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6章 蒂芙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心下一凉。即便我们几人有不正常之处,我也断断想不到张乾坤身上。他在我心中的强大程度,绝对不会被莫名其妙杀死,或者被什么东西附身。但是反过来想,他的力量和极强的生存能力,倒确实像无脊椎动物。。。。。。。

    我摇摇头,阻止自己荒谬的想法。我问常生殿:“张旖旎有么?”

    这句话我是直接问出来。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常生殿和我极有默契,心有灵犀地答道:“那东西只有你有我有,我家旖旎上哪儿去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音里带着他一直以来对张旖旎的se眯眯的动静。但这也打消别人对我们说话的嫌疑。我自然也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张旖旎也是没有心跳的。我想起常生殿不断地找机会用爪子靠近张旖旎的胸,也许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发现张乾坤的异常。所以他刻意地去观察张旖旎。至于当他发现张旖旎也没有心跳的时候,他内心的五味杂陈就不得而知。

    常生殿的装备包里,有微型的心脏探测仪。这仪器不需要贴在身体上,只要靠近人胸口或者背部,就可以感知一个人的心跳程度。本来是用于以防万一,决定失事之人是否有救治的必要,没想到竟然无意中发现了张家兄妹的秘密。

    那么我面前的境况就更加扑朔迷离,连张旖旎都有问题的话,我能相信的人,就只有秦明月了。但这种“背叛组织”的事情,做起来倒也很困难。但是我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凭我对常生殿的了解,他可不是会懂得什么无脊椎动物,虫子没有心跳之类的人。

    于是我狐疑地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心想是不是常生殿又被奇怪的东西附了身,要挑拨我和张家兄妹的关系。毕竟他说的事情很难验证,别说我碰不到张乾坤,就是碰到了,他也未必会让我按他的胸口感受他的心脏跳动。至于张旖旎,我要是想方设法去感受她的心,绝对死的很有画面感。何况要是有机会接近她的胸口……谁还会在意她是否有心跳?!……

    常生殿显然也从我的目光里搜索到了怀疑,他一脸鄙夷地看着我说:“现在是信息社会。只要你想知道的事情,自然有途径知道。所谓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古狗,房事不决问天涯……”

    我大吃一惊:“你居然在这里上网!原来刚才的塌方,就是你造成的!”

    常生殿大怒:“你他娘的听风就是雨,咋可能这么容易就塌方?之前在那边一堆英国干尸的地方,老子还在角落里看了那么长时间的a片,也没见出事……”

    我心道怪不得那阵子常生殿突然背着我们消停了一阵子,倒也更加迷惑。常生殿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我了解的那一个。这个时候常生殿已经将手机踩碎,一边嘴里念叨这样好的手机真是浪费了,简直是盗墓专用神器,强光手电,十几天不用充电,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当砖头,坚固耐用,结实无比,水土不侵。

    我感慨就是因为这么结实,诺基亚才会被收购。若是买了它,连换手机的理由都没有。比起来苹果公司就很聪明,手机又贵又不耐摔,更新换代买的快。

    说话间突然一阵地动山摇,我刚刚松懈下的神经还未等紧张起来,身体就腾空而起。我听见玉盅尖叫一声,再看自己身体已经悬在半空,全然不稳,并且借着一股怪力不停在空中旋转。就好像有一只大手拧毛巾一般扭着我,全身扭曲疼痛。旋转间和一个人撞到一起,也不知是谁,但也知道其他人都未能幸免。耳边传来青铜器的碰撞之声,不少还打在我身上和头上,几乎让我昏厥。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我很快被摔落在地,眼冒金星。其他人都比我情况好的多,虽然刚才的状况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但是其他的人都十分灵巧地维持了身体的平衡,摔落的时候也避免了身体上的伤害。只有我头晕目眩,面部神经也痉挛起来,连常生殿都能看出我眼皮在抽搐,大呼“清明,人都说左眼有财右眼有灾,你咋两个眼皮一起跳,是不是人身意外险要生效了?”

    我大怒要反驳他的乌鸦嘴,奈何眼前发黑,要不是常生殿扶着,连站也站不稳。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绑在转椅上强行一圈圈快速旋转,若不是被专门训练过,一时还真缓不过来。我晕晕沉沉半天,看着之前挂着人头的墙壁问常生殿:“是我转晕了产生幻觉,还是墙壁上的人头真的不见了?”

    张乾坤笑着指我头上方。我抬头一看,只见密密麻麻的人头还在——只是方位转换了一下。现在那些死人正头朝下对着我们,场景看上去怪异而恐怖。不免奇怪这又是个什么圈套。我已经差不多懂得了事故发生的情形,一定是这墓穴里的设计有些许不平常,我们所在的这一处大约是一处陷阱。来盗墓的人若是有命到这里来,本身就已经中了机关。

    这机关结构就像一台洗衣机的转轮,或许我们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无意间触发了它,导致了刚才的剧烈旋转。那些外国人也一定是这样,有些人的头部有被击打过的痕迹,或许就是因为旋转过程中,沉重的青铜器砸在头上导致了死亡。但是一定不会全部人都因此死在这里,何况这里的土再厚,也不至于将人掩埋,还埋得如此整齐。归根到底还是人力所为,或许就在所有人失重眩晕的情况下,有人借机伤害了他们。

    张乾坤似乎对这机关没什么兴趣,也许在他心中,什么样的机关也未必伤的了他,何况连我都懂的情形,他必定早已一目了然。他正在饶有兴趣地看手里的一串女士项链,应该是刚才在旋转之时,从某具女尸上掉落下来。张乾坤看了一会就随手给张旖旎戴上。虽然张旖旎雪白的脖颈在项链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秀美性感,然终究是死人的东西,一般人多少有些忌讳。但张家兄妹显然完全不在意这些。

    我走过去看了看那项链,造型古朴雅致,虽然精美绝伦,但是按现代人的眼光来说,多少还是有些过时。这是用珍珠穿起而成,现代人已经极少用珍珠作为配饰。就这样的时尚而言,这些人至少已经死了一百年。

    张乾坤一边笑一边补充道:“而且这个项链的主人,一定很有钱。项链是蒂芙尼的品牌。按照这种配饰的时尚历史来说,这些人来到这里的时间,应该是在1870年左右。在那个时候,蒂芙尼因为林肯出名,随后1870年巴黎的世博会,蒂芙尼又崭露头角受到世界瞩目。所以在当年戴的起这个的人,家境一定相当优越。”

    我心道他们家庭优越与否,也与如今的我们没有关系了。这珠宝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要不是我们的出现,也再难显示它的价值。张乾坤似乎明白我的想法,接着笑道:“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些人不是军人。和之前的那些英*人不是一起的。在1870年左右那个年代,战火纷飞,贵族正在竭尽全力保留家族的血统和地位,轻易不会让儿女上战场。”

    常生殿插嘴道:“这规矩不好。其实打仗就应该按城市户口先来,公务员优先上前线……”

    我打断他说:“现在打仗还用什么人,一批城管就可以解决一切。你先听人家把话说完。”

    我注意到当我说城管的时候,张乾坤一直在笑,可是张旖旎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点好奇。似乎她不太明白城管是什么。她不清楚,张乾坤也未必知道。但是或许他掩饰的比较好。我暗地质疑难道他们兄妹不是在中国长大?但是他们明显就是中国人,对中国古墓的研究也是极尽透彻。难道他们是在一个极度封闭的环境下成长,没有人告诉过他们这些社会名词?

    张乾坤接着笑道:“这两个不同年代的两批人,共同到了这里。看目前的情形,似乎可以理解为他们是先后顺序到来,葬身在不同地方。不过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他们之间,有一些共同点。”

    张乾坤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没有注意到他身后,那条已经被泥土掩埋的甬道里,一条巨虫正在努力地爬出。它形貌神似一条蜈蚣,只是它居然有一张脸,那张虫脸上,眼睛像两个猩红的灯笼。它看到张乾坤,似乎迟疑了一下。接着更加努力地爬出,那诡异的虫面上,眼睛眯起,竟似乎在狞笑。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