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九章 大结局上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一阳和林月对望一眼,都笑出了声。。 更新好快。

    两年没有回来,钟府已经不再如当年那般热闹和繁华,林月知道这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缘故,钟爷爷是为了让高以凯放心。

    钟一阳上前按下‘门’铃。

    “谁呀?”‘门’内传出红卫兵带着困意的问话,明显他刚才在睡觉。

    由于空间时速的不同,林月几人到这里已经是午夜了,也难怪红卫兵会睡着。

    林月微微带着歉意的回道:“是我,林月和钟一阳。”,刚才林月林月就听出钟府的红卫兵没有换,所以直接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红卫兵顿时一个机灵,睡意一下子没了,有些‘激’动的打开‘门’,果见林月和钟一阳正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娃立在‘门’口,巧笑嫣然。

    “少爷,夫人你们回来了。”红卫兵嗓‘门’亮堂,将正在林月怀中睡得正香的沐擎给吵醒了。小沐擎挥舞着粉嫩嫩的小手,眨巴着大眼睛望着红卫兵。红卫兵的心顿时就软了,有些不能自已的对钟一阳道:“少爷快进来吧,老爷子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给盼回来喽!”

    钟一阳笑了笑,迈开步子进‘门’问道:“爷爷‘奶’‘奶’最近身体可好?”

    “好的很,老爷这些天就念叨着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你果然回来了。还真是巧了!”红卫兵许久不见钟一阳,话也不知不觉的多了起来。待他看到院子内亮起的灯光后,才堪堪止住了话音。

    “少爷,夫人快进去吧,老爷子这会子该在客厅里等着你们呢。”红卫兵对钟一阳和林月笑了笑后,便打起‘精’神立在‘门’前。

    钟天罡和钟‘奶’‘奶’本来年纪就大了,睡眠也浅,外面的对话刚响起不久,两位老人就醒了。在听到离家两年的孙子,孙媳‘妇’忽然离家自然喜不自禁,匆匆穿上衣服来到屋外,就见林月和钟一阳相携而来。

    钟‘奶’‘奶’看着林月怀里的小沐擎,眼睛顿时一亮,一脸求证的望向林月。林月鲜少见钟‘奶’‘奶’这么可爱的模样,不由一笑,点点头道:“这就是沐擎,我和一阳的儿子。”

    钟‘奶’‘奶’大乐,赶紧从林月怀中接过孩子,沐擎长得太过可爱,就连走在钟‘奶’‘奶’后面的钟天罡也被吸引去了目光,反倒冷落了钟一阳和林月这对孙子孙媳。

    林月看着二老不停的宝贝着沐擎的样子,嘴巴微微一‘抽’,这两位老人是不是有点过了,不过也能理解,毕竟两位老人都已年近古稀,能见到重孙子自然宝贝的不得了。

    林月和钟一阳在钟府睡了一夜,第二天又在钟一阳的陪伴下去吴家去看看父母。

    吴老还是老样子,只是吴霆元和林霞为林月添了个弟弟叫吴清凡。林月抱着这个仅比沐擎小半岁的弟弟,笑言这下爷爷再不用担心嫡孙的事情了。

    林月和钟一阳并没有在钟府和吴府待很久,毕竟他们还有正事要办。

    “你们要那么多弹‘药’干嘛?”依旧帅气的高以凯浓眉微挑,好整以暇的看着林月。

    林月轻哼一声,“用弹‘药’自然是杀人了!”

    高以凯也没介意林月的态度,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钟一阳,笑道:“是谁惹了我们的林月大小姐?”

    钟一阳宠溺的‘揉’了‘揉’林月的头发,将另一个空间的事情全盘拖出,并无一丝隐瞒。

    高以凯听罢很是惊奇,但并没有多问,他知道作为一个凡人,这种事情了解即可,知晓太多反而不利。

    “那个宛城城主的确是包藏祸心,不过这弹‘药’你们想拿也不是那么容易!”高以凯假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可任谁都能听出他的画外之音。

    林月有些无语的看着高以凯,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了,不就是让他拿点弹‘药’嘛,用得着这么‘肉’痛吗?

    不说他现在掌管着一个国家,能拿出的弹‘药’数不胜数吧,就说他以前的掌管的黑帮,拿出林月要的那些弹‘药’也是轻而易举!

    “你也知道,自从我坐上这个位子后,红帮就已经不是我的了。而且我在这个位子上,就算做什么事都会有人监督,哪有那么随心所‘欲’。”高以凯冲林月倒苦水,脸上的表情也少有的可怜巴巴。

    林月暗骂一声活该,不耐烦的问道:“你想要什么?”

    高以凯看着林月炸‘毛’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便冲钟一阳笑道:“你这媳‘妇’娶的不赖,聪明又可爱。”

    林月差点气晕过去,这算是打了一个‘棒’子又给了个甜枣吗!

    钟一阳则笑而不语,也没有辩驳。他知道高以凯不会害林月,毕竟高以凯也是深深的爱着面前的这个‘女’子。

    他一直知道他的好兄弟喜欢林月,林月察觉不到,可身为男人他自然能够看到高以凯眼里深深的爱意,只是他从不点破。

    其实这样也很好。

    “将你的逐月解散”高以凯漫不经心的开口,可是嘴里吐出的话却让林月震惊不已。

    “不行,逐月不能解散。”林月立马拒绝,逐月是她的心血,曾经协助她打了一次又一次的胜仗,若是这样解散岂不是寒了那些一直追随她的人的心。

    不行,绝对不行!

    “必须要解散!”高以凯的声音陡然升高,“你可知道现在逐月的能力已经超过国家拥有的实力,若不解散的话必将会不满,到时遭到国家的反扑就得不偿失了!”

    林月浑身一震,这两年她一直在另一个空间里没有及时了解逐月的情况,没想到逐月发展这么快,以至于成了国家的眼中盯。

    “你若是真的为逐月着想,解散势在必行!”高以凯身上的气势猛然一升,与刚才的温文尔雅的模样仿若两人。

    林月看了高以凯一眼,抿‘唇’不语。

    许久之后,才听林月开口:“我答应你…”

    不得不说,高以凯说的对,一旦一个势力脱离了国家的掌控,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字,死!林月虽然两年没有接触这些东西,但不代表她忘了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就像高以凯所说,解散逐月是最好的办法。只是这样有些对不起那些追随她的人。

    林月答应高以凯的条件后,高以凯也没有食言,大方的送给了她足够的枪支弹‘药’。将这些弹‘药’全部纳入空间后,林月和钟一阳匆匆告别高以凯,又来到逐月的根据地。

    再过几天就是第二部分决赛的日子了,林月必须在这之前回去,所以来到逐月后,林月直接召齐了逐月人员,在同这些人说明了她的想法后,道:“各位也知道逐月现在势力很大,我仔细思考了一番决定在这一次任务后解散逐月,也就是说这一次任务就是你们在逐月里最后一次任务。”

    逐月人员在听到林月的话都是面‘露’震惊之‘色’,为由几位逐月的老人深深的看了林月一眼,没有说话。

    “逐月现在势头正好,怎能说解散就解散!”说话的人是逐月的一个小分队的队长,很明显他对林月的这个决定非常不满,觉得林月这样做实在是不可理喻!

    林月淡淡的瞥了一眼这个队长,轻哼一声,冷冷道:“我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疑了!”

    那队长早些年也是跟了林月的,自然也见识过她的手段,只不过这些年林月并未出现,他有些忘记了的威严而已。现在林月的气势又回到原先的模样,那队长也不敢多说了。

    原本下面还有些蠢蠢‘欲’动的逐月成员见此情景也不敢动弹了。

    林月见没有人异议了,才道:“最后一次任务有一定的危险‘性’,大家可自愿参加,若有人不愿意参加现在便可退出逐月。”

    众人皆静,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陆陆续续有20个人离开。

    林月看着剩下的人,美眉一挑,“你们都确定跟着我去冒险?”

    大家都是毫不犹豫的点头,早先楚霆就曾说过他们要唯小姐的命令是从,誓死追随小姐。对于那离开的20人,他们非常鄙视!

    林月满意的点点头,这些人都是楚霆‘精’心训练出来的,都是以一当十的人才,对付宛城城主足够了!

    就这样林月用了两天就把想要办成的事情给办好了,比她早先预料的早了几天。

    可是林月并没有急着走,许久没有见到父母了,林月心里想念的紧,自然想在父母身边多待几天。而且这次去另一空间对付宛城城主,危险‘性’极高,到时肯定不能及时回来,所以林月和钟一阳也想着趁这段时间多陪陪几位老人。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就到决赛的时候,林月和钟一阳也不得不带着逐月成员离开。

    这段期间林月将另一个空间的事情都跟逐月成员说了,他们开始都表现的很是震惊,可他们毕竟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对于另一个世界的事,他们虽然震惊,但并不害怕。林月看着他们斗志昂扬的样子嘴角也泛起了笑意,逐月被被楚霆带的很好,这样她就不必担心逐月解散后,他们会茫然失措,找寻不到方向了。

    时不等人,林月叫出凤鸣,凤鸣也知晓时间的紧迫,当即施展了一个比以前大了好几倍的结界,将逐月,林月,钟一阳他们罩入其中后便稳稳当当的望另一个空间飞去。

    大概是凤鸣这段时间修为有所提升,林月乘坐的这个结界很平静,并未在空间缝隙中出现任何问题。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苑城的地盘,苑城跟她们离开时没有多少变化,依旧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凤鸣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停下后,将逐月安顿在原先钟一阳住的那家客栈,便和林月以及钟一阳急匆匆来到比赛场上。今天是第二部分决赛的大日子,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观看,否则必将遭到苑城城主的怀疑。好在时间还早,他们还来得及。

    这段时间凤鸣和大长老一直利用凤族的秘法联系,知晓了凤族在复赛的时候大出风头,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小族一路高歌闯进了兽族前十。这结果让凤鸣惊喜若狂,按他的想法凤族只要能进入前五十就已算是上天保佑他们凤族了。

    林月到时神神在在,仿若早已预料一般。本来嘛她在心中给凤族定下的目标就是前十。凤族这算是达到目标正常发挥了。只是迈入了前十就相当于迈入了另一个世界,要想进一个名次简直是难如登天,再加上狐族和龙族这次都会参赛,难保他们不小心‘抽’签就会对上这两大兽族,到时凤族就是死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好在林月和钟一阳速度够快,恰恰在‘抽’签开始的前一刻来到了比赛场,没错,这次决赛‘抽’签便是现场‘抽’签。

    “这不是凤族族长吗!”

    刚进入比赛场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林月不用分辨也知道这是宛城城主发话了。

    顿住脚步,林月恭身行礼,语气欠然道:“这些天我因为有些‘私’事没能观看复赛,城主不怪罪我吧?”

    城主眸中略过一丝‘阴’冷,一闪而过,便不复存在。

    “怎么会!”城主捋着胡子笑呵呵的道:“凤族长既然回来了,就安心观看比赛吧。”

    林月心中冷笑,老狐狸,看你能装到几时!不过想归想,面上仍不动声‘色’坐到她的座位上。

    白衣见她回来,且脸上毫无忧‘色’,原本忐忑不安的心脏终于回归平静。

    “怎么样?”白衣递给林月询问的眼神。

    林月冲他一笑,微微点头。白衣见此,心中大喜。他就知道这个凤族族长一定可以解救的办法的,只是…白衣略带忧愁的望了一眼宛城城主,任谁都知宛城城主是个厉害角‘色’,到时免不了一场大战,也不知林月是否有实力打败宛城城主?

    感受到了身材白衣的情绪‘波’动,林月淡然一笑,白衣是个不错的兽!

    场上‘抽’签已经开始,这次不是族长亲自去‘抽’,而是宛城城主派专‘门’的人代表各位族长‘抽’签。刚开始林月心中还有些好奇,用询问的眼神看向白衣。

    白衣顿时明白林月想问什么,朝龙族族长和狐族族长弩嘴。林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搭了这二位族长的顺风车了啊。想来也是,像龙族族长和狐族族长那么高贵的身份如何能亲自去‘抽’签。而同为族长,这二位族长不去‘抽’签,他们剩下的小族长又为何去‘抽’签!

    凤族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差,第一场就对上了狐族,林月当即心中一惊,好在那些成员心中有底,知晓打不过狐族,便虚虚晃了几招,就躺在地上装死认输。

    林月看的嘴角直‘抽’,这些人真是…而最憋屈的就是狐族,他们收到族长的命令,正打算使出杀手锏,却没想到凤族居然这样耍赖!

    而白鸟也是自知敌不过对手,干脆连打也没打就直接认输。

    于是有了凤族和白鸟族这么一闹腾,原本需要一天才能结束的比赛硬是缩短了四分之一。

    接下来便是各个兽族之间的争锋,这些都和林月没有多大关系,她把一切的心思都放在了第三部分族长才艺展示上。如果她没有料错,到时宛城城主会准备一个专‘门’地方去验血脉,这个专‘门’的地方应该是个阵法,而唯有这个阵法,才能让兽族宝物现世。

    沉浸在自己思考中的林月根本没有发现宛城城主望向她的眼神闪过一丝疑‘惑’。不得不说宛城城主的确是非常敏感,他居然从林月的身上嗅到了危险。可这位久居上位的城主并没有将这丝危险放在心上,在他的认识里,林月只不过一个表现有些突出的族长而已,根本不值得他注意。可他不知,正是这个弱小的族长,摧毁了他这么多年的心血!当然,这是后话。

    最后的一二名决赛自然落到了龙族和狐族的身上,这场比赛倒是吸引了林月的注意,两大兽族这样比拼,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果然,这场比赛没有让林月失望,龙族和狐族打的那个叫天昏地暗,差点没把比赛台给掀了。

    最后还是龙族略胜一筹,登上第一的宝座。

    看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比赛后,林月这才真正的意识到这个空间实力的强大。

    “凤族长,比赛结束了。”白衣看着林月呆呆的坐在原地,脸‘色’很是苍白,试探着提醒道。

    林月这才反应过来,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仅龙族和狐族就这般强大,可想而知宛城城主的实力该有多么可怕!

    触犯白衣担忧的目光,林月心中一暖,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赶紧回去吧。”

    说罢,缓缓站起后一步一步的离开。

    独留下白衣在后面望着她的背影,眸光复杂。不久后白衣脸‘色’突然坚定起来,抬步跟随着林月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回去。

    第二部分比赛结束了,日子又重新回归平静,惬意。可林月知道这只不过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而已,只要再过十几天,这份伪装的平静便会被残忍的撕开!

    这段时间林月一直在与钟一阳还有凤鸣讨论当天会发生的任何一种情况,以及如何‘精’确的安排逐月的成员的位置。然后不时去白衣屋里串串‘门’。十几天就这样悠哉悠哉的过去了。

    该来的始终躲不掉,第三部分兽族族长的才艺展示终于到来了。

    “城主,时辰快要到了。”‘侍’卫见城主还悠哉悠哉的坐在城主专用椅上,不由的提醒了一句。

    宛城城主几不可闻的哼了一声,语气中透漏出一股天然的威严。

    “我怎么会不知道时辰就要到了,我只是好好的怀念一下坐在这个椅子上的感觉罢了。毕竟这是我最后一次坐在这个位子上!”

    “是是。”旁边的‘侍’卫一听城主这话顿时点头哈腰,接着又苦着脸道:“城主您要是还不去,若是被他们发现了那台子的秘密该如何是好?”

    这‘侍’卫可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这次争夺宝物可是他准备了好长时间的心血,绝对不容有失。果然宛城城主脸‘色’一凝,终于站起身来朝目的地走去。

    ‘侍’卫见他终于站起,暗暗擦了一把汗,松了一口气后,抬步追上城主。

    而此时各个族长早已到了展示才艺的场地。

    “这里到还算干净”白衣环视被众‘侍’卫围住的比赛高台,评价道。

    林月却冷哼一声,再过不久这里就会发生最让人恶心的事情。

    “你都安排好了?”白衣望着离他们不远的宛城百姓们,“确定不会造成伤亡?”

    林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些无辜的百姓,翻了翻眼皮漫不经心的道:“不确定。”

    白衣一征,啊了一声,目光陡然锐利起来。

    林月淡淡的暼了他一眼道:“任何一场战斗都不可能说零伤亡,无论如何只要达到最终目的即可。难不成你想被吸成兽干?”

    一听此话,白衣的眼神顿时暗淡下来。林月说的没错,他不愿意被吸成兽干,只是这些百姓是无辜的,他不忍心看着他们去死。

    “其实这些百姓很聪明的,他们一旦发现了有危险,就会迅速四散离开。你根本就是在杞人忧天。”林月察觉出白衣的悲悯之心,勾起嘴角劝道。

    白衣刚要开口,就见宛城城主踏着云轮从天边缓缓飞来,两人均是神‘色’一敛,不再多说。

    没多久宛城城主就意气风发的降落到台上,只见他一脸歉意的对各位族长拱了拱手道:“真是抱歉,因路上遇到了一点事情,来迟了一些,各位不介意吧?”

    各位族长都是摆摆手,笑话,他都说各位不介意吧,他们还能怎么说!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开始今天的第一项吧,验血脉。”宛城城主的声音微微发颤,“这一项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大家不必太在乎。”

    说罢大手一挥,便有一大群服务员走到各个族长的座位旁边拿出细针,取出大约一个试管左右的血。

    林月淡淡的看了一眼装着她的血的试管,嘴角微微一勾。

    这些服务员似乎是专‘门’训练过一般,取血的动作快速有专业,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这大量的工作完美的完成。

    宛城城主看着那些试管,心情愈发愉悦,声音更加颤抖了,“第二项便是各位族长一展才华的时间了,各位族长请!”

    各位族长听了这话都微微皱眉,倒不是对宛城城主的话不满,而是他的语调甚是奇怪,难不成今天有古怪?

    可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们多多思考,只能在心中安慰他们这么多族长,宛城城主能拿他们怎么样!

    而龙族族长和狐族族长面‘色’却淡定的很,想必在他们心中,那宛城城主也不过是个蝼蚁而已,就算再蹦哒也蹦哒不出个样子!

    事实证明太过自信也不是件好事!

    就在龙族族长展示龙族最让人称道的拳法之时,天空突然一黑,伸手不见五指,这情景顿时将众族长吓了一跳,白衣甚至在慌‘乱’中紧紧抓住了林月的手。

    林月微微蹙眉,缓缓松开白衣的手后抬头望向展示台。只是展示台乌漆吗嘿的,什么都看不见。

    而那边的百姓早已慌不择路,惊呼声到处都是。

    林月心中一沉,来了!

    本以为这种黑暗的情况还要持续很久,可出乎意料的是没过几分钟,天空又恢复原先的模样。

    林月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宛城城主到底要干嘛?

    “大家不必惊慌,”宛城城主此刻也站了起来,颇有威严的解释道:“刚才是宛城独有的自然景象,半柱黑。顾名思义就是会出现半柱香的黑暗。这种现象寓意着宛城将会一直繁荣下去,已经千年未现,是个好兆头啊!”

    林月冷哼一声,这老头子还真会绉!

    不再看宛城城主,林月将目光转向龙族族长,却赫然发现龙族族长脸‘色’苍白,跟之前上台时仿若两人。

    林月眼睛一缩,原来如此!

    想必是宛城城主趁天黑之际启动了展示台上的吸血阵法。

    “不知龙族族长是否已经展示完全?”宛城城主也见到了龙族族长苍白的脸‘色’,善解人意的问道。

    龙族族长点头,他也感觉到身上的不适,以为是前段时间与狐族族长的战斗旧伤复发,并没有太过在意。

    “既然如此,那请龙族长去那边专用座位上休息吧!”

    林月顺着宛城城主手指的方向,就见展示台的边上摆放了一排座位。而龙族族长现已坐了上去。

    “下面有请狐族族长为大家展示…”

    这次狐族族展示的时候倒是没有出现半柱黑的景象,林月知晓阵法已经启动,不需要半柱黑来掩饰了。

    狐族长展示完后,面‘色’也是苍白不已。

    接下来便是虎族,熊族,狮族…无一例外,他们在展示后脸‘色’都是愈发苍白,再看看龙族长的脸‘色’,早已如雪一般!

    众人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性’子最火爆的熊族长当即发生质问宛城城主:“你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我们感觉到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

    宛城城主微微挑眉,转头看向熊族长,‘阴’冷一笑:“果然是畜牲,到现在才发现这里的不对劲!”

    “不过已经晚了,你们的血脉已经被我‘抽’取了一半,现在根本停不下来了!”

    说罢,狂妄一笑,朝周围‘侍’卫摆摆手,‘侍’卫领命迅速出击,将那些还未登上展示台上的族长纷纷拎到展示台。

    没错,就是拎,刚才的一幕早已将他们震住了,谁能想到宛城城主会对他们不利!谁又能想到连连龙族长,狐族长都没有反抗的余地!

    宛城城主满意的看着台上的这些族长,一阵得瑟,“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们出手吗?”

    龙族长等几位族长均是愤恨的看向宛城城主,恨不得将他一脚踢死!

    “你们知晓兽族宝物吗?”宛城城主的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看起来,你们似乎不知道啊!”

    各个族长的确不知道兽族宝物,他们一脸茫然的看向宛城城主,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兽族宝物是能够统一整个兽族和人族的好东西,但是想要得到它就必须用兽族嫡传血脉献祭,所以…”宛城城主一脸可惜的道,“其实,我也不想看到你们死,我更想看你们匍匐在我的脚下,像狗一样叫!”

    啧啧啧…

    宛城城主连续啧了几声才停下,驚的他似乎察觉到异动,转头厉声开口:“还不去准备,兽族宝物就要出现了!”

    林月眸光一闪,头微微一偏,朝某个方向点了点头。

    而其它族长则目‘露’焦急,由于比赛规则的原因,原本参加第二部分比赛的成员并没有来观看。而那些百姓都是忠于宛城城主的,根本不会来救他们。

    难道他们真的要死在这里?

    就在他们心焦不已之时,一个男子手持一柄利剑如天神一般飞到台上。众族长大喜,虽然不知这男子是什么人,但瞎子也能看出这人是来救他们的!

    这男子自然便是钟一阳,他落到展示台时,只是朝林月微微一笑,便全心全意的朝宛城城主刺了过去。

    而在另外一边观看的钟意和欧灵儿脸‘色’一变,他们都认出钟一阳,而欧灵儿心中百般好奇,这个叫钟一阳的男人不是在另一个空间里吗?怎么会来到这个空间?

    钟一阳不知欧灵儿心中的想法,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杀了宛城城主。

    可宛城城主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他可是有上百年的修为。即使钟一阳的道法再登峰造及,也不免落了下风!

    林月见此心中顿时一急,“凤鸣,一阳能打的过宛城城主吗?他会不会有事?”

    仍在空间里待着的凤鸣像白痴一样看了林月一眼道:“肯定打不过啊!”

    林月:…

    就在此时,天空顿时升起一片红光,一株碧幽幽的绿草晃悠悠的飘到了展示台的上方。

    林月见此,眼睛一亮,“凤鸣,快出来,兽族宝物出现了!”

    凤鸣早已看到兽族宝物,转瞬间就从空间中跳了出来。

    而宛城城主自然也看见了那兽族宝物,亦是耍了个破绽,逃离了钟一阳的剑‘花’,转身向那兽族宝物飞去。

    而其他的族长亦是看到了兽族宝物,只是他们的生命力正在急速流失,哪里还有力气去争那兽族宝物。

    宛城城主见还有一人飞奔而来,眸光一凝,大喝道:“你是谁,怎么还能动?”

    凤鸣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我是凤族长!”

    宛城城主大惊,也不管兽族宝物了,目光直直的望向林月。

    “你又是谁?”

    林月耸耸肩,讥讽:“亏你还是宛城城主难道没有发现我是人类吗!”

    宛城城主浑身一震,他这是失算了吗?

    不,不可能,兽族宝物是他的,永远是他的,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夺走!

    想罢,宛城城主飞身而起,迅速结了一个印,朝已经拿到兽族宝物的凤鸣轰了过去。

    凤鸣侧身一躲,赶紧朝林月的方向飞了过去。

    “快,你为我护法,一阳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凤鸣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焦急。

    “是到逐月出手的时候了!”林月目光中透着坚定,现在是逐月出手的最好时机,不仅可以大大减轻一阳的压力,也可镇住宛城城主。

    说罢,朝那些老百姓中隐藏的逐月成员打了一个动手手势。

    一直在关注展示台上林月情况的逐月,见此眼睛均是一眯,迅速从身上拿出早已上镗的子弹,瞄准宛城城主。

    逐月成员都是久经训练的好手,即使宛城城主速度相当快,他们还是枪枪打中了。

    可让人焦急的是,宛城城主是人与兽结合生下的血脉,皮相当厚实,已经十几枪下来,可他依旧是毫发无伤。

    楚霆早已发现了这让人恼怒的情况,但他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脑子亦是转的快的很。

    “等等,待会钟先生剑‘花’刺向哪,你们就往哪打!”楚霆研究了一分钟后道。

    楚霆的做法太正确了,钟一阳在这个空间呆久了,自然能研究出宛城城主的要害,而逐月他们跟随着钟一阳的步伐来走,自然也就抓住了宛城城主的要害。

    果然,没过多久,宛城城主的要害处就中了一枪,身形晃了一晃。

    逐月大喜,又冲那个部位打了一枪。而钟一阳亦是发现了这一让人高兴的事,便配合着逐月步步紧‘逼’宛城城主的心脏。

    宛城城主终于怒了,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敌不过面前这个渺小的人类,于是用尽平生的力气放出了大招。

    只见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从他身上爆发出来,这是他燃烧了自己的‘精’血才换来的能量,足以灭掉面前这个渺小的人类。

    钟一阳顿惊,第一想法就是跑!

    可是,这股能量早已将他禁锢住,他根本没有办法动!

    就在他以为自己没救之时,林月突然冲了过来。钟一阳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小月,快回去!”

    林月耳边传来一阳似有似无的声音后,便不知人事的晕了过去。

    ------题外话------

    下篇今晚在修改,要么今晚发,要么明早发…不要着急啊
    《重生空间之商界医女》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