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7章 麻袋与霍金定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缅甸那帮人虽然也是黑*帮*毒*枭*之类出身,却都极信神鬼。中国人说让他们如何准备傩仪,他们都认真听取。这与他们成长地的佛教背景有关。缅甸本来就是个宗教气息浓厚的国家,笃信鬼神来世,对神奉献祭祀,也甚为认真。他们严格执行中国人说的古代兴傩的方式:“掌蒙兽皮,黄金面具,玄衣朱裳,执戈扬盾”,所有人都带着各种傩面。秦明月虽然觉得此事无成,但也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只是当动手剥皮的人将张旖旎腿上皮肉割下的时候,倒是发生了件怪事。

    既说到祭祀,必然少不了牺牲。这一点中缅两国人都有共识,也知道需得用牺牲品身上最好的部分喂饲此处毒虫恶鬼,方能引傩神现身。故而捉了一些本地的杂食黑多刺蚁,放在此处之前寻得的青铜鼎内,用来啃食张旖旎的皮肉和身体。

    而当祭祀之人切下一条皮肉,扔进青铜鼎内之后,众蚁争抢吃食的局面没有形成,却见那鼎内黑多刺蚁居然纷纷逃窜,有那些不幸的,粘到张旖旎的血液,连挣扎都没有,便一命呜呼。成群的刺蚁疯狂向鼎外窜逃,随着第二条张旖旎的血肉落下,只听得鼎内刺蚁的身体劈啪作响,闻之竟几乎是刺蚁在惨叫。眼见情形即将失控,一边的随从连忙告诉戴面具当祭司的玉盅丈夫。

    玉盅丈夫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也略微有些慌乱。自从来到这怪地之后他们也发现,水在这里是个危险的东西,只要有水出现,甚至有人流血,就会引来成群不知名的怪虫。但他们今天已经做了十足准备,玉盅丈夫便让其他的人将预先准备好的盖子盖住青铜鼎。但是眼见着他抓到张旖旎腿上的刺蚁也纷纷掉落,在地上形成了密密麻麻的黑点。

    玉盅丈夫本来是中国人,因为家庭穷困,被卖到边境。虽然已经忘记了祖国的语言,但是在他稀薄的幼时记忆中,他记得在他们家乡,有一种秘术。就是跟中国云南还有泰国那边差不多,将数种毒虫,蜈蚣,蛇蝎之类放在一个罐子里,在极阴之地埋上九九八十一天。罐中的毒虫自会互相残杀,最后只得一只。人们将这只虫(或者蛇)拿出来,用银针扎入虫蛇心脏处,这时那虫蛇的心脏变会化为一滩脓血,在银针拔出之后,针孔处渗出一枚血滴。在婴儿身上弄出一个伤口,(现在有注射器,不用那么麻烦),将那滴毒血植入婴儿体内,这孩子长大后便可百毒不侵,能让所有虫蛇见之惧怕,因为这个人的血可以杀死任何毒虫蛇蝎。如果这个孩子从小以秘术加以训练,甚至可以驾驭蛇虫。

    但是这毒蛊心脏之血,本身就是一种剧毒。且不说科学来讲会导致人体感染,传闻中若是这婴儿本身与这毒虫之血相克,后果不堪设想。成功获得这样奇血的孩子不足千分之一,其余的婴儿大多会因蛊血中毒,惨死襁褓。若是剖开婴儿肚腹,准能看到肚子里满满的都是虫子,或蜈蚣,或毒蝎,或幼蛇。

    因此即便是巫蛊重地,也没有几个父母为了还不一定会不会发生的,孩子被坏人下蛊之类的事情,给婴儿注射蛊血。玉盅丈夫想,可能张旖旎就是被注射过,幸存下来的人。

    秦明月也知道类似的传言,他本就猜测张旖旎身份不善,他想,张旖旎的背后一定也有精心策划的组织。因为凭他见到的这两人是不足以深入在这种地方,并且顺利存活的。张旖旎应该是被人利用。再说那个自称张旖旎丈夫的男人,汉语倒是说得流利。虽然现在大多数苗人已经汉化,但是在这种几近原始的地方极其封闭,秦明月不相信有人会说汉语,而且还是普通话。

    但是他试探张旖旎,却没有破绽。秦明月从前在云南盗墓,跟本地人略学了一点点少数民族语言。他用地方言语跟张旖旎说话,张旖旎却对答如流,说的苗语比他还正宗,并且解释说她丈夫是在外边读过大学的人,所以汉语很好。她的汉语也是跟丈夫学的。秦明月虽然不信也无计可施。直到这一天看到了张旖旎血液的特殊之处,才确信她一定是个很危险的人。于是他示意玉盅丈夫杀掉她。

    玉盅丈夫刚要动手,就凌空出现了两个人,使得现场一片混乱,张旖旎也被救走。只道是张旖旎背后的组织出来救人,后来通过其他曾与张家兄妹交手过的队伍,才慢慢知道对方只有四个人,而且还是临时聚集在一起的。至于那一日被毒打后扔下山崖的男人,居然是张旖旎的哥哥。说那样的谎话只是为了引*诱*他们兴傩仪,收渔翁之利,而且还编出了张旖旎中蛊的假信息,免得这群男人*玷*污*她。一只精锐的曾经经受过军事训练的队伍竟被一对兄妹耍的团团转,玉盅的丈夫大怒,要求玉盅把张旖旎弄回来供众人*泄*欲*玩*乐,秦明月却觉得此事不妥。这兄妹俩既然有这等本事,绝非省油之灯。他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张乾坤会选择用汉语讲话,想来也是经过算计,只怕说出苗语没人懂,枉费了时间精力。

    秦明月劝阻缅甸人,张旖旎受了那样重的伤,活不了多久。虽然侥幸没有被外边另一组人狙击身亡,估计也会被这几千年古墓内的细菌感染而死。在这种地方只要受了伤,最大的敌人便不是枪支猛兽,而是细菌。古墓内细菌繁杂变异,就算神仙下凡,估计也无计可施,不必费力抓她报复。

    但缅甸人当然不会听,结果反被那四个人抓住。秦明月发现张旖旎的伤居然痊愈,内心甚是不安,这样的恢复能力简直不是人类,于是他抓住时机毫不犹豫地朝张旖旎开枪,他认为这兄妹俩多活上一分钟,对他们而言都是威胁。谁想自己反而竟落到张乾坤手里,还被困在这种地方。

    再讲秦明月和张乾坤被困在这麻袋一样的东西里面,求路无门。秦明月只觉自己身体越来越难受,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疼,体内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像千万根针扎。他对张乾坤说,从形状和周围的黏液看,这可能是什么东西的内脏,我们到一个怪物的胃袋里来了。如果再不出去,可能会被这东西的胃液腐蚀致死。

    张乾坤却不言语,只是笑。直到秦明月腹痛难忍,渐渐弯下腰,从口中咳出一些鲜血,张乾坤才笑道:“如果是什么动物的胃袋还好,至少可以从皮肤表面慢慢融化。虽然也很痛苦,但总比像你这般,从内脏开始变熟溶解要强~~我的看法是,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微波炉里。”

    秦明月楞了一下,他倒没有往这方面想。但张乾坤这样一说,顿觉毛骨悚然,体内竟觉逐渐沸腾起来。秦明月疼痛难耐,但尚能保持冷静,对张乾坤道:“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张乾坤依旧笑得很灿烂说:“虽然我也不知道这里都有什么,为何会有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生,但如果真的是微波炉的话,你就惨了~~微波炉是通过水分子加热的,只要你体内有水,就没有办法。我又不是塞本斯,又不懂基尔霍夫辐射定律,所以暂时救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

    (塞本斯:微波炉发明人;基尔霍夫辐射定律:黑体辐射定律)

    说实话秦明月根本没听懂张乾坤说的人名和公式,但他清楚张乾坤并不会帮他。只能拼死一搏,用匕首沿着某一比较薄弱之处狠狠划刺。但他心下犹疑,为什么张乾坤不慌张?难道他就不怕和自己一样,难道他不会死?

    张乾坤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在黑暗中笑眯眯地说了一句古怪的话:“反正我不用担心。只要有你在,我就不会死。”

    秦明月不明白张乾坤这句话的意思,他想大概是张乾坤要拿他当替死鬼?那也不对,张乾坤明明和自己一起在这里,要死也是两个人一块。但是这个男人本来就不值得信任,他为了达到目的,自己的亲妹都豁得出去。虽然总是在笑,却能从他的眼神里感受到一种刺人骨髓的阴暗与残忍。但此时秦明月大脑也热了起来,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只觉得耳中轰鸣作响,像脑浆被加热了一般。他也不再反应张乾坤说的话,更没有多余精力思考他的目的和安危。

    逐渐秦明月开始呼吸困难,眼睛里也流出血来。他勉强控制精神,默不作声地为自己凿取通道。但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杯水车薪。最后他只好勉强起身,观察周围有没有别的渠道。张乾坤却在他身边大笑起来。秦明月觉得张乾坤精神好像有问题,也懒得搭理他。他挣扎着摸索了半晌,只听张乾坤笑说:“你老实一会,如果我的猜测正确,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出去的。”

    秦明月不吭声。张乾坤一边笑一边说:“脑子加热以后会变笨么?~不管这个地方是什么,既然有这种能让人从内到外被烤熟的能力,应该就是因为这里会产生微波热能。正常情况下这些无处不在的热能是不会伤害人的,但是这里没有电,还能有这么强的热效应,所以我想,我们应该是在一个类似宇宙黑洞的地方。假设是真的,就没什么可怕了。这种只能装下两个人的黑洞,根据霍金定律,很快就会消失的。所以你祈祷一下,如果这里热量消耗完毕爆炸后,你还没死,我就把你救出去。虽然荒诞,但这是我目前能想出的最现实的情况~~。”

    秦明月多年盗墓,没有读过多少书。若问他各个朝代的文化变迁,历史遗迹,以及盗墓的机关技巧,只怕全国也没谁比他更加通晓。但是若说这些物理,什么热,宇宙黑洞,爆炸,秦明月基本一头雾水。但是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思考余地,只能静坐强迫自己镇定,用超常的意志为自己保存一些体力。

    没想到张乾坤说的居然是对的,不一时,只听周围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那声音甚是奇怪,竟然不像人间发出的声音,秦明月几乎被震得耳鸣。他摔倒在地,体力精神都已经透支,外表虽无伤痕,却凭经验知道自己内伤深重。此时周围的黑暗已经不见,也看得到进来时的那个方形入口。张乾坤把他朝那个入口拖去。

    秦明月见张乾坤似乎一点也没有受伤,依旧活跃的很,便更加质疑这对兄妹到底有何天赋禀异。他勉强维持精力,用极低的声音,问张乾坤为什么要跟着他上来。张乾坤脸上的笑容让人有些恐惧,他看了秦明月一眼,似乎意味深长地笑着说:“我不会让你白死的。”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