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5章 干尸的来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墓室里一片死寂。在场的除了我,几乎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看惯酷刑惨剧之人。若是换做我们到了他们手里,也注定会被惨无人道地折磨。何况这人被刀片刺入咽喉,本就命不久矣。古来胜者为王,张旖旎想对他做什么,都合情合理。我想,张旖旎一定是发现了英国干尸眼睛里面的某个秘密,正好拿意欲逃跑的陕西男人做了实验。而她那面无表情将针头扎入人目的残忍,和看着别人痛苦死亡的淡漠,都深刻地印在了我心里。

    我不知常生殿看见他的女神如此残酷的一面,会作何感想。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我的人生平常得不能再平常,虽说不算幸福,可因我与世无争的安稳性格,也不曾接触太多黑暗的东西。我当然知道世界除了美,还有更多丑恶的人性和血腥的文明,但我认为只要躲避开那些暗礁,在平静的水面上随波逐流地度过一生就好。如果一切顺利,也许以后还会娶一个平常人家的女子为妻,与子偕老。

    这种人生观和爱情观在遇到张旖旎之后有所改善。我并不能说自己爱上了她,应该只是一种好感。但是这种感觉却是我对别的女孩从不曾有过的。在我的内心深处,她就像一朵清莲,游离于尘世的胭脂水粉之外,那般洁净而高高在上,可远观不可*亵*玩。她的眼眸一直那般纯净透明,似乎毫不在意人间的喜乐。故而她就如庸俗世间的一片净土,吸引着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喜爱和向往。

    而如今我似乎才明白,似她这般不容于人间烟火,自然也不在意凡俗的痛苦和*欲*望。她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做出一切,包括毫无怨言地把自己交到别人手里,任人摧残虐待。而另一方面,她自然也可以全不顾忌地伤害落到她手里的人。就如同刚才的陕西男人,张旖旎一定丝毫感受不到他那种求生的绝望,也不会在乎,所以毫不犹豫地将他处死,连善终亦不可得。

    这样的女孩,就算样貌再美丽可人,身材再性*感火辣,也难免让人望而生寒。

    也许因为张乾坤不在,张旖旎担心自己掌控不了局面,故而用尽残忍手段将人折磨致死,意图使他人心生畏惧,不敢再逃跑,也不是没可能。但是虽然手段残忍,张旖旎却真不像是那种心机深重之人,何况一直到陕西男人殒命,她连看也没有看一眼其他人。所以她的行为应该很单纯,就像很多孩子小的时候曾经活剥青蛙皮,开水煮金鱼一样,感受不到,也不在乎其他生命的痛苦,只图自己的好奇和残忍心性一样。

    可是张旖旎不是小孩。所以她的行为我无法接受。可是我也深知自己没有资格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捂住嘴巴,有些干呕的条件反射。

    这时其他所有人的反应都比我镇定得多。比起张旖旎的残酷手段,他们更加在意的似乎是其他的东西。我随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只见地上陕西男人的尸体先是膨胀得几乎透明,而后随着内脏和血液水分的消失,肿胀居然渐渐消退下去,皮下鼓鼓囊囊的虫子也不知去了哪里。

    眼见陕西男人的皮囊渐渐收缩,大约几分钟的光景,就变成了一副皮包骨头的模样。尸身渐渐发黑发黄,在这里干热的空气中,尸体的嘴巴逐渐紧闭,眼窝也深陷下去——一具和一百年前的英*人一样的干尸,居然就在我们面前形成了。

    我还没在这一系列剧变中回过神来,就见张旖旎又将之前的针头扎入了陕西男人,不,陕西干尸的眼窝,慢慢地抽出了一管和之前同样的黄绿色液体来。

    张旖旎这时才抬头看了看其他的迷彩服。不管这些人曾经从鬼门关上走了几遭,此时也全都慌了神,盯着张旖旎手中的针头,联想到陕西男人的残忍死状,目光里满满地都是恐惧。玉盅更是怕得发抖,死死地抓着丈夫的手臂。

    一直没开口的常生殿也看着张旖旎手中的针管欲言又止。我觉得不管怎样,只要他开了口,一定没有好话。没准张旖旎一怒,下一个干尸就会是常生殿。所以我爬了起来,走近那刚刚形成的陕西干尸处看了看。发觉这干尸形貌颜色竟与那一百年前的英国干尸一模一样,心里甚是慌乱,问张旖旎:“那些尸体的形成,和针管里的黄绿色液体有关系?”

    张旖旎点点头,我心中的不安与愈加严重,看向张旖旎道:“他们当年在这里,究竟遇到了什么?刚才那人身体里的虫是怎么回事?这些液体又是哪里来的?你是专业的人,不如把这些事情说与我们听罢。这些迷彩服也不是闲杂人等,或许你把眼下我们也许会遇到的危险告知他们,他们也有些应对的办法。到底人多力量大。”

    我觉得我这话说的有点蠢。这不是自然灾害,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就可以平安度过。眼下我们和迷彩服是你死我活的敌人,张旖旎怎么可能把他们的意见和帮助放在心上?恐怕没有他们,张家兄妹才高兴。

    但是张旖旎也不避讳什么,她见我问起,就回答说:“这些黄绿色的液体,是液化的氯气。这些军人可能是要对敌方发动化学武器,结果中间出了什么变故,不得不连飞机带人一起躲到这里来。但是意外发生,飞机里装有液氯的设备泄漏,导致他们集体中毒。刚才那人的反应,胸部扩张,皮肤发紫,很显然是氯气中毒以后引起的呼吸系统肿大*麻痹,而后内出血,全身神经萎缩瘫痪,动不了,也无法发出声音求助。”

    接着她又望望四周道:“可是即便当时这些人持有的氯气经过高浓缩和催化反应,但从挥发到中毒,中间也需要一两分钟的时间。这对于军人来说,足够他们及时发现并且马上启动急救装备。而从这些尸体的情况来看,他们当时显然经历了巨大的危机,使得无人发觉悄然挥发的毒气。”

    张旖旎很少说这么多话,这时顿了一顿。我刚要学习侦探电影里白痴跟班的一贯台词,问一句:“但是,他们经历了什么呢?”张旖旎没等我问出就接着说:“刚才你看见的那男人身体里的虫,应该是阿米巴虫的一种,它们体型不定,以水土为生。只不知是因故变异,还是液氯导致的基因变化,本来从他们所寄居的地方——干尸的眼窝里来看,它们应该是脆双核阿米巴原虫属,但如今变种,也不知是何属性了。这种虫惯会吸食人角膜,致人快速失明。而又处在这种地方,难免常年无水无食。这些军人到了这里,定是先受到了它们的攻击,集体失去视觉。这时氯气泄漏,便全部葬身于此。而阿米巴虫并没有为液氯所害,反而变更了自己的属性,不仅与液氯活动良好,另外保存了自己的种族和生命,等待以后到这里来的生物。”

    我脑补了一下张旖旎所说的场景,若是一个队伍,所有人突然失明,那的确比出现任何狼一样的敌人都可怕。中间出现意外,必死无疑。故而张旖旎说的有道理,若是按着她所猜想的,这里的一切,倒是解释得通。但是那飞机显然不是这些军人所乘坐的,再者依当时战争的情况,中国的军事设备远不如列强,这些英*人不太现实对当时的云南发动毒气战。应该是他们想拿中国人做生化试验,结果自己葬身于此。想来害人终害己,不知这些人在天有灵,是否为自己曾经罪恶的动机产生过一丝悔悟。

    我把我的想法说给张旖旎听,并且提出了飞机的疑问。张旖旎还没等说话,就见两人从墓室上方的正方形缺口处滚了下来。

    原来是张乾坤和秦明月。张乾坤灵巧地落地,冲我一笑,露出了洁白好看的牙齿。他笑着说:“一切都是猜测,她又不是穿越而来。你问她也未必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秦明月落地后就坐在一边,一言不发。表面看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虽然他紧闭牙关,还是不断有黑色的血从他口角流了出来。他面色平静,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瓶水来喝——他的饮料也是脉动那样的挤压瓶,看来他也确是有备而来。

    张乾坤通过张旖旎知道了我们之前的情况,饶有兴趣地研究了一会干尸,给我们讲了他和秦明月碰到的奇怪事情。

    他本以为墓室上方会有其他的房间,或者另外的不明生物。可是他和秦明月上去以后,就发现他们身在一个软绵绵肉乎乎的洞穴里。他也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点亮随身携带的zippo火机,只见周围的墙壁上粘腻不堪,挂满肮脏粘稠的液体,还有一点点异味。还没有弄清楚周围的环境,就发现二人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居然突然没了方向。之前上来的方形入口也不见了,四处一片黑暗。

    张乾坤举着打火机,虽说不惧怕,但想到比起向更加黑暗的洞穴深处走去,此时更应该做的是先找到退路。这时长久养成的习惯,故而四处摸索。张乾坤的手不同于常人,他的手指比普通男人更为修长,指尖敏锐无比,如果说我们的神经系统全部由大脑支配,那么他的手可以说是一个单独的器官。他手上的神经几乎是脱离大脑控制而独立存在,似乎有自己的意识。这是长期培训神经敏锐度的结果。据张乾坤自己说,他可以隔着一层玻璃,摸出玻璃下的扑克牌上面的花样和数字,甚至可以用手指分辨物体颜色。有很多时候,张乾坤自己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些古墓里常见的碎小机关就已经在手上被解开了。他的手对于简单机关的反应,甚至无需通过大脑来折射。

    张乾坤摸索四周,希望从周围环境中找到一些机关或者门路的痕迹。而他那向来攻无不克的手指上,此时却没有收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秦明月一直没有说话,他也举着打火机,见张乾坤寻门不得,便向黑暗的更深处走去。怪异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