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97章 上海行(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而此刻,和谈判现场一河之隔的饭馆里,杜月笙正在和黄金荣,张啸林吃饭。レ★\/\随梦小说网★\/\レ

    “月笙啊,我说你那三弟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老是要把手往租界里伸啊,他还嫌自己的地盘不够大啊。”张啸林咋咋呼呼的吃了一个大闸蟹后问道。

    “怎么说话的啊,啸林,那可是国民政府委员长,连洋人见他都要客气几分,沒见这次把海关都还了。”黄金荣连忙唬住口无遮拦的张啸林,然后却轻声道:“月笙啊,这上海以后到底是个什么局面,这次的银行业谈判,你为什么让兄弟们都不要插手啊,这个事情恐怕要有个说法才行啊,毕竟虞老板哪里我们是有关系在的,而且哥哥我也不瞒你了,昨个虞老板也找了我们,请我们帮忙,欠人情面可不好吃啊。”

    杜月笙点点头道:“大哥(黄金荣退了拜帖,和杜月笙结拜了),这个事情我也是为了弟兄们好,这个国民政府可不比北洋,如果真和他们作对,人家指不定把租界一封,那些洋鬼子说不定还真的会把咱们丢出去顶罪,所以我的意思大家以后多给自己留条路,这天,指不定要变。”

    黄金荣想了片刻道:“我们是做流氓的,犯不着为了一帮子做银行的生意人去跟拿长枪的人过不去,不过月笙,对咱们这些人,你那位三弟到底是个什么章程?”

    杜月笙叹了口气道:“黄兄,张兄,我们虽然号称是上海的大亨,但是归根结底我们还是流氓,如果不想办法洗白,咱们这些人能有什么好下场,这个社会毕竟是会越來越稳定,法律也是会越來越规范的。”

    这最后一句话是杜月笙昨晚去见王振宇时,从王振宇那里现学來的,听的黄金荣和张啸林是一愣一愣的,二人寻思着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张啸林道:“那怎么办,咱们这些人走正道容易,可是下头那么多兄弟们怎么办,总不能一下子把大家伙的饭碗砸了吧。”

    杜月笙摇摇头道:“眼下的情况,自然是不能胡來的,咱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按照我三弟的意思,这烟土和军火的生意一时半会停不了,就算是停了烟土,军火的生意还是得咱们來做的,所以咱们可以先开始第一步,去帮会化,把咱们的买卖公司化,我的意思是先成立一个三鑫公司,专门做咱们上海滩的烟土和军火生意。”

    黄金荣点点头:“公司好,公司好,听起來就是正经人家。”

    张啸林点点头道:“虽然听起來有点脱裤子放屁的嫌疑,不过好像也蛮是那么回事的哈。”

    黄金荣笑了笑,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那虞老板哪里咱们怎么回话。”

    原來在虞洽卿他们决定和国民政府谈判之前,他们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这些人在面对王振宇的时候能够底气十足,所以他们思來想去,还是决定老规矩,走洋人和流氓的门路。

    一直以來,江浙财阀能够在上海赚票子,都离不开三种人的支持,洋人,租界的流氓以及军阀,现在好了,军阀就剩下王振宇一家了,洋人忙着欧战根本压不住王振宇,所以自然是要找黄金荣这些人帮忙了,至于杜月笙,现在是个人都知道他和王振宇是把兄弟,找他不等于与虎谋皮,所以杜月笙自然是被忽略不计了。

    其实流氓帮忙无非三件事,第一是走洋人的路子,第二是买凶杀人,第三就是制造事端,引导舆论。

    为此虞洽卿还特别给黄金荣和张啸林各送了十万大洋,并许诺事成后,四明银行一成的股份。

    这也就是为什么孙衡甫今天敢在王振宇面前这么得瑟的原因,眼界决定了行止,无论是虞洽卿还是孙衡甫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们把王振宇当成了一个北洋的军头了,所以在胡汉民方面轻微的暗示之后,居然就敢于來挑战王振宇了。

    在他们看來,所谓的货币改革不过是王振宇变着法的让自己的私人银行进來,然后从上海的市面上捞钱,那么只要自己这些人表现的坚决一点,让这小子感觉到事情棘手,麻烦,那他自然也就会知难而退了。

    想法沒错,可是思路却是从一开始就错了,王振宇这一次是下了大决心的,在他的脑袋里,整个南中国都将使用梅花毕(华元的图案是梅花为主体的,故称梅花币),包括洋人发的货币都得退出去,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允许这些上海的金融资本家在自己面前讨价还价呢。

    “虞老,孙总经理,我这么说吧,货币统一势在必行,现在你们发钞票到是小事,可是列强的银行也在发钞票,他们发钞票实际上就是在变相掠夺咱们中国人的财富了,所以政府打算是把辖区内所有的货币统一为华元,然后设置外汇管理局,对洋人的货币进行统一的外汇管理,至于你们担心的滥发华元的问題,我们可以效仿美国,设立一个储备管理局,这个储备系统包括:国民储备系统理事会、国民公开市场委员会、国民储备银行,这是资料,你们可以拿回去看下,总而言之,这个机构将取代现在的国民银行,成为新的国民政府央行,而在国民政府控制区内的各大银行的利益也将由这样一个机构來统一保证,不过和美国不同的是,发行货币的权力也将收归国民政府,我们将选择五到十家银行进行注资,使之作为国民政府的国有银行存在,以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和繁荣,在这里我甚至可以这样保证,只要最后我们建立了一个完成的,属于国民政府的金融体系,那么接下來的十年,国民政府治下的经济将会获得迅猛的发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也将由此强大兴旺起來,,。”

    可无论叶祖文怎么说,虞洽卿就是不松口,孙衡甫还时不时冷嘲热讽几句:“哎呀,到底是湖南人啊,和我们这些江浙一带的人不一样啊,什么事情都想着国家啊,我们这些人都是自私自利的,哎哟呦,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很了。”

    看着这些目光短视的上海金融资本家,王振宇真得很想大吼一声:“你们他妈是猪啊,货币不统一,国家就只能是继续混乱下去,你们这帮孙子就满足于自己有钱,然后帮着洋人搞乱中国是吧。”

    王振宇想着后世的一些自诩的社会精英不就是这样吗,在洋人面前装孙子,在自己同胞面前耍横,自我感觉还十分良好,动不动就提起自己爷爷的光辉事迹,全然不知道自己是多么渺小和可笑,王振宇看着这个孙衡甫的丑陋嘴脸就觉得有点这么个意思,他现在很想冲动一次,把自己跟前的茶杯一杯子茶水直接灌在这小子脸上,但是他想了想,沒这么做,忍了一口气后,王振宇微笑着道:“看样子,今天咱们是谈不出什么东西了,那就先回去休息一下,好好再想想,想明白了,我们明天再谈。”

    王振宇刚一起身,就对叶祖文道:“父亲,明天你來谈,我就不來了。”

    说完就要走,却被人拦下了:“您好,王委员长,我是上海《申报》的史量才,可以和您谈谈吗,我和邵飘萍先生是朋友。”

    原本心里就很不爽的王振宇听到史量才的大名就停步了,笑道:“用不着报邵兄的字号,你史老板的名号在我这里也很好用的,在你的笔下我不是一个封建**的大军阀吗,怎么有兴趣和我谈谈了。”

    王振宇的幽默让史量才对他的感观大为不同:“在今天之前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现在我更有兴趣和你聊聊了,这里是上海,我请您喝个下午茶吧。”

    王振宇笑了笑:“你们上海人还真的是自我感觉良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我的身份有些麻烦,所以等会如果安保太繁琐了,你别介意。”

    那边王振宇被拉了专访,这边虞洽卿和孙衡甫也离开了会晤地点。

    “我说虞老板啊,那个什么狗屁委员长,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他以为他手里有兵就了不起啊,他以为他亲自出面我们就得给他面子啊,还不是被我三两句话给堵死了”孙衡甫一走出会场就很是得意的叫嚣道,全然沒注意到附近几个烟贩子冷峻的表情。

    “孙老板啊,我说刚才你演的有点过了,说來说去,人家也沒拿出一个具体方案來,你就急着去反对,这可是很容易把人往死里得罪的啊。”虞洽卿和孙衡甫从会场走了出來,心里感觉怪怪的,他可沒有孙衡甫的得意,在上海滩混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王振宇就算在年轻那也是一头真正的老虎,而老虎的屁股严格來说是摸不得的。

    孙衡甫想了一下,是哦,貌似王振宇从头到尾也就说而來一件事,而且还沒提具体办法,看來自己还是太急了,不过输人不输面,孙衡甫还是强自镇定道:“怕什么啊,上海滩就不该是这些小赤佬该來的地方,不怕的,,。”

    孙衡甫上了自己的车就走了,虞洽卿摇了摇头就回府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