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80章 三农问题(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汪精卫虽然靠着王振鹏成功逃脱了追捕,但是暗杀事件所产生的后果依然存在。

    包括章太炎等人在内,大家都相信孙文才是整个暗杀事件真正的幕后人物,不然以汪精卫一个部长如何敢策划如此大胆的行动。

    而武汉方面也沒有停止调查和抓捕的意思,一时间南京城内变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一项注意新闻管制的武汉方面这次沒有采取这个措施,而是任由媒体评论,在这样的风气下,很多小市民自然也就敢针对暗杀事件发表自己的看法了。

    “听说了沒,孙皇上派汪尚书去刺杀王大帅,结果事情沒办成,汪尚书连夜逃走了,而孙皇上让王大帅的兵给围在行宫里了。”

    “嗨,胡二,就听你老小子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什么皇上尚书的,也不看看现在是民国几年了,孙文那官叫主席,汪精卫那官叫部长,我一兄弟在国民政府听差的,这事才起了个头,据说武汉那位大帅眼下是还沒动杀机,不然保管这南京城的官就尸横盈野了,昨个下午那阵势你们是沒瞧见,海军基地都让王大帅的兵给包围了,所有的水手都被赶下了船,前前后后带走了一百多个军官。”

    “哎呀,这么多,哥几个,你们说说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孙主席要杀王大帅啊,这日子最近不是过的好好的吗。”

    “好个屁,读过三国沒有,那王振宇啊就是三国里的曹操,这孙大炮充其量也就是个汉献帝,这汪精卫演的就是董承董国舅奉诏除曹贼这出了。”

    “你戏看多了吧,,。”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而此时国民政府主席官邸被包围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了,孙文也很自觉,沒有外出的打算,而奉命包围主席官邸并和国民政府卫队对峙的是南京安保总队的部队,带队的是一支队支队长贺云卿,他此刻也是一头雾水,到不是对于包围主席官邸存在什么疑惑,他可是湘西永顺一个私盐贩子的长子,如果不是王振宇赏识,他家根本不可能发迹,现如今他爹是湖南省盐务局局长,他姐夫谷虎是湖南安保总队岳阳支队支队长,而他自己更是因为在护国战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在随后的大改编中转入了安保系统,担任了南京总队一支队的上校支队长,这么算起來贺云卿可谓是根正苗红的角色了,这样的人别说是包围国民政府主席官邸了,你让他带着兵去杀孙文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干,所以真正让贺云卿感觉到一头雾水的是,明明是包围了,却沒切断这里和外界的联系,除了人员不能出入外,电话线,供电,供水一律保持畅通无阻,而且还被命令不得和主席卫队发生冲突,包围的理由也不是包围而是保卫孙文。

    而孙文也很是郁闷,在过去的三十个小时里,政府方方面面的人物都打电话进來想探知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孙文起初还接了几个,然后觉得心烦意乱干脆不接了,现在他唯一期望的就是汪精卫顺利脱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简单來说,一旦汪精卫落到王振宇的特务机构手里,一顿毒打之后,那还不是让招谁就招谁,一个不好,就把整个同盟会系连根拔起了。

    现在不是一年多以前了,包括孙文自己在内,当初中华革命党的同志们现在都已经习惯了大权在握,出入风光的日子了,你让他们放弃车子,房子,票子,金子,女子然后再去把脑袋撇在裤腰带上去革命那不是扯淡是什么。

    孙文忍不住长叹了一声,一边希望张发奎办事得力,一边不停的安慰明显受了惊吓的宋庆龄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历史出现了变化,老孙身体调养的好啊),这一切來的都太不是时候,孙文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悔起來,自己当时是不是应该制止汪精卫的行为,而不该去默许甚至鼓励才对,现在看來,自己也是太贪心太急了。

    不过后悔是无济于事的,真正让孙文感觉到沮丧的是,平日看起來对南京政府事务不闻不问的王振宇一旦动手是如此的粗暴简单却又犀利有效,自己居然连一点反击的手段都沒有,这种感觉恐怕不必那笼中的金丝鸟强几分,,,唉,,。

    不过孙文的政治嗅觉还是很不错的,他想來想去之后抚摸着宋庆龄的一头秀发道:“夫人莫怕,要动我他王振宇早就动了,到现在那么久了还沒动,那这个事情就是恐吓大于实际了,等些日子这个事情自然就平息了,唉。”

    宋庆龄哭的梨花带雨的道:“你不是国民政府主席吗,他这个委员长名义上不还是你部下吗,为什么他说把你围起來就围起來。”

    孙文听到这话更是无奈的自嘲道:“你也知道是名义上的啊,王振宇这个湖南仔就是一活曹操,,。”

    “阿嚏”王振宇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此刻我们的活曹操正忙着接见从南京连夜赶來见自己的梁启超和胡汉民这两位议长“唉,这身子骨受了惊吓,一不小心就受凉了。”

    梁启超和胡汉民连忙道:“国事艰难,委员长还是要保重身体啊。”

    王振宇呵呵一笑道:“保重身体,南京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我早点归西啊,我还保重哪门子身体啊。”

    “沒有的事情,沒有的事情,现在北方兵戈不断,南方发展也在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怎么可以沒有文正你了”梁启超被王振宇这诛心之语也弄得很是尴尬,连忙出來劝解。

    大家东扯西扯了一阵子,胡汉民沉不住气的开口了:“委员长同志,这个对于您的遇刺我们同样深表震惊和愤怒,但是这毕竟只是汪精卫个人的行为,现在引出那么多事情來,很是麻烦啊。”

    王振宇听完这话冷脸道:“展堂兄的意思,现在是王某人多事了,按照展堂兄的意思,王某人最正确的做法就应该是乖乖引首就戮,然后留下家里的一堆孤儿寡母和手下一帮为这个国家出生入死却一无所获的兄弟,然后你们开个追悼会,发给抚恤就堂而皇之大权在握了是不是,胡展堂。”

    胡汉民被吓得当场不敢再言声,满脸胀的通红,王振宇现在显然是动怒了,要是一个不小心把自己当汪精卫同谋给办了他可就万劫不复了。

    梁启超见这个场面也只好硬着头皮出來:“委员长,胡议长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了,其实我们主要是担心这个政治影响,你让大兵把主席府一围,这以军干政的影响多少是恶劣了些。”

    梁启超的面子多少还是要给的,毕竟人家和熊希龄如今和自己的叔父王隆中是一系的了,所以王振宇并沒有如胡汉民一样恶语相向,相反还十分给面子做聆听状。

    梁启超似乎得到了鼓励继续道:“所以无论如何,应当考虑如何体面的结束这个事情。”

    王振宇把背往沙发一靠:“这个简单,我就几点要求,做到的话这次刺杀我就查办到这里了,否则我不介意用武力改组国民政府,,,第一点,修改《国民政府组织法》,扩大国务院的权力;第二点,制定和通过《土地法》、《农场生产补贴制度》以及《渔农协会管理办法》;第三点,国防部由国务院领导改为军委和国务院共同领导,,。”

    王振宇一口气说了七点要求,而内容却并不过分,这让梁启超和胡汉民十分吃惊。

    胡汉民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委员长,就这些了吗,人事上沒有什么大的变动吗。”

    王振宇思索了一下笑道:“你们还想让我把孙文先生赶下台吗,我想过了,这次的暗杀事件孙先生难逃其责,最起码是个监管不力,这养段时间的病也是必要的,一年为期,以观后效,也就是到这一步了,不过丑话说到前头,我前面提出的几项中,农村改革的问題,海军重组的问題如果迟迟得不到解决,我不介意武装政变对整个国民政府实施重组,,。”

    8月6日下午,胡汉民回到南京,下船之后那里也不去,直奔主席府,因为他有王振宇的亲笔信,所以贺云卿沒有阻拦而是下令放行了。

    “这简直是过分,什么是军阀,这就是军阀,他王振宇和袁世凯有什么区别。”孙文看到王振宇的条件时自然是勃然大怒了,直接当着胡汉民的面就愤怒了起來。

    胡汉民抖着手道:“主席啊,如今这个局面,咱们如果不答应很可能就被王振宇一窝端了。”

    孙文摇摇头道:“我看啊,最根本的问題还是你们过惯了好日子了,不愿意再和当年反袁一样继续革命下去了,我孙文个人的荣誉都是小事,可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农村改革有多麻烦,你居然敢接受,你知道我们最后会得罪多少人吗。”

    胡汉民摇摇头道:“先生,这个时候咱们必须以大局为重啊,汪兆铭真是运气太差,我今天看了刺杀事件的二号简报,汪精卫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王振宇几乎是半只脚弹尽鬼门关了,可就这还让他逃脱了,先生,虽然知道您不愿意,但这也是应对王振宇要求的唯一办法,,。”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