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94章 徐州之战(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民国六年,西元1917年9月11日,举国关注的徐州之战终于打响了。( 随梦小说网)

    在打响之前,张作霖在奉系内部高级将领会议上拍着桌子下了决心:“此战胜败关乎江山谁属,还望各部精诚团结,齐心协力,不然我们就是有逃回关外一条路了,,。”

    可惜张作霖不是穿越客,不然第一精诚团结这四个字他是不会提,第二逃回关外这条路也不该提,历史上凡是高喊精诚团结的最后都是自己先把自己折腾死了,凡是留有退路的最后都会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

    不过张作霖是什么人啊,能够在东北胡子里头出头并且最终混上中华民国最高宝座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以这边下了打的决心,那边还不忘记派人去和南京国民政府搞什么和平统一谈判,按照张老将自己的意思,也就是趁机迷惑一下南方那帮傻子,为张宗昌和孙烈臣接下來的攻势做个掩护。

    可以说,这样的和谈从一开始就是不真诚的,但是在南京国民政府内部,以章太炎为代表的光复会系却自认为看到了一种希望。

    9月4日,在南京两院会议上,章太炎以国民政府副主席,监察院院长的身份发表了《如何在制衡中寻求统一》的著名演讲:“我们的国民政府已经是民国到今天为止十分民主的政府了,我们两院决策和执行都充分体现了我们的民主意志,可是为什么我们依然觉得这个政府不民主呢,问題出在哪儿,我们一直不得其解,知道汪精卫刺王事件之后,我们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自己的政府不民主,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原因,军队权力过大,已经凌驾于政府之上,我在这里对武汉的军事委员会沒有什么意见,但是却充满了担心,从目前來看,王振宇领导的军事委员会依然在努力维持国民政府的权威,这沒什么不对,可是如果有一天,王振宇个人的思想变了,或者说军事委员会的最高决策者更迭了,我们的民主是否还能继续下去,我们的国民政府是否还能是一个民主政府,这才是我最担心的,所以我们应该在接下來的南北和平统一谈判中争取主动,把北方的军队和南方的军队团结起來,在我们的军队系统中形成一个平衡的生态环境,只有这样,军队和军事集团才无法凌驾于政府之上,而这个时候我们的国民政府才能在完成祖国统一的大前提下,成功的升格为中央政府,而中国才能更加民主和富强,,。”

    孙文被迫病休之后,名为政党实为联盟的国社党内的政治局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是原本处于龙头老大地位的同盟会系发生了分裂,胡汉民,许崇智为首的一派选择坚定的站在孙文这边,被人称为“孙文系”,而原属黄兴一系的熊克武,程潜等人则选择投靠了王隆中,这一系根据其渊源被人称为“黄兴系”,而同盟会系的分裂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章太炎的光复会系和熊希龄、梁启超的进步党系在国民政府内部的强势崛起,这两个派系原本在同盟会系的强势压制下是联合抗敌的,但是王振宇出手打击和分化同盟会系后,他们反而为了权力发生了分裂,这一点是当初王振宇决定赶走孙文时沒有预料到的。

    现在好了,手握文官事务和政府监察大权的章太炎在南京公开提出了组建联合政府的政治口号,打着把奉军和青年军一起合并组建国家军队的主意,还别说,这么个思路一出來,在南京各界还真的是有不小的市场,毕竟在大家看來,内战这玩意能够不打还是不打的好。

    而在武汉,几乎是同一天,已经习惯当甩手掌柜的王振宇正带着自己的四个儿子,十二岁的沈荃、五岁的王敬业,已经刚刚可以小跑的王敬文和王敬武,其实王振宇还有一个孩子,就是五月底出生的千金王思韵,这会还满足于天天喝奶睡觉了。

    王振宇平日诸事缠身,很少有时间和自己的孩子进行亲子互动,好不容易安排出这么一天,带着四个孩子去参观刚刚落成的武汉国立动物园吧,南京那边又出现了反对的声音。

    王振宇对此很是不爽,其实反对自己并沒有什么,作为政治人物,王振宇这点肚量还是有的,但是章太炎千不该万不该在王振宇陪孩子的时候恶心他,他是真的有些不爽了。

    “陈秘书,给我叔父去封电报,最近我们国民政府贪污**的现象愈发严重了,需要惩戒一下,这样吧,设立一个廉政公署,任命陈炯明为主任,把文官事务委员会的纠察权分给这个部门就是了,此外安排我们的代表发起一个提案,反对国民政府官员兼领国民大会下属单位职务,这个监察院院长我看可以给孙文一系的谢持或者邹鲁,另外派人去上海见下孙文,让他安心修养这一年。”

    “爸爸,为什么那个老虎不肯站起來”王敬业稚嫩的童音很快又把王振宇拉回到了父亲的角色中去了。

    “傻孩子,因为老虎也要睡午觉啊。”王振宇十分慈爱的对儿子道,,。

    王振宇轻轻松松的几句话就使得刚刚在南京出头起风的光复会系立刻遭到了沉重打击,不得不交出了国民政府的人事权和监察权,而沉寂了一个多月的“孙文系”也十分意外的收获了两个重要的职务,这一下连胡汉民都看不懂王振宇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似乎是英雄相惜,也可能是心有灵犀,就在章太炎倍感难受的时候,张作霖毫不客气的踏上一脚,9月10日,在上海举行的南北和平统一谈判在历经了差不多一周的不温不火之后,突然发生重大变化,北方代表杨宇霆突然提出,北京政府乃是中华民国唯一合法之中央政府,为促进南北和平统一,理应撤销南京国民政府这一地方性政府,同时解散青年军这一非法武装,南方各省等待中央接受,这下南方以王正廷为首的代表们立马就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昨天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突然就变了,王正廷连续追问无果之后,只得向南京和武汉方面汇报此事。

    当时正在自己官邸召集光复会系同仁开会的章太炎听闻此消息,气的大骂张作霖无耻,****无望,情绪激动之余险些心跳停止。

    而王振宇在得知消息之后,十分轻描淡写的笑道:“发个通电,告诉全国上下,是他张作霖破坏了和平,让前线的那帮小子们准备动手干仗了,让弟兄们打的狠一点,别让奉军总觉得只有他们东北人才是男人,只讲狠话冲话爱耍个性的人一般都是欠收拾的,要好好收拾。”

    9月11日,北京方面,张作霖宣布由于南方国民政府拒绝和平,拒绝统一,奉大总统徐世昌之命令,从即日起取消南方国民政府地区性政府的地位,从即日起视为叛乱,同理,青年军为叛军。

    不过在前一天,王振宇就发了通电:“张作霖何许人也,东北一打家劫舍之徒,窃居民国要津,是百姓如草芥,穷兵黩武以求窃国,如此祸害若任其蔓延,则吾国必亡,故文正今以匹夫之身,负天下之兴亡,举兵为民为国讨之。”

    张作霖看了王振宇的通电,虽然给人揭了老底却沒有生气,只是不甘示弱的在发了讨伐令后还效仿当日袁世凯之口气单独回帖王振宇道:“吾纵观王文正之流,从前清宣统三年起,左是造反,右是捣乱,自民国肇始,无一日安宁与国,雨亭今居中央之地,为天下苍生计,断容不得此辈继续捣乱下去,待吾军破贼之日,定枭此贼首级以谢天下。”

    王振宇看到此通电后,也不用陈布雷了,亲自提笔回复道:“张作霖,男,汉族,现年42岁,奉天省海城县驾掌寺乡马家房村西小洼屯,乳名老疙瘩,身高四尺八寸(1米62),在东北为祸多年,近日流窜到直鲁一带继续作案,有捉拿归案者赏华元百万,即日,,。”

    看到王振宇写的这份通电,哭笑不得的陈布雷还想劝一下自家大帅,通电不带这么发的。

    王振宇却摆摆手道:“就这么发,这可是神回复了,,。”

    果然,张作霖看到这份通电,先是一愣,再一寻思,破口大骂道:“妈拉个巴子的,这个王振宇太不是个东西了,有这么损人的吗,他这是按规矩在玩吗?妈拉个巴子的,还敢通缉老子,老子,老子,,。”老子了半天,张作霖才又扯着嗓子大声吼道:“去,给老子悬赏大洋三十万,老子要这个王振宇的脑袋,,。”

    口水仗打到这个水平也可以算的上是空前绝后了,可大家的心思还是关注着整个战场,开玩笑,这可真是决定中国命运和未來的大决战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