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八十七章 身世之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边的林月也到了学校,由于还有两天才开学,学校里面都人烟稀少的,很是清净。

    林月将行李放在学校旁边的酒店里,就去到京城大学闲逛去了!

    这是林月第一次来到京城大学,上一世她来京城的机会很少,而且每次都是匆匆来,匆匆去,所以林月基本没在京城里逛过,而两年前那一次来京城也没有怎么逛。

    京城大学不愧是全国一流学府,不仅学术气氛浓重,风景很是优美的不像话!

    林月轻舒口气,好久都没有如此闲适的闲逛了,现在安华越发做大,已一跃成为全国顶尖的事务所之一。杀手阁也已发展成国内中层的杀手组织,楚廷的酒吧也开成全国连锁。每天都会有源源不断的消息经过逐月的整理传到林月的耳朵里。

    逛了一整圈后,林月才舒缓了心情回到了酒店。

    只是刚回到酒店‘门’口就在酒店‘门’前看到‘门’前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浑身散发出一阵冷意,让人总有一种随时会被冻结的感觉。

    林月眼睛一眯,浑身亦是一冷,居然是钟一阳!

    他怎么来了,不是说想和自己玩玩的吗,干嘛还来这里,哼,不理他!

    钟一阳此时亦是感受到林月的到来。他眸底一动,慢慢抬起头,眼神如胶水一般直勾勾的粘住林月的脸颊。

    若是细看,林月必能发现钟一阳眼里倾泻而出的思念。

    只是林月早已被钟一阳盯的浑身不自在,眼神一飘,转而看向其他地方。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面对面站立,谁都不发一言。

    良久以后,钟一阳踱步到林月的面前低声开口:“跟我走一趟!”

    林月嘴角一撇,轻哼的一声道:“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跟你走!让开,我要去休息!”

    说罢,便要绕过钟一阳高大的身影往酒店走去。

    哪知钟一阳身形一动,又是挡在了林月的身前低沉声音道:“跟我走一趟,不然你会后悔的!”

    林月眉‘毛’一横,怒道:“我后不后悔关你什么事,要你管!快让开!”

    钟一阳叹了口气,轻喊:“小月。。”,语气中略带一些宠溺。

    林月面‘色’一顿,随后冷声道:“不要叫我小月,我们没关系!”

    钟一阳原本冷酷的脸渐渐缓和最后变成无奈,他轻声道:“小月,这件事关系到京城的局势,你必须跟我走一趟!”

    说罢身形一转,林月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待清醒时发现钟一阳已经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任凭林月怎么挣扎,都没有挣脱钟一阳的束缚!

    林月身上的怒气越发大了起来,也不顾面子了扯着嗓子就喊:“救命啊,有人要当街绑架啊,救命啊!”

    钟一阳眼角一‘抽’,不是说小月‘性’子越发冷起来了,怎么能喊出这样的话!

    可是林月失望的是这时候酒店‘门’前人并不多,林月喊了几嗓子都没人搭理,她只能偃旗息鼓!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林月烦着白眼道

    钟一阳轻笑一声回道:“医院!”

    林月一征,是什么人得病了,竟然能够让钟一阳如此紧张?

    华夏医院很快就到了,钟一阳又如刚才一样把林月抱下车。

    林月顿时抚额,自己都来到医院了,又不会跑,钟一阳干嘛还抱着她!!!

    “你来看看他的病情!”钟一阳指着面前这个快四十岁的男子道。

    林月眸光一动,不知为何自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后,她心底就涌出一股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

    钟一阳在旁自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林月的神情变化,心中一疼,这可是小月的父亲,即使小月不知道,但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却是不能骗人的!

    此时的林月已经上前为吴霆元把脉,随着把脉时间的增长,林月的脸‘色’也越发严肃。

    许久后林月才淡淡道:“他身上的各个器官都在衰竭,而且速度非常快,情况不是很乐观。”

    钟一阳蹙眉问道:“可能看出是不是中毒?”

    林月摇头道:“看不出来中毒的迹象,但是如果是器官突然这样衰竭的话,肯定是不寻常!”

    钟一阳点头:“那他还有治好的希望吗?”

    “完全治好我做不到”,林月道:“我只能让他器官不在衰竭,也可以让他脱离植物人的状态,但我做不到让他站起来!”,

    钟一阳神‘色’一喜道:“好,那小月一切就拜托你了!”

    林月却冷哼一声:“你先别高兴,在帮他治疗之前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钟一阳面‘色’一怔,随后用他略带磁‘性’的嗓音道:“你问吧!”

    林月面容扯出一抹邪魅的弧度,轻启红‘唇’问道:“第一个问题,他是什么人?”

    钟一阳眸光一闪,转走话题道“小月,京城的这趟浑水你最好不要淌!”

    林月面带不屑道:“钟一阳,他的病很明显不是一般的病,你要我帮他治病,到时肯定会引来对方的杀意吧,也就是说一旦我帮他医治,就已经是跟你绑在一条船上啊,你以为呢?”

    谁知钟一阳却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找到你的!”

    “钟一阳!!!”,林月一阵咬牙,回答这个问题很难吗!!!

    看着林月咬牙切齿的模样,钟一阳眼里溢满了笑意。半响后道:“问第二问题吧”

    林月从鼻子里嗤一声,像以前两人在一起时一般无赖道:“先回答第一个问题!”

    他话音未落,林月自己就愣住了。此时钟一阳眉间一喜,小月这样是不是代表她对他仍有感情?

    时间走的很安静,钟一阳看着面前仍不松口的林月深深的叹口气道:“他是当今华夏的领导人吴老的独子吴霆元!”

    林月顿惊,她心中已经猜到此人来头很大,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大!

    “现在京城的局势这么紧张?”,林月面容凝重道。上一世到她死的时候,吴老仍旧还在位。兴许是念旧的缘故,她林月心中就认定了吴老这个领导人,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一个优秀的领导人!

    钟一阳脸‘色’同样深沉:“对,贾家现在的动作越来越大,所以吴霆元的病你一定要尽力而为!“

    林月郑重的点头,随后挑眉问出第二问题:“第二个问题你跟我分手时说的是真心话吗?”

    钟一阳面‘色’顿时一僵,声音似是卡在嗓子那里一样,期期艾艾的张不出口。

    林月见此,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弧度。只听声音愉悦的道:“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从明天开始你就每天都去把我带来为他医治!”

    说罢,就哼着小曲儿心情很好的离开了病房,只留下钟一阳一脸的懊恼。

    此后几天,林月就每天都来到了华夏医院为吴霆元医治。

    贾家

    郭宇一脸笑意的看着面前的明安道:“你的毒术越来越‘精’湛了,居然能毫不留痕迹的就让吴霆元的病情加重,想必再过两天,吴霆元就会一命呜呼了吧!”

    明安得意一笑:“这只不过我们家族的最普通的下毒方法而已,真正的毒术你们连皮‘毛’都没有看到呢!”

    听着这如此狂傲的话语,贾深眸底顿时闪过一阵‘阴’狠,但被他轻巧的掩饰过去了。随后他站起来对明安到:“等吴霆元一死,吴老一定会痛不‘欲’生,肯定无暇他事。这时候是我们大干一场的最好机会。到时候明天你通知你们族长请他把准备的‘药’品洒向全国各地。”

    明安点头应道“我会回去告诉族长的!”

    说罢,三人又是谈了一阵,明天才回到了明家。

    明家祠堂

    一个中年男人正在书桌前写‘毛’笔字,他的字遒劲有力,但是近看却带着一股邪气,让人赏心悦目之时心里不知不觉的有一种恐慌。这时旁边的人轻声道:“族长,明安找你有事要谈。”

    那个男人这才放下笔沉声道:“让他进来吧!”

    明安一进‘门’就喊道:“族长!”,明啸抬起鹰眸直视明天,直至明天承受不住他眼中的凌厉低下头,他才开口问道:“贾深怎么说?”

    明天低声开口:“贾深说等吴霆元一过世,就让我们把准备好的毒‘药’用飞机洒向全国各地!”

    明啸手指弯曲一顿一顿的敲着书桌,只见他沉‘吟’了半响后道:“恩,回去告诉贾深说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回去吧!”

    明安告退后,明啸旁边的男子水风问道:“族长,贾深这样做是不是太过‘阴’狠了,以华夏一国人民的‘性’命安危做赌注是不是太大了?”

    明啸轻蔑一笑道:“那与我明家何干,我帮他也不过是因为我们明家要借他入世而已!明家作为隐士家族已经隐世千年,是该与时代接轨了!”

    水风又是一脸疑‘惑’道:“可是我们为什么不与吴老合作?”

    明啸轻摇座椅道:“吴老此人宅心仁厚,心怀天下,本是个理想的合作人,只是我们明家本是在毒术方面较为出‘色’,这明显与吴老的理念不同,所以我才转而与贾家合作!”,旁边的人这才了然点头。

    明啸站起来望向外面浓黑的夜‘色’,许久以后才道:“沈家的情况怎么样?”

    水风一怔,随后道:“今天早上沈开与老伴一起回到了京城!”

    明啸眉头一皱,疑‘惑’道:“沈开这个老头子怎么突然回来了?”

    水风一边为明啸整理书桌,一边道:“好像是因为沈家的族长沈育非之子突然得了一种怪病!”

    明风挑眉一笑:“哦,是什么怪病连沈育非都治不好?明天准备一下,我要去沈家拜访一下,看看沈育非他儿子得了什么病!”

    “好的。”

    这边的钟家气氛却是一阵宁静,钟天罡一边品着茶,一边眼角撇着钟一阳道:“说吧,今天那丫头是怎么回事?”

    钟一阳一怔,他没想到今天情景居然全被爷爷看了去,无奈只能回道:“她医术不错,我让他来给吴叔叔诊治而已。”

    钟天罡扬眉:“哦?那你抱着人家干嘛!哎呦,那个亲密样,我老头子都觉得‘肉’麻!”

    钟‘奶’‘奶’瞪了一眼钟天罡,转而对钟一阳道:“一阳,那丫头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长的可真俊!”

    钟一阳抿‘唇’不语,好大一会才低声道:“‘奶’‘奶’,你想太多了!”

    钟天罡顿时冷哼:“哼,你真当我老头子眼瞎啊!两年前,你突然要结束龙华,然后到安省军区,结果不到一个月你就回来了!当时我和你‘奶’‘奶’就猜到你有什么猫腻!”

    钟一阳越发无奈道:“爷爷,你真的想多了,我当时回来是因为不适应安省的气候!”

    钟天罡眼睛一瞪,指着钟一阳的鼻子骂道:“放屁!你当你爷爷傻啊,安省气候温和,冬暖夏凉,你怎么可能不适应!”

    “爷爷,你们俩真的想多了!”,钟一阳再次重复一遍,“小月是医生,我抱着她是防止她逃跑!”

    钟‘奶’‘奶’看这爷俩有要吵起来的趋势,连忙打圆场:“好好,不说那‘女’孩了。那个小月怎么说你吴叔叔的病情?”

    钟一阳这才不跟钟天罡犟下去,回答钟‘奶’‘奶’:“小月说她可以让吴叔叔醒来,不过不能让他站起来!”

    原本已经生气的钟天罡此时一惊,也忘了生气,追问道:“什么?那‘女’孩没有骗你?”

    钟一阳解释道:“小月的医术很‘精’湛,当时我在安市被阿德一枪打中太阳‘穴’,后来就是小月救活我的!”

    钟一阳被阿德打中的事情钟天罡也知道,他沉‘吟’了半响道:“快去通知你吴爷爷,然后调离一个团的兵力,由你负责半步不离的保护这个小月!”

    “是!”

    “什么,霆元还有希望?”,吴老惊喜‘欲’狂,本来苍白无力的脸此刻也因‘激’动逐渐恢复了红润,“快让我见见这位医生!”

    助理担忧的劝道:“吴老,明天再去吧,天‘色’这么晚了,人家医生也该睡了!”,钟一阳也在旁边道:“是啊,吴爷爷!明天我会把她带到医院来,到时候你就可以亲自问她了!”

    吴老喜不自胜,整个晚上都一直咧嘴大笑。

    此刻钟一阳却是在隐隐的担忧,不知道明天吴老见到林月会不会认出她,林月可是跟林霞有八分相似!

    第二天,林月就乘着钟一阳的车来到了华夏医院。

    林月还未进‘门’就看到屋里多了个老人,眉目间满是慈祥的笑容。

    “小月,这就是吴老!”,钟一阳将林月带到跟前道。

    林月只觉心中满是亲切,正要朝吴老致敬,却见吴老被助理扶过来道:“你就是一阳口中的小月医生吧!”

    林月轻笑一声:“吴老叫我林月就可以了!”

    吴老含笑点头,随即望向病‘床’上的吴霆元,眼中满是慈爱:“我这儿子在‘床’上躺了16年了,我以为一直没有希望了,真没有想到他还有醒过来的可能!”

    林月恩了一声正‘色’道:“吴老,吴先生最近器官突然衰竭,不是普通的原因。”

    吴老一愣,声音颤抖:“你是说霆元被人下毒?”

    林月点头,“虽然目前看不出下毒的痕迹,但我敢肯定绝对是有人在背后下毒!”

    吴老眉头顿时一蹙道:“我知道了,一切都拜托你了!”

    “吴老放心,我一定会尽力!”

    吴老点点头,道:“我去外面,这里‘交’给你!”

    走廊,吴老身边那个跟了他快20年的助理沉‘吟’了半天,终于开口:“吴老,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女’孩长的很面熟?”

    吴老一脸疑‘惑’的看向阻力问道:“哪里面熟了?”

    助理想了半天道:“她长的很像霞小姐!”

    吴老眼睛狠狠一缩,随后慢慢踱步到病房外的玻璃前,透过玻璃看向里面正在忙碌的林月。

    半响后,他才一脸惊‘色’的回到座椅上,声音里也带着颤抖:“她的眉宇间非常神似霆元!”

    助理顿时一震,声音颤道:“她会不会是吴老您的孙‘女’?”

    吴老脸‘色’一沉,吩咐助理:“快去派人查查这个‘女’孩!”

    “是!”

    本来从厕所里出来的钟一阳见此一幕眼底顿时涌上一股深‘色’。这次似乎瞒不住了!

    吴老看见了钟一阳立马招呼道:“一阳,你过来。”

    钟一阳慢慢踱步过去:“吴爷爷,出什么事了?”

    “这个林月是哪里人?”,吴老一字一句的问道

    钟一阳叹了口气,许久才道:“她是安省人丰市人。”

    吴老眼神一闪:“家里有几口人?”

    钟一阳抿了抿嘴:“只有她和她母亲!”

    “她母亲叫什么?”

    钟一阳终于还是道:“她母亲叫林霞!”

    吴老浑身一颤,“她。。。她是我孙‘女’?”

    钟一阳低沉着声音道:“对,小月的确是你的孙‘女’!”

    “你说什么小霞没死?怎么可能,当时可是有人亲眼目睹小霞被十余人围堵截杀啊!”,钟天罡蹙起眉头道。

    吴老点点头道:“去查的人已经回报称,林月的母亲长的跟小霞一模一样,且小霞的老家确实也在丰市!”

    钟天罡思考了一会,建议:“不如你让小月跟霆元做个亲子鉴定,也好确认!”

    “我已经‘抽’取了小月跟霆元的血样,正在比对!”

    两人谈完话,钟天罡开始将矛头对准孙子:“一阳,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林月是你吴爷爷的孙‘女’?”

    “两年前!”

    钟天罡顿时大怒:“什么!你这臭小子知道了怎么不早说?”

    钟一阳却沉默了。

    吴老看不下去了,埋怨钟天罡:“好了,他是你孙子不是你儿子,天天骂,你也好意思!”

    钟天罡一时语塞买好久后才憋出一句:“我。。。我是带他老子教训他!”

    吴老顿时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转头。

    林霞一个人正在整理月下菜馆的,下午的时候人也不多,自从月月上高中后她就没请过帮工,饭店不忙,不需要那么多人。

    “欢迎光临,吃点什么?”感觉到有客人进屋,林霞照例来一句欢迎语。可随即她的目光顿时一惊,“吴叔叔!”

    空气中流动着静默的气息,吴老静静的环视着菜馆的周围,独留林霞一人坐立不安。

    “小霞,你这么多年都在这儿?”,待将菜馆环视一圈后,吴老才开口问道。

    林霞低下头默不作声,过了好大一会才声音微弱的道:“是,我这些年一直都住在这儿!”

    吴老点点头赞道:“也对,这里安宁寂静,不像京城那样到处充满了尔虞我诈!”

    林霞顿时一脸尴尬:“我。。。”

    吴老又开口:“你当时是怎么活下来的?”

    林霞一直没有抬起头,她低声道:“我被一个隐士家族的人救了,是他把我送出的京城!”

    吴老深深地叹口气,而后踱步来到林月的照片问道:“活下来就好!你可知道霆元的消息?”

    林霞点头:“两年前,钟大哥的儿子一阳曾经告诉我霆元变成了植物人!”

    吴老又踱步来到做饭的地方,口中道:“唉,小霞我理解你当时的情境,当时京城‘乱’的很,你怀着小月自然是不敢回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何还不回来?”

    林霞苦笑一声,似是喃喃自语:“我。。。吴叔叔,如今京城暗流涌动,我虽然不在京城,但我知道不久以后京城一定会‘乱’的。”

    吴老冷笑一声:“所以你怕当年的事情再次发生?”

    林霞面‘露’挣扎,好久才吐出一个对字

    吴老突然脸‘色’变冷,怒道:“可是你为何不让小月认祖归宗?你要知道她是霆元的‘女’儿,是我的孙‘女’!”

    林霞的眼中一下子涌出眼泪,只听她梗咽道:“可是,我想让小月过上安宁快乐的生活,而不是天天过着尔虞我诈的生活!”

    吴老又是一阵怒意:“胡闹,她是我吴家的‘女’儿,她生下来就要经历这些尔虞我诈,这是她的责任,是她的使命!”

    林霞脸上顿显悲‘色’,她颤抖着开口:“吴叔叔,小月现在只有17岁,还未成年,如何能担起这么重的担子!”

    屋中突然寂静下来,林霞满脸是泪的看向吴老。

    许久后,吴老才开口:“你可知道,现在小月在给霆元治病,她如何担不起来?”

    林霞脸‘色’一僵,疑‘惑’道:“什么?治病?”

    “看样,你还是不了解小月啊!

    华夏医院

    “妈,你怎么过来了?”,林月看着面前的林霞惊讶道

    林霞却没有看她,而是眼含热泪,步子踉踉跄跄的来到病‘床’边。林月一愣,用眼神询问旁边的钟一阳。

    钟一阳亦没有看她,而是将目光凝聚在林霞的身上。

    只见林霞伸手小心的抚上吴霆元的脸颊,口中喃喃自语:“阿元我来看你啦。这些年你过的好不好。。。”

    话语间,林霞早已泣不成声。

    林月眼睛一眯,阿元,吴霆元,原来吴霆元就是阿元!

    吴老踱步到林月的面前轻轻道:“小丫头,你出来一下。”

    林月跟随着吴老的脚步来到了病房外面。

    吴老叹口气道:“想必你对现在的情景很疑‘惑’吧!”

    林月点头。

    许久以后,吴老才幽幽开口:“你母亲跟霆元相识在京城大学的校园里,两人是一见钟情,后来他们俩就定了婚。不久后,你母亲就怀上了你。16年前,京城出现政变,你母亲被十余人围攻,而霆元也是被那些人一枪‘射’中额头!后来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才算捡回了一条‘性’命,可最后他还是成了植物人!”

    ------题外话------

    额,阿心都觉得发布的有点晚了,今天就这么多了,
    《重生空间之商界医女》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