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9章 沙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听见她说的,一时无法理解她言语里的字面意思,顿时震惊大过愤怒。我也曾经想过张家兄妹到底是在什么环境下长大的,何以如此强大冷酷。之前出于好奇问过他们看样子家境富裕,还要来干盗墓这一行,和我一样做个正经买卖不是很好?虽然挣得不多,但是两个人生活应该是没问题的。何况他们那么聪明,就算是炒股也好。我觉得凭他们两个,做什么都是人才。

    不过想到自己不也是一样,放着好日子不过来这里。许是张家兄妹也有他们的原因。像他们这样的身手,从小必然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锻炼。可是至于被人剖腹挖眼睛这种事应该是没有的,不然他们如何能活到现在?

    张旖旎淡淡地说:“这个不算什么。我是个损坏了可以自动修复好的玩具。”

    她的声音很轻很平静,漂亮的眼睛里也是一如往常的淡然。我突然想起了张旖旎身体奇特的复原功能。现在看她手臂上被枪打伤的动脉,已经不再流血。估计很快就会长好。至于之前腿上受的伤,早就完好如初,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我又发挥了我的想象力,想到张家兄妹可能亦是被什么人控制,这些坏人养大了他们,发现了张旖旎的特异功能,便将她作为实验的对象各种折磨,反正张旖旎自己会长好。剖腹扎眼都不算事,那他们还会对她做什么?

    我想到这里打了个寒战。但是张乾坤呢?他难道保护不了他妹妹?不过没准他的境遇比张旖旎好不到哪去。再说张乾坤必要的时候也舍得把张旖旎豁出去,说不定张乾坤不参与到对张旖旎的实验中去,就已经很不错。如果是那样的话,张旖旎就一直会生活在比绝望更深的孤立无援中。

    这个时候被张乾坤拖来拖去的缅甸男人已经死去,我的眼神无意中飘忽到那边,就看见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在干尸后面的飞机里,悄然向我们看过来。

    我愣了一下神,低声说:“飞机里有人。”

    我的声音很低,可是离我很远的张乾坤立刻回头,朝张旖旎递了一个眼色。张旖旎立刻向飞机走去,而张乾坤扔掉手里已经被虫吃的只剩一层皮的尸体,往我们这边走过来。

    我们几人本能地后退几步。张乾坤对于我们而言,几乎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死神。但是他这次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指着我们后面笑道:“你们看,杀掉一个人,马上就有路了。一会可以一起顺路向前跑,跑到哪里算哪里。”

    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我身边经过,原来秦明月也朝着飞机冲了过去。他伤势此时应该有所好转,显然在那边发现了值得他奋不顾身的东西。他反手从身后抽出腰刀,但是行动极其谨慎。他一边观察飞机里的动静,一边观察着张旖旎的神色。

    张旖旎却依旧是一脸淡淡的让他什么也看不出的样子。我借助微弱的光线和单孔望远镜片看,受惊不轻。原来那飞机内部并不是人,那一双眼睛,是一只巨型的蚂蚁所有。巨蚁似乎知道我在看它,竟在镜片中和我对视一下,差点把我吓得瘫软。

    那巨蚁老老实实地呆在飞机里,可是之前我和常生殿明明去看过飞机内部,竟不知这巨蚁到底从何时何地而来。张旖旎用手势对这边发过来暗示的信号,张乾坤就笑道:“原来是一只正在孵卵的虫。那不关我们的事情了。我们走吧。”

    而这个时候,买内他们却不愿意走了,原因是他们见秦明月也走上前去。他们深知秦明月不是一个轻易行动的人,一路上默默无闻的他此时突然出动,必然是那巨蚁之下,有什么好东西也不可知,没准就是那他们耗尽心血追寻的鬼面黄金。

    他们本来也是豁出命的狠角色,此时绳索被解开,手中有武器,如何肯放弃即将到手的宝贝。他们只认为张乾坤的目的是要将他们调虎离山,便好独吞鬼面黄金。此时手中也都握紧了枪,准备随时把张乾坤打成筛子。

    张乾坤是何等样人,自然知道他们的想法。也不在乎,只是笑。张旖旎似乎也发现了那巨蚁之下深有乾坤,便有心钻入机窗内挑逗那虫。

    据我的了解凭张旖旎特殊的体质,一般的虫子见到她都要躲得远远。但这是只孵卵的虫,可能母性的成分多了一些。所以它只是盯着张旖旎看,并不打算移开身体。但是张旖旎不停地用手弄它,可能最终那虫也有些无奈,往后退了几下。

    谁知随着巨蚁身体的挪动,张旖旎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一向平静如水的她居然本能地后退几步,眼睛里似乎也有些惊诧,这是我从没有在她脸上看过的表情。连她都被这般惊吓,显然那巨蚁身下的东西足够让人心寒胆裂。秦明月似乎也吃了一惊,退后几步握紧了腰间的刀。就在这个时候,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突然奔着张旖旎而去,直接扑在她身上。

    我远远看着原来那飞机内的巨蚁此时大概是被张旖旎惹火了,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眼见着它的体积甚是庞大,腹下有无数如同人眼睛一样的花纹。它的武器便是腹下那些毛茸茸的毒刺,它借着体重的优势牢牢地压在张旖旎身上,意yu将毒刺刺进她的身体。张旖旎手上没有武器,只能与巨蚁肉搏。常生殿见张旖旎有了危险,急忙上去救,却被张乾坤拦了下来。

    我不知道张乾坤为什么不让常生殿去救张旖旎,可能他认为妹妹足有能力对付那虫子。只见张旖旎奋力扭断了巨蚁的一条腿,借着这个空档从它腹下冲出。

    可是巨蚁又从后面冲过来。张旖旎急回头,但突然她盯住那巨蚁的腹部,眼神里再次掠过一丝惊愕,行动瞬间停了下来。就在这个时间里,巨蚁重新扑了上去,只听张旖旎闷哼一声摔倒在地,竟似乎没有了还手之力。

    我再也看不下去,心想再不出手也不是个爷们了,刚要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帮忙,就见秦明月拔出腰刀直直插入了那巨虫的身体。那虫吃痛用力一扭,秦明月的刀就脱了手。张旖旎顺势朝着巨蚁的腹部狠狠一踹,就将它踹飞了出去。接着她一骨碌爬起来,径直向虫冲过去。那巨蚁腹部朝天,一时还无能回转,张旖旎把自己压在它身上,双手用力压住巨蚁的咽喉。接着只听“咔嚓”一声响,那巨蚁的喉咙竟生生被张旖旎徒手拧断,身子挣扎了半天,终于僵死在地。这个时候张旖旎才翻身从巨蚁身上跳下来。

    她伸手拔出巨蚁身后的秦明月的刀,将巨蚁的腹部剖开,似乎在寻找什么。我只看见她从巨蚁体内捞出一把把黑色的水,看上去颇为恶心。最后她应该是放弃了,将刀还给秦明月,淡淡地说了声“谢谢”。

    她这是在感谢秦明月刚才救她的举动。如果角色换位的话,张旖旎未必去救秦明月,所以张旖旎也没有想到秦明月会帮助她。秦明月接过自己的刀,擦干净重新放回腰间。常生殿再也受不了女神和秦明月之间的交流,一把推开张乾坤冲上前去。

    张乾坤看着常生殿的背影笑而不语。一边的缅甸人也纷纷过去看那飞机内的玄机。接着就听他们发出此起彼伏的惨叫。原来那飞机内也不知从哪个空间里,源源不断爬出和刚才同样,只是体积小些的巨蚁。这些样貌甚是奇怪的虫蚁群群爬出,刚才的那只是惧于张旖旎的血液,才不敢轻易伤害她,而对于这些人它们就不会客气了。能清晰地听到布帛的撕裂声和皮肉碰撞的声响。张乾坤看着枪声不断与虫蚁搏斗的人群,嘴角扯起鄙夷的笑。

    我听到身后细微的声响,便回头去看。只见我们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拱形的入口。我想,张乾坤说的也许是真的。这处也许构造奇异,就像一局密室逃脱的闯关游戏。只是平时里玩的游戏大多需要道具和金钱,而这里需要血液和人的性命。如果有人肯流血牺牲,便可以以此换取前行的路。但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这里的“规则”?!

    我突然想起我们进入之前看到的碑文。张旖旎说那上面写的是对来盗墓者的警告,而我看到的是……

    突然被人从身后狠狠撞击一下。只见常生殿搂着张旖旎喘着粗气道:“咱们捅了虫子窝了。这些好像不是刚才大舅哥说的食肉螟虫,倒像是食肉沙螽。我以前见过这玩应,这东西就跟蚂蝗似的,见到血就往肉里钻。”

    我说:“沙螽都是在雨林,你从哪见到的?你是拿放大镜看的蚂蚁吧?”

    常生殿说:“一看你就是个外行。沙螽也分很多种,这些货有点像新西兰的,我以前有个大学同学去旅游的时候抓了一只回来,屁颠屁颠地显摆。我当时就告诉他关好了,要是不小心放出去跑到女生寝室,赶上哪个来月·经的……后果不堪设想……”

    这货一边说话转移我们注意力,一边居然把放在张旖旎肩上的手下滑想携点油,被张旖旎踹飞了出去。我早习惯了这货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性格,转头见张乾坤满面笑容地跟张旖旎商量下一个死的人会是谁。我忍不住道:“其实也不一定非要有牺牲。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没有谁死掉,不是也走了那么久。”

    张乾坤听来这话看着我笑,那笑容意味深长,让我颇有些寒意。我想定是我说错了话,多管他兄妹的闲事,那便也不用商讨,下一个死的人一定是我了。这样想着张乾坤居然还向我走来。

    我本能地后退几步,张乾坤却上前搂住我的肩膀,低声在我耳边笑道:“谁说我们没有人死掉?从进来这里的一刻起,我们四人当中,就已经死了一个。只是你没有察觉而已。”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