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40章 玛丽·西斯莱特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房门被打开的同时,那种诡异的、似曾相识的穿越感,再次迎面而来。房间的格局和内容,我是那般熟悉。墙上依旧是油画,钉上挂着水手用的物品,床边的小木桌上,依旧是热气腾腾的咖啡,和吃了一半的咖喱饭。

    这正是之前在我梦中出现的房间。我往后退了一步。回头看了一眼,如果不是其他我熟悉的人都在,我真会认为眼前的一切,又是一场幻觉。

    常生殿倒是十分兴奋地直奔吃喝而去。他绕着木桌转了几圈,似乎十分纠结该不该把咖啡和咖喱饭解决掉。我警告他这东西吃下去,没准就会在肚子里变成蛆虫,常生殿嗤之以鼻,倒也没有再继续,而是将目光放在木桌上方七十厘米处的圆形玻璃窗上。

    玻璃窗外,是本该蔚蓝的海。只是因为极端恶劣的海上天气,看上去海水的颜色也十分暗沉。能清晰听到风暴的声音,倒是没有看见雨水。脚下的木板也略微晃动,倒真像是在海面上沉浮。

    我把目光移向张旖旎。我认为她或许会对这里有些许记忆,即使我和她的经历,仅限于我的梦中。果然她轻微地歪了下头。这个细节被张乾坤敏锐地扑捉到,接着就见张旖旎在我梦中的那张床上坐了下来,对哥哥道:“这个地方,我好像来过。”

    张乾坤随意动了下墙上的油画,看它的背面笑道:“你是看过类似的图片或者情景,产生幻觉了么?”

    张旖旎听了哥哥的话,似乎当真认真思索了一会。我对于这诡异奇怪情景的出现完全一无所知,所以也只能保持沉默。常生殿和秦明月四下翻弄这里的东西,玉盅坐在床的另一边,一直按着胸口,脸色惨白如纸。

    张乾坤看着我们各自忙乱,忽然笑道:“我们现在,可能真的在一艘船里。不过外面不是海,依旧是哀牢王的这个陵墓。”

    常生殿和秦明月的动作停顿一下,只见张乾坤坐下在妹妹身边,笑着问我们:“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艘船,满载一万七千桶酒精,南北战争的时候从美国查尔斯顿开往伦敦。两个月以后,利比亚的黎波里的渔民发现了她。她在风中以十二节的速度航行,左右摇摆剧烈。渔民觉得奇怪,在她靠岸后登上了她。然后他们在船上发现……船上什么也没有。没有乘客,没有船员,也没有船长。但内部设施完好,里面的食物和淡水,足够全船的人用六个月。”

    我听他说的故事很熟悉,张乾坤讲的是举世闻名的鬼船玛丽西丝莱特。关于它,历史和小说家挖掘出了太多的故事,连柯南道尔也曾经以它为题大做文章。可是至今也没有人知道船上当年发生的真相。

    她是历史上最著名最经典的鬼船,没有人,船上一切完美,舱里有咖啡和吃掉一半的饭。仿佛一瞬间,没有任何预兆,船上所有人就都消失了。除去最盛行的版本之外,有人说她是被海盗洗劫,可是没有任何打斗痕迹。也有人说,海员们无意中吃到了一种奇怪的鱼。极其美味,所以每个人都大快朵颐。结果那鱼有毒,毒性堪比十八年老母鸡,吃掉后不久,所有船员包括乘客和船长都化成了一堆血水。

    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我倒不认为是鱼有化人为水的本事,可能是鱼有至幻的毒性,船上所有人吃后,集体产生幻觉,跳海自杀了。

    秦明月欲言又止,他应该是有什么意见,但不想接张乾坤的话茬。倒是常生殿还在淌着口水观察木桌上的咖哩饭:“外国人的饭也做的这么精致,你看这蛋煎的。。。。。。跟油饼似的。。。。。。我明白大舅哥的意思,他是说我们时空穿越了,来到了当年失踪的鬼船上。不过鬼船那么多,能判断出是哪一个也不容易……但是我们能不能先找到厨房,根据鬼船的特殊性质和恐怖片的公共要求,鬼船里的吃的一定是新鲜的,我们先吃饱,再回来研究超时空问题。”

    我说:“你的知识果然都是百度给的,离开了度娘,你就失去了辨识事物的能力。之前张乾坤弄了一串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项链出来,这里的油画和布置也都是那个时候的风格。最主要的是,张乾坤手里拿着一本应该是航海日记的东西,封面上有玛丽西丝莱特的标识。”

    张乾坤冲我笑笑,配合地晃了晃手中他不知从哪里找到的红皮日记本,示意我说的对。常生殿听我在他女神面前揭他的短,不服气道:“那你说,按照你的思维,刚才我们逃出来的那个像……(我怀疑他这时要说女人的产道一类,但是那货看看张旖旎,又把话憋了回去)的地方,是什么东西?”

    我说:“我现在想,也许之前我们看到的飞机和英国士兵,也不是他们开了飞机到这里来。而是我们穿越到了他们的年代。或许这哀牢王的陵墓里,有一些特殊的,可以导致时空穿梭的物质。结果现在我们又无意中来到十九世纪的鬼船上,刚才那个圆滚滚的东西,可能是船的发动机?就像某种穿越的通道。”

    常生殿皮笑肉不笑地说:“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帆船,发动机是你给装上的?”

    “……”常生殿这货算是报了大仇,现在轮到他来嘲讽我。我忘记了常生殿这家伙一直对海洋有一种特别的爱好和向往,平时也喜欢组装个轮船模型之类。我在他的住处见过他从超市买来的木板自己拼成模型,还笑他小孩心性,和他肌肉猛男的外表一点也不相符合。

    这样一个海洋迷,懂得船只知识一定比我多。我或许有一种心理暗示,认为张乾坤说的一定是对的,所以他说什么我都会潜移默化地默认。但是常生殿的头脑一直很清醒,或许他也并不信任张乾坤,但是他很会做人,总是用不得罪人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疑问。

    如果我们现在真的是在玛丽西丝莱特的残骸或者幻影上,这里确实不应该有发动机的影子。那个年代的帆船还没有广泛应用科技能源,行驶主要依靠伯努利效应,靠船帆来控制船只的航行和走向。不过常生殿的疑问是正确的……那之前我们所在的区域,或许只是某种古墓的机关。

    我忽然感觉,张乾坤其实是在控制我们。在这个密闭的地方,我们自然会本能地依附强者。我们有一种心理暗示,就像一种催眠,那就是张乾坤说什么都是对的。其实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信号。掌控人的精神,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讲,就可以掌控这个人的意识甚至生死。

    按照现在的情况,张乾坤就算说他是救世主,只要潜移默化地主导我,我或许都会相信他。但是常生殿不同。他一直都没有受张乾坤的控制和暗示,坚持自己的观点之余,还在想法设法地点透我,让我也不要顺着张乾坤的思维。这中暗无天日的封闭地方,从之前的一群人变成了只有五个人,却还是避免不了一场心理上的较量。

    或许这就是人类可以为万物之灵的原因,人类的思维太多复杂难测,其他生物远远不可比拟。

    张乾坤接了常生殿的疑惑笑道:“那个时候也是有发动机的。只是算作一种高科技,还在试验中,没有被广泛应用。我跟你们讲的船,也不是意味着我们现在在那艘船上。关于玛丽西丝莱特,一直有一个经典的最可信任的版本,根据少了半桶的酒精,大多数人推测,当时船上所有船员因为某种原因,认为酒精会引发爆炸。所以他们乘坐救生艇逃走,就此失踪于海面。——我最初的想法是,我们现在在那艘救生船上。”

    张旖旎大概有点累,她略微舒展了一下身体,锁骨动弹的十分慵懒媚惑。就是因为她无意为之,所以更显·xing·感,我鼻子一热,感觉又要有血流出。常生殿也有些晕,他直勾勾地盯着张旖旎的xiong和大腿,嘴里说出的话却十分理智:“如果当时的人都逃走了,最后因为食物和水源不够全死在海洋中,就不能解释为什么最终没有着火爆炸的玛丽西丝莱特号,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自己行驶了四千五百英里,穿越了直布罗陀海峡的所有暗礁和地中海。”

    张乾坤没有计较常生殿的质疑,依旧是满脸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道:“在所有船上的人中,有一个人不会离开船。那就是船长。根据海洋不成文的惯例,无论海上发生了什么,船长都不能弃船不顾,他们终生只驾驶一条船,从当上船长的那一刻起,就宣誓与船只共存亡。所以当然是船长将它行驶到岸边。至于说船上没有人……可能是船长没有被他们看见。藏起来的办法有很多,毕竟没有人见过任何玛丽船员的尸体。”

    常生殿把目光移开张旖旎的xiong,看着张乾坤,也露出一个跟张乾坤很相似的笑容,慢条斯理地说:“且不谈船长为什么躲着不让人看见,只说我们假如真的像大舅哥你所说,是在玛丽西丝莱特号的带发动机的高级逃生船里,而且逃生的人中,没有船长。那么……船的航海日记,为什么会出现在大舅哥你手上?航海日记是船舶的心脏。我相信船长会有高大上的道德情操,与船共存亡。但是我可不会相信,他会把航海日志当做遗物扔到救生船里请船员带走,自己驾船继续前行。”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