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我的董事长老婆目录 594 力量的意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594力量的意义

    就算躲到了华夏,大源惠子也并不安全。

    很多敌对的岛国右翼分子已经跟着追到了华夏,他们都想至大源家的人死地!

    不管是大源惠子,还是她父亲大源山一郎,都是死亡名单上的目标。

    可以说,从大源惠子下飞机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被盯上了。

    对于忍者来说,总是会找到最合适的时间来发动攻击。现在就是这个时间,三个水忍决定在这里围杀了大源惠子!

    不过没想到,这大源惠子的实力很是不错,竟然有些棘手。

    “不愧是地狱道的传人,不过,到此为止了!”

    一个水忍从水中冒了出来,手中抓着一把苦无,向着大源惠子刺了过去。

    大源惠子面色不变,她踩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接着手中的太刀一挥,准确地碰撞在苦无上面,把水忍的身体给掀飞出去。

    “做好死的觉悟吧!”

    另一个水忍又冒了出来,从另一边斩向了大源惠子。

    大源惠子刚把他击飞,第三个水忍再次出现,向着大源惠子偷袭。

    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大源惠子就算再厉害,只站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也有些束手无策了!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输得!

    “秦川,你不是说要帮我吗!你倒是帮啊!”

    大源惠子冲着身后的秦川喊道。

    “想让我帮忙,这态度可不对哦。”

    秦川笑呵呵地说道,“学一声狗叫吧。”

    “你去死啦,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这些!”

    大源惠子差点被气死。

    “你不是负责我的安全吗!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杀的!”

    “哼,这个华夏人帮不上你的!”

    一个水忍双手拎着苦无,跟大源惠子交手好几招,同时说道。

    “华夏只是个可笑的地方,怎能跟我伟大的忍者相比!”

    “哎呀……这下不帮忙还不行了。”

    秦川笑了起来,他忽然松开了自行车,然后一伸手,脱掉了大衣,让这件红色的大衣披在了大源惠子的身上。

    “怎么?”

    大源惠子有些惊讶,让自己穿这衣服是干嘛?

    “当心了,会冷起来了。”

    秦川说着,一只脚踩在了地面上。

    接着,他的脚上突然爆发出一圈蓝白色的光芒,这光芒迅速扩散了出去,就像是病毒一样,眨眼间扩散出去很远的范围!

    还没等大源惠子反应过来,水面上已经冻结出一层厚厚的冰霜!

    不只是这一代……整个江水,完全冻结!

    天啊……这,这是何等庞大的力量!

    冻结一块江水,大源惠子能信……但冻结整整一个江面……这得是多么庞大的力量才能做得到啊!

    “八嘎,这是什么戏法!”

    “不管他,杀死大源惠子!”

    几个水忍虽然有些惊奇,但任务为主,还是第一时间向着大源惠子扑了过来。

    数百枚忍者镖再次出现,下雨一样落了下来。

    但站在冰面上,有了立足点的大源惠子,也同样恢复了自信。

    “哼,雕虫小技!”

    她双脚踩在冰面上,接着身上开始出现了红色的纹路。

    恶鬼附体了!

    她一甩手,数百道刀气飞了出去,叮叮当当地撞开了那些忍者镖。

    一个水忍还没反应过来,大源惠子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同时手中的太刀上沾着鲜血。

    那水忍的胳膊直接飞掉了,显然是被大源惠子的刀给切断了。

    “好快的刀!”

    另一个水忍额头忍不住见了点冷汗,他结了个法印,一条水龙忽然破开冰面,飞了出来,然后向着大源惠子一口咬了过去。

    大源惠子不慌不忙,踩着冰面奔跑起来,一刀切开了那水龙,同时到了水忍身前,一刀斩下,把他也给劈成了两半。

    最后一个水忍一只手破开了冰面,从下面一把抓住了大源惠子的脚腕。

    而与此同时,之前那个断臂水忍一只手拎着苦无,趁着大源惠子被控制的机会,向着她的喉咙就戳了下来。

    但大源惠子并不担心,她依然站在那里。

    而她身后忽然张开了地狱之门,一只凶恶的黑色巨犬忽然从里面跳了出来,接着一口狠狠咬在了水忍的脖子上,把他的脑袋都给咬断了!

    大源惠子顺手把太刀刺进了冰面,鲜血崩出来,这冰下藏着的水忍也被被大源惠子一刀给斩杀了。

    别看这大源惠子平日挺逗比的样子,但在关键时候,竟然如此的不留情面。

    辣手无情……看来,身为地狱道的继承人,她是已经受到过特殊的训练了。

    “搞定。”

    大源惠子收回地狱炎魔刀,然后伸出手来,轻轻抚摸凶恶巨犬的脑袋。

    这巨犬跟狮子一般大小,看上去十分的凶残,但此时却乖巧地蹲在地上,享受着主人的爱抚。

    “惠子小姐果然厉害啊。”

    秦川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地狱道的传人。不过,你这条小宠物模样有些难看啊,惠子小姐的品味似乎有待提高。”

    “这叫地狱犬。”

    惠子说道,“来自地狱的守门者,很厉害的哦。”

    说着,她眼睛一转,闪过一丝狡黠。

    秦川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不妙,毕竟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啊!

    “上去,咬他!”

    果然,惠子伸手一指秦川,那地狱犬立刻咆哮一声,在冰面上狂奔起来,向着秦川张口就要撕咬。

    秦川也不惊慌,伸出一只胳膊,单手捏住了那巨犬的嘴巴,硬是拽着它雄壮的身体,把它狠狠地摔在了冰面上。

    “砰!”

    冰屑飞了起来,地狱犬哀嚎一声。

    “啊!”

    大源惠子十分吃惊,“怎么会这样!地狱犬竟然被你给打趴下了!”

    这地狱犬的凶悍,远远超过了其他凶猛的生物!刚刚那么厉害的水忍,也是被一口就咬死了!

    “只是一只小宠物而已。”

    秦川笑了笑,反复只是随手做了件小事一样。

    “大小姐,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你还要继续玩么?”

    “哼!”

    大源惠子哼了一声,自己太不爽这个男人了,偏偏还受制于他,气死了!

    “那还不赶紧上路!”

    大源惠子催促道。

    “听起来怪怪的,能不能换个说法?”

    “你好麻烦哦!请你快点上路行么?”

    “还是很怪啊……算了,上车吧。”

    秦川重新骑在自行车上,这次大源惠子很自然地坐在了后面,双手搭在了秦川的腰上。

    “果然啊。”

    秦川蹬起车子来之后,忽然长叹一声。

    “什么意思?”

    大源惠子不知道秦川又发的哪门疯。

    “我是感慨,女人果然是要调-教一下。你看,现在你多主动。”

    “你,你去死吧!”

    大源惠子没气炸了,这个男人,就没个正经的时候么!

    他真的是华夏派来的管家么,为什么处处给自己挑刺!真是不让自己不爽,他就会不开心吧?

    “哼!本小姐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大源惠子忽然跟着说道。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你在华夏,肯定没什么朋友!”

    “这你可就错了,我身边朋友很多的。”

    “不可能,你这个人嘴巴这么坏,怎么可能有朋友呢!”

    “有些人,嘴巴坏,不代表心肠坏。”

    秦川一边骑车,一边说道,“而有些人,嘴巴跟涂了蜜一样,但心里已经坏到了家。你希望,我是哪种人呢?”

    “当然是第一种啦……啊,不对!你是哪种人,跟本小姐有什么关系!”

    大源惠子气呼呼地说道。

    “再说废话,本小姐就真的,真的生气了!”

    “你生气了会怎么样?”

    “生气了……就……就……”

    大源惠子难住了,也是啊,自己虽然是大源家族的大小姐……但对于秦川来说,好像根本没用啊!

    真是可恶,这家伙绝对是老天派来折磨自己的人!

    以后找个机会,要好好地修理他,哼!让他知道,得罪了地狱道的传人,是多么的不应该!

    “黑山区马上就到了。”

    秦川说着,已经快骑到了对岸。

    而他身后的冰面正在慢慢融化,变回涌动的江水。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大源惠子还是有些惊讶,终于忍不住问道。

    “做到什么?”

    “就是……把整个江都给冻结啊!”

    “就那样便做到了啊。”

    秦川很简单地回答道。

    “那是怎么做到的……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啊……话说,你的能力,是冰与火么?”

    “嗯,算是吧。”

    秦川也不多做解释,有些秘密还是留着微妙。

    说不定在关键时候,这秘密就能够拯救自己呢。

    “倒是很有趣的能力……不过,跟我们地狱道还是没办法相比的!”

    “肯定的。”

    秦川很谦虚地说道,“我的冰与火,更倾向于创造。而你这种地狱道……更倾向于毁灭。”

    “毁灭怎么啦,不是很正常嘛!”

    大源惠子很自然地说道,“力量什么的,不就是用来毁灭的么?”

    “你这么想,就错了。”

    秦川纠正道,“力量应该是让我们追求真理用的。”

    “哈?追求真理?开什么玩笑,我们又不是哲学家。”

    “等有一天……你或许会懂了。”

    “切,说的自己很老成的样子……还有多远啊!”

    大源惠子不想跟秦川纠结这种问题,最后问道。

    “到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我的董事长老婆》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