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3章 塌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惊骇间见那形容异常的常生殿直奔张旖旎而去。我不及阻止,转念又想张乾坤在那边,张旖旎应该不会受到什么伤害。这样的念头刚起,一只手就忽然搭在我的肩膀上。

    张乾坤不知什么时候,像一只动作极其灵活安静的猎豹,竟然瞬间悄无声息地突破人群,来到我身边。他的动作极快极轻,以至于几乎都没有人发现,那些缅甸人甚至都没有一个人回头看他一眼。

    在众人似乎受到某种邪念的蛊惑,团团包围张旖旎欲图加害之时,张乾坤居然离开了她,来到我身边。难道他不知道妹妹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我想到之前恐怖的梦境,血液几乎凝固住。只见这时站在张旖旎身边的人,却是常生殿。

    常生殿大概也已经发现目前防毒面具是没有用处的,所以他也摘下面具,挡在张旖旎身前。此时他倒又恢复成了正常的他,反握腰刀对众人道:“我常生殿向来以义为本,以结交各路朋友为人生幸事。愿为朋友两肋插刀,所以今日之事,若是各位兄弟到此为止,我常生殿还愿意对你们肝胆相照。若是非要动手,眼下就少不得要为美人插朋友两刀。好话说在前头。今天谁敢动她一下,我出去后就杀他全家。不相信的,尽管试试看。”

    常生殿的话掷地有声,一字一句说的清楚。虽然缅甸人听不懂中国话,但能从常生殿的眼神和动作看出,他绝不是在开玩笑。常生殿本来就是一个看上去非常难对付的角色,所以众人一时竟也被他的气势震慑住,没人敢第一个向前。

    那群人就这样和常生殿对峙。而在我身旁,搂着我肩膀的张乾坤却突然笑着“啧”了一声,好像是有点责怪常生殿多管闲事。张旖旎面临的危机可想而知,可张乾坤还这般淡定,实在有侼常理。所以我低声问他:“你不去保护旖旎,到这边来做什么?”

    张乾坤笑而不言。他那种带着邪魅的笑容,让我特别不舒服。所以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可是他力气极大,我竟感觉肩膀像被钉子钉住,百般挣脱而不得,最后只好放弃,问他:“你知道他们,要对旖旎做什么吗?”

    张乾坤笑道:“我知道。就像在你梦里,那些人对她做的事情一样。”

    我心下一凉,不明白张乾坤如何会得知我做过的那个梦。那他为什么不去管张旖旎?

    耳边忽而传来张乾坤的低语:“只有在你的梦里,才能杀掉她。而杀掉旖旎,是得到黄金面具唯一的办法……所以,我曾经对你说,我真正需要的人,是你。……”

    张乾坤的动作和言语~暧~昧~温柔至极,就像是和颜悦色哄逗一个哭闹的婴孩。带给我的却只有恐惧和冰冷。我的大脑飞快地运转,思考为什么杀掉张旖旎,才能得到黄金面具。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联存在?张乾坤又是如何得知?如果杀掉张旖旎,黄金面具就会出现,那么张乾坤为什么不直接动手?是他不忍心?

    不,他或许也曾经尝试过。那次把张旖旎当做祭品,是否就是张乾坤的一步棋?没能成功之后,张乾坤遇见了我和常生殿。不知道他从何处得知只有在我梦里,才能杀掉张旖旎的谣言。所以他现在果断抛弃了沉溺在危险中的张旖旎,来到我身边。意~欲~利用他们之手,外加我的梦境,使张旖旎被杀掉的事情成为现实。

    可是他能怎么样?难道他在我耳边说“睡觉吧睡觉吧”,我就会沉睡做梦?即便是催眠大师,也要有对被催眠者的掌控和练习时间。另外又为何只有在我梦中,张旖旎才会被杀死?……

    最重要的是,张旖旎是否知道张乾坤要杀她?在我们这些人里,她最不会防备的,就是张乾坤。或许她也知道了自己的死亡会引出黄金面具,但在她的心中,只会认为张乾坤最多让她吃点苦头,就像上次被剥皮,而绝对想不到哥哥会想置她于死地。

    但是张乾坤的性格,我们这些外人或许琢磨不透。张旖旎却应该至为了解他,他有任何想法,张旖旎理应是第一个知道的人。她会不会是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还是说张乾坤把杀意隐藏的极深,连张旖旎也感觉不到?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寻找面具的我们,何尝又不是每个人都戴了一副人皮面具。即便是朝夕相处,也难以识别真实的人心。我的祖爷爷就曾经说,要认识一个人,须得天天看,夜夜看。不得间断。若是有一天你忘记了看他,回头就会发现他已经变了一张脸。人心无常,乃至于此。

    那边的战争一触即发,常生殿身后的张旖旎却没有任何防卫或者脱逃的动作。仿佛这里的一切已经与她无关,只是往我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里,竟似乎流露出一丝悲哀和无助。

    无论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却突然使我如醍醐灌顶。不管我是为什么会做之前那个梦,不管这个鬼地方跟我到底有什么不可捉摸的关联,总之那个梦境,或许是冥冥之中,我感知到了张旖旎的柔弱和绝望。也许她心底在微弱地求救。或许她很害怕,在她的身边,却没有一个真正可以依靠的人。连亲生的哥哥,也心心念念置她于死地,仅是为了那不知值多少钱的鬼面黄金。

    所以我发誓我不能让他们像在我梦中一般伤害张旖旎。我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就想竭力挣脱张乾坤,冲上前去帮她。眼下那边的情形已经控制不住,更为恐怖的事情在我们眼前发生——围住张旖旎的每个人,脖子都一点点变长了起来。

    他们似乎变得哽咽难言,虽然没有我梦中的夸张,但他们脖颈的长度,早已超出寻常范围。并且越来越粗,眼见喉咙间似乎有东西熙熙攘攘地攒动。有一个人盯着张旖旎白皙的皮肉,忍不住就冲上前去,被常生殿毫不犹豫地一刀割喉。从那人奇长的脖颈中,瞬间喷出一股黑色的粉末,几只黑色的毒蛾飞起,其余臌胀的毛虫密密麻麻地从被割开的食道和气管中汹涌而出。

    其余的人看见如此凄惨的景象,早已乱了神智,一窝蜂冲上前去,就在这时,我们身处的古墓内突然一阵地动山摇。离我不远的秦明月脸色一变,挥手致意我:“塌陷了!快走!”

    无数土块从上方坠落,砸在我的头上嘴里。我满身泥土,狼狈不堪。身边的张乾坤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倒是秦明月一把拉起我。他在地下行走多年,对于墓地各种原因突然陷落的情况有极其丰富的经验,与其说他的方向感极强,倒不如说他是在到达这里后,就已经四处找寻逃脱的最佳位置,所以在意外发生的时候,他第一个找到了正确的逃离方向。

    常生殿亦反应奇快,他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拉起张旖旎,谁挡他的路,他就毫不犹豫地划开那个人的咽喉。他的力量不比常人,所以但凭体力和速度,就是横冲硬闯,也能突围人群的屏障。接下来我就看不见他,因为砸下来的石块越来越大,我的脸已经被擦伤几处,能感觉到潮热的血滑落下来。我也不知道疼,满是尘土的空气让人窒息,我掩着口鼻,因为塌陷的地方越来越大,最后只能被秦明月拉扯着,连滚带爬地向前冲。

    我目不见物,用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好在秦明月拉着我的手臂。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才渐渐沉寂下来。我剧烈地咳嗽,狼狈不堪,即便想向秦明月表达谢意,也不能开口。一边咳出带土的痰液,一边内心感慨盗墓这行也不容易,最危险的竟不是古墓里稀奇古怪的东西,而是天灾。就好比这次墓顶塌陷,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盗墓者葬在这类事故中。又或者盗墓间突然地震,亦或挖洞时误伤水渠,没有一丝丝顾虑,也没有一丝丝防备,危险就这样出现……身亡也没有人知道,没有家人安葬思念,盗墓者的悲哀最在于此。

    再言秦明月,我和他素不相识,甚至还是他对手的队伍里,却被他接二连三所救,不由对他好感倍增。我觉得他的确是个难得的好人,他救我并非有什么目的,就像那时他救张旖旎一样,如今换个人在他手边,他也会去救助。古来今往的盗墓者座右铭都是“阴间取宝,阳间取义”,可如秦明月这般真正做到的人,还真是寥寥无几。

    我咳了半天,总算活了过来。扶着手边的东西想要站起身,结果手上一滑,又差点摔个狗啃泥。我心道真是晦气,起身拍拍手上黏腻的土,一股刺鼻的酒精味扑鼻而来,只见我手上竟长出了一层厚厚的毛发。秦明月打开手电筒,强光照射下,看到原来是我手上,竟然套了一张死人的头皮。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