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天后,钟意带着大少和五少上路了,本来钟意所处的都城距离密林很远,若是一般的坐骑恐怕得十来天。,最新章节访问: 。可作为钟家的家主钟意屁股底下的坐骑又怎么会是凡品!

    “父亲,你这坐骑果真不是凡物,没想到仅半天的时间就能将我们送到密林。”五少面‘露’惊喜的开口。

    钟意却面‘色’淡淡道,“这是为父多年前在一处沙漠里驯服的,能在那里活下来的自然不是凡品。”

    钟一平眼角‘露’出讥讽,怕他这个时候与自己一争高下的心思更强了吧!

    几人再不说话,气氛又变得如刚才一般安静。

    又过了一小会,兽车渐渐停下,钟意三人知晓这是到了,便次第下车。

    “老五,是你发现的拿出地方,就由你来引路吧!”钟意漫不经心的吩咐道。

    老五恭敬的应了一声是,率先抬步走在前方,上一次五少和他弟弟小少爷在进去的时候对这密林不甚了解,走了不少弯路。

    待二人原路返回的时候却意外找到了一个极近的路径到达那里。

    这次老五带的这条路便是那条极近的小道,那天他跟弟弟走了一整晚,这次足足减少到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就走到了那处奇怪的地方。

    初初进入那片区域,翻滚的热‘浪’便铺面而来,膨胀的灵气也直直让三人心神一‘荡’。

    钟意从怀里掏出两颗‘药’丸,对老大老五道:“这‘药’丸是防止这热‘浪’侵入的人体的,你们二人拿去吃了吧!”

    老大老五接过父亲手里的‘药’丸,就着随身携带的水吞了下去。

    不得不说,钟意这‘药’丸‘药’效确实了得,‘药’丸刚一入腹二人就感到周身似乎罩了一层温热的气层,外界的热‘浪’一下子就感觉不到了。

    “父亲怎么没吃这‘药’丸?”五少见钟意只拿出了两颗‘药’丸,心下疑‘惑’,不由问道。

    钟意被五少问的有些不耐,声音也有些不喜,“这个你们就不需要知道了,为父自然法子。”

    老五心中一凛,他这几天一直急着想要在父亲心中留下好的印象,却忘记他是父亲,一时间居然做过了头,适得其反。

    “现在我们三人分头寻找有可能出现神兽的地方,尤其注意结界的存在,一道发现,立刻通知我!”

    老大老五闻言当即应声道:“父亲,若是我们走远了该如何联系你?”

    钟意笑道:“你们只需闭上眼想着你们要说的话我就能感觉到!”

    老大老五眼睛都是一亮,见父亲并没多说,也只好道:“知道了,我们这就分头寻找。”

    说罢,两人各找了一个方向出发,不久就脱离了钟意的视线。

    看着二人渐行渐远,钟意轻叹了一口气。

    “你不是一直中意一平做未来的家主吗,怎么连个神兽也给他找一个?”一声沉闷衰老的声音传入钟意的耳里。

    “一平这孩子以后机遇大着呢,我要是给他契约一个神兽的话岂不是限制了这孩子的发展。”。钟意一脸淡淡,“再说了,就算是我有这个想法,可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那苍老的声音当即冷哼一声,“你是在说我拖累了你,你这个臭小子果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钟意一‘抽’,当即道:“我若是忘恩负义的话,又怎么会四处奔‘波’为你寻找合适的神兽!”

    龙远自从旧伤复发后,‘性’子越来越无常,像刚才这样的对话他估计每天都得百八十次还不止。

    龙远本就不是善言辞的人,被钟意一噎,只能冷哼一声以示自己很不满。

    “您老放心,一旦我找到了我那侄媳‘妇’,就立马将空间神兽贡献给您,您肯定会还能活个几千年!”钟意笑道。

    龙远这才喜笑颜开,吞咽了一把口水道:“那个幼年神兽闻着就香,肯定美味极了!”

    钟意眉一挑,“你老就是会吃,不过到时,你可得吃的隐秘些,若是让我那侄子发现是你的话,我们俩估计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龙远嗯啦一声,便去养伤了。

    ——

    正在房屋中打坐的钟一阳双眼蓦的睁开,一阵‘精’光闪过,若是仔细感受,定能浑身的气息更加显得厚实。

    林月面‘色’有些沉重的坐在一旁,抱着小沐擎不发一言。

    待钟一阳彻底从打坐状态中恢复过来,林月这才急急开口,“一阳,出事了!”

    钟一阳一征,当即开口问道:“出了什么事,让你这样着急?”

    “结界外来了许多人,其中包括你你叔叔钟意,他们似乎在商量怎么解除结界。”

    钟一阳面‘色’一变,“你说叔叔,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月摇头,将这两天发生的事跟钟一阳说了一遍。

    原来钟一阳打坐后不久,四位长老突然来到她这里跟她说一直监测结界外界的族民发现有人类出没。

    林月当时就变了脸‘色’,前两天才出现人类,今天有出现了,这绝对不是巧合!

    凤鸣和林月大致商讨了一下,看看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再做决定。

    第二天的时候,结界突然出现微小的‘波’动,族人大惊,林月与凤鸣来到结界出口处便见钟意和身后的两名年轻男子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又过了半天,就见结界外面来了一大群白发苍苍的老者,身上的气息太过厚重,即使林月在结界内都是心中一颤!

    钟一阳蹙眉道:“这个大陆上神兽和人类本就不容,若是他们发现了凤族的存在,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必须想想办法才是!”

    “那些白发苍苍的老者个个气息厚重,估计这结界很快就会出现裂痕,我们必须早做打算才是!”

    此时‘门’外恶狠狠的声音响起,“钟一阳你不是说这结界能抵挡住上千人的吗?”

    听着这声音就晓得凤鸣是有多怒!

    钟一阳轻微咳嗽一声,俊脸少有的泛起红‘色’,“我当时的意思是说这上千人的实力值都不是太高。”

    凤鸣一噎,别过头不再说话。

    林月低眉,似是没有注意到二人的争吵。半响后,她低低开口:“看来只能智敌了!”

    凤鸣撇嘴,“你这个小狐狸能敌的过那些老狐狸吗,痴人说梦!”

    林月哼了一声,“这结界是我们设置的,自然是我们说的算!他们想进来,怎么着要的过的了我这关吧!”

    凤鸣当即问道:“你是想用毒?”

    林月嘴角染上一抹清丽的笑容,细眉微挑,幽幽开口:“知我者,凤鸣是也!”

    钟一阳挑眉一笑,“你是说你你要放毒?”

    “你可知道结界内外虽然隔了一层,但其实是想通,若是你从洒在空气中的话结界内肯定也会是被毒气充满!”

    林月眉眼一弯,“这个你放心我这里有一种毒是专‘门’提供给人类,对神兽根本无效!”

    凤鸣点头,对钟一阳解释道:“这种毒会侵入人类不同于神兽的中枢神经,一旦人类接触这毒,便会浑身无力,灵气也会自动排斥,基本等于废了!”

    钟一阳闻言,抿‘唇’不语。

    林月见他这样,心知是因为他的叔叔钟意,转眸看向凤鸣:“你先回去,晚上我去把毒‘药’给你!”

    凤鸣嗯了一声,转身离开。自从坐上了族长这个位子上,他就少有时间去修炼了,一般都是林月修炼,带着他的级数也越来越高,所以制毒什么的肯定要林月去做了!

    屋中就剩林月一家三口,把沐擎放到‘床’上后,她才缓缓开口:“一阳,你觉得你叔叔是个什么样的人?”

    钟一阳一征,眼里带着茫然:“这些年来我是由爷爷养大,叔叔因为很忙,我鲜少能够见到他,更别提和他‘交’谈了。”

    “可从他处理事情中我隐隐能够感觉到叔叔办事有时太过狠辣,因为这个叔叔经常被爷爷训斥。”

    林月点头,这就对了!

    “一阳,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叔叔身上有一股危险的感觉吗?”

    钟一阳不明所以,“记得,你跟我说过如无例外叔叔身体里也有一个神兽。”

    “你可以凭借你的记忆用你的道法去感受一下他身上的气息。”林月轻声开口

    钟一阳仔细回忆了一下叔叔钟意身上的气息,而后从小腹处凝出道法,仔细去感应这气息。

    半响后钟一阳缓缓睁眼,“这气息时急时缓,时强时弱,不像是正常的神兽气息。”

    林月重重点头,“不错,这气息的确不正常,上次凤鸣受伤时气息便是如此。”

    钟一阳恍然,“你的意思是说叔叔的神兽受伤了。”

    “而且这气息比凤鸣那次还要虚弱,”林月补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叔叔的伤是非常重的伤,很可能不久人世!”

    说罢,林月又将那次为爷爷他们解毒的时候‘药’草被抹了毒的事情告诉他,便静静立在一旁,让钟一阳理清思绪。

    “你是说叔叔想要抢夺凤鸣,让凤鸣与他契约?”钟一阳本就聪明,经林月这么一分析,当即就猜出了钟意的‘性’子。

    林月摇头道:“抢夺凤鸣是真的,可是不是与凤鸣契约!”

    “有一次我在凤鸣的书房里翻到一本书,无意中看到一种上古邪术,里面写着对于一些回天乏力的神兽,可以空间神兽为食,便可续命千年!”

    钟一阳浑身一僵,“你的意思是说叔叔是想将凤鸣喂给他的神兽!”

    林月嗯了一声,“要不然我想不出其它的理由他那次对我们下毒。”

    钟一阳心中早已翻滚了几个‘浪’‘花’,若是叔叔真的想要抢夺凤鸣的话,小月必大受影响。

    可是若是让叔叔中毒的话,他又于心不忍,毕竟他是爷爷的儿子,他的叔叔。

    林月看着钟一阳面‘色’变幻不已,心中叹了一口气,轻声开口:“在洒毒之后,我们可以再洒点‘迷’‘药’,而后把叔叔送到爷爷那里。”

    钟一阳心中一闷,轻轻搂过林月道:“小月,谢谢你!”

    林月挑眉,粉拳狠狠捶了钟一阳的‘胸’膛,“终于知道我好了吧!”

    钟一阳亦是一笑,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我一直都知道我的小月是天下最好的‘女’人。”

    林月扑哧一乐,没想到一阳也会油嘴滑舌了。

    整个下午就在林月研制毒‘药’迅速过去了,而结界外钟意也在和那些老头子不断争论到底用哪种法子去破除这结界。

    “许老,你不是说你那个法子很好吗,怎么一点效果也没有!”一句讽刺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尤其刺耳。

    那个许老当即涨红了脸,他这个法子本来无一失利,哪知道在今天栽了跟头!

    钟意沉声开口:“刘老,你少说两句,你的法子不是也没有用嘛!”

    刘老老脸也是一红,他只不是想要刺刺刚才那个放出狂言的老头子罢了!

    结界外又重新安静下来,又过了一会,钟意忽然眉心一蹙,开口问道:“大家有无不舒服的吗?”

    那些老头子对视一眼,正要转眸望向钟意,耳边忽的传来一声轰的响声。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钟意的五儿子突然摊倒在地,接着那些老头子也相继摊倒在地。

    “不好,我们中毒了!”

    钟意眸光一闪,当即也是软软倒在地上。

    一阵冷风吹来,那些本怒睁着眼的老头子眼前一晕,昏死过去。

    在结界内的林月和钟一阳相视一眼,在确定没有人醒过来后,按照一定的步子走出了结界。

    他们俩事先服过解‘药’,自然不用担心那毒会对他们造成影响。

    见钟意躺在在地,不省人事,林月上前号了他的脉,半响后抬头对钟一阳道:“的确中毒了!”

    钟一阳点头,弯腰抬膊将其抱起,迅速进入结界。

    ------题外话------

    我回来了…。
    《重生空间之商界医女》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