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20章 变局(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黄兴的话也不知道能被这些大佬听进去多少,但是却让王振宇很是感动,黄兴就是黄兴,都到这个份上了还不忘国事。(随梦小说网)

    “克强公,您就休息一下吧”王隆中忍不住劝道。

    黄兴摇摇头又对王振宇道:“文正老弟,这一次西南的事情,我理解你,国民政府人多嘴杂,万一走漏了消息反而坏事,但是此风不可长,军队是个暴力机构,如果他凌驾于国家之上,那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啊,咳咳咳,,。”

    王振宇连忙道:“这一次的事情是文正做错了,以后对外宣战之类的事情自是要通过国民大会表决才是。”

    黄兴这才点了点头,又看了徐宗汉和黄一欧一眼道:“文正老弟,别的我也沒什么好交代的了,我这身体是不行了,可我的孩子除了一欧外都还是个孩子,诸事不通,一欧又是个急躁的性子,我走之后,妻儿老小就拜托你们诸位了。”

    王振宇这一刻眼泪都出來了,想想辛亥革命那年在汉阳点兵,黄兴是何等的精神抖擞,自己当时以值班军官的身份向其报告,现如今却是病入膏肓,即将辞世了,让人如何不感伤。

    黄兴轻轻的拍了拍王振宇的肩膀,又对孙文等人道:“这一届国民政府任期五年,这五年是以军治政的五年,这也是权宜之计,可惜这第一年还沒过完我就沒办法陪同大家一起走下去了,接下來就拜托接星兄(王隆中的字)了,,。”

    黄兴这二个月也沒有今天说的话多,也许这就是回光返照吧,该交代的终于交代完了,黄兴微笑的看了众人最后一眼,脑袋轻轻的一歪,放在王振宇手背上的手自然滑落,所有的人立刻意识到黄兴辞世了。

    黄兴的妻儿们顿时呼天抢地哭成一团,而王振宇却呆呆的坐在黄兴身边,这是他來到这个时代第一次亲眼目睹历史名人的辞世,那份震撼让他的心久久不能平复,而更多的还有对黄兴的那份感激,当初如果不是黄兴的一纸命令,自己凭什么在当上旅长,又凭什么到南京扩充兵马,而自己起步时最大的一桶金也是黄兴帮忙促成的,太多太多的事情仿如昨日一般出现在王振宇的脑海中,,,恩公走了。

    中华民国五(西元1916年)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辛亥革命元勋,同盟会元老,国民政府主席黄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病故,享年42岁。

    黄兴的死讯在第一时间就被国民政府向外界公布了,国民政府发言人黄远生同时想各界宣布,成立黄兴同志治丧委员会并公布治丧委员会成员名单,王隆中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孙文,章太炎,熊希龄(从北京南下),梁启超任副主任,王振宇,胡汉民,陈炯明,廖仲恺,叶祖文,周质云,程潜,熊克武等七十四人为委员,国民大会紧急会议以全票通过为黄兴举行国葬的提案,并且通过王振宇的建议,把黄兴葬于南京紫金山,同时确认紫金山为国家公墓,设立忠烈祠等一系列方案,同时决定在武汉,广州,长沙,成都等十二座省会城市,举行公祭。

    北京中央政府大总统黎元洪也发了通电致哀,并指派刚刚卸任的国务总理熊希龄为自己的代表前往南京吊唁,驻华公使馆也发了吊唁电,同时驻南京各总领馆也纷纷到黄兴官邸吊唁。

    整个追悼活动在王振宇的要求下延长为七天,军事委员会命令所属青年军包括远征军上下为黄兴戴孝。

    黄兴的灵堂被放在了国民政府大礼堂,一口连夜赶制的金丝楠木棺材盛着黄兴的遗体被放在灵堂中央,四个身高超过一米八被精选出來的士兵身穿漂亮的白色镶金边大礼服侍立棺边。

    一副经过修饰的黄兴肖像画被挂在灵堂的正中,挽联可不是后世香港黑社会专用的什么“沉冤待雪”,而是章太炎这个大才子亲笔写的,上联是“无公乃无民国”,下联是“有史必有斯人”,横批是“浩气长存。”

    灵堂两侧按照王振宇的要求放满了社会各界送來的花圈和挽联,所有吊唁的人从正门进來,佩戴白花黑纱,由右侧进來绕棺一周后,至左侧慰问家属,同时家属谢礼。

    同时紫金山的忠烈祠和黄兴纪念堂也开始施工,按照王振宇的要求,蔡锷将军的遗体从日本运回后也将葬于此,而不是历史上的岳麓山,反正中山陵估计是沒了,以后紫金山上也就只剩下忠烈祠和一堆纪念堂了。

    王振宇这几天几乎衣不解带的守在灵堂里,那份对黄兴发自内心的尊重加之对黄兴死后丧事操办如此的极尽哀容,让国社党内很多同盟会出身的元老纷纷点头称赞,特别是四川赶到南京的熊克武,看到王振宇对黄兴如此重视,也就对自己这些一直追随在黄兴左右的旧人未來的政治前途略略放心了,历史上因为黄兴的追随者在北伐之后日渐边缘化,使得黄兴的历史贡献有意无意的被人忽视了,于是很多年后,当人们谈起辛亥革命都会条件反射般的想到孙文,可是有几人知道,所谓同盟会的十一次起义,大多都是黄兴在运作的,其中最悲壮的黄花岗起义,黄兴更是身先士卒带着炸弹队冲入两广总督府,辛亥革命,黄兴也一直奋战在第一线,而孙文却留在国外筹款,直到革命差不多要胜利了,才回來出任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在亲信面前曾自信地评比孙中山、黄兴:“孙氏志气高尚,见解亦超卓,但非实行家,徙居发起人之列而已,黄氏性质直,果于行事,然不免胆小识短,易受小人之欺”。

    黄兴的幕僚李书城,评价黄兴:“克强总是个最平实的人,做事有功不居,光明磊落,作战身先士卒,爱护袍泽,做人推诚务实,容忍谦恭,受谤不言诠,受害不怨尤,不道人之短,不说己之长。”

    章士钊评价黄兴:“吾持以论交之武器,在‘无争’二字,然持此以御克强,则顿失凭依,手无寸铁,何以言之,我以无争往,而彼之无争尤先于我,大于我……天下最易交之友,莫如黄克强。”

    可以说黄兴不是圣人,但却是个性格耿直的热心人,总是能体谅别人的难处,不争不吵,因此历史上黄兴在同盟会内的威望远远高于孙文也就不足为奇了。

    12月5日,王振宇在追悼会上发表了一片白话文讲话,深刻追悼黄兴同志:

    “同志们,朋友们:我们的革命尚未成功,而我们敬爱的黄兴同志去先一步离我们而去了,在这个悲伤的时刻,请允许我做一个简短的发言,谈一谈我眼中的黄兴同志。

    黄兴同志,原名轸,改名兴,字克强,一字廑午,号庆午、竞武,西元1874生于湖南省长沙府善化县高塘乡,革命时期化名李有庆、张愚诚、张守正、冈本义一、今村长藏等,是中华民国的开国元勋,是国民政府第一任主席,我第一次见到黄兴同志是在汉阳前线,当时我在援鄂湘军担任管带,而黄兴同志是我们的总司令,当时我们为了打退清军,冒死渡河袭击清军后勤重地玉带门车站,黄兴同志冒着枪枪林弹雨身先士卒,最终我们炸毁了玉带门车站,保卫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辛亥革命之后,袁世凯窃国,黄兴同志留守南京,遣散民军,因为时局艰难,欠饷颇多,黄兴同志面临多方指责,各方压力,最终排除万难办妥此事,为东南稳定立下殊勋,1913年二次革命,黄兴同志并不主张武力讨袁,但是最终服从大局参加了讨袁,失败后东渡日本,继续为四万万同胞之民权奋斗,护国战争时期,黄兴同志积极在江浙一带组织护**讨袁,后主导国民政府的成立并担任国民政府第一任主席,任职期间,殚精竭虑,任劳任怨,终于积劳成疾不幸辞世,纵观黄兴同志的一生,在革命的大是大非面前黄兴同志从不动摇,在个人荣辱面前,黄兴同志从不计较,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实为我辈革命同志之楷模。

    今天我们在这里追悼我们的革命事业的领路人黄兴同志,是为了向黄兴同志表明我们的决心,我们一定会继承他的革命遗志,把我们的革命事业进行到底,我们一定要完成黄兴同志最后的遗愿,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黄兴的遗体最后是在12月6日被安放在紫金山忠的黄兴墓中的,灵车前往紫金山途中,南京各界差不多二十万人沿途送行,青年军第五师奉命鸣炮四十二响,以示纪念。

    黄兴同志去世了,但是国民政府这面大旗却还是要继续扛下去的,但是黄兴毕竟是这个政府的一号首长,而且还是联系整个国民政府的关键纽带,他这么一走,形成的权力真空还必须尽快填补,于是南京又要开始热闹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