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66章 北方大战(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6日,驻防天津的日军护路队突然出面强迫直军退出铁路线2英里以外,直军防线被打开了一个缺口,西北边防军乘虚而入,直军不支,遂放弃杨村,退守北仓。{ 豌豆文学网}

    直军在退出高碑店后,整个战况急转直下,在北京的段祺瑞得到徐树铮的报告后,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而待在天津的曹锟却气的直跳脚,却又无可奈何。

    一般來说,一个弹坑不可能落下两颗炮弹,一个计谋不会被用两次,但是在这次直皖战争中,也许是直军的实力和皖军差距的太大,这个定律全部被吴佩孚给推翻了。

    胆大妄为的吴佩孚亲率其一部精锐,再次采取侧翼迂回战术向涿州、高碑店之间的松林店实施突击,直捣边防军前敌总部,战至17日,吴部攻占松林店、生俘曲同丰与司令部全体高级将领,向高碑店一线进攻的皖军因失去指挥而迅即败退,当天直军攻占涿州,并向长辛店方向攻击前进,皖军第1路军总指挥段芝贵在这个危机的时刻居然选择丢弃所部,逃回了北京,西路指挥段芝贵在兵败之后,只身逃回北京的举动导致整个西路的皖军溃散,18日,直军进占琉璃河;20日,直军大队进至长辛店和芦沟桥,将溃散的皖军基本肃清。

    皖军的糟糕表现让全国人民都震惊了,除了知道历史的王振宇以外,王振宇拿到党务调查部和军情总局的情报后,王振宇摇了摇头,看來皖系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早晚都一样。

    皖系和直系最大的不同就是北洋继承了前清的腐朽体制,而皖系却继承了直系的腐朽体制。

    换句话说,北洋军阀最终失败也绝非偶然,因为一个落后的制度注定是沒有出路的。

    王振宇想到这里,亲自提笔写了一篇评论员文章,经陈布雷润色后,同时发表在了《青年军报》、《国民日报》等五大报刊的头条,随后在《申报》、《大公报》、《武汉日报》、《南京日报》、《广州都市报》等报纸上都被转载。

    “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系势力的失败是必然的,因为前清所有的缺点和陋**部分都被这个集团继承了下來,那我们不妨來谈谈清朝是怎么灭亡的,辛亥革命以來,关于大清灭亡的原因千奇百怪,众说纷纭,有说是因为铁道部长盛宣怀的关系,也有说是因为我们革命党的关系,作为这个历史事件的亲历者,我认为清朝灭亡只有一个原因,这个王朝设计的制度已经不适合社会发展的需求了,,。

    纵观历朝历代,儒学和佛教都扮演了维护封建王权的角色,有清一代,儒学更是出了纪晓岚之流的无耻下作文人,毫无风骨,一心粉饰太平,似乎康乾盛世就是真的盛世了,似乎大清王朝就真的是要万万年了,但是英法等列强的大炮把这个看似强大实者虚弱无比的大清给狠狠的揍趴下了,于是大清的屁股露出來了,,。

    那么大清的虚弱是哪里出的问題,其实要实现社会稳定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你不再欺压掠夺老百姓了,老百姓自然也就不反抗了,社会也就稳定了,当局难道不知道幼儿园都能明白的道理,当然知道,但当局要的社会稳定是:我欺压掠夺你们,不论多么野蛮残暴你们都不要反抗,而是要逆來顺受,统治者的利令智昏,才是勒死他们的最后绳索,,。

    但是大清的统治者为什么会利令智昏呢,就是他们自身的制度就是这么设计,权力几乎不受制约,**沒有风险只有好处,官员不**反而会被逆向淘汰,上至皇亲国戚,王公大臣,下至各级官僚小吏,无人不贪,无官不贪,起先人民还期盼來个青天大老爷,可是等着等着他们就会发现这是个谎言,于是到了清末,等着西方民主思想传播进來,大家也就不再相信满清预备立宪的谎言了,直接拿起武器推翻了它,,。

    绝对的权力实际上导致了绝对的腐朽,但是袁世凯的北洋政府却罔顾了这个事实,一味迷信武力,视国民如草芥,看起來是把皇帝废除了,实际上走的还是封建王朝的路数,这样的政府一旦出现强有力的反对者,一旦被打败,等待他们的就只有走向灭亡的结局,,。

    被欺压和剥削的对象如果看不到希望,如果感受不到公平,你就是把爱国主义的帽子吹到天上去,也不会得到国民的真心支持和拥护的,所以北洋系充其量是个封建军阀团体,是一个拿把竹竿轻轻一捅就破的纸老虎,,。

    所以我们要吸取北洋政府的教训,不要搞什么独裁**,要坚持向西方学习先进的制度,以正在进行的欧战为例,德国是集权制度,英法是民主制度,在战争初期,集权制度可以以其制度的优势爆发出最高的效率,所以德国人在战争中占尽了优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德国人的优势就会越來越小,道理很简单,谁会为和自己利益无关的事情持续的无私奉献呢,所以英法必然会取得欧洲的最终胜利,因为虽然他们的制度也很不完美,甚至也存在**和效率低下,但是他们建立了一个渠道,可以保证国民和他们之间的互动和沟通,可以让内部的矛盾有一个不流血的平台释放和解决,这样的制度把纠正错误的成本降到了最低,也让国民的集体意志得到最大化的体现,这个时候來谈爱国主义才有意义,,。

    可是民主并不是统治者的恩赐,而应该是一种制度,把公平的希望寄托在当权者的道德水平上的做法无异于是空中楼阁,权力只有受到制约的时候,他才能保证掌握权力的人不会利令智昏,为所欲为,所以奉劝从政者,不要被手中的权力迷惑住自己的双眼,行使权力的时候,要想一想,这玩意是从那里來的,既然我们的国民是中华民国,那么就希望我们永远铭记四个字,国民万岁。”

    这是王振宇的原稿,说实话,文笔沒什么太多的提高,经过陈布雷的润色后,也依然沒什么文采,但是这篇文章所代表的思想观点,以及发布这个思想观点的人的敏感身份,使得这篇文章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空前的轰动,刊登了这篇《论北洋军阀失败的必然性》的文章的报纸在人们的手中纷纷传阅,特别是各大高校的知识分子,学生更是读的津津有味。

    最让人惊讶的是章太炎,居然公然在参政院和立法院当众宣读了这篇文章,并且在读完后还提笔在《申报》上撰文称赞道:“此文一出,扫尽四方雾霾,为我国之未來发展指明了方向,让读者浑身轻松,心生酣畅淋漓之感,,。”

    不过北洋军阀们可沒觉得自己应该灭亡了,至少段祺瑞沒这个感觉,就在18日这一天,已经得到前方败报的段祺瑞在和日本公使小番酉吉密谈了三个小时之后,毅然决然的签发了一道命令:“任命张作霖为中华民国陆军部部长兼定**司令官,责其立刻指挥奉军主力入关讨伐叛逆,,。”

    已经从日本人那里拿到好处,而且早已准备妥当的张作霖自然也是毫不客气的就把十六万奉军开进了关内,,。

    20日,正当直军拿下卢沟桥的时候,奉军孙烈臣部抵达北京,这个军事行动毫无疑问的表示北方的战局将在此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而这个时候,历经一周的苦战,吴佩孚指挥的十万直军虽然一口气打垮了近十六万皖军,但是兵员的损失,弹药的损耗很难立刻恢复却是不争的事实。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时候张作霖就是那只大黄雀了。

    22日,直奉战争爆发。

    也就是在中华民国六年七月二十二日这一天,奉军向世人展现了他们的獠牙。

    这些东北人是一点客气都不懂的,全部都是实在人,上來对着直军就是一顿烂打。

    直军也不愧是北洋精锐,虽然处处被动,却依然咬牙顶在前头,任凭你奉军如何凶猛,他们就是死战不退,整个战斗就在长辛店,卢沟桥等地同时打响,战况空前激烈,双方的损失都十分惊人,这个时候就比谁更狠了。

    结果首先支持不下來居然是奉军,这不稀奇,别看奉军装备好,个头大,但是他们和皖军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沒经历过什么大的战事,相比之下,吴佩孚麾下的直系军队都是经历过去年那场护国战争的,有在四川和蔡锷交过手的,有跟着冯国璋在长江两岸和王振宇的青年军玩过命的,这些宝贵的战斗经验绝不是靠着日本援助的新式装备就可以忽略不计的。

    至少对于顶在长辛店的原属第六师的两个直军旅來说,奉军的攻势看起來威猛,但是实际破坏力远不如青年军,有点玩花活的意思,这就是日本教官教出來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些日本教官是藏了私的,,。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