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314章 西南事变(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南五华山,时任云南督军唐继尧有点烦,说起來他也是有点背了,这滇军创建的时候他出力是最多的,蔡锷北上之后,唐继尧也算是忠心耿耿的替蔡锷看家,而后來蔡锷回來发动护国战争,唐继尧也是支持了的,虽然说这中途在袁世凯的爵位和大洋钱面前动摇了那么一小下,但是大节不失啊,最终还是摆脱了这个诱惑不是。(随梦小说网)

    可是沒想到,蔡锷居然还因此记恨上了,这去日本治病就治病嘛,居然还打报告撤销西南军政府,格老子的,这是多少滇军弟兄一刀一枪用鲜血换來的啊,居然被蔡松坡这么一句话就给送出去了,而且给谁不行,偏偏给了国民政府,不就是看着王振宇跟他蔡松坡都是宝庆人吗,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这些湖南人就知道抱团。

    想到这里唐继尧更是下定决心,等过了这一关,老子一定要把队伍里的湖南人统统礼送出境,这云南还得是我们云南人自己当家。

    可是现在真正让唐继尧头疼的是,他对滇军的控制力十分有限,最起码罗佩金他就控制不到,如果现在蔡松坡死了到好了,偏偏人还吊了口气在日本耗着呢。

    唐继尧想來想去,觉得还是不能等着人家上门,他立刻派亲信持信分别给四川的罗佩金、戴勘和贵州的刘显世、任可澄,希望能够三位一体,共谋进退,于此同时,唐继尧把忠于自己的原护**第三军的三个师谢汝翼,胡若愚,李选廷部调到云南附近才觉得心安了些许。

    杨度一行人抵达重庆的时候,四川的军队足足有三个军十二个师。

    而这时经过唐继尧的一番运作,四川的局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别说是杨度,就是蔡锷本人回來也未必能控制的住局面了,接替蔡锷出任靖国滇军第一军军长的罗佩金刚刚接受了唐继尧的任命出任署理四川督军,而已经被唐继尧猜忌的熊克武被调任靖国川军总司令兼四川省省长,这也加速了熊克武归附南京的决心,而罗佩金当上了督军之后的心思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于蔡锷要求他支持归附南京的信自然是视而不见了。

    唐继尧的这个任命事后被历史学家称为一大败笔,要知道此时在四川的滇军只有顾品珍,赵又新,三个师,而熊克武名下的川军(未必都听熊克武的)有但怒刚,刘存厚,刘湘,杨森,吕超五个师,并且川军还控制着整个四川乃至西南的咽喉重庆,而更为紧要的还在后头,罗佩金可不知道什么大局,他是一贯主张强滇弱川的,他在9月18日上任四川督军之后签发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整顿四川的财政,于是坏事了。

    具体來说,罗佩金的改革方案就是滇军每师每年的军饷为120万大洋,而川军一个师仅为80万,这下子就把川军和滇军的矛盾公开的摆到台面上來了,弄得川军的师长门纷纷打电报抗议,原本互不团结,而且还有旧怨的川军五位师长就开始了眉來眼去,强调我们都是老乡哈,要记得互相帮衬啊。

    罗佩金更大的昏招还在后面,9月29日,在督军位置上屁股都还沒坐稳的罗佩金居然有打起了裁撤川军的主意,为此还找來了靖国黔军驻扎在四川的三位师长戴勘,王文华,袁祖铭前來共商此事。

    到底是在四川人的地头上,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这下川军的大佬们坐不住了,原本还只是熊克武和吕超他们有归附南京的心思,现在刘湘,刘存厚,杨森这些地头蛇也开始朝着这个方向倒了。

    当军情局西南总站站长龚澎把这些资料一分不少的递给杨度后,杨度的脑子里头大致有了一个解决西南问題的雏形。

    “龚站长,我想和熊克武见个面,你这里是否能够安排,此外我來重庆是保密的,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

    龚澎点头表示沒问題,然后就转身去安排了。

    这一次杨度也不是空手來的,除了一千万用于收买川中诸雄的华元,在杨度的身后,驻常德的唐生智的第九师,驻宜昌的戴岳的第六师,以及从九江调來的李品仙的第七师,还有驻泸阳的邓铿的第十四师共计十万大军都进行了战斗动员,补齐了兵员和物资,三万多由国社党干部和安保部队组成的工作团也在紧张组建中,而与西南相邻的湖南,广西,湖北三个省的地方部队,安保部队也是全额补足作战弹药,进入战备状态,王振宇的意思很明确,能不动兵最好,非要动手,那就要快要狠,不留后患。

    而这个时候,南京政府的第一次政争在黄兴的抱病调停下渐渐平息,胡汉民最终从刚刚新增的六千万华元的海关收入中拨给了广东省地方政府四千万,用于其征地和通水通电,而章太炎也在这场斗争中看到了同盟会系的力量,觉得还是求同存异的好,可就在所有人以为第一次政争就要结束的时候,王振宇却朝南京扔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政争的大火再次被点燃,不过这一次王振宇真的不是故意的。

    从南京国民政府成立的第一天起,国民大会的代表们就关于以军训政的问題还是依法治国的问題一直是争论不休的,从表面看不过是政体之争,可实质还是权力的分配问題,如果不是因为王振宇目前的实力太过于强大,估计国民大会和国民政府那帮子人就要高喊王振宇滚蛋了,权力这个东西,谁不希望掌握在自己手里呢。

    王振宇也对此也一清二楚,无论自己做多少让步也不可能让别人满意,或许只有自己失去了一切,别人才会满意,才会用怜悯的眼神來同情一下可怜的你,王振宇虽然沒打算变成一个独裁者,但是已经尝试过权力滋味的他也不会允许自己沦落到那一步,不过眼下他根本不担心这个,他一手通过军事委员会抓紧了枪杆子,一手通过中华开发总公司捂紧了钱袋子,自然不怕出什么大状况了。

    他这一次扔给南京的其实不是炸弹,而是权力,司法独立的权力。

    国民政府在四月成立的时候,就设立了最高法院,这个机构从最开始的定位就是不对政府负责,直接对国民大会的,而且他的**官还是终身的,虽然目前在国民政府在各地实际实行的是以军治党,以党治政的政策,但是司法的独立性和神圣性却得到了王振宇为首的军人集团的尊重和保护,而且随着土地改革和城市化工业化等政策的推行,司法系统对于社会生活的影响也就越來越大,国社党内部各派系都希望能够掌控司法系统,而王振宇现在就把这个机会扔了出來。

    这个权力就是各省**官的任免权,王振宇也实在,就推荐了三个人,湖南省**官覃振,浙江省**官沈鸿儒,福建省**官林志钧,其余六个省则丢给国民政府自己去委任。

    这下子南京原本已经归于平静的政局再次沸腾起來,伍廷芳这个终身**官的门槛几乎被踏破了,而党内各派系也都在活动争取把本派系的人安插到省级**官的任上去,因为一旦得到这个位置这意味着未來五年这个省的司法系统的大权就握在了自己手里,在强调司法独立的时候,法院对于社会关系和矛盾的调节和影响很多,无论从那个角度來看,这个权力比军队貌似还要好用些。

    于是黄兴的面子立刻就变得不值钱了,同盟会系和光复会系立刻卷起袖子开战了,,。

    语言上的互相攻击都还是轻的,在两派内部主张以刺杀的方式消灭对方的声音不时出现,用光复系的话來说就是当年咱们的老大陶成章不就是这样被他们干掉的吗,好在无论是孙文还是章太炎的头脑都还算冷静,开什么玩笑,你们这些小混蛋真当武汉那位是泥菩萨啊,凡事都是有底线的,大家在南京玩玩民主辩论什么的,估计那位沒功夫搭理,可是如果玩暗杀政变什么的,那位就要出手了。

    现在这种有房有车有权有钱有小三的幸福生活可來自不易,在座的老大们有几个不是颠沛流离的前半生才换來今天幸福的生活,谁要是敢破坏这种安定和谐的大好局面,不用王振宇啃声了,两派的大佬都会十分踊跃的站出來拍死他,由此南京的权力斗争虽然看起來激烈,但也只是停留在新闻记者的笔下,最大的作用还是提高了相关报刊的销量而已,政府本身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大家也就是斗斗嘴皮子,然后在国民大会的会议上互相扔鞋子,身强力壮的可能还挥舞一下拳头什么的,总之,民主气氛很好,至少比后世开会时睡到一片的团结的胜利的大会要好的多。

    10月3日,在东南会战之后凭着全歼十几万北洋军主力而一时风头无二的李宗仁中将获得了王振宇的单独接见,地点是在武汉的雯庐,,。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