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41章 黑色手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常生殿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就有意无意地聚集在张乾坤脸上。虽然他没有胁迫过我们,我们也没有惧怕他,但是不知不觉中,他一直都是我们几个人中领袖的角色。我们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来,他的背景又如何,但是他身上的气质和对待事物的态度,明显和我们不同。

    我和常生殿自不必说,在古墓里完全一片空白,摸不到头绪。秦明月则有一种泥土的气息,从他的气场里,能嗅出一种常年在地下,阴暗不见天日的味觉。而且他沉默寡言,虽然样貌身手都不错,却只给人阴郁的触感。秦明月的线条很明朗,和我差不多的身高,放在市面上也是相当出众的卖相,也难怪从前在黑社打黑拳的时候经常被怀疑拈花惹草。只是他那种冷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象,可能会吸引很多女孩子。但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如果不是像我一样被他救过,实在很难对他心生好感。

    张乾坤就大不一样。他能给人震撼的第一印象,让人见到他,就忍不住去追随靠近他。可能也是因为他的外形太过引人注目,再配上那副笑容,让我都耐不住老是想看他。他的笑容简直有一种催眠的魔力,让人眩晕。真不知道他在外边的世界会让多少女孩尖叫疯狂。而且最主要的是气质非常高贵,他和张旖旎身上的衣服,都是世界顶级的户外品牌,据我的了解,张乾坤那件外衣就够我卖上好几个月的粥饼。

    装备更是让我眼花缭乱,我连名字也叫不出,但我发现他们的装备细节处理上都极为精致华丽,每一样装备上都用黄金雕刻着张乾坤或者张旖旎的名字,也并不崭新,只是看出保养很好。这说明他们品味实在不俗之外,也证明他们在找寻宝物这个行业里,早已是真正的行家,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

    这种大家风范和阅历,就足够我和常生殿这两个小白屁颠屁颠地跟着他混。何况常生殿还被张旖旎拴住了心。而秦明月虽然和张乾坤不搭茬,但也没有和他发生任何冲突,对张乾坤的言语也并不反驳。相比较他而言,一直大舅哥大舅哥地唤张乾坤的常生殿,突然和张乾坤产生了正面对峙,让气氛一下子就压抑下来。

    但是张乾坤并没有让事情往坏的方向发展,从某种程度上讲,他和常生殿一样,都是十分会做人的人。他依旧那样灿烂地笑,再次挥挥手里的航海日记道:“当年他们离开船的原因,据说是有船员无意中在船长的航海日记里,发现了一座藏有宝藏的岛屿地图。所以他们制造出酒精即将爆炸的消息,借口脱离了船只,同时盗走了船长的航海日志。结果他们不知道,自己反中了船长的计策。船长才是唯一一个知道真实藏宝地点的人。他有意设套让船员们偷走航海日记并且离开船舶,而他自己将船靠岸并逃走,带着宝藏消失在某一处,使玛丽西丝莱特成为永久的鬼船谜案。”

    我对船长如何能孤身带走宝藏表示质疑,张乾坤却说:“所谓的宝藏,未必是大堆金银。或许只是一张含有深意的纸张,也或许只是对某一个群体有意义的东西。”

    常生殿还要说什么,张旖旎突然看了他一眼。不敢说那个眼神有什么意义,但是常生殿立刻萎了下来,口不对心地称赞大舅哥懂得真多,讲的跟真事一样,不,大舅哥说的,都是真事。

    张旖旎看看常生殿,突然猛一回头,盯着她身后蜷缩成一团坐着的玉盅。可是她大概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玉盅,也在看着她。玉盅的脸色惨白,目光有些呆滞。但是原本水灵动人的眸子里此刻藏着的极度惊恐,让对面的我也不由心生寒意,本能地后退一步。

    张旖旎和玉盅意外对视,似乎也被吓了一跳。但她倒也没有特殊的反应,又看看四周,那种神情和感觉,好像是身后有人对她做了什么,她以为是玉盅,但是玉盅和她的距离,不可能碰到她。

    张乾坤顺着张旖旎的眼神,也环顾四周,而后弄弄张旖旎的头发,问她怎么了。张旖旎还没及说话,突然一个战栗直接站起身来,直面之前身后的位置,似乎做好了防卫的姿态。这个时候我看到张旖旎的后背,只见她的背心和短裤上,满满都是漆黑的人手印。

    我后退一步,想到张旖旎刚才的动作,应该是她觉得身后有人在摸她,所以突然回头。而她什么也没有看见,当这种感觉更加强烈的时候,她干脆站起身来,观看自己之前身处的位置。

    或许是我的眼神里透露出的惊慌让张乾坤怀疑,他也站起身,拉过妹妹看她的背后。可是他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便又笑着坐回之前的位置。可是张旖旎的情绪完全没有被舒缓。我眼见着张旖旎后颈的头发似乎被一阵风吹开,接着就见张旖旎突然用手按住了自己的脖子,身体猛地向下弓去。

    这情景看起来,就像是有人从后面扼住了张旖旎的咽喉。她扯不下脖子上的那双手,就向下躬身,想给身后的人一个过肩摔。可是她身后哪里有人,倒是她自己好像没想到身后的“人”竟这样轻,意识收不住手,险些摔倒在地,勉强稳住身体。

    可是身后的“人”似乎不想让她平衡,忽然几个黑手印又出现在张旖旎雪白的腿上,只见她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身体挣扎扭曲,好像有人扯住了她的手臂和腿,看起来十分痛苦。

    我眼见越来越多的黑色手印缠住了张旖旎,似乎是有很多我们看不见的“人”在撕扯她。可是别人似乎看不到那些手印。常生殿最先着了急,忙着去把张旖旎扶起来,可是挣扎中的张旖旎似乎力气奇大,连常生殿也不能掰开她扼住自己咽喉的手腕。由于事发突然,而且是我们平时绝对不会想到的,张旖旎会出意外,所以我们一时都乱了分寸,只听常生殿焦急地说旖旎是不是中邪了,让我把包里早就准备的糯米丸子给旖旎塞进嘴里,据说可以驱邪。

    张旖旎毫无征兆地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急切看张乾坤,却见他十分平静,除了脸上的笑容略微收敛,从平时灿烂的笑容转为微笑之外,完全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也不见他急着去救她。他和玉盅一样,都坐在床上看着张旖旎痛苦挣扎,只是玉盅脸上的表情十分惊恐,她捂着嘴巴,眼睛睁大到眼眶几乎要裂开。

    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做过的那个梦。那些奇长脖子的恶鬼,围着张旖旎啃咬。再见她身体上的手印,有些竟呈现出抠挖状,尤其在她胸口上的黑印,指节向内,似乎要把张旖旎的心脏挖出来。

    果然张旖旎右手下滑,去扯胸前的黑手印。也许玉盅和我看到了同样的场景,或许她见到的更为恐怖。可是除了我和玉盅能看出张旖旎身上的异常,其他人好像都被蒙在鼓里。至少常生殿什么也看不到,他急找张乾坤帮忙,张乾坤却没有动的意思。他依旧坐在床边,笑看我们为张旖旎忙活,好像张旖旎的死活都与他无关。

    我想一定是张旖旎被恶鬼缠绕住,但也没有解决的办法,我能想到的保护她的方法,也许就是把她牢牢压在地面上,用我的身体去阻挡那些看不见的攻击。但秦明月拉住我,他从地上扶起张旖旎的头,把两根修长的手指cha·到她的嘴里,压住舌头。

    张旖旎突然一口鲜血咳了出来,秦明月没有停止,按着她的后背让她继续吐。只见张旖旎吐出的鲜血浇在地上,竟像硫酸泼于砖面,在地面生起滋滋啦啦的木炭声响,并且迅速从地面消失,就像被这里的土地吃了下去,或者说,像被我们看不见的东西舔食了去。

    直到张旖旎吐不出血来,秦明月才把手指从她口中抽出,她的身体仍在轻微地··痉···挛,头发和睫毛都被汗水和泪水打湿,雾朦朦的水眸让所有人心生怜爱。她显然经历了极大的痛苦,还在不断地咳,娇弱地·喘·气。虽然不合时宜,但这情景也让我和常生殿忍不住走了神。

    秦明月淡淡地说有些时候古墓里会有一些年久而生的毒气,有些人受到的影响比较大,就会导致内脏或者皮下出血,就像张旖旎那样呼吸困难。让她把毒血吐出就好。其实他的说法不算有说服力,因为张家兄妹的装备里有测试毒气的仪器,如果气体超标他们一定会有所准备。再说我们几个人里,张旖旎应该不是身体最虚弱的那一个,如果毒气或者外邪入侵,玉盅受伤的几率比较大一点。但不管怎么说,秦明月的做法终究帮到了张旖旎,否则事情的发展,不可预料。

    张乾坤看了秦明月一眼,这时才到妹妹身边,把她抱到床上让她休息。虽然他脸上依然有笑意,但能明显看出,他现在心情十分不好。我想起张乾坤之前对我说的话,和他现在的表现,不知道是因为秦明月救了张旖旎,耽误了他获得鬼面黄金的大计,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不过我没有心思揣摩张乾坤的心理活动,只急切问他们是否有人看到这房间里的黑色手印。之前它们在张旖旎的身上,现在已经在房间的四周墙壁活动开来。而且,只有进来的手印,没有出去的。

    他们从我的表情里看出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我现在已经差不多确定了秦明月的为人,并且我了解常生殿和自己,所以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这里有很多脖颈奇长的恶鬼。他们要害死张旖旎。因为据说,只有杀掉张旖旎,鬼面黄金才会出现。”

    我的一言激起了千层浪。别管我说的事情是真是假,但所有人都知道我了解的事情,张乾坤不会不知晓。大家联想到之前张乾坤在张旖旎极度痛苦之时的不管不顾,结合他平时的表现,大概也都明白他是为了黄金面具,才不出手救妹妹。在这种行业和地方,血缘关系是最为珍贵的存在,所以我们这些人都很难接受张乾坤的做法。

    这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张乾坤,换句话说,我也得罪了他。在这种总共只有几个人的境况里分帮结派,自然是太愚蠢的行为。可是若不把话说破,在前行路上未知的危险前,我们又会面临更多可怕的,更难解决的问题。

    气氛一下子尴尬下来,一片难堪的沉默。仔细想下我们完全可以把质疑和推断的能力,用在对付着古墓里一切古怪离奇的事情,而我们却用来勾心斗角。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人心比神鬼更加难测,而且人类总是最卑劣的那个物种。

    最后打破沉闷的是常生殿。他一巴掌呼在我的后脖子上说:“你丫活腻歪了,敢质疑我大舅哥。早就觉得你这家伙有阴谋论。感情你的意思是,我大舅哥会害旖旎?你说他不救她,我看之前你也没干啥,鬼鬼祟祟跑来跑去的,我还想问你,是不是你丫趁我们都忙着救旖旎的时候,把桌上的食物都吃掉了?”

    我楞了一下,扭头看向木桌,才发现桌上的咖喱饭盘已经精光,像被什么人吃的干干净净。原本热气腾腾的咖啡也一滴不剩。之前被张乾坤随手放在桌上的航海日志,或许发觉我们的目光转向了它,随着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风吹过,此时居然自己在桌上翻动起来,在某一页停止。我们凑过去看,只见那页面上用铅笔重重地写着三行英文:“我们错了!放我们出去!救命!”

    最后一行“救命”后面的感叹号,竟像是耗尽了写字的人全身的力气,从被划破的纸张,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时铅笔断裂的脆响。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