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70章 后袁时代(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么作为当代大学生的你们,应该在这场即将到來的社会变革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王振宇扯了一大段的社会矛盾之后终于进入正題,让他欣慰的是,和演说最开始不同的,现在台下的师生的思路显然已经被自己带动了,他们都在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给他们赋予历史责任呢,看來知识分子要比农民好哄的多,哄农民可能还需要一块土地,而知识分子往往只要给一个伟大的理想和目标就可以了。

    “第一,我希望你们成为新时代的知识分子和文化人,要有节气和骨气,不要为权势折腰,你们要成为民族的脊梁;

    第二,民主的实现不光是要有宪法和国会,甚至不光是要有一支属于国家的军队,更不是简单的玩玩多党制,关键还是要靠全体国民都认识到是他们养活了政府,而不是政府养活了他们,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权力需要自己去捍卫,而不是靠某个青天大老爷发善心,袁世凯称帝搞复辟的时候不是提出一个观点说咱们中国民智未开,不适合民主更适合帝制吗,那么现在就要由你们这些有思想,有文化,有道德,有理想的四有新人去开启民智,去引导这个时代的潮流。

    第三,让更多的人把自己的切身的利益和国家利益挂钩需要靠什么,儒家的传统说法就是靠所谓的教化,靠天地亲君师那一套,也就是宣传和洗脑,这个有沒有用呢,有,但是不长期管用,因为人总是生活在现实中的,儒家自己不都说了吗,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你让人长期处于被压迫,被剥削,沒有人权,沒有富贵的希望,换谁來统治都是一样的状态,你让他爱国不是扯蛋是什么,靠一个特殊阶层來主导的政权可以有,但是不会长久,只有人人都能从这个国家获得自己的利益保障,那么大家才会真心实意的去拥护爱护这个国家,咱们这个国家也才会有向心力和战斗力。

    第四就是错误的纠正,任何一个人,一个政党都不可能永远正确,儒家的圣人那是传说,就包括他孔老夫子也有龌龊的时候,灭人欲存天理的朱熹不还是扒灰吗,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有永远正确,绝对正确的想法,民主也不是绝对正确的,其本身也是一个不断纠错,不断完善的过程,大家都经历过清末的腐朽**时代,最糟糕的政体就是无法再进步的政体,是强调出身的整体,是限制个体发展的政体,是不流血不足以改变的政体,所以我们痛恨**的时候,千万不要把**的出现归责于官员的个人道德问題,而是要看看我们的制度是不是出了问題,为什么我们的官员敢于**,我们的制度的监管是否到位,不同阶级有矛盾,我们的制度是否能够调节这些矛盾,能否让大家通过文明的办法而不是流血的办法來协调,这些都是我们走民主道路的意义,但是过去的几年,我们的民主走通了,很显然,沒有,,。”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北洋政府这边的代表曹汝霖气愤的对另四方代表道:“地区性政府,你们是要另立中央吗。”

    杨永泰傲然的往椅子上一靠道:“曹先生可以这样理解,事实上就算你们北洋这边不答应,也无法更改业已形成的局面,说句不恭的话,咱们南北分治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了,谁也禁不起再來一场战争了,为天下苍生计,还是分而治之比较好。”

    徐世昌摇摇头道:“分裂国家可不好,各位代表,现在西方列强就在外面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如果我们不抱团,不拧成一股绳,怎么去应对这个局面啊。”

    杨永泰轻声笑道:“我们之前不也是抱团在你们北洋旗下吗,可是你们折腾的是什么玩意,派出來的军政官员无不是以拼命搜刮为能事,袁世凯这个总统更是忙于一心复辟帝制,山东丢了,你们夺回來沒,日本的二十一条你们签字了沒有,貌似最后所谓的民四条还就是对面这位曹汝霖先生签署的吧,所以不是我们不团结,而是你们自己不争气啊,现在我们也沒分裂国家的打算,只是觉得这个家你们当的不好而已,而让我们当家估计你们也不愿意,不如大家继续维持这个家族的兄弟名分,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好了,这个要求怎么会不合理呢,大家说是不是。”

    众代表纷纷称善,徐世昌现在也是一肚子的气,但是自家的军队在战场上不争气,自己这里自然也就沒底气说狠话了,他微微一闭目,干脆不出声了。

    他徐世昌是老北洋,不出声自然是有资格的,可是曹汝霖就沒这个资历了,他只能硬着头皮问:“那我想知道你们这个分是个怎么的分法。”

    汤化龙其实在心里也是不赞成这个所谓的分家办法的,毕竟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所以这个时候他开口了:“其实搞一个什么国民政府我觉得是不合适的,相反设立四个巡阅使府更为合理。”

    此时此刻黎元洪除了大义名分外就只有三个鄂军师的军队了,而且这些装备落后的地方军队根本不敢同王振宇驻扎在武汉的第五师和第八师发生冲突,所以杨永泰对于汤化龙的话根本不予理睬,作为南方三方势力中最强的一个,杨永泰摆摆手道:“这个就不劳费心了,我们三方昨晚就商量好了,各自成立一个地区性政府,将來等国家强大了,这样的地区性政府再行撤销就是了,这点对于国家的统一是无损的,相反我们还希望此后无论南北都不要搞什么武力统一的事情出來,更不要借助外人的力量來做这个事情,所以虽然外交权归于中央了,但是涉及自治地区的外交事务还请商量,否则我们不承认。”

    这大意就是你卖国的时候就卖你自己那份,我们这份不用你來卖。

    接下來的时间就是争吵的时间,曹汝霖这会子才后悔自己这边人太少,徐世昌变成菩萨后,自己就在唱独角戏了,可偏偏自己不是诸葛亮,沒有舌战群儒的那份口才,所以就只剩下一个字了,累。

    4月15日的会谈最终是不欢而散的,而在离谈判现场不远的金陵中学,李宗仁白崇禧他们正在和金陵中学生足球队进行一场友谊足球赛,最终由东南方面军高级军官组成的足球队以5:4的比分干掉了金陵中学生队。

    李宗仁和白崇禧一身臭汗的走下场,然后一屁股走到场边,早就有机灵的勤务兵把水送了过來,二人喝了几口就忙着喘气,白崇禧有些激动的说:“德邻大哥,我记得辛亥革命那年我们也是在这里和这个学校的足球队來了一场比赛,不过当时我们两个还是教导队的学兵,沒资格下场踢,只能坐在场边替大帅他们喊加油,沒想到几年后再回來我们都已经是将军了,而且还能下场踢赢比赛。”

    李宗仁想了想点点头道:“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我还记得那场比赛是一场平局,最后还是大帅打进了扳平的球。”

    白崇禧歇了口气道:“最新的命令已经下來了,东南方面军被撤销了,大帅也到了武汉,接下來的整个中国都要重新洗牌了。”

    李宗仁似乎听出了白崇禧的弦外音:“健生啊,听大哥一句劝,咱们今时今日的地位都是大帅给的,所以咱们最好不要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老老实实的跟着大帅,他要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沒关系的,你自己也知道大帅他可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所以你也别去瞎操心了,另外我听廖磊说你现在还扣着他手下一个营长不放,这是怎么回事,健生啊,我们现在都是将军了,很多时候要有肚量,不要小肚鸡肠,当时那个情况是人都会有情绪,一个营长,依着军法惩戒一下就是了,不要把事情做绝。”

    白崇禧听了这话咬了咬牙棒子,沒有再说话,,。

    “中国的未來在于你们,在于你们年轻的一代人身上,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里建设一座辐射整个中南地区,可以影响全国的高等学府,学校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国立武汉大学,我们会不断的拨款,不断的扩大学校的规模,不断培养优秀的人才,使之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中心,请大家拭目以待,谢谢大家。”

    掌声,热烈的,经久不息的掌声,几乎所有的师生都站了起來鼓掌,这一刻,王振宇在这些师生的眼中不再是一个粗鲁武夫的形象,而更像是一个导师和智者。

    对于国立武汉大学的设想,王振宇确实不是空口白话,在來武汉的船上,他就和一些负责教育事务的官员,包括翁文灏就进行了交流,思來想去,还是要把高等教育当首要问題來抓,在王振宇看來,欧战之后,整个欧洲会出现一个萧条和波动期,中国如果不抓住这个机遇迎头赶上,将來再想超越就除非有制度优势了,但是历史残酷无情的证明,在此后几十年的历史中,欧美的制度确实是当前生产力条件下最优越的,而对于还有一年就要诞生的苏俄模式,王振宇出于对自身家族的痛苦记忆,一点兴趣都沒有。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