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403章 改革布局(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历史的时针终于走到了1917年的11月。

    1917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晚21时45分,“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以它轰击冬宫的炮声,揭开了俄国伟大十月革命的序幕,俄国首都彼得格勒(圣彼得堡)的工人赤卫队和士兵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首先举行武装起义,以停泊在涅瓦河上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炮声为信号,彼得格勒的工人和士兵开始向冬宫发起攻击,深夜攻入冬宫,逮捕了临时政府成员,克伦斯基逃亡,临时政府被推翻,当晚,在斯莫尔尼宫召开第二次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宣布临时政府被推翻,中央和地方全部政权已转归苏维埃,第二天,列宁在大会上作报告,大会通过了《和平法令》和《土地法令》,组成了以列宁为主席的第一届苏维埃政府,,人民委员会,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宣告诞生,人类历史进入到了新的一夜。

    知道历史进程的王振宇并沒有过分紧张,这少他召开应对俄国安全局势的会议是在中国当地事件的11月11日才正式召开,居然是后世的光棍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声确确实实在中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而对于王振宇來说,他现在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自己完全可以借着俄国人内乱的机会,争取把中俄的国界恢复到清朝康熙尼布楚条约时划定的界限,担心的则是后世关于苏联输出革命的记忆,那个实在是太恐怖了,在**的感召下,同一族群展开最残酷的自相残杀,,。

    显然青年军的高层沒看到革命残酷的一面,在座的都是辛亥革命的受益者,如果不是辛亥革命,这些沒法接触到满洲高层的将军们就算再会拍马屁现在也就是管带的命,论资排位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有这肩上闪闪的梅花将星,而且还的一口一个奴才的,那又现在的风光,在王振宇面前都不用太客气,所以对于革命,他们的的感觉那是想当亲切,反正比拖猪尾巴连奴才都当不上要好(满清时代,非旗人都不能自称奴才的)。

    “咱们国安局在俄罗斯发回來的情报你们看了沒,这次俄国革命还很新鲜了,夺权的革命者据说要解放全世界的劳苦大众,要坚决彻底的反对英法帝国主义,要实现**。”

    “什么是**啊。”

    “什么是**,你听这个名那就是财产是大家共有的了。”

    “那婆娘共不共的。”

    “这个还真不清楚,要不你跟委座说说,把你派去那个圣彼得堡看看。”

    “去你娘的,你当老子沒见过俄国老毛子啊,那些婆娘又高又大,摆弄起來都不知道是谁在弄谁,而且个个都有狐臭,而且俄国老毛子那里又远又冷,你自己怎么不去,我还回家搂着自己的婆娘好。”

    看着越说越不像话的将领们,万耀煌咳嗽了一声后道:“委座,俄国革命是好事,我们应该考虑和俄国新政府联系,争取通过他们摆脱英法日对东亚的控制。”

    王振宇心思不在这个问題上面,熟知世界历史他知道帝国主义在一战之后就注定要走下坡路了,因为各个殖民地会慢慢有自己的想法,而他们要继续从殖民地获得利益据说要依靠更隐蔽的做法了,比如国际贸易的剪刀差,不过说起來,剪刀差最明显的还是苏联这种社会主义国家,人家剪刀差不是对外的,直接就是城市对农村,然后国家主人穷的要死,而国家的公仆一边享受**一边不忘为主人的贫穷抹眼泪。

    所以王振宇开口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们都说说自己的想法,你们觉得这个**靠谱不,适合不适合咱们的国情。”

    话音刚落,将军们就笑了:“委座您考我们的吧,这个世界上那有他们宣传的那么无私的人啊。”“是啊,人都是自私的,他们要真的是无私的人,那也是因为他们沒有获得权力。”“而且我觉得万参谋长的想法也不是很正确,咱们和俄国人联手,先不说他们的革命能否成功,光是他们那个宗旨,你们信不信,真要联手了最后倒霉的十有**的是我们这些人,你们自己想想啊,咱们和老毛子相比,谁更弱,谁的穷人更多。”最后一个开口呛声的是和万耀煌一直不对付的徐源泉。

    听了徐源泉的话,王振宇心里一动,搞政治的人看样子都是明白人啊,难怪历史上国民党的高层那么死心塌地的**,任凭**占多大的道理也坚决反对。

    万耀煌不服气的嚷了一句:“我们当初革命为的不也是穷苦大众吗?怎么现在咱们自己做了江山,反到不愿意为劳苦大众而战了。”

    王振宇心里暗自摇头,万耀煌虽然在军事上大胆心细,但是在政治上却简单的可以。

    他知道现在必须统一思想了,在座的现在都随着青年军和国社党的发展渐成各自的势力了,自己只要通过统一在坐这些将军的思想,也就统一了全军的思想。

    “我现在跟大家讲一个寓言故事”王振宇一开口,在座的立刻收起刚才的嘴脸,立刻正襟危坐目视王振宇聆听训示。

    王振宇满意的笑了笑道:“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在座的都是明白人,王振宇这个寓言所含的内容谁会听不懂,但是每一个人都不敢出声,他们在想,大帅说的是不是自己啊。

    王振宇似乎看透了大家的那点小心思,微微一笑道:“你们想的沒错,我说的就是你们,也包括我,也包括所有的革命者,**对错我们不需要讨论,因为这个东西还沒有实践过,但是刚才老徐的话让我触动很大,任何人在掌握权力之后都是会变态的,远的不说,就说说我们自己,就说说辛亥革命,革命之前,大家参加反满可都是要掉脑袋的,这个时候的革命者你说他是少年英雄还是恶龙呢,可是革命之后大家看看,陶成章是死在谁手里的,唐继尧最后是个什么样子,这些教训太深刻了,你们能说刺杀我的汪精卫在北京刺杀摄政王的时候就是一个无耻之徒吗,可为什么最后他要刺杀我,刺杀摄政王为的是天下苍生,非私仇是公理,可是刺杀我为的不过是他汪兆铭的官帽子,是私欲而非公理,这就是少年英雄变成恶魔了,你们会不会也这样呢,我看会的,不光是你们,我自己都可能变成一个恶魔。”

    众将纷纷起身表示不会,我们对大帅您绝对忠诚,王振宇笑着摇摇头:“我相信你们的忠诚,可我不相信时间,别的不说,你们在座的现在哪个不是别墅居家,哪个出门不是汽车开道,你徐源泉就娶了第三房姨太太了,这些安逸富贵的生活就是龙穴里面那些闪烁的珠宝,是把你们变成恶龙的杀手,可是我们是不是把这些东西扔掉,回归到艰苦朴素的生活中就不会变质了呢,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不可能,也不要自欺欺人,因为你们手里只要握有不受制约的权力,你们的生活就必然不可能艰苦朴素。”

    “可是,在座诸位,我必须告诉你们一点,我们的生命是短暂的,现在的辉煌是暂时的,我们不要想着自己享受了,再传给后代,把自己身上越來越多的片状物、越來越长的条状物都称作“英雄特色”,并且宣称这种变化是一切人类无可避免的宿命,世界总会觉醒,康乾盛世吹的再好,辛亥革命还是会爆发,你们看看现在北京四九城那些游荡的八旗子弟,游手好闲能顶什么用,这就是让祖宗给害了还不自知。”众将听到这里似乎都若有所思。

    “为什么咱们国家在满清时代停滞不前,为什么列强敢欺辱我们,归根到底是体制出了问題,国家变成了少数人牟利的机器,民族和爱国主义成为这些最后的遮羞布,可偏偏老百姓的智商比他们估计的要高得多,最后害的不过是自己绝子绝孙罢了,留给子孙的财富再多不如给他们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你们都知道北京的庆亲王吧,那可是富国敌国的主,他的钱差不多等于满清一年的国库收入,可是镇压辛亥革命的时候,他硬是一毛不拔,结果了,满清沒了,他全家不得好死,银子也不知道去向,道理都是简单的,谁都懂,可是真正面对权力和财富诱惑的时候就顾不上了,对不对。”

    诸位将军彼此间交换了下眼神,齐声道:“大帅所言有理,该如何做,还请大帅明示。”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