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82章 对德宣战(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五月的北京,惠风和畅,气候宜人,中南海怀仁堂已经换了新的主人,从北京开拔出去南下镇压的军队又陆陆续续的开回了北京,毕竟财政困难,出兵双饷是很难长期支付的,相对于南方国民政府的一团和气,北京这边的中央政府矛盾就很大了。

    目前段祺瑞这个陆军总长的麾下还有第一师,第三师,第五师,第六师,第十师,第十一师,第十五师,第十六师八个野战师外加移防到河南的定武军和安武军,总人数大约二十万,按照每个士兵军饷八块每月计算,这么多军队一个月如果不打仗的话最少也要花掉六百多万大洋,一年就是七千二百万,而中央的财政早在老袁的时候就破产了,交通票全变了废纸,国库空的都可以跑老鼠了,不过南方成立国民政府对于中央财政的影响不大,那南边的省份,老袁沒死的时候就沒交过税收,真正要命的是南方九省海关被国民政府收回,中央政府每年少了二千万的关余(而加税之后国民政府多了六亿华元的关余),而每年要偿还的债务依然不变,这可就要了政府的老命了。

    沒办法,中央政府自己每月开支都差不多要二百多万大洋呢,而來钱的项目,诸如地方的赋税,交通部的交通款都在段祺瑞手里,熊希龄要不回來后也光棍了,大笔一挥,授权陆军部从铁路和地方自筹军费,气得段祺瑞暗骂熊希龄是个老狐狸,如果不是徐树铮劝阻说所谓的国际影响和南方态度,段祺瑞就计划让拿不到军饷的大兵们去总理府要钱了。

    这么一轮倒腾下來,还要买军火的段祺瑞只能给军队发四成饷,这也使得下头的怨气很大。

    前门楼子,裕泰茶馆,掌柜的王利发正在敲着算盘数钱呢。

    自打民国以來,茶馆的生意就愈來愈差,而袁大总统死后,北京的旗人就更沒人管了,王爷府的王爷们又入不敷出,纷纷遣散家奴,典当王府,这就使得茶馆最大的客源旗人陷入了纷纷破产的境地,既然都破产了,自然也沒法摆谱到茶馆來喝茶了。

    于是北京城大大小小的茶馆,茶楼,茶庄立时倒了一大片,唯独这裕泰茶馆,因为王利发经营得当,早早的就把后院改造出租了,如今这后院虽然不见人住,但是人每月的房款都是按时给的,于是旱涝保收,虽然前头的茶客少了,但是买卖还能维持。

    今个也不知道那条树枝上的喜鹊叫了,刚一开门就有五六个年轻人推门进來说要包间,王利发立马叫伙子把包间打扫干净,沏好一壶热茶就退了出來,王利发也是这京城的老混混了,一眼就瞧出这些人有事要谈,自己就别往眼巴跟前凑了。

    这七八个人其实都是北洋军的军官,然后隐隐以中间那人为首,如果有青年军军官在的话,他们就会发现这为首之人和他们的大帅王振宇长得还有几分神似,不错这人就是王振宇的弟弟王振鹏,这会子正在北京休假了。

    这也就是北洋军队不太重视档案管理的错,整个北洋,除了这小屋子里的人,居然沒人知道这个北洋第十五师的上尉连长王振鹏就是王振宇的亲弟弟。

    屋子里的都是王振鹏在保定一期的同班同学,目前大多是在十五师任职连长或副营长,孙震,孙楚,王天培等人,和王振鹏同期的同学还有唐生智,晏道刚则投奔到青年军去了,现在最低都是副师职了,而大家都知道一个事实就是唐生智和晏道刚南下的时候可是拿着王振鹏的家书去的,眼下北洋已经是暮气沉沉,于是大家决定來找王振鹏,看看是不是一起南下算了。

    “要说这次北洋兵败啊,其实不是青年军多厉害,实在是北洋已经烂到根子上了,都到这个光景了,还惦记着自己的小算盘。”王天培性格直,有什么说什么。

    “咱么十五师,十六师就在徐州,徐总指挥只要一个命令,咱们二天都不要就能到南京,可是你们看看我们在徐州一待就是一个多月,硬是看着前方的部队让青年军各个击破,这仗打得坑人啊。”

    “呵呵,这算什么,知道军饷不,咱们一期有个弟兄在师部军需处,嘿,高级将领愣是一分沒少,所谓的四成饷都是咱们这些下层军官和大头兵。”

    “嗨,你那算什么啊,兄弟我分到十六师,部队就驻扎在廊坊了,吃空额的烂事就不说了,长官天天安排我们护送货物,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可是有一回翻了车,一看才知道护送的都是他妈的鸦片,这害人的玩意居然还要我们这帮子军人去护送,太他妈不是玩意了。”

    孙震想了想道:“我可是收到唐生智的信了,人家青年军从上都下都是同吃同住的,沒听说团长晚上不住兵营的,而且军饷是全额发放,从不拖延,这次人家又收回了海关,如今那些南方的老百姓看见青年军都跟亲人似的,那跟咱们这样,见着了躲都躲不赢。”

    孙楚摆摆手说到另外一个事情:“我听我一个在外交部供职的同乡提起一个事情,好像咱们的段总长正背着大总统和总理他们在鼓捣什么参战,说是要从日本人哪里搞一笔款子來,组建什么参战军,实际上就是南下去打国民政府的。”

    王天培一拍桌子道:“靠,小日本那是好惹的,吃人不吐骨头,袁总统就是让他们的二十一条搞臭了的,段总长怎么能这么干。”

    王振鹏从进來到现在一直沒说话,他知道弟兄们在跟前说这些话的意思,就是不想再在北洋干了,想让自己领着南下找出路。

    自己又何尝不想,当初考保定一期,不过是想比兄长混的更出息点,可是几年下來,差距越來越大,三哥都已经混到南方九省大帅了,而自己却只在北洋混了个上尉连长,且越來越看不到希望,家里都來信十几封了,封封都是劝说自己回家的,其中三哥也有几封,最近的一封也提到让自己尽快回家,北洋已经再无前途可言。

    其实王振鹏早就沒有当年那份和三哥一争短长的心思了,可是现在要走,他也难走了,为什么,因为王振鹏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且这个女孩很不简单,居然是袁世凯的三女儿袁叔祯,现名袁静雪。

    要说这个袁叔祯在民国历史上也是小有名气的存在了。

    筹备洪宪帝制期间,袁世凯一直住在居仁堂内,了解外界的消息主要依赖日本人办的一份中文报纸《顺天时报》,哪知道他所看的《顺天时报》,全是袁克定串通袁乃宽等人伪造的假版报纸,这个秘密最先是被袁叔祯捅破的,有一天,叔祯的一个丫头要回家看她父亲(这个丫头是一个老妈子的女儿,是自由身,所以准许她隔一些时间回家探望一次),叔祯喜欢吃黑皮的五香酥蚕豆,便让她顺便买一些回府,第二天,这个丫头买來了一大包,是用整张的《顺天时报》包着带回袁府的,叔祯吃蚕豆时,无意中看到这张报纸和她平时看的《顺天时报》论调不一样,赶紧把同一天的报纸找來核对,结果日期相同内容不同,显然有人造假,当天晚上,她把这张真版《顺天时报》拿给袁世凯看了,袁皱着眉头,沒有任何表示,只说了一句“你去玩吧”,第二天一大早,叔祯被一阵叫骂声吵醒了,起床一看,在大哥的跪地求饶声中,袁世凯正提着皮鞭教训人,一边打一边骂袁克定“欺父误国”。

    袁世凯做民国大总统的时候,大概是出于缓解与清皇族矛盾的考虑,想把袁家的一个女儿嫁给末代皇帝溥仪,挑來挑去选的是三女儿叔祯,有一天,袁克定向叔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透露了这个消息:“三妹,把你送到宫里去当娘娘好不好。”袁叔祯立马哭闹起來,闹到父亲袁世凯面前,老袁也很有意思,恐吓她说:“再哭,非把你送礼不可。”叔祯听了更是不依,顶撞道:“我又不是家里的鼻烟壶,爱送给谁就送给谁。”老袁听了哈哈大笑,连声夸道:“我们家三女儿有个性,理智高,斗志强,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一旁的五姨太见老袁如此开心,酸意十足地说了句:“你看她这样不听话,将來谁娶了谁倒霉。”老袁笑着反驳说:“那也不见得。”这件婚事后來沒能成功,大概是清皇室不肯“俯就”的缘故。

    按照原本的历史,袁静雪应该嫁给袁世凯心腹杨士琦的侄子,抗战时期出任伪山东省长的杨毓珣,而后按照历史的走向,这个汉奸老公被戴笠给枪毙了,袁静雪就开始一个人独居,写有关父亲的回忆录了,不过历史显然在这里出了一个大偏差,王振鹏这次奉命和第十五师一起调回北京驻防的时候,突然想去北海逛逛,于是相约几个同僚,换成便衣就去了。

    结果在这里划船的时候因为人太多的关系,和二个陌生的女孩子挤在了一条船上,当时沒觉得,后來大家才想起什么叫百年修得同船渡了。

    而二个女孩子中的一个跟王振鹏的同学的弟弟王庚是认识的,叫陆小曼,她父亲陆定是财政部的赋税司司长,另外一个女孩子却不知道是谁,只是她那委屈的模样深深的激发了王振鹏内心那种强烈的保护欲,而在西点军校读书的王庚虽然是短期回国休假和王振鹏也不熟,却自告奋勇的跑去找陆小姐打听消息了,才知道这个女孩居然是袁世凯家的二小姐,年方十六岁的袁静雪,而这个时候袁世凯死了还不到一个月,整个袁家已经是摇摇欲坠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