理会常生殿,这边常生殿话音未落,那边张乾坤就又一声脆响将木板掀开。显然他根本不在意常生殿和我的看法。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又一阵恶臭随着木板掀开袭来,几乎将我们熏晕。勉强维持住意识看过去,震惊地看见,原来这一层又一层的木板之下,居然仰躺着一具木棺。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