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2章 汤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人群苏醒之后,就略微嘈杂起来。汉文和缅甸语交杂,众人和我们一样,戴好了防毒面具。常生殿还没心没肺地惦记着找个没人的地方撸一发。其实我可以体谅他现在的感觉,一个刚做完`春`梦`的男人,`欲`望`极其强烈,就像尿急必须找一个发`泄`口,所以他现在一定非常难受急于解决。但我也只能无奈地劝他还是忍一忍,撸也要挑个心情和时间段,现在撸完了,营养只怕都供应不上…….

    常生殿环顾四周一番,忽然问我:“我家旖旎和大舅哥呢?”

    那货虽然`精`虫上脑,却似乎比我还清醒些。我从醒来看到秦明月烛火里张旖旎的血,虽然也一直惦记,却没有上心去找过她。也许潜意识里,我认为张旖旎和张乾坤在一起,应该就是安全的。他们兄妹不会被毒蛾伤害,所以此时一定一起去了别的地方,做更重要的事情。

    不过回想刚才的梦,连接起之前梦中诡异的常生殿,隐隐觉得这之间似乎有什么关联。可是中间的纠缠模糊而繁复,我一时还抓不住重点。

    这群人也都发现了张家兄妹的消失,一个中国男人突然说:“既然那个女人的血可以百毒不侵,回头就把她抓住放血。那个张乾坤看上去也不是那么难对付。虽然之前手段狠毒了些,但做咱们这行的,都懂得这是震慑人心让大家都怕他。只要我们比他更狠,就不信制服不了他。”

    立刻有人起哄道:“放血前先好好玩玩,不要浪费了那张脸。”

    他的语言立刻引起一片下流的笑声。我听不懂缅甸话,但从越来越露骨的中国话里,还有玉盅红一阵白一阵的脸色上察觉出,缅甸人说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常生殿听不下去,让他们闭嘴。

    这其实对于常生殿的性格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让步。现在不是打架的时机和地点。我们都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随时性命攸关的时刻,因为女人打斗实在不是应该发生的事情。

    常生殿虽然至为迷恋张旖旎,但不代表他会丧失理智。他表面粗犷,实则心思细密,考虑事情也十分周到。可是那些人却不理会常生殿强忍的退让,之前说话那中国男人却更来了精神,居然用言语挑衅常生殿,下流露骨到无以言表。

    这样的行为彻底激怒了常生殿。他这个人虽然经常发春不着调,但是他对张旖旎的心意却是真的,哪受得了别的男人如此说她。别说常生殿,就连我这样温和的性格,此时也觉那男人实在过分,随着他说话愈加难听,心想他果然作死,让常生殿教训他一下也好。

    眼见常生殿忍无可忍地冲上去,那男人的言语却更加放肆起来。他几乎疯狂地诉说着自己要把张旖旎怎么样,我潜意识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因为那男人的语气十分激动,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迷住了神智,音调也至为高昂。这不像一个被*控制的男人,倒像是他受到了某种蛊惑,有东西在强迫他这样说话。。。。。

    借着秦明月身边微弱的烛火,只见说话那男人眼里一片猩红。不同于熬夜的红血丝,而是眼睛里满满都是鲜血。我找出了怪异之处,忙起身去阻止常生殿,常生殿却更快一筹,一拳抡在男人的太阳穴上。男人的面目忽而狰狞起来,眼眶龇裂,嘴巴张大,似乎还在说着什么,接着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始料不及——只见随着常生殿的拳头落下,那男人整个头盖骨连同防毒面具飞了起来。就像被一枪爆了头,粉末状的脑浆和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四周的人惊乱中纷纷躲避,我也在人群中被挤得后退几步。我知道常生殿即便用力再大,也不可能打开一个人的头盖骨,何况常生殿只是想打他,而不是要置他于死地,所以内中必有蹊跷。但见常生殿也吃了一惊,他狠狠的一拳下去,力量却脱了手,他感觉自己似乎打在了一个轻飘飘的东西上。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用力之下扑个空,可是至为伤身之事。武学上讲这叫做“伤空”,重力发出却被迫中止,轻则重心不稳,使对方获得先机,重则伤筋动骨,脊椎脱落。

    常生殿亦是伤的不轻,勉强稳住身体,但是看得出他的腰肌应该受损。被他打的那个男人轻飘飘地倒下来,倒像是纸糊的一般。他的头盖骨已经不知飞落何处,luo、露的头骨里,圆滚滚的大脑暴lu出来。

    常生殿后退几步,秦明月也反握了腰间的刀,死死地盯着那倒地的人体。那男人被伤到这种程度,应该早就死了,可是他的身体却还在痉挛,血浆渐渐停止之后,我才看清那颅内之恐怖——正常人的大脑会有极多褶皱,如果是这样的情形,我或许不会感觉恐惧。毕竟残虐大脑这样的镜头,在现今的恐怖片里已经很常见,因为从前经常被吴谷雨拉着看血浆爆满的丧尸片,多少已经对血液和内脏有了免疫力。

    可是这个人脑壳内的大脑,圆圆润润。完全没有一丝皱褶。就像一个光滑的球,一个巨大的瘤。而且这个瘤还在蠢蠢欲动,似乎有东西呼之欲出。

    买内突然用缅甸语高叫一声,立刻有人如梦初醒,和早已反应过来冲上前去的秦明月一起点燃了火焰。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我们都知道这个人的大脑内,一定有着我们不想看到的恐怖东西。所以他们要销毁它。

    可是缅甸人虽然动作敏捷,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在我们周围,满满都是飞行的毒蛾。之前我们也是因为它们才会昏迷,产生梦魇。而飞蛾扑火乃是天性使然,即使是变异的毒蛾,也逃不了生物的本性。它们没有攻击秦明月的灯火,是因为那灯油内混杂了张旖旎的血。而现在缅甸人的火把,立刻被毒蛾层层包围,火光熄灭之处,听得一阵搏斗的嘈杂声响。

    起先我以为他们是在与纷然而上的飞蛾斗争,结果却见在混乱中,秦明月要烧毁尸体大脑的动作因混乱也未能及时完成。眼看地上那人的大脑突然裂开,整个像煮裂的黑芝麻汤圆,黑色的粉末混着血水就流了出来。接着大团的毛虫从裂开的人脑中爬出,那人的嘴巴也张大,里面飞出了一只只黑色的毒蛾。

    可是他竟然还没有死,或者说他已经死了,但是在地上痉挛了一阵,尸体却慢慢活了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见他关节绵软,眼睛鼻子耳朵和嘴里,都爬出了黑红相间的毛虫,毛虫落地之后,贪婪地吸食地上的脑浆和血液。而这具似乎已经失去了骨骼的软绵绵的尸体,却好似变成了一只巨大的会蠕动的毛虫,站立着,姿势诡异地向我们一点点挪动过来。

    立刻有人拔枪,可是买内大喊一声,我虽然听不懂,但我能理解他的意思。这时候决不能开枪或者刀砍,这尸体的肉身内,一定充满了毛虫,一旦身体爆裂,体内的虫子爬出,后果不堪设想。

    最好的办法是用火,但在这里也行不通。火光刚亮,立刻被团团飞上的毒蛾熄灭。就在我和众人一样,认为眼前的一切简直是绝境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另一个状况,让大家陷入了更深的恐惧之中——就在人群纷纷躲避这个软绵绵的虫尸之时,另一个人的头骨突然毫无征兆地爆裂,防毒面具被炸飞在一旁,从脑中喷出了团团的毛虫。

    有一个见识广博的人哀呼这蛾虫是美国那边的品种,名为舞毒蛾,因为是食木动物,所以并无天敌,目前唯一杀死它们的办法是用杀虫剂,可是谁会带那个东西来这里?

    众人大骂时运不济,大难临头,互相指责装备不周。忽而混乱中却有一个陌生的声音阴森作答:“有的。这里有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看身后。”

    不及分辨这个奇怪的声音是来自何处,众人本能地回头,只见张家兄妹从后面的黑暗中,不知是从哪里突然出现。张乾坤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大概他们走的时候,我们还在因舞毒蛾的攻击而昏睡。张乾坤亲昵地搂着张旖旎,笑着向我摆摆手,朝我的方向走过来。张旖旎还是乖乖巧巧地在张乾坤身边,从那张倾城绝色的容颜上,看不出任何的感情和思想,就像一个会活动的漂亮的布娃娃。

    也许隔着防毒面具,张家兄妹看不到面具下,众人一张张扭曲的脸。我们都知道我们面临着什么。在第二个人头骨爆裂之时,我们已经明白,防毒面具是没有用的。在刚才昏迷的时间里,我们的五官七窍,已经种下了舞毒蛾的虫卵。现在我们每个人的大脑,褶皱都慢慢平滑起来。说不定,下一个被幼虫爬满体内,占据了脑颅,头盖骨飞出的人会是谁。

    那个陌生而诡异的声音忽然又在寂静中响起:“那个女人的血液,是最好的杀虫剂。抓住她,吃掉她的血肉。才能驱净你们身体内的虫。”

    这声音甚是有蛊惑力,就像是从哪一个祭台上,哪一位巫师的口中说出。众人就像齐齐中了蛊的信徒,接二连三摘下防毒面具,露出恐惧而狰狞的本性。用贪婪的目光,同时盯住了张旖旎。如同群狼包围一只柔弱的绵羊,慢慢地圈了上去。

    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之前的梦境。张旖旎被一群脖子奇长的黑影包围,啃食。她流了满地的殷虹的血,和被啃露骨头的白皙脖颈,情景那般真实,历历在目。而在这幻觉中,我却突然清醒过来。

    那个声音,一直说的是“你们”。

    “这里有‘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身体内的虫。”

    说明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是“我们”中的一个。

    那,他会是谁?

    我本能地将目光瞟向常生殿,意图在他那里寻找默契。他不会让人伤害张旖旎。所以他很快会冲过来帮助张乾坤保护她。

    可是这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昏暗的烛火内,那从打了人之后,就一直静静站在那里的人,那防毒面具下的脸,好像不是常生殿。看面具下只有一张漆黑的面容,一双狐狸一样竖立血红的吊睛眼,似乎狞笑着看被众人包围的张旖旎,就像在期待一场好戏。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