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8章 人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刺痛,这个滚筒洗衣机一样的机关再次运转起来。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我这次的表现明显好得多。我快速扭转身体,就像玩滑轮的小白鼠,多少也维持了身体的平衡。只是眼花缭乱,可能是由于刚才反转的角度问题,大批和之前的蜈蚣一样的虫,密密麻麻地随着机关的再次运转而被甩落下来。

    我们自然知道它们的出现可能产生的后果,我捂住口鼻,在指缝里看见原来被埋在土里只剩头的尸体,此时在转动中,也逐渐被甩了出来。不过看上去姿势十分诡异,与其说是被甩出,不如说尸体正在接着机关旋转的力量,扭动着一点点往出爬。

    只见那爬出的尸身,完全不是正常的模样。肩部以下居然没有分支,四肢手足什么也没有,仅有肥肥大大的一个软躯壳,看起来好像是真正的尸体被包在了一个麻袋里。只是这个麻袋是人的躯体做成,人的胸腹胀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而四肢也随之被腹部吞没。在透明的腹内,可以看到四肢和数量极多的多足虫。就如同这些尸体的肚子被吹了气,像气球一样膨胀起来,把四肢都逐渐包裹了进去,还在里面塞满了虫子。

    秦明月脸色一变,让我们在停止转动前冲出去,离开这里,并且警告我们千万不要弄破这些死尸的身体。我在踉跄中跟着秦明月,勉强看见在这诡异的机关抽动的过程中,前面似乎有一个螺旋状的出口。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行,却也不知是谁悲催地碰破了一个人皮口袋。那些金黄形态的蜈蚣在空中漫天飞舞,顺着我们的血液味道直冲过来。我们只好加快速度,恨不得多长出几条腿。

    在高速旋转的情况下向前奔跑极为困难的,我们只能拼命维持身体的平衡,在虫类飞舞中碰撞,还要掩住五官以免虫子飞入。在这地狱一般的境况里分秒如年,好容易到了出口处,秦明月极为灵巧,一躬身就钻了过去。我就没有那么容易,手和头先爬出,秦明月在那边帮了我一把,后面又不知是谁好心推了我一下,才总算连滚带爬,姿势十分难看地逃了出来。

    常生殿大呼“感觉像被我妈又生了一次”,我们也没心思搭理他。四周一片漆黑,我打开电筒,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张乾坤笑眯眯地晃动一个玻璃瓶给我们看。那瓶中装着的,就是一只金黄的蜈蚣。大约有几公分长短,在瓶里爬来爬去,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可怖。

    张乾坤笑道:“这不是蜈蚣。这是一种生存在深海的东西。学名叫做三洋虫,大约是因为它生存在海水深处,平时不容易见到,并且是食素动物,所以潜水员和水手都把它视为吉祥的象征。”

    因为我们早已习惯了这里的昆虫变异系统,所以没人在意为什么原本食素的海洋生物突然开始食人。只听常生殿道:“原来是深海的东西。怪不得长得这么难看。”

    我好奇道:“长相跟在哪里生存有什么关系?”

    常生殿说:“关系大了。你没注意到,深海的生物一般模样都非常丑恶吗?估计是反正在那么深暗的地方,也没人看见,就随便长长……”

    我:“…………”

    我问张乾坤,那深海的东西,缘何可以脱离海水而存在?他笑答深海有很多两栖物种,海陆都可以生存,不足为奇。何况三洋虫属于远古生物,最初的化石也是在大陆上寻得,或许最早的时候三洋虫是陆地动物演化而来也说不定。

    张乾坤说完,就笑眯眯地走向玉盅。玉盅知道她此行凶险,而且张乾坤既然已经说出绝对不会让她活着出去的话,就必定做的到。自从缅甸人包括她的丈夫都死掉之后,她就一直在沉默。她不想落在张乾坤手里,可是张乾坤总是不能让她如愿。刚刚在那滚筒一样的东西里,她也不想和我们一起,只一心求死。或许是她故意把其中一张人皮弄坏,想让自己被虫吃掉。可是未能如愿,又被张乾坤拖了出来。

    张乾坤让张旖旎把玉盅绑好,眼里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我不知道他要对玉盅做什么,可是我张了张嘴,最终任何话也没能说出来。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形,本来就不是应该用常理和人情来说话的处境。纵然我想帮她,也确实无从开口。我没有救她的理由,张乾坤也不会买我的面子。

    玉盅的身体在发抖,她本就是个美人,大概是遗传了她母亲的美貌,眼睛里流露出的楚楚可怜,让每个人心动。可是张乾坤接过张旖旎的刀,划开玉盅前xiong的衣服。奇长的手指顺着她滑腻的皮肤略微滑动一下,最终停留在她的ru房下方。他左右动了下指节,似乎在确认什么,然后就放开手,用刀直接划开那部分的皮肤。

    他将刀刃刺入极深,眼见殷红的鲜血顺着玉盅的衣服渗透出来。张乾坤将刀在她体··内足足转了一圈,就在她的身体上形成了一个五毛硬币大小的洞。玉盅脸色惨白,冷汗不断从额头滚落。看得出她十分痛苦,但是大概玉盅已经习惯了被不当成人的生涯,所以也没有任何挣扎呼叫,只是扭转身体努力承受剧痛。

    张乾坤十分满意自己刚才的成果,又将长指轻轻探入刚刚制作完毕的孔洞内,好像在检查,随后就将手里装有三洋虫的玻璃瓶打开瓶盖,将瓶口塞入玉盅胸口下的血孔。

    三洋虫立刻顺着瓶口爬进去。张乾坤似乎早有准备,虫子爬入玉盅的身体,他马上抽出小瓶以免虫再次爬出。眼见那多足之虫在玉盅血肉内翻腾,爪子尖利地拨弄已经模糊的*。一小团红白相间的肉沫从孔洞内滚出,张乾坤快速接过张旖旎手中的棉花团和纱布,给伤口做处理并封死。

    从虫爬入的那一刻起,玉盅就终于惨叫出来。她被捆住的身体倒在地上痉挛,动作之甚,可以看出她承受的,绝对不是人间的苦楚。她一边挣扎一边惨叫,像一条翻滚在油锅里的鱼。张乾坤眼里却仍是惯常让人脊背发凉的笑意,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我承认自己见识短浅,并不曾见过这般血腥如地狱的场景。从张乾坤将瓶口塞入由他创造出来的血洞之时,我就心跳加快,脸色苍白如纸。我本能地捂住嘴阻止自己的干呕,避开眼睛不去看玉盅的挣扎,可是她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就如同紧箍咒,让我头痛得汗如雨下。

    从这一刻起,我已经彻底不想再接触张家兄妹。我甚至往我们出来的洞口处看,看自己还有没有回去的路。我想离开这个地方。只要让我离开这里,离开他们,看不到血腥和惨剧,我想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或者,张乾坤把他折磨的对象换成我,我也可以忍受。我只是看不得。

    玉盅的惨叫和挣扎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才渐渐平静下来。直到她不再叫,我才敢再看她。从她xiong部的呼吸看,至少她还活着。只是不知是昏迷,还是痛苦已经结束。我的目光不小心和张乾坤碰触,才发现他不止在欣赏玉盅的惨状,也在享受观看我的懦弱无能。

    他的那个眼神,让我忽然产生了恨意。不知道是恨他的残忍,还是自己的无力。这个世界无论在现实的社会,还是在这被人遗忘了千年的古墓里,规则都是一样。胜者王侯败者寇。无论你哪一方不如人,都会失去所有的权利。除非能逃离,否则只能在沉默中灭亡。世界的面目本就如此,只是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显示得更加鲜明。

    张旖旎给玉盅松绑,检查瞳孔和脉搏。张乾坤的目光也重新放到玉盅身上。我的耳边突然传来热气,只听常生殿在我身后贴着我的耳朵悄悄说:“也许我大舅哥兴奋阀值跟正常人不一样。可能只有这样虐待人,他才能达到hao……要真是这样,你得理解他,他也很可怜……”

    此时常生殿的荤段子,已经不能让我的心情有所缓解。我知道我现在的脸色一定苍白而难看。我也不知道是在跟常生殿说话,还是在喃喃自语:“你看见张乾坤做的事情了?”

    常生殿就在我身边。他当然看得到。但是他出乎我意料地回答我道:“是。看到了。”

    我突然说:“如果我想阻止他。……你说我能打得过他么?”

    我问的当然是废话。我已经做好常生殿会把这句话当成疯话,直接沉默。或者他摇摇头,安慰我别想太多。给我讲一通此行的目的和道理。

    可是常生殿的声音却十分沉着认真地回复我:“清明,你有一颗正直善良的心。所以当然是你胜券在握。”

    我心里陡然一热。在现代的社会里,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人用正直和善良去赞扬一个人。只有在很小的时候,我把家里过年准备要杀掉的鱼偷偷放生,被邻居看到之后说,真是个善良的孩子。

    走入成人世界后方知人心叵测,人性中美好的一面,也逐渐被扼杀。

    所以我完全没有想到,即使在我如今的三观里,听到“正直善良”这样的形容词,还是极为震动。或许我已经配不上这样的词藻,但常生殿的话,就像黑暗中一束光亮,突然就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希望。让我有力量去捍卫和保持自己仅有的一点良知和人性,即使什么也不能做,也不会变成张乾坤的残忍模样。

    自从到了这里,一度对常生殿的猜疑,已经让我对他信任的基石动摇。可是此时我忽然明白,即使常生殿已经被一种我看不见的力量控制,可是当那种邪恶的鬼面从他脸上脱离,他就还是那个虽然不靠谱,但是讲义气,够哥们,真实,会传递给人支持和温暖力量的常生殿。是我吴清明最好的朋友。

    那一刻我在心底暗暗发誓,即使常生殿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恶鬼控制,我也绝对不会放弃他,会竭尽全力清除我们之间的隔阂,将那不知名的鬼怪从他身体里赶出去。

    那边的张乾坤一定听得到我和常生殿之间的对话。但是他完全没有在意,只是看着玉盅起伏的xiong口,对张旖旎笑:“这东西做好,才是真正值钱的稀世奇珍。出去后把它卖掉,我们就搬去海边住。”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