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九十二章 牙掉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高以凯转而对林月道:“林月,如果你不嫁给钟一阳,我就全力支持吴老,你觉得如何?”

    底下的人群顿时倒吸了口气,高以凯今天到底想要干啥?先是来迟,后又与钟一阳抢媳‘妇’,看来打黑没有给他造成多大影响啊!

    而原本一脸喜‘色’的钟一阳的脸‘色’早已暗沉下来。

    “高以凯!”这冰冷入骨的声音让人很明显的感觉到钟一阳现在的心情。

    高以凯却呵呵一笑,“钟一阳,你不过比我早认识她而已,如果她最先遇到的是我恐怕早就没你的份了!”

    “可是,事实上我最先认识的人是他不是吗!”一直沉默的林月中午开口了,她给了钟一阳一个安抚的眼神继续道:“高先生,我们似乎只见了一次面吧。仅仅靠第一印象就要我嫁给你,是不是太过荒唐了?”

    高以凯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高凡梦担忧的看向笑得停不下来的高以凯,心里猜测着大哥是不是因为被拒绝了所以得失心疯?

    半响后,高以凯才止住了笑声,开口道:“的确是我太过心急了,那不如我们再了解了解?”

    林月顿时抚额,她是那个意思吗?高以凯是不是想太多了!

    寂静大厅里的人群也都抹了把汗,这还是那个动不动就杀人放火的高以凯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胡搅蛮缠了!

    “看来今天还真是热闹啊,幸好我来了,要不然还真错过了这场好戏!”又一个人端着酒杯穿过了人群来到了台前。

    “林小姐可能还不认识我吧,”贾深轻晃杯中的红酒,眼睛微眯道:“不过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是贾深!”

    “哦?看样贾深的手指好了,都能端起红酒了!”高以凯在旁边闲闲开口。

    贾深的脸顿时涨紫,眼里也略过一丝‘阴’狠。

    “高以凯,我没和你说话,你‘插’什么嘴!”

    林月一愣,这个就是跟爷爷争权的贾深,是不是太沉不住气了?

    也难怪林月如此想,贾深近几年来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尤其是当他连续几次出手都以失败告终时,他就更加耐不住‘性’子了!

    高以凯这次将他的手指‘弄’残,他自然气的牙痒痒!所以一时冲动,气血上涌才会如此开口。

    彼时高以凯听到贾深的话又是一乐,“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恼什么啊!”

    贾深冷哼,“不需要你的关心!”

    就在贾深跟高以凯‘交’锋之时,在宴会大厅的边缘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

    “父亲,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林月她毕竟是。。。”

    “你必须要做!”

    “可是。。。”

    “别忘了我们的立场,不这么做最后掉进万丈深渊的就是我们!再说了,你从小不就对钟一阳有好感嘛!如果这次能够成功,我们就可以把钟家拉到我们的阵营了。”

    良久的沉默后,才听初始的那个声音道:“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做的!”

    然后那个声音的主人深吸了口气,亦是慢步来到了台前,轻声开口:“小月?”

    林月本一直在笑看高以凯和贾深针尖对麦芒,忽然听到这个声音,神情一喜道:“晓晓!”

    没错,这个‘女’孩就是跟林月做了三年室友的梁晓。

    “小月,真没想到你居然是吴老的孙‘女’。”梁晓轻笑说话间从‘侍’应生手里端了一杯红酒又道:“恭喜你要订婚了!”

    林月亦是笑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你,谢谢你的祝福!”

    语毕从梁晓手中接过那杯红酒,一饮而尽。

    见林月喝下那杯红酒,梁晓和贾深的眸子都是一闪。

    随即梁晓又取了一杯酒来到钟一阳的身边道:“钟大哥,恭喜你终于和小月订婚了,当时看你们分开了我还一阵担心,现在你们不但和好了还要订婚,我祝福你们!”

    钟一阳看了看梁晓一眼,半响后才接过她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梁晓望向那空空如也的高脚杯,心中一颤,纤长的手指也是紧紧握住,久久都没松开!

    “是啊,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的巧事!”贾深哈哈一笑,走到了梁晓的前面挡住了林月望过来的视线。

    “不好了,小月你中毒了!”一直安安静静呆在空间里的凤鸣突然满面通红的朝林月喊道。

    林月一愣,顿时感觉一股燥热自心底涌来。

    “怎么回事?我中了什么毒?什么中的?”林月的脸‘色’一变,身上也有一股怒气弥漫开来。

    “你中的是极其厉害的媚‘药’,至于就什么时候中的我还真没注意!”凤鸣的脸‘色’发苦,他要是知道林月什么时候中的毒,那她就不会中毒了!

    “你先去找一个安静地方,我再帮你解毒!”凤鸣又开口道。

    这个媚‘药’可不是简单的那种,必须得马上解,要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林月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找了个借口吴老打了个招呼,然后找了个安静地方让凤鸣安心解毒。

    半个小时过后,当已经解毒的林月再次回到宴会大厅之时,却发现大厅早已一片‘混’‘乱’。

    只见梁晓强扯着钟一阳的衣服低泣道:“钟大哥,你做过的事不能不承认啊!刚刚在卫生间你明明就。。。

    而其他人也都围在钟一阳和梁晓的身边闲闲的看起热闹。

    钟天罡跟吴老则是脸‘色’难看的坐在台上,不发一言。

    “发生了什么?”林月挑眉看向一脸泪痕的梁晓。

    梁晓顿感尴尬,正拉着钟一阳的衣服的手也慢慢垂了下来。

    林月冷哼一声,再次问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钟一阳面‘色’‘潮’红的走到林月的旁边,低低开口:“小月,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相信我!”随后整个身体像山倒一般轰隆的投入到林月的怀里。

    “一阳?”林月心中一惊,赶紧像凤鸣求救,“凤鸣,一阳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凤鸣翻着白眼道,“他也是中了跟你一样的媚‘药’!”

    彼时钟天罡跟吴老也都看到了钟天罡突然倒下,都着急忙慌的步下阶梯,来到了几人的身边。

    “小月,一阳这是怎么了?”一向健康的孙子突然倒下,钟天罡自然担忧不已。

    “没事,他可能是太累了。我扶他去休息吧!”林月并没有告诉二老实情,中媚‘药’这种事怎么说都有些难以启齿。更何况,后面可能还会发生一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事情,所以就更不能说了。

    钟天罡是个粗人,自然对林月的话深信不疑,可一直在旁边的吴老眸子却闪了闪,但他看了看林月一脸轻松的样子也就没有开口。

    林月招来一个保安帮助她将钟一阳扶到后面的休息室去。

    宴会大厅里这边一直被忽视的梁晓看着林月和钟一阳离开的身影神‘色’也顿时轻松起来。

    正当她也要转身离开之时,身后却传来吴老冰冷至及的问话,“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梁晓的步子顿时僵住,原本苍白的面容愈发苍白起来。

    “吴老,这是干什么?”贾深端着一杯红酒踱步而来,“这么大岁数了,欺负一个‘女’孩子您好意思吗?”

    吴老冷哼一声,“你这样跟长辈说话你好意思吗?”

    贾深手中的酒杯一歪,里面的红酒差点洒了出来。

    钟天罡闻言亦是跟着道:“不错,贾深你的确该好好跟长辈说话!”

    贾深面‘色’又是狰狞起来,却因人多无法发泄。他只能朝梁晓怒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滚回你父亲身边去!”

    梁晓深深的看了一眼贾深,而后才抬步离开。这次倒是没有人阻止她,吴老也只是微眯着眼看着她离开的身影,随后又把目光转移到贾深的身上。

    贾深像一个打不死的蟑螂一般又道:“今天钟一阳算是丢大人了,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表面看起来正经,背地里也跟那些纨绔子弟差不多的人,啧啧!”

    见贾深如此说自己的宝贝孙‘女’,钟天罡大怒,走到贾深跟前上去就是一巴掌,“我告诉你,我孙子只有我能骂,其他人谁也说不得!”

    钟天罡年轻时就是武将,如今虽然年老,手中的力道仍然不轻,贾深被这一巴掌打的大‘门’牙一下子甩飞了半个。

    贾深一愣,刚张开嘴又吐出了剩下的半颗牙。

    一时间血沫齐飞!

    “总天罡!你去。。去然敢嘎我!!!”

    钟天罡从鼻子里嗤了一声,“打你又怎样,我是代你爸妈教训你!话都说不轻了,就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贾深恨恨的看着钟天罡,怒道:“总扭一天,我会让你尝到比我疼痛百倍的痛苦!”

    “好了,你的牙都已经成这样了,快回去补牙吧!”吴老看着贾深那漏风的牙,忍着笑意道。

    “不扭你宽,我自己回去补!”贾深捂着现已肿得高高的脸道。

    “快回去吧!”刚刚闻讯赶来的木歌拿了一块冰敷在贾深的脸上,接着又低声道:“刚刚明安打电话来说,他们族长要见你!”

    贾深一听此话,也顾不得被打落的牙了,直接拉着木歌离开

    ------题外话------

    感觉贾深这娃好可怜,手指没了,现在牙也掉了一颗
    《重生空间之商界医女》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