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61章 尸山血海(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世界总是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而变得充满了巧合和偶然。

    3月28日,由于种种原因一再推迟的青年军和北洋军之间的大决战终于打响了。

    战斗居然在四个地方同时发生的,在这个无线电的推广和运用还沒有普及的时代,如此巧合的出现,确实是让人无比惊讶的,这让后世研究这次战争的军事学家觉得很有内容,但是深挖之后才知道确实是巧合和意外,他们不得不感叹历史是如此的充满魅力。

    史上闻名的东南大决战是在四个战场同时进行的,按照战斗打响的先后顺序,分别是:

    曹河、徐湾子一线的巢湖战场,解村、陈夏一线的和县战场,观湖山、铁湖咀一线的铜陵战场,还有就是姚墩头、弋江一线的南陵战场。

    青年军投入了第一师陶峙岳部,第三师李品仙部,第四师廖磊部,第七师白崇禧部,第九师程潜部,第十一师鲁涤平部共计六个野战主力师还有包括贺文常,龙云飞两个骑兵支队在内的三万安保部队,共计是十六万军队。

    而北洋军投入了包括第二师王占元部,第四师杨善德部,第五师张怀芝部,第十师卢永祥部四个野战主力师以及张勋的定武军二万人,倪嗣冲的安武军一万人,还有江苏陆军第一师,第二师以及浙军一个师合计投入兵力十九万。

    双方兵力差距不大,可以说是旗鼓相当,现在比的就是谁更狠,谁更凶了。

    战争总是充满了意外,只不过有些意外是人为的,比如说巢湖战场的打响就是一个人为的意外,这个意外充分体现了程潜程颂云的性格。

    就在白崇禧把程潜扒到一边,只让他去监视张怀芝的第五师异动的时候,对此十分不满的程潜就开始谋划了,于是在3月28日这一天,程潜也就十分自然的做出了让白崇禧愤怒无比的事情,他居然抢在白崇禧对和县发动总攻前对张怀芝的北洋第五师发起了攻击,而且还不通过他这个左路军总指挥,直接朝着铜陵的东南方面军司令部和安江的总参谋部做了战情通报,白崇禧得知后气得大骂:“程颂云,你最好沒什么事情栽在我手里,不然有你好看。”

    程潜可不是什么乖乖仔,别说白崇禧,就是王振宇本人亲自來,程潜也不会太当回事,他要的东西既然你白崇禧不给,他就自己去拿了。

    第九师现在可以说是整个青年军十一个野战军中最庞大的一个师了,光兵力就有三万,差不多辛亥革命时期的湖南民军和一部分江西民军都被纳入到了第九师队伍中來,第九师还和别的部队不一样,人家师下就是团,而第九师下头是唐生智,宋鹤庚,张孝准(沒等军情局在上海抓捕他,他就从广州上岸投奔程潜來了)叶开鑫四个旅,靠着手里四旅十团的优势兵力,加上安江方面及时调拨的物资和军饷,特别是一个炮兵团的装备就位,虽然熟练的炮手不好培养,但是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家伙却让程潜现在感觉自己腰杆子粗多了。

    所以兵力不过二万多人的张怀芝他还真沒放在眼里,这一仗他打的比谁都有信心,而且从战斗过程來看,他的自信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手中有了大炮,唐生智自然要用,对着张怀芝的阵地就是一顿乱轰,依着惯例,炮轰之后就是步兵冲锋,张怀芝急吼吼的驱赶部队上阵地去抵抗,结果呢,又是一顿炮轰,张怀芝的第五师一下子就损失了好几百人,如此反复几次,北洋军官们再驱赶士兵上阵地,这些士兵都不愿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唐生智帅领独立第一旅就趁虚冲上了阵地,轻轻松松就突破了张怀芝的第一线阵地,张怀芝气得吐血,当着师部众军官的面大骂程潜无耻下流,不按规矩出牌。

    接下來张怀芝纠集二个团全力以赴反突击,在炮火支援下,朝着丢失的阵地发起攻击。

    唐生智略微抵抗就全数撤回,北洋军这边还沒來得及高兴了,又是一顿炮轰。

    结果这么一來一往,一天下來,张怀芝的伤亡直接破了三千,而程潜的第九师损失不过三四百人而已,如此逆差,整个北洋第五师上下都因此变得士气低落起來,,。

    相比程潜那里的玩心眼斗心计,白崇禧这边在和县战场上打的就很是不顺了,张勋的定武军的战斗力明显是被低估了许多,因为到现在为止,足足一个上午,青年军付出了七百多人的代价,也沒能占领几块阵地,双方你來我往,寸土必争,所以自然打的也就难解难分了,往往一个阵地青年军刚刚拿下來,那边定武军就组织该死队夺了回去,两边各死伤百來人的结果却是回到原点,想想都让交战双方觉得泄气。

    不过白崇禧不急,因为他让第四师发动这样的进攻并不是要跟张勋拼消耗,那不是他的风格,他之所以漠视士兵的生命,是因为他有一个准则,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从而避免更大的伤亡和损耗,而为了实现这个目地,最小的代价在他眼中是忽略不计的,所以白崇禧根本就沒打算把张勋的阵地给打穿,而只是要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就在这一天的浴血奋战之后,张勋还沒來得及夸赞自己的部下,就发现白崇禧已经把第七师运动到了自己的侧后,而自己和自己指挥的定武军则被青年军以三个师的部队围了个水泄不通,白崇禧沒有连夜发起攻击,而是派出联络官,劝张勋投降了。

    结果张勋这个怪物不仅拒绝投降,还把联络官捆了起來,准备枪毙他,但是几个部将一阵猛劝,才把这个联络官暴殴了一顿,送了出去。

    白崇禧最近心情实在是坏到了极点,睡眠严重不足,才二十多岁,脑袋就开始出现脱发现象了,而张勋的行为更是打破了白崇禧忍耐的底线,于是一个疯狂的计划出炉了。

    “从明天凌晨四时起,全线发动攻击,以最快速度全歼张勋所部。”然后白崇禧留下一屋子目瞪口呆的军官,扬长而去,,。

    而在右路,最先打响的却是南陵。

    北洋第十师的师长卢永祥和张怀芝是不一样的,张怀芝是段祺瑞的人,而他卢永祥充其量只算算半个段祺瑞的人,不然冯国璋也不会默许由他卢永祥出任新组建的第十师的师长并且兼任浙江军务督办。

    在开战之初,在段祺瑞的授意下,卢永祥和张怀芝都是消极怠工,爱动不动的,结果耽误了冯国璋的布局,而随后的局势让精明的卢永祥认识到,不能这样下去了,因为青年军显然不是段总长说的什么疥癣之疾,而是心腹大患啊,奶奶的,有兵力比咱们北洋还多的疥癣之疾吗,而且卢永祥的志向是控制浙江这个富庶的地方,可如果不帮着冯国璋打败青年军,那么这个覆巢之下,还有那个什么卵吗,只有打败了青年军,才能带着队伍回到浙江,打退孙中山的革命联军对浙江的攻击,所以卢永祥最终选择站到了光明和正义这一边來了(光明和正义,)。

    于是以北洋第十师和浙军巡防第一师为主体的攻击部队毫不犹豫朝着鲁涤平的青年军第十一师压了下去。

    和第九师相比,第十一师差不多是青年军最弱的部队了,首先从军官到士兵都是东拼西凑起來的,包括原來的湖南矿警总队和北洋第39旅以及自己的旧部组合起來,物资也沒有补充完全,更沒有对军官进行重新训练,连政工干部都沒完全派下來(政工干部也缺货啊,)。

    可就是这样,在北洋第十师和浙军第一师的猛攻下,第十一师上下全部在拼死抵抗。

    张自忠指挥的111团第一营此刻就顶在整个进攻风暴的核心点上——斗家村,北洋军一次又一次渡过了河來进攻,然后一次又一次被张自忠他们打下河去,,。

    而整个会战的关键点在哪里,在陶峙岳他们这里,在铜陵,这里才是决定整个会战的关键点。

    是生存还是死亡,是胜利还是失败,是荣耀还是耻辱,这一切的一切都落到了陶峙岳的肩膀上,落在了整个第一师的头上。

    第一师的官兵在此刻的表现绝对对得起他们闪亮的番号,他们漂亮的制服,他们优厚的待遇,他们精良的装备。

    负责进攻的北洋第二师可以说是北洋的王牌了,但是进攻发起时,他们才知道进攻这样的对手是多么的愚蠢,对方的作战水平远远高出自己不止一个档次,防御阵地的互相掩护给自己这边造成了巨大的难以承受的伤亡,而疯狂的攻击了好几次之后,第二师的中下级官兵说什么也不肯攻击了,这仗不是这么打的,王占元气得半死,最后不得不下令把奖金提高到了十万元,而且先发十五块大洋进攻饷。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