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十七章 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他的哪还有一起办丧事的!

    “别说了,你们要是还当我是长辈的话,就听我这一次,我自有打算。-”钟意摆摆说道。

    钟一阳将目光转向林月,许久后才见林月低低道:“好。”

    “月小姐,这是吴老留给你信!”一直跟着吴老的那个红卫兵气喘吁吁的来到这间屋子,随即递给林月一封信,信封上写了小月两个大字。

    林月接过信,心中又是漫过一阵哀痛,她慢慢的撕开信封,细细读起来。

    “小月,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们吴家在我小时候是名‘门’望族,但一场大火将我们吴家的全部的心血付之一炬,当时你爷爷我还是因为有事出去才逃过那一劫难。

    当时你爷爷我只有15岁,当时华夏处于一片纷争之中,于是我伙同火来认识的钟天罡也就是钟一阳的爷爷从京城的一个小地方做起,二十年后我和你钟爷爷终于登上了华夏权力的最高顶,你爸爸也是那时出生的。

    权力是个好东西,自然被好多人惦记。所以二十年后,一个人连同贾家趁夜突袭京城,你爸爸妈妈也是在那个时候分开的。

    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不直接找个理由将贾家给除掉,当时我回答你的是贾家在军中有人护着。

    其实这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你爷爷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答应一个人在任何的情况下都不会灭掉贾家。其实我很早就后悔了。只是你爷爷早就答应过人家,后悔也没用。

    如今我已经离开人世,那个承诺也已失效。华夏也正‘乱’着,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吴家一定要有个男丁,等你爸爸完全好透,千万要叮嘱他这个。

    一阳是个好孩子,等华夏安定了,你们就把婚事办了吧!

    我离开了你们不要太伤心,人总有一天会死的。等你爸醒了,务必让他在我坟前上一炷香,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

    这就是我给你‘交’代的事,剩下的就全靠你和一阳了”

    林月的眼泪又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钟一阳见此心中一急当即就夺过林月手中的信,读起来。

    许久后钟一阳放下信看向林月道:“你打算怎么办?”

    林月擦干泪痕道:“既然爷爷说让我做自己想做的,那我就按照他的话做!”

    “我一定要让贾家再无翻身之路!”林月眯着眼睛狠狠道。

    是夜,快起来,我们要实施秘法了”凤鸣在空间里大声呼喊林月。

    没人回答,林月紧闭眼睛,似乎在熟睡。

    凤鸣深深叹了口气,再次开口:“我知道你没睡,快点起来!”

    半响后,林月才带着哭腔的道:“我家中有老人过世,就不允许我难过一会吗?”

    从没和林月生过气的凤鸣此刻却少有的板起了脸,他一脸严肃的开口道:“你没资格难过!那么多百姓等着你去解救,如果让你的敌人抢先一步,你的后果肯定是很惨。”

    林月听了这话,仍未说话但紧闭的眼睛却出现了松动。

    林月点头应道:“对,我就是林月。”

    钟意见此,便直接道出自己的想法:“现在两位老人同时去世,他们生前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建议我们两家同时办丧事!”

    林月一怔,半响后才神情震惊的看向钟意,“这不合适吧!”

    正与钟天罡做最后道别的钟一阳亦抬头将目光投向钟意,“小叔,这是不是有点不和常理?”

    林月和钟一阳想的不是没有道理,华夏自古至今除了两口子可以一起办丧事,其他的哪还有一起办丧事的!

    “别说了,你们要是还当我是长辈的话,就听我这一次,我自有打算。”钟意摆摆说道。

    钟一阳将目光转向林月,许久后才见林月低低道:“好。”

    “月小姐,这是吴老留给你信!”一直跟着吴老的那个红卫兵气喘吁吁的来到这间屋子,随即递给林月一封信,信封上写了小月两个大字。

    林月接过信,心中又是漫过一阵哀痛,她慢慢的撕开信封,细细读起来。

    “小月,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们吴家在我小时候是名‘门’望族,但一场大火将我们吴家的全部的心血付之一炬,当时你爷爷我还是因为有事出去才逃过那一劫难。

    当时你爷爷我只有15岁,当时华夏处于一片纷争之中,于是我伙同火来认识的钟天罡也就是钟一阳的爷爷从京城的一个小地方做起,二十年后我和你钟爷爷终于登上了华夏权力的最高顶,你爸爸也是那时出生的。

    权力是个好东西,自然被好多人惦记。所以二十年后,一个人连同贾家趁夜突袭京城,你爸爸妈妈也是在那个时候分开的。

    你曾经问过我为什么不直接找个理由将贾家给除掉,当时我回答你的是贾家在军中有人护着。

    其实这不是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你爷爷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答应一个人在任何的情况下都不会灭掉贾家。其实我很早就后悔了。只是你爷爷早就答应过人家,后悔也没用。

    如今我已经离开人世,那个承诺也已失效。华夏也正‘乱’着,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吴家一定要有个男丁,等你爸爸完全好透,千万要叮嘱他这个。

    一阳是个好孩子,等华夏安定了,你们就把婚事办了吧!

    我离开了你们不要太伤心,人总有一天会死的。等你爸醒了,务必让他在我坟前上一炷香,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

    这就是我给你‘交’代的事,剩下的就全靠你和一阳了”

    林月的眼泪又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钟一阳见此心中一急当即就夺过林月手中的信,读起来。

    许久后钟一阳放下信看向林月道:“你打算怎么办?”

    林月擦干泪痕道:“既然爷爷说让我做自己想做的,那我就按照他的话做!”

    “我一定要让贾家再无翻身之路!”林月眯着眼睛狠狠道。

    是夜,快起来,我们要实施秘法了”凤鸣在空间里大声呼喊林月。

    没人回答,林月紧闭眼睛,似乎在熟睡。

    凤鸣深深叹了口气,再次开口:“我知道你没睡,快点起来!”

    半响后,林月才带着哭腔的道:“我家中有老人过世,就不允许我难过一会吗?”

    从没和林月生过气的凤鸣此刻却少有的板起了脸,他一脸严肃的开口道:“你没资格难过!那么多百姓等着你去解救,如果让你的敌人抢先一步,你的后果肯定是很惨。”

    林月听了这话,仍未说话但紧闭的眼睛却出现了松动。

    “你知不知道不仅华夏的人需要你来救,就连我们凤族的人也需要你来拯救!”凤鸣的这句话彻底让林月的眼睛睁开了。

    “什么意思?”林月声音里带着疑‘惑’。

    “现在肯理我了!”凤鸣翻了大大的白眼,“刚才不是还在闭眼睛吗!”

    林月亦瞪了凤鸣一眼,“快说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以前不是告诉你我是来自凤族的人嘛,我们凤族每个族民都是作为契约兽出现的,而且都有自己的自带空间,只是每个空间的属‘性’不同,像我的空间里就是医‘药’空间。等我们到了一定的年龄时就会自己寻找主人。”

    林月惊讶开口:“你找到的主人就是我啊。”

    “我还没说完!”凤鸣怒吼一声,它最讨厌别人在自己说话的时候打断自己。

    林月撇撇嘴,“好,你继续说。”

    凤鸣这才接着道:“我是凤族的王子,本不需要自己寻找主人,可我母亲和父亲却坚持让我出去游历。我拗不过它们,只能象征‘性’出去转了转,一年后当我回到家时,却发现我们凤族原本热闹的都城早已变成一片废墟,我父母也死在宫殿中。”

    林月微微皱眉,“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凤鸣此时正沉浸在回忆里,连林月打断它的话都没有发现。

    “后来我从残余的口中得知,是临近的凰族趁我凤族不备之时,突然发起攻击,导致我族数千族民或死或伤。”

    林月此刻有些懂了凤鸣的遭遇,唯一让她不明白的是:“那你为什么又出来了?”

    凤鸣的眼圈微红,“我回去不久,凰族再一次发起了攻击,我和剩余的族民狼狈逃窜,在逃窜的途中我的族民拥我为王。在他们请求下我选择离开寻找主人,为我凤族报仇雪恨!”

    林月沉默了,她听明白凤鸣的意思,现在凤鸣的主人是她,所以将来为凤鸣报仇雪恨的也会是她。

    凤鸣将目光转向林月,“你愿意为我凤族报仇吗?如果你不愿意,我们现在就解除契约关系!”

    其实凤鸣本不想这么早说这件事的,若不是族人传迅来称最近凰族再一次袭击我们凤族,纷纷请求自己赶快回去,它是不可能这时候说的。

    林月听到凤鸣的话,心中一震。如果她不帮凤鸣的话,凤鸣就要和自己解除契约关系?!

    其实想想凤鸣这么多年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早已和自己家人一般。她若是不帮它,又有什么人去帮它!

    凤鸣自然能够感受到林月心中所想,它顿时放下了心。

    “等华夏安定了,我就和你一起去打败凰族!”林月想了想道。

    “这个恐怕不行!”凤鸣摇头拒绝。

    林月眼睛一缩,“你们凤族如今形势这么严峻?”

    凤鸣扑哧一乐,“不是这个缘故,是因为你!”

    林月神情愕然,“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怀孕了!”凤鸣翻了个白眼,这丫头还真是神经大条,最近身体有变化她都没感觉到吗!

    林月在原地愣了半响,许久后才回过神来,只听她开口问道:“男孩还是‘女’孩?”

    凤鸣当即吐血,拜托她怀孕才不过两周而已,它根本看不出来男‘女’啊!

    很明显林月并不是真的要凤鸣回答,她在问出那句话后便一个人呆呆的躺在‘床’上,又哭又笑。

    凤鸣看着林月那副样子抹了把汗,不就是怀孕吗,至于这样疯癫癫的吗!

    “好了,我们还是先施行秘法吧,要不然今夜过了,还要再等一天。”

    林月这才恢复到正常的样子,“我这样‘抽’取‘精’血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

    凤鸣又是吐了口血,“林月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一滴‘精’血怎么可能会对孩子有影响!”

    “那可说不定,听说这个时候的孩子是最脆弱的!”林月一副好妈妈的样子。

    “真的不会对孩子有影响,我们快点去实施秘法吧,再不去天就要亮了!”凤鸣特别无语,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了,也省的她顾这顾那!

    林月思考了半响才道:“你要骗我,有你好看的!”

    凤鸣撇撇嘴看向已经到空间的林月催促道:“快点!”

    随后迈步走向空间里最茂盛的地方,停下。

    跟随在后的林月也停住了脚步,开口问道:“‘精’血该怎么取?”

    凤鸣拿出一根细针,趁林月不注意之际迅速扎向林月右手的无名指。

    林月只觉手指微痛,低头一看,只见被扎的那根手指很快冒出小血滴。

    凤鸣迅速将林月手指头的血滴与自己手掌‘逼’出来的血滴‘混’合滴入土地里。

    看到这两滴血彻底‘混’进泥土中时,凤鸣拍拍手道:“好了,你去睡吧,明天早上那本古籍里的解毒办法就可以看到了!”

    林月点头,“好,那我明早过来。现在我怀孕了,要多休息!”

    凤鸣抚额,她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提起她怀孕的事啊!

    第二天

    林月刚睡醒就来到空间,却见凤鸣正捧着一本书,眉头紧蹙。

    见此情形,林月心中一紧,凤鸣的脸‘色’不好,难道说方法太过困难?

    “不是,”凤鸣否认,“相反,解毒的办法太过简单,简单到不可思义。”

    “哦?什么方法?”听凤鸣这么说,也引起了林月的好奇。

    “中毒的人每天只喝5杯白开水,5天后毒就可解。”凤鸣的声音里带着满满的不确信。

    “白开水?这样就可解毒?这古籍是不是骗人的啊!”林月的脸上盛满了怀疑之‘色’。

    “我也不确定,但是空间里的书从没出过错,这次估计应该也不会出错吧!
    《重生空间之商界医女》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