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85章 风雨欲来(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民国六年(西元1917年)8月20日,刚刚夺得山东还沒满月的张宗昌在日本人的支持下,雄心勃勃的陈兵黄河,准备渡河进攻徐州了。

    徐州差不多是皖系军队最后的栖身之地了,徐树铮想了很久,觉得就靠自己手底下这三万人马在这种弹药匮乏且沒有外援的情况下是无法阻挡张宗昌二十万大军前进的脚步,所以他思索再三,他决定接受王振宇特使杨永泰临走时留下的建议,一方面命令手下的军队沿黄河布防,另一方面他亲自赶去南京,拜见正在南京的王振宇。

    奉军咄咄逼人的态势,也让吴佩孚产生了风雨欲來,大祸临头的末日危机感,不过他毕竟还有地盘和军队,不比徐树铮的境遇,所以他本人到沒有急着來南京,而是派來了一个代表,很有些待价而沽的意思,对此,王振宇不无恶意的猜想,袁世凯要是看到自己的北洋嫡系最后都混到这个份上了,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爬出來诈尸啊,王振宇突然想起來自己家的振鹏弟弟似乎娶得就是袁世凯的亲闺女,严格來说自己和老袁还是亲家,现在居然在背地里开起人家的玩笑來了,罪过罪过。

    不过最让王振宇吃惊的是吴佩孚派來的代表,不是别人,正是直系头号军师陆建章和其史上鼎鼎大名的外甥、倒戈将军冯玉祥,陆建章和冯玉祥严格來说还是直系眼下的二当家和三当家,吴佩孚以下最大就是这二位了。

    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驻南京办事处大院,眼前穿着粗布军衣,身材高大,面相敦厚的汉子就是冯玉祥了,虽然不是一个系统的,但是冯玉祥依然十分厚重的朝着王振宇行了一个军礼:“卑职冯玉祥见过王大帅。”

    王振宇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历史上著名的人物,脑海中开始翻阅其有关他的资料了,其实倒戈将军的名头沒什么,放眼望去,军阀混战的时候,收买,倒戈本身就是一种常态,但是能够把倒戈玩到冯玉祥这个程度的,放眼整个民国恐怕还真沒几个,,。

    清宣统三年,西元1911年,正当南方辛亥革命的烈火越烧越旺的时候,冯玉祥和王金铭、施从云一起发动了动摇整个满清根基的滦州起义,如果说此前爆发的武昌起义尚远在南方的话,那么滦州起义就在咫尺之遥了,清政府立刻调集重兵予以镇压了,这就是历史上讨厌冯玉祥的人给冯玉祥定的第一次倒戈。

    要不怎么说朝廷有人好做官呢,滦州起义失败后,王金铭、施从云先后英勇就义,照理冯玉祥也是在必杀之列的,可是架不住人家舅舅是陆建章,走了老袁的路子,结果冯玉祥硬是想就义也沒就成,而是被革职递解保定。

    滦州起义虽然失败了,但是却给清王朝的王公权贵们带來了极大的恐惧和精神压力,这一点是武昌起义无法比拟的。

    在王振宇原來的世界里,对于冯玉祥的倒戈是有明确记录的,一共八次(吕布都甘拜下风)。

    第一次滦州起义倒满清;第二次护国运动倒袁世凯;第三次武穴停兵倒段祺瑞;

    第四次北京政变倒吴佩孚;第五次拉郭松龄倒张作霖;第六次五原誓师倒北洋;

    第七次国共分裂倒**;第八次中原大战倒蒋介石。

    几乎每一次倒戈都影响了民国历史的走向,倒戈都倒到这个份上了,也就是老冯这一家了。

    至于为什么沒有第九次倒戈的原因,则是由两个原因组成的:

    第一是中原大战时期,冯玉祥的部下大多学会了老冯玩倒戈套路,在国民党特务的金钱和美女的攻势下,对不住了,老冯从倒戈者变成了被倒戈的对象。

    第二则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冯玉祥从美国回国,准备响应中g号召反蒋,这和苏联方面提出的划江而治的战略是有冲突的,于是冯玉祥在苏联油轮上被烧死了,具体原因至今成谜。

    不过沒关系,现在他就站在王振宇面前,这个比王振宇还大五岁的汉子如今才不过三十二岁的年纪,却已经是直军第十一师的中将师长了,当然这要是跟王振宇相比都不够看了,可放在北洋,那就是年轻有为的代名词。

    王振宇在观察冯玉祥,冯玉祥又何尝不是在观察王振宇,王振宇给他的印象就是太年轻了,年轻的让人羡慕和嫉妒,这样一个人掌握着南方十二省的最高权力,和数十万轻松击败了北洋和德国人的虎狼之师,甚至自己的舅父还判断说,只要王振宇这个人不出现被暗杀等意外事件,未來的中国很可能会被其统一,初始冯玉祥也是不相信的,但是从郑州乘坐火车到武汉时,就被武汉巨大的变化给震惊了,记得一年半以前跟随曹锟入川打护**的时候冯玉祥是路过武汉的,现在仅仅是一年半之后,这座城市就焕然一心,处处洋溢着勃勃的生机,而到南京之后,商贸的发达,社会的稳定,百姓的安居乐业也给了冯玉祥很大的刺激,他从最开始的十分不屑变成了后來的渴望一见,而现在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朗斋先生,焕章兄,请随意座,都不用客气,我王振宇对二位是久闻大名了,今日得见心里很是畅快啊。”

    “我和焕章都不过是三等虾的角色,哪里敢入大帅您的法耳,今日來见大帅说起來也是冒昧的紧啊,,。”

    寒暄之后自然是直入主題了,不过陆建章不愧是冯玉祥的舅舅,切入点很是充满正义:“大帅,如今奉军张逆提兵七十万入关,所到之处兵灾不断,百姓流离失所,直隶,山东的百姓多受其害,已是苦不堪言了,现在北地百姓都在等着大帅您出手主持公道啊,,。”

    王振宇看了一眼陆建章心想:“不对啊,别人我不清楚,你陆建章陆屠伯的名号我可是久仰了,难道是在陕西让陈树藩这么一倒腾转性拉。”

    至于奉军的暴行,王振宇这里有一份详细的报告,实际情况比陆建章说的还要严重的多。

    奉军严格來说还不能算是一支军队,虽然人家清一色的现代化装备,团一级都配备了日本军事教官,有些东西是蕴藏在骨子里头的,不是搞几个外国教官就能改变的。

    奉军的骨子里那就是土匪,其他什么的都不用扯了,既然是土匪那就有土匪的规矩,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就是规矩,奉军久居关外,突然有这么一天大摇大摆的开进了富庶的京津地区,体内的占有欲和支配欲就被无条件的激活了。

    对于美好的事物,人们都是渴望和追求的,不过在追求的方式上还存在一定的区别,有的是把玩,远远的欣赏,而有的则是疯狂的占有甚至是摧毁。

    奉军显然不是前者,在奉军进驻北京十多天的时间里,抢劫,强奸的事件层出不穷,京师警察厅到沒有撤销,可是犯案的都是奉军,这就让他们很是作难了,而北京当地的地痞流氓也趁势而起,成了奉军的带路党,哪家钱多,哪家姑娘俊美,奉军的破坏力也因此成几何增长,一时间,整个北京都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社会名流,政府要员都纷纷向张作霖抗议了,但是沒有,老张家为了这次入关把家底都抖弄干净了,这结果自然是沒钱來安抚手下这帮王八兵了,只能任用他们在直隶的地面上胡作非为了,这也算是就地筹饷了,反正张作霖左一个妈拉个巴子,右一个王八犊子的骂來骂去,也沒见他收拾了,估计也还真不敢收拾谁,这次奉军入关,各部的势力都大范围的增长,如果逼的太狠,张作霖也害怕手底下的人作乱的。

    这个现象直到8月15日才结束,在这一天,北京城里最悲剧的事情发生,北京大学(1919年更名为燕京大学)的校区内突然闯入十几名奉军,三个漂亮的青年女学生被他们抱住就要亲嘴,其中一个女学生被一名奉军的军官当场**,这个喝的醉醺醺的军官还大声笑道:“这北京的女学生也不咋的,还沒咱们东北婆娘好。”

    这个时候北京大学的教职工都围拢了过來,数百名学生也围拢了过來,奉军这才发现自己沒带枪,于是一场群殴开始了,三名奉军士兵被愤怒的教职工学生活活殴打至死,余下的则被打成重伤,被强奸的女学生咬舌自尽,北大事件立刻引发了全北京的高校罢课,商人罢市,连山东挑水汉子和挑粪汉子也宣布歇业了。

    张作霖这次意识到事态严重,下令把剩下的十一个奉军凶手全部当众处决,同时把该部所属的营团长就地免职,可是这已经无法平息直隶民众对奉军的仇恨情绪了,而在山东,拜张宗昌所赐,一场更大的民变爆发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