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18章 变局(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11月15日,在成都,顾品珍和赵又新联手发动兵变,逮捕了四川督军兼靖国滇军第一军军长罗佩金,随后他们打开了成都城门,川军开入成都。

    11月17日,青年军第九师唐生智部开入贵州,贵阳督军刘显世宣布贵阳归附国民政府。

    11月18日,云南督军唐继尧宣布下野,随后被南京方面委任为国民军事委员会委员,举家迁往武汉。

    11月24日,南京政府主席黄兴签发民国五年第311号和312号主席令,任命张澜为四川省主席,李根源为云南省主席,刘显世为贵州省主席,同时命令以三年为限,先按地区全面戒烟。

    11月25日,武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签发157号、158和159号委员长令。

    157号令:将原属川军,滇军,黔军各部改编为国民青年军第十六师,第十七师,第十八师,第十九师,第二十师,第二十一师,分别任命:吕超、但怒刚,顾品珍,赵又新,王文华,袁祖铭六人出任师长;朱培德,朱建德(朱d),刘明昭(刘b承),俞培棣,杨希闵,范石生出任参谋长。

    158号令:戴勘出任四川省军区司令,邓泰中出任四川安保总队司令,杨森任西康警备区司令;刘存厚出任云南省军区司令,王天培任云南安保总队司令,刘湘任云南安保边防总队司令;金汉鼎出任贵州军区司令,罗佩金任贵州安保总队司令。

    159号令:部队调防减员令,第一是从即日起,二十二个师除近卫师外,军官数量不变,士兵数量缩减到满编的60%,即每师总人数不超过一万五千人,大批被裁撤的士兵被分配的军备部的下属工厂或农场工作,其中的精锐转入安保部队继续服役,而对于军队驻地和新兵基地也做了如下调整:

    第一师师长李洪奎参谋长:夏威部队驻防在武汉;新兵配属801基地。

    第二师师长鲁涤平参谋长:叶琪部队驻防在安庆;新兵配属802基地

    第三师师长周正明参谋长:陶均部队驻防在广州;新兵配属803基地

    第四师师长廖磊参谋长:胡宗铎部队驻防在长沙;新兵配属804基地

    第五师师长俞作柏参谋长:晏道刚部队驻防在南京;新兵配属805基地

    第六师师长戴岳参谋长:何成浚部队驻防在成都;新兵配属806基地

    第七师师长李品仙参谋长:方本仁部队驻防在贵阳;新兵配属807基地

    第八师师长陈浴新参谋长:邓玉麟部队驻防在南宁;新兵配属808基地

    第九师师长唐生智参谋长:何应钦部队驻防在常德;新兵配属809基地

    第十师师长刘震寰参谋长:谷正伦部队驻防在杭州;新兵配属810基地

    第十一师师长张旭光参谋长:宋鹤庚部队驻防在江夏;新兵配属811基地

    第十二师师长宋浩民参谋长:叶开鑫部队驻防在赣州;新兵配属812基地

    第十三师师长欧阳武参谋长:张自忠部队驻防在梧州;新兵配属813基地

    第十四师师长邓铿参谋长:王克文部队驻防在昆明;新兵配属814基地

    第十五师师长唐海荣参谋长:贺云卿部队驻防在福州;新兵配属815基地

    第十六师师长吕超参谋长:朱培德部队驻防在九江;新兵配属816基地

    第十七师师长但怒刚参谋长:朱建德部队驻防在衡阳;新兵配属817基地

    第十八师师长顾品珍参谋长:刘明昭部队驻防在芜湖;新兵配属818基地

    第十九师师长赵又新参谋长:喻培棣部队驻防在宜昌;新兵配属819基地

    第二十师师长王文华参谋长:杨希闵部队驻防在泸阳;新兵配属820基地

    第二十一师师长袁祖铭参谋长:范石生部队驻防在襄阳;新兵配属821基地

    近卫师师长赵东生参谋长:黄绍竑部队驻防在武汉,新兵配属101基地

    至此国民政府基本上控制南方十二个省,而这一结果让南京方面很是吃惊,整个国民大会更是因此吵翻了天,不过最郁闷的还不是这些已经以国家主人自诩的国民代表们或者说议员们,而是以上海《申报》为媒体觉得丢分,郁闷,这段日子南京的民主气氛让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是无所不在的了,可是前几天四川还在川滇内战,一转眼的功夫就被国民政府一把抓了,甚至连预测的机会都沒留给媒体,媒体们只能用“西南事变”的标題來表现这一次变化的突然性,随后,愤怒的记者们纷纷涌入南京国民政府和国社党党部所在地,要求政府给出真相,而对此国民政府的官员表示他们完全不知情,甚至他们比记者更需要真相。

    国民政府的高层这一次确实是十分不满,因为这场被媒体称为西南事变的战争从头到尾都沒有对南京方面做任何通报,这一点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接受的,虽然大家在国民政府组建之初曾许诺把军队交给王振宇领导的军事委员会,但是不代表王振宇就可以自由行动,在大家看來这种自由行动在打击敌人的同时也在打击政府的威信。

    现在光复会系的主要骨干章太炎,蔡元培,唐绍仪,张謇和同盟会系主要大佬孙文,胡汉民,廖仲恺,张静江,汪精卫齐聚国民政府一号会议室就军队的问題进行了国民政府成立以來的第一次关门会议,国民政府一号,主席黄兴现在已经因为肝硬化正在医院重症监护,根本不能理政了,国民政府是有直接受主席指挥的国民卫队的,总人数大约六百人,指挥官是黄兴的儿子黄一欧上校。

    章太炎十分气愤的说道:“这样的军事行动完全是**裸的军事独裁,我看王文正是忘记了他领导的军事委员会前面还挂着国民政府的牌子,事先居然连个通报都沒有,我们应该毫不犹豫的把原本就应该属于政府的军权收回,这样才能保证民主的实施,同时也避免王振宇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孙文沒有说话,他比章太炎更希望把军权从王振宇手里收回來,但是他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先不说王振宇肯不肯交出來,就算肯交出來,内有北洋虎视眈眈,外有列强窥伺,而要面对这些问題,目前來看还真的是王振宇來掌军不可,不然光是下头的军官不服气就够大家喝一壶的了,所以无论军权这块肉多么充满诱惑力,眼下孙文是不敢吞下去的,还是守住既得利益的好,对于眼下的局面还是很让孙文满意的。

    因此孙文沒有开口,开口的是胡汉民,不过这厮貌似比章太炎还激动:“这个什么狗屁的军事委员会根本就是一个军事独裁机构,名义上是在国民政府领导之下,可是实际上靠着中华总公司,他们掌握了整个南方的最多的财富,然后靠着嫡系的军队控制局面,现在说国民政府是在其领导之下我看到还差不多。”

    胡汉民刚说完张静江就奋力从轮椅上站了起來,激动的说道:“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大家知不知道国家银行联合储备管理委员会的事情,这个事情现在上海那帮人都同意了,如果最终被通过,咱们国家的金融命脉可就被他们掌握在自己手里了,这么说吧,他们只要通过金融就能很轻松的控制整个国民政府,所以在这里我坚决反对把发行钞票的权力移交给联合储备管理委员会这样一个半官方机构,我坚持认为发钞的权力应该归于政府。”

    张静江这也算是老调重弹了,这段日子他就在忙这个了,不过南京这里支持他的人并不多,但不是大家不清楚设立这个机构的危害,而是今非昔比了,无论是那一个派系,或多或少都和财阀们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光复系就和上海四明银行的董事们來往密切,而同盟会系和南洋三大家族(陈、黄、陆)更是手足情深,这种情况下,张静江的话要是有人在意那就出鬼了。

    不过张静江资格老,这些元老们谁也不好驳他的面子,于是都只能装傻充愣了,场面顿时变得尴尬起來。

    还是汪精卫机灵:“静江先生,您先坐下,不要激动,晚辈这里有个大胆的建议,不如我们趁王振宇进京的时候,就用这卫队把他软禁起來,然后靠汝为兄(许崇智)和协和兄(李烈钧)把青年军掌握到政府手里,这问題不就解决了。”

    听到这话孙文差点沒背过气去,汪兆铭啊汪兆铭我看你是在欧洲待糊涂了,这样的馊主意居然也敢提,别的不说,王振宇手下情报特务机构可是出了名的厉害,陈其美怎么死的现在都还是个迷,你汪兆铭难道想做陈其美第二不成,再说了,就算真打算这么干,这是应该在这个场合提出來的吗,你当光复会这帮人是你亲兄弟啊,一旦走漏了,保不齐王振宇这个后生仔就把大家一勺烩了。

    不过还沒等孙文开口,廖仲恺就站了出來:“简直是一派胡言,我看你汪兆铭是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王振宇不过是统一了西南,你就要把人软禁起來,难道你想当军委主席。”

    蔡元培这时也急忙起身:“诸位,我觉得大家把问題想的太严重了,王委员长就算是举止失措,恐怕也不能和军事独裁混为一谈吧,这不合适,我的建议是大家不要乱來,还是走政治程序解决,咱们国家有今时今日的局面不容易,大家不要一冲动就把他给破坏了。”

    汪精卫有些气急道:“那我们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我看你们是做官做上瘾了,,。”

    唐绍仪闻言大怒:“汪兆铭,注意你的用词,在座的可都是国民政府的高层,容不得你一个南京市长在这里放肆,,。”

    会议最后又变成了吵架,不过还好,大家还算自持身份,沒有上演全武行,这时突然门被敲响了,黄一欧满面泪水的冲了进來道:“诸位,家父可能快不行了,他要见诸位。”

    争吵声立刻停止了,大家突然意识到这下子怕是真的要变天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