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7章 鬼面黄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只见我面前大约两人可以合抱的树上,满满地都是刺蛾。密密麻麻,层层涌涌。我这人有点密集恐惧症,看着就觉得毛骨悚然。黑乎乎满是刺的虫身上还有无数黑点,就像一个个黑溜溜的眼睛,让人恶心难安。

    我本能地后退几步,那些虫居然像看见了我,纷纷将蛞蝓状带着白色刺毛的肚皮翻过来对着我。我胃里一阵翻涌,但我知道这虫子以树木为食,所以也不是很害怕,转身招呼少女和我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少女却比我先行一步,淡然的眸子里突然多了一丝凌厉。她拉起我,低喝一声“快走!”就跑了起来。

    我也只能被她扯着跑走,心里想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这美女可不像是怕虫子的主儿。没跑几步,就觉得脖子里一片火辣。我知道一定又有刺蛾钻了进去,只得伸手去抓。这一伸手了不得,手里一片毛乎乎火烧般的刺痛感。我本能地回头去看,见那黑压压的刺蛾竟像有意识一般,团团向我们汹涌而来。

    我心中大吼这是什么状况,接着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由于我前胸有厚重的装备包,所以重心不稳,一下子背朝天摔倒在地上。我快速爬起来,也不知道和少女冲到了什么地方,回首只见将我绊倒的是一个已经发黄的骷髅。再四下看去,这周围竟满是人骨。在明亮月光的照射下,看似格外阴森恐怖。但是我已经来不及害怕,脑子里迅速反应出这绝对不是用常理思考的地方。这里的刺蛾也许并不是以树木为食,而是人,或者其他动物。难怪少女让我快跑…….可是那少女此时哪里去了?应该是在我摔倒的时候,怕我拖累她自己跑走了?这倒是正常人的反应。

    也来不及多想,大批黑压压的毛虫就扑了过来。按说这种虫是用腹部爬行,全身没有骨骼,蠕动应该较为缓慢。可这些虫子却如离弦之箭,腹部极快的速度蠕动,就好像多年没有食到血腥的吸血虫。

    更加恐怖的是,这虫子蛰了人,并不是依附在皮肤表面吸血,而是要钻进肉里。我脖子上已经被钻进了几只,好在它们在人身体上钻入的速度并不是那么快,加之进攻的并不是我身上柔软的地方比如腹部,所以我还有时间大叫一声扯断了那几只虫子,可是更多的虫冲压过来。我忽然明白了地上的森森白骨是如何而来。这些人恐怕都是被这诡异的刺蛾侵袭,被钻入皮肤内,在体内五脏六腑中行走。这东西满是毒刺的身体哪怕碰人一下,都会让人的皮肤剧痛无比,便不难想象被他们侵入内脏,饱受生不如死之苦。

    想到我眼下也有可能成为这白骨中的一员,不免在心中大放悲声。想到家里父母还不知我身在何处,只能祈祷自己死后有灵,给他们托梦告别。这个时候我居然还想到了常生殿,那货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会不会也和我一样被虫子袭击?他将如何逃脱?这世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无奈,就算你强壮到可以肉搏猛虎,面临这些无手无足的虫子,照样没有办法。

    我已经没有时间跑多远,只能用连帽衫的帽子盖住自己的头,护住耳朵,用手挡着五官,装备包保护腹部。抱着一丝微薄的希望,虫子不会那么快钻破衣服进入我的后背。这个时候只觉得身上一沉,我以为是虫子压了上来,结果感到似乎一个人在抱我。

    我此时已经被刺蛾团团围攻,手上也已经爬满,实在没有办法睁开眼睛看抱我的人是谁。这种恐怖的感觉维持了几分钟,我绷紧的身体终于感觉到后背顶着两团柔软的肉。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了肉~~~yu~~~~上的想法,只是立刻明白原来是少女在我身后抱住了我,用身体挡着我的后背。

    那她怎么办?我心里大骂一声。就算再怎么不想死,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应该被一个女人这样保护!她才是需要照顾和保护的那个!就算我们一定要死,也得是我先死!

    我豁出去要反手抱住她,可是她清甜的声音却在我耳边响起:“不要乱动,我没事。你朝着前方十一点钟的方向滚走,那边有树坑可以保护我们。”

    我咬着牙照她说的,凭着自己的感觉朝她所说的方向滚去。我心想这样滚动难免会伤害她,可是她的平静声音似乎在告诉我她没事。

    滚着滚着我就掉进了一个深坑。少女在我摔落下去的时刻迅速从我身上滚了下去。她告诉我不要动,保持现在保护五官的姿势,其余的事情由她来做。她的声音甜美中带着十分的镇定而淡然,让人不得不听她的话。只听她不知道动了什么,就好像关菜窖的声音。接着她用手快速弄掉我身上残余的虫,而后告诉我:“可以睁开眼睛了。”

    我眼前一片黑暗。这也容易理解,本来就是黑夜,还在这种地窖一样的地方。我从装备包里拿出手电筒点亮。灯光下她的身体依旧洁白如玉,正一只只将地上残余的刺蛾踩死。我心里担心她,毕竟她在我身后保护我那么久,而且她几乎~chi~luo,身体带伤。我问她怎么样,她摇摇头,淡淡地说:“没事。”

    我看她的身体真的没有被虫伤到的痕迹,就问她有什么独门秘方能不受虫子攻击。她只是淡淡地回答我说:“我自幼不招蚊虫。”然后就不再说别的话。

    我问不出什么来,只能理解为她的血型有问题。

    我们沉默着坐了一会。其实我也不是一个善谈的人,只是和常生殿一起才能说笑些许。对女孩子我更是没有经验,想早恋的时候已经晚了,如今二十好几,连小姑娘的手也没碰过,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不想再问她她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多大了之类的问题,因为之前问过,她很显然根本懒得回答我。

    倒是她先重复了之前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道:“你们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想了想,其实我和常生殿并不是专业的人,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懂,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一个神秘的老头拉扯到这个地方,找什么劳什子的黄金面具。我觉得我把这个事情对少女说了,也没什么关系。也许说起这个,她还能知道有关线索,更方便我和常生殿行事。若是这个黄金面具与她有关,——反正目前面具又没在我们手里,她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所以我坦白对她说:“我那个朋友,就是第一个冲上去救你的那个。他叫常生殿。他受一个老头所托,来这里寻找上古傩戏所用的黄金四目面具。他本来也不想,但是那老头以他家人做要挟。常生殿是二十四孝,只要跟他爹妈有关,上刀山下油锅他都肯做。所以他也只好到这里来。至于我,只是给他打打下手背背包,——我也说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跟他过来,可能是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

    我说完,有些担心地看了少女一眼。只怕她突然发威“我擦!黄金面具其实就是老娘的家传嫁妆!!哪个敢拿!!”…….可是她只是沉思了一会,点头道:“你是个好人。我还以为你们是亲兄弟才一起来的。”

    我一听有活路,至少这面具跟她没啥关系。所以我说话也不那么顾忌道:“你看起来也不像本地人。是不是你来到这里,也是有所求图?你是来做什么?关于那黄金面具,你可知道一些线索?”

    少女沉吟许久,道:“傩活动是从上古时期蚩尤之始,故在江南广为流传。古籍记载蚩尤面如牛首,其实就是他戴着面具与敌军作战,震慑军威。后人有感于蚩尤神勇,常以活动祭祀之,后来便演变成了傩活动。后达光王国初建,以龙为图腾,大兴傩仪,纪念蚩尤之外,也有祛病保平安之意。汉武帝于元封二年攻打达光王国,希望打通前往印度的道路。在这个时间里,傩戏逐渐传入北方,成为北方宫廷戏的主角,于每年腊月舞傩逐疫,‘天子命有司大傩’。你所说的黄金四目面具,就是那个时候兴起。”

    我听冰山美人突然说出这么多话来甚是诧异,但少女没理会我,叹口气接着说:“这样的面具有很多,对于哪个国家而言都不难做出。我想,那老头让你们来这里寻找的,是失落的鬼面黄金面具。据说那面具是哀牢王骨血混合黄金所制,后来北方的宫廷傩戏,都是以此为样本打造出来的黄金面具。后来光武帝战败柳貌,达光王国灭亡,那黄金面具便埋没遗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民间传闻,达光王国的那位用血肉制成黄金面具的哀牢王本是东海龙王之子,为神龙化身,知过去未来事。若能找到那黄金面具,就能知道所有你想要知道的事情。甚至,可以挖掘出人类真实的历史。”

    我听少女说这么多,一时转不过弯来。她说的历史我也不是不知道,但是中间的一些民间传闻我就不清楚了。那老头只说让我们找到黄金面具,我和常生殿居然没有想到深究根源。其实仔细一想,的确如少女所说,那黄金面具,只要给个样本谁都能做出来。就凭老头给常生殿的十万块钱,也够我们假造一个黄金面具了。却不知原来竟有这般隐情。

    我脑子里轰然闪过少女所言“可以挖掘出人类真实的历史”这句话。我猜那黄金面具一定不会说话,但是也许那上面存在着一些失落的秘符和文明。可以通过它知晓人类目前未知的一面。我是学历史的,自知正宗的考古学和历史学对人类真实的起源与发展并无太多考察意义,所以总有人孜孜不倦地反驳,稽考,希望可以发掘出世界真实的起源和人类的秘密。

    那老头应该就是这样的组织之一。但是与此同时我又想到,为什么少女知道这么多?她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她也是受人所托,来寻找那黄金四目面具?

    我抬起头看少女,可是…….哪里还有什么如花的美人?只见一张狰狞的鬼脸,在暗弱的光线下直勾勾地趴在我面前。
    《傩神之鬼面黄金》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