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19章 玉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女玉通体粉色,艳如粉色的玫瑰花,如同女孩的纯洁无暇。据说这女玉,女人戴在身边,永不绝经,八十亦可产子。若有女人不孕,只需将女玉含在口中与丈夫同*房,必会得孕生下极漂亮的女儿。男子若戴在身上,会令他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能让女人爱到死去活来,任他摆布。

    但这玉并不是那么好长,需得女孩八字伶俐,样貌极美,另外要有特殊的体质。找一个这样的女孩,比尼泊尔找女神替身还难。并且就算找到,也没有几个女孩能长大到孕育出女玉来。想象一下,如果全身长满瘤,人的痛苦可想而知,可以说生不如死。长满坚硬的玉更是如此,玉有时会堵塞血脉,至人身亡。

    就算最坏的结果没有出现,因为身体里满满是硬玉,平日风吹一下,身体便会如刀割一般。若是有人不小心碰触,会让玉盅疼到昏死过去。这样的痛苦下,大多数女孩会乘人不备自杀身亡,故而能生出女玉的20岁玉盅百年难遇,由玉盅生出的神奇女玉更是世间难得。

    教授讲到这里,眼睛里又发出幽幽的蓝光。其实他从看到这粉色的玉的第一眼,就知道这玉的真实身价。他立刻起了邪恶的想法,要将这女玉据为己有。这样就不怕女大学生告他*强ian*了,搞不好还能骗来隔壁艺术学院的未来的明星们。所以他骗那个男人说,这个玉不值钱。目的就是引出那个土豪的灰心之意,从而将玉低价卖给他。

    土豪对教授自是深信不疑的,何况教授说的头头是道。所以这女玉顺利地到了教授手里,教授刚联系一个女学生来学习,没想到我先过了来。

    我听说这女玉可以引来女人欢心,心里也有点长草。但是我真的没有教授的贪婪,我并不想据为己有。我只是想看看这稀世罕玉。可是教授深知男人说话是不算数的,“我就看看,什么都不做”,鬼才相信。

    但是教授老谋深算,他假意让我看玉,从我背后抡起烟灰缸,砸向我的头。

    女玉被教授放在玻璃箱里,在办公室昏暗的灯光下,是有倒影的。所以我第一时间发现了教授的动作。我虽文弱不假,但也血气方刚,登时大怒,回头一脚踹飞了教授。随之踹走的,也是我的考研资格,还有未来的考博资本。

    其实我不好意思说的是,我家祖上也是考古为生,隐约听说我家祖辈还盗过墓。这种对宝物的敏感和土夫子的习气大概遗传到了我的血液里。此时我见识教授的狠心,也改了主意,很想趁教授倒地,抢了女玉走。想法很邪恶,看来我和教授也差不多,在利益面前,别的都是浮云。

    我刚要动手砸玻璃,几个举着铁棍的彪形大汉就冲了进来。

    为首的圆滚滚的土豪冷笑道:“花花肠子的老东西,把我的女玉骗走,是不是就为了找女大学生?给我往死里打,打死这把老骨头!”

    我见情势不好,慌忙捂头溜着边逃走了。女玉神马的,在性命前又成了浮云。

    我眼看着那几个人围着教授痛殴,心想这下子教授很有可能被打死,估计是他无福消受那宝玉的珍贵。不过过几天教授神情沮丧地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用无比阴毒的眼神看着我。

    张乾坤听了我的讲的,笑道:“不知这玉盅的身体里,有没有女玉?”说完就要把魔爪伸向人家的腰带。

    那女人吓得尖叫一声,这一声终于让我确定了她的性别。之前无论多痛苦她都不吭声,估计就是怕我们听出她的身份来。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用流利的汉语说:“女玉已经不在我这里了。被别人拿走了。”

    常生殿说:“妹子,你傻了。你这样一说,就透漏你的年龄了……”

    张乾坤笑道:“那也没关系,别的玉在你体内20年,也足够珍贵。”说完拿出刀,扯掉女孩的*上*衣,让张旖旎按着她,准备从她身上挖其余的玉。

    这玉盅已经活了二十多年,身体里估计已经长满了宝玉,若是张乾坤下手挖,估计还没挖完,她就会失血过多而死。但张乾坤也是个行家,知道玉盅一死,体内的玉会立刻失了灵气,有的玉甚至会随着玉盅灰飞烟灭。所以他应该会巧妙地挖弄,这女孩难免饱受凌迟之苦。

    这女孩不会是第一个受到凌迟活剥的玉盅,但是我实在不忍看,便劝说道:“这玉在玉盅的体内存活时间越长,便越值钱。不如先留着她,晚些再弄?”

    张乾坤笑道:“在这种地方,谁能保证自己能活过下一个五分钟?她要是死了,这些玉可就一文不值了。”说完托起女孩的脸看了看,笑说:“长得不错。还是说,你看上这个玉盅了?”

    他说完笑着看了我一眼。张乾坤虽然一直在笑,但是他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阴冷。当他看人的时候,不免让人心生凉意。如果说他和张旖旎是双胞胎,张旖旎尚能表现出一些十几岁女孩子的单纯和可爱,张乾坤的言语行动,却是十几岁的男孩子难以做出的。

    联想起张旖旎之前关于石碑说的谎,我后背出了一些冷汗。心道这对兄妹甚是奇怪,不知背后有多少阴谋。要是他们奔着鬼面黄金而来,那张旖旎当日又因何到云南大学去?

    话说张旖旎这个女孩,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也许是她的美貌,或者清冷的气质。总而言之这些融合起来,足以让人神魂颠倒。我虽然没有像常生殿那般疯狂而痴迷,但我对张旖旎,多少是有些心意的。张乾坤不可能看不出来。而今他这样问,一定是在让我说出“不是”这样的答案,他便继续搜罗玉盅身上的玉。

    我想了想,握紧了手里的罗汗眼玉,心道这一块玉已经够我这次出行的本钱,不想以另一个人的命为代价要上更多。张乾坤一直笑着,用他那特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我,所以我假意点头道:“她很美。我……我很喜欢她。”

    我说的极为生硬,鬼都听得出不是真的。一直消停的常生殿突然道:“大舅哥,你看你把小清明逼的。就凭咱们的关系,你不能这么欺负我兄弟。”

    常生殿说这句话,其实带有一些威胁的意思。他在表明自己的立场,他和我是站在一边的,不容张乾坤这般用眼神言语胁迫。他可是见不得我受委屈。若真是逼到了要紧上,他也是不会惧怕张乾坤的。但是他这样说非常巧妙,既说明了他的意思,又让张家兄妹挑不出毛病来。

    眼下得罪张家兄妹也确实不是好事。我感激地看了常生殿一眼,只听常生殿继续说:“咱们可以把这女人先留着,什么时候想了,大舅哥你和小清明就把她*轮*了,缓解一下心情。万一咱们有个机关再被困住,还可以拿她当食物。”

    他说着走近去看那女人伤口里的玉,一边顺手搂住按着玉盅的张旖旎说:“旖旎不要多心,*轮ian*吃人都是你哥哥和清明干的事情。我是个好男人,身心对你忠贞不二,要是没有吃的了,我把我自己的肉割下来给你吃。啧啧,这在人体里养玉也是够残忍。旖旎我保证,要是我往你身体*里放东西,只能是让你高兴的…….啊!!!~~~~~”

    开始听着还行,越到后来常生殿这货越过分。我听着都受不了了,这哪里是表白,简直已经到了*xing*骚*扰*的级别。果然张旖旎一刀朝常生殿的脖子划去。常生殿惨叫一声躲开,张旖旎没有收手,紧接着又一个匕首弹出去,然后常生殿又哀嚎着躲避。

    我摇摇头,却看见那玉盅咬着嘴唇,用异常阴毒的眼神,阴阴地看了张旖旎一眼,嘴角似乎还牵出一个冷笑来。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