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4章 重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因为没有血液的关系,人皮并不黏腻。我将头皮最快速度甩下,借着手电的光亮看到这处墓室的墙壁上,满满地都是人头。奇异的是外国人居多,他们似乎是因为某种不知名原因,身体被封闭在了墙内,只露出人头来。

    常生殿也同样跑到这个方向来。他的狼狈程度和我差不多,都是满身泥土。张旖旎倒是还算干净,大概是在常生殿怀里被保护得很好。常生殿看到我没事,明显松了口气,望向秦明月,大着嗓门道:“小清明,你有了新基友,我就放心了。本来还担心你会不习惯以后没有我的日子,不敢努力追我家旖旎。要不你和我大舅哥在一起也行,以后他娶你,我娶旖旎,我们还可以做连桥。”

    我气得直翻白眼说:“古代官家给媒婆开了营业执照,要做到说媒的标准,须得东家走,西家走,两脚奔波气常吼;前街某,后街某,家家户户皆朋友;说也有,话也有,指长话短舒开手;要骗茶,要吃酒,脸皮三寸三分厚。按照这个标准,如今你这种连同··xing··都介绍婚姻的人,要是穿越回去,考个媒婆专业四级应该没问题。”

    常生殿知道我也不是真的嘲讽他,所以也不介意,只顾着黏糊糊地搂着张旖旎不愿意撒手道:“古代人想不开,非要名节,地位。殊不知无论做什么,挣得到钱才是大爷。人家古代媒婆‘说成一门亲,换的一身新’,一般人想当还当不成,所以才故意鄙视讽刺人家得到心理平衡。对了清明,你要是真和我大舅哥成了,我可是也要谢媒宴和红包的。我要努力挣钱,赚给我家旖旎的彩礼……”

    他一低头又看见张旖旎的·xiong·沟,一把鼻血又喷出来。我连忙让他堵住鼻子,只怕又引来什么毒虫。这样一想果然又见墙上的人头似乎动了动,暗道不好,只怕又有不知名的虫藏在这些尸体里,随时准备爬出了。

    秦明月正在观察这些只露出头颅的尸体,我也不好跟常生殿闲扯下去,说:“这些人可能也是来盗墓的人,大概和之前的军人是一起的。根据历史时间,大约是他们在侵华的时候无意中听说了鬼面黄金的秘密,所以前来掘墓,结果设备和经验都不完善,就葬身于此。”

    秦明月淡淡地说:“他们的姿势很诡异,最多只有肩膀露在外边。也无从推断他们的身份。倒是这墓室……”但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住,大概是他目前只觉怪异,却也说不出怪异在哪里,亦或是他不愿跟我们吐露太多。毕竟缅甸那边的人,一个也没有过来。所以说秦明月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他唯一可以和我们抗衡的,或许只有他丰富的盗墓经验和对古墓的认知。

    常生殿也看看这些尸体,不以为然道:“在中国的古墓里,死人只露出头来是多么正常的事。没看见这些老外,还有很多是女人么?一定是被广电掐了呗。不能露出脖子以下的地方。只准guan员玩奶,不准百姓看胸,这是人之常情,shehui需要。”

    我和秦明月都没有理会常生殿,但是熟悉的笑声给了常生殿十足的面子。原来是张乾坤刚好回来,顺便给常生殿的冷笑话捧了个场。出乎意料的是他怀里还拉扯着玉盅,看样子是在塌方的地点被他连拖带拽弄过来。我问那些缅甸人如今怎么样,张乾坤笑道:“他们全部都死了。真正好玩的游戏,现在才开始。”

    玉盅一脸痛苦的模样,被张乾坤扔下以后,就一直在流泪。我最见不得女人哭,其实我可以理解她现在的感受,虽然那些缅甸人对她不好,她丈夫也只能算一个十足的渣男,但毕竟是她熟悉认识的人。从她衣着凌乱上看,玉盅当时看到其他人都被石块泥土掩埋,自己也是做了必死决心的。结果张乾坤却不准她死,强行把她救了过来。所以她现在一定十分害怕自己未知的叵测命运,她知道张乾坤救她,绝对有她无法想象的目的。

    常生殿看着玉盅破碎的衣服,忍不住道:“大舅哥,下次做这种事,不要背着我们。我们都是`成`年`人,看一看香艳场面有助于陶冶情操。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背叛旖旎。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相好,然后自己撸,找找3p的感觉……”

    常生殿说这话的时候还捂住了张旖旎的耳朵,可是张旖旎如何能听不见。我估计她一分一秒,也不想再呆在常生殿身边。果然张旖旎马上甩开常生殿的手,回到哥哥身旁。

    张乾坤依旧笑的非常好看,看着他的笑容,实在难以想象他实际上是怎样的一个男人。他的笑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连我有时都会沉醉其中,感慨上天不公,凭什么给张乾坤这样的颜面,还有如此令人迷惑的笑容。有时看着他的笑容我甚至会走神,想象他在地上的世界,一笑倾城里,会有多少佳丽为之前仆后继。

    眼下张乾坤没有否认常生殿说的话,但他不可能对玉盅做出男女之事。我估计他根本就没有在听常生殿说什么。张乾坤给我的感觉是,他和我们不同。他心中只有一个恒定的目标,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怎么做,从而坚定不移地朝那个目标行走,出得了手,狠得下心。而除了那个目标,他什么也不在乎。感情,肉欲,似乎和张乾坤这样的人,完全扯不上关系。

    我看不下去玉盅一直哭,就安慰她几句,她丈夫虽然也一定是世间罕有的高手,但再有本事的男人,不尊重她爱护她,想来心里也是没有她。又何苦为这样的男人伤感。其实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说了什么。安慰玉盅的同时我想到我也没有比她好到哪里去,越安慰她越是感觉无力,还不知道安慰我的人会在哪里。后来索性觉得女人终究脆弱并且情感丰富,这样的情况难免害怕难过,再说买内毕竟是她的丈夫,是她世间唯一的亲人。再怎样也是相依为命多年,让她哭一哭也好。此时我倒认为玉盅才是我们所有人里,最正常的一个。

    张乾坤听见我安慰玉盅完毕,依旧是一脸能迷醉天下任何女人的笑容,对玉盅补充道:“相信我,你不会难过多久。很快你就会见到你的丈夫——放心,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