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92章 徐州之战(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州前线,孟家沟,青年军第四师401团的官兵正按照上头的命令在这里挖壕沟了,已经和第一师,第七师一起划归第一军建制,他们在这一次武松打虎行动中的任务是在徐州给气焰嚣张的张宗昌的直鲁联军一个沉重的教训。

    “唉,我说,直鲁联军那帮孙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啊。”一个年轻的士兵趁着连长允许休息的功夫喘着粗气问道。

    “呸”二十出头的班长把工兵铲往壕沟里一插,双手搭在铲柄上道:“还能什么样子,和你小子一个鸟样,两个胳膊顶着一个脑袋,天天想着小媳妇的光屁股,呵呵”

    班里其他的官兵都笑成了一团,这时一个暴躁不安的声音突然传來:“笑什么笑,觉得自己很有体力是吧,给你们休息就抓紧事件休息,耽误了工程进度全部军法伺候。”

    士兵们吓得脖子一缩,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班长,这个军官是谁啊。”年轻的士兵不解的问道。

    “说你小子是个新兵蛋子吧你小子平时还不承认,连王团长你都不认识你还敢在咱们401团充大个。”班长毫不客气的教训道。

    “不就是个团长吗。”新兵对于班长的训斥显然还是有点不服气,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下。

    “不就是个团长。”不说还好,一说就让这个看新兵不爽的班长暴了“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啊,你知道是谁在朱家桥战斗中挡住了北洋第六师的疯狂攻击吗,你知道在安庆会战是谁带着咱们营在汨何顶住了十倍于我的强敌的攻击吗,就是你说的这个小小团长。”

    年轻的士兵是6月才分到401团的,对于团长的印象几乎为零,那个该死的团长似乎每天都不露面,如同不存在一般,现在听班长这么一吼,他嘴巴惊讶的几乎可以塞下一个核桃:“怎,怎,怎么可能,那他为什么才是个团长”

    “靠,为什么咱们团长是团长你都不知道你还想在俺们青年军混,我看你小子就是欠收拾,知道远征军司令,就是那个把德国佬揍的满地找牙的白司令不。”

    “这个谁不认识啊,咱们的民族英雄啊。”年轻的士兵不假思索的答复道。

    “屁的民族英雄,就是一个拿兄弟们的血去染红自己顶子的家伙,汨河战斗的时候老子和你小子一样也是个新兵蛋子,刚刚补充到咱们营的补充兵,据说是在朱家桥咱们营伤亡太大的缘故,反正补充兵营的优秀士兵就优先补充咱们营了”班长还不忘替自己吹嘘一下“当时咱们第四师的伤兵要运回对岸救治,可是第七师的纠察队不许咱们的人过河,大家当时急得不行啊,要知道那第七师是当时左路军总指挥白司令看家部队,人白司令就是第七师的开山老祖,第一任师长,他那纠察兵能有多得瑟你们就知道了吧,结果咱们团长带着咱们,二话不说就把人枪下了,连白司令都不怕得罪,结果白司令就给咱们穿小鞋,把咱们营顶在最前头就是不增援,你们猜猜接下來怎么样。”

    “怎么了,怎么了,班长你快说啊。”不光是年轻的士兵,其他的士兵纷纷围了上來,很显然团长的故事已经深深的吸引了他们。

    “你们真的想知道啊,那就给老子点根烟先,听故事也不见你们叫个好的”班长说的自己都心情好了,忍不住开了个玩笑,大家急忙递烟的递烟,点火的点火,总之弄的班长很是舒坦。

    “咳咳”班长抽了一口继续说道:“这件事情还真是我老朱亲眼所见,那天战斗结束,北洋兵全都投降了,咱们营剩下的弟兄不多,又累又饿全跟阵地上歇着了,这个时候咱们的白司令上來了,我们正打算敬礼了,结果团长他老人家突然跳出來,一拳就把白司令给打翻了,现场当时那叫一个乱啊,,。”

    “朱大个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了,想挨军棍了吗。”不知什么时候团长突然出现在大家身后,这一声怒斥,吓得众人当即四下逃散开了,,。

    其实王克文心里也很是苦闷,去年护国战争结束的时候,他原本还被关在南京的监狱里,结果突然被人提了出來,然后获得了青年军之父王振宇大帅的接见和授勋,之后更是和张自忠一样被授予了陆军上校军衔,担任了401团的团长。

    可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论资历,正牌湘西军官学校毕业的王克文自然比半路才投奔青年军的张自忠要深厚的多,但是由于得罪了白崇禧,远征军自然沒王克文的份了,王克文也就错过了担任师长和积累战功的机会,而王克文的老上级401团第一任团长刘叙彝在护国战争中虽然战功显赫,但同样因为白崇禧的关系,在战争结束后,离开了野战军系统,调到了安保部队系统去了,在军队系统,到了团长这个级别要再想往上走可就不能光靠战功了,还得看派系看关系,而这一点上性格粗直的王克文注定是要吃亏的,他跟的派系大多转了非野战系统,在野战系统中他唯一有点渊源的就是老师长廖磊,可去年护国战争结束,廖磊就参加军事观察团第一批去了欧洲,所以王克文错失了晋升师职干部的机会,连个副师长或者参谋长都沒捞到,他自己现在也正为这个事情烦恼呢。

    “唉,想太多也沒有,还是老老实实打仗,实在不行我就不在野战军干了,跟着老团长去安保系统算逑了”王克文自我安慰道,至于脱下这身军装的事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户部山位于徐州古城之南又称南山,公元前206年,西楚霸王项羽定都彭城,曾在山顶建戏马台,而成为徐州的第一胜迹,千古繁华地,徐州不夜城,历史上曾有“穷北关,富南关,有钱都住户部山”的俗语。

    陶峙岳的第一军和徐树铮的边防军的联合指挥部就设在戏马台上,据说这里可以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徐州。

    看着陶峙岳和青年军的将领们,徐树铮都忍不住感叹青年军果然是青年军,肩上佩戴金梅花肩章的居然都是写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而自己这种三十六七岁的在北洋系中都是新秀了,看着眼前这帮年轻人,徐树铮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中暗道:难道我们北洋就是让这帮三十不到的小伙子打败的吗。

    陶峙岳似乎习惯了被惊讶的感觉,他带着自己的三个师长,微笑的向徐树铮立正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道:“徐总指挥,陶峙岳奉命报道。”

    徐树铮感慨的看了一眼陶峙岳,回了一个军礼后一言不发紧紧的握住陶峙岳的手,,。

    关于这次徐州之战的前敌指挥人选一度引起了很多争议,青年军方面许多高层都力主陶峙岳出任前敌总指挥,毕竟徐树铮和他的边防军几天前还是皖系的军队,严格算起來去年还是青年军的死敌北洋军,但是王振宇反复考虑之后还是敲定任命徐树铮为前敌总指挥,并且让第一军军部和边防军司令部一起组成一个联合指挥部共同负责这次徐州方向的战斗,至于河南方向大家则还在谈,吴佩孚可不是徐树铮这种穷途末路,他虽然在商丘让张宗昌耗败了,可他手里的第三师,第六师,第十一师三个师的建制都还完整,河南的地盘尚在,你让他学徐树铮这般投效王振宇他还真做不出來。

    不过吴佩孚现在的日子是真的不好过,其实永不这别人怎么看,他吴子玉对自己还有多少实力那是一清二楚,现在用兵无粮马无鞍來形容吴佩孚和他手下的直系军队那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天津的曹锟也几度发电报催促:“子玉兄慎鉴,值此江山倾覆之际,我辈已无纵横四方之余地,不宜再做他想,当妥善安置麾下人马,早日往津养老为安。”

    要说吴子玉面对结拜大哥的一再却说不动心肯定是假的,毕竟直系眼下是江河日下,而偏偏这样的时候平日掩盖的矛盾和问題也就集中爆发出來,士兵闹饷的,军官请辞的层出不穷,更为严重的是在商丘之战后,直系军队损失的武器弹药都得不到补充,连最基本的射击训练都不得不停止了,这些都还是其次,更严重的是由于河南当地这几年都不太平,吴子玉的军粮迟迟无法凑齐,而吴子玉自然不可能跟苏联那样派机关枪征粮队去抢粮食,而且河南这个红枪会满地都是地方玩暴力征粮的后果也貌似很严重,总之一个字,烦。

    “子玉啊,实在不行还是接受武汉方面的建议吧,咱们把队伍朝着西北带,有了他们的物资支持,以你的本事要平定西北自然是不难的”吴子玉的恩人兼秘书长郭绪栋轻声劝道。

    “偏居西北那可就再无问鼎中原的可能了,如果届时王振宇又要西北的地盘奈何。”吴佩孚转头问道。

    “真到了那一天,你让出地盘解甲归田就是了,他必然会厚礼以待,对下头跟随你的兄弟们也算是有了交待了。”郭绪栋忍不住又叹了口气补充道:“至于问鼎中原,我劝子玉你就不要想了,现在你不按人家的意思办,你还能问鼎中原吗。”

    吴子玉仰头看了眼天空,然后摇摇头:“那也只好如此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