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59章 致命突击(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万目中和王金镜二人阵亡的消息传到冯国璋手里的时候,老冯彻底暴走了,他疯狂的训斥站在他面前的每一个人,甚至连郭松龄也未能幸免,大家对此十分理解,战斗还沒打响,负责攻击的部队还在行军的过程中,结果就把两枚大将给折损了,换谁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什么大吉大利的兆头,更何况本身就承负着对赌带來的巨大压力的冯国璋呢,赌博的人可是很忌讳一些事情的,别摸头,别拍肩膀,别见书和光头以及尼姑,而赵招他们一口气弄死了二个将军,这可就不是摸头的问題了,简直就是在摸老虎的屁股。

    冯国璋因此变得十分失态,他愤怒的咆哮道:“告诉王占元,第二师军官全部降级,让他们戴罪立功,务必全歼这一股叛军,,。”

    其实不等冯国璋说话,在万目中,王金镜的轿子被迫击炮击中的那一刻,骑在马上的北洋步兵第六团团长张家瑞的心都碎了,师参谋长和旅长在自己的重重护卫下居然被敌人轻而易举的干掉了,他张家瑞以后在北洋的圈子还要不要混了,于是他当时就疯狂了。

    张家瑞根本不在意青年军射來的子弹,他从马上跳下來,指着青年军的伏击点对着自己的副官大吼道:“你,给老子带卫士连上去,不管怎样,拿下制高点。”

    随后又对他能找到的营连级军官大声吼道:“老子完了,你们也完了,我不管你们付出多少代价,组织人,从二侧绕过去,这支青年军一定要消灭掉,快,妈的,石振声,你们是怎么开路侦察的,这下可把老子我害苦了。”

    应该说赵招的思路还是十分准确的,在第一轮打击结束后,他就组织大家撤退,于是青年军的官兵纷纷拿起武器,转身就朝山头跑,只要跑过棱线就安全了。

    但是北洋兵显然经验十分丰富,他们在遭到伏击后并沒有溃散,而是组织起了火力朝着山上劈头盖脑的打了过來,一下子就有十几个正在努力朝上爬的士兵被飞來的子弹给击中,生死不明。

    赵招一看这个情况,立刻组织了还沒撤离的七八个战士,用一挺重机枪疯狂的朝着北洋军的火力点扫射,一梭子就打翻了四五个人,北洋军的火力顿时就小了。

    赵招立刻起身朝着棱线奔去,这时一颗罪恶的流弹不偏不倚命中了他的后背,子弹从后背打入,从胸前穿出,赵招立刻感觉到全身一阵寒冷,生命的暖流从他的身体中流失了。

    文书李卫东此刻就在赵招身边,他连忙扶起赵连长就跑,赵连长的血如安江集体宿舍里的自來水一般不断涌出來。

    王帅宇见状连忙往这边赶,一边赶一边喊:“赵连长怎么了,赵连长怎么了。”

    李卫东一摸鼻子,沒气了,他哀伤的用摇头告诉站在远方的王帅宇:赵连长去了。

    王帅宇当即愣住了,正在此时,轰,轰,轰轰轰,北洋军的炮兵开火了,一颗炮弹正落在王帅宇身边不到一米的地方,王帅宇和三个士兵当场就被炸死了。

    李卫东亲眼看见了这一幕的发生,他心忍不住的一痛,大脑一片空白,然后声嘶力竭的喊道:“党代表,,。”

    然后整个人扑了过去,抱着王帅宇血肉模糊的身体忍不住的嚎嚎大哭起來。

    这时北洋兵已经开始冲锋了,李卫东却如恍然不知,只是一味的抱着王帅宇在哭,过去一年多的生活都出现在了脑海中,仿若昨日。

    这时回头查看情况的二排长赵勇赶了回來,他一摸连长脖子上的脉搏,已经停止跳动了,赵勇叹了口气,有弯腰冲到李卫东身边,急声吼道:“李文书,党代表怎么样了。”

    李卫东沒有说话,依然抱着王帅宇在流泪,赵勇见势就伸手去摸王帅宇的脖子,唉呀,也沒了,他又看了一眼远处开始冲锋的北洋兵,连忙拍李卫东的肩膀道:“李文书,快走。”

    李卫东根本不理他,赵勇拉了几下沒拉动,一急之下,直接用手枪把李卫东敲晕,然后和赶过來的崔飞崔排长等人一起把李卫东给拖过了棱线。

    一周之后,青年军再次回到这个地方,但是尸体已经被北洋兵集体处理了,李卫东等人沒能找到赵招和王帅宇的遗体,最终只能用其身前的衣物为其在老家建了衣冠冢,而这次战斗后來被团部政治处的同志上报到了总参谋部和侍从处,而王振宇在获悉了这个故事之后,大笔一挥,建立忠烈祠,而赵招,王帅宇等上万阵亡烈士是第一批入住忠烈祠的烈士,第二批是岳飞他们。

    小团山伏击战后來被十分骄傲的计入了第一师的战史,此战击毙北洋军一百二十一人,其中含中将一名,少将一名;而参加伏击战斗的103团五连的200名官兵牺牲了四十多人,其中连长赵招和党代表王帅宇在撤退时不幸牺牲。

    而此时此刻,第五连的官兵们还不知道自己干掉了两个北洋军的将军,他们因为失去了连长和党代表变得士气低落起來,几个主要的军官和士兵聚在一起开了个小会,按照军条例,推举崔飞任代理党代表,赵勇为代理连长,也就是说,接下來这支队伍将由赵勇带领了。

    就在青年军在前方和北洋军打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失去了后援的四川北洋军让蔡锷打的溃不成军,曹锟帅第三师等北洋残部向汉中撤退,3月23日,蔡锷帅领的护**攻到离成都不远的龙泉驿,四川督军陈宦见大势已去,通电宣布**,并要求袁世凯取消帝制早点下野,据可靠传闻,袁世凯闻电后口吐鲜血晕了过去,好不容易才救活过來,却也是两行老泪,默默无语了。

    此时,还有两次突击性质的事件发生,一个是国民党,一个是北洋。

    首先是在上海,北洋上海镇守使,长江舰队司令郑汝成因为历史的偏差,并沒有在1915年11月被刺杀,结果就是这老小子指挥长江舰队二次攻击青年军的水运补给线,一次击沉了十条大船,重创了青年军的后勤补给,另一次则不走运,被英国人的扬子江舰队干预了一下,结果只好打道回府到上海休整再择日出击。

    最近铜陵前线打响,冯国璋已经下达了最新的命令,要求郑汝成再次出击,掐断青年军的水上补给。

    而这个时候,正在为如何对付英国人干预而烦恼的郑汝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陈其美这个暗杀大王给盯上了。

    1916年3月24日,上海外滩横跨苏州河的外白渡大桥,人來车往,熙攘热闹,一辆豪华轿车正不住地鸣着喇叭,分开人群,向着大桥急急驶來,郑汝成头戴白羽金帽,笔挺的军礼服胸前佩戴着多枚勋章,坐在靠左的军官模样的人对郑汝成说着什么,长舒了一口气,颇为得意,桥上车多人挤,汽车放慢了速度在桥上缓行,突然半天空飞來一颗炸弹,轰隆一声巨响,炸坏了汽车后轮,车子戛然而止,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年轻汉子分开拥挤的人群,左手抓住车窗,右手提枪向被震倒在车内的郑汝成连开数枪,顿时**迸裂,车内另一名军官也中了两枪,短暂的骚乱后,跟在轿车后面的那辆车上跳下几位保镖,却遭到另一位年轻刺客急促的阻击,赶紧退缩。

    那两位刺客事成后并不立即逃走,枪击郑汝成的那位年轻汉子不急不忙地验看了白羽金帽的正身,不管另一位受重伤者的**,转身立在外白渡桥头上,向围观的群众拱了拱手:"在下王晓峰,袁世凯篡权窃国,自为帝制,郑汝成助袁作恶,疯狂捕杀吾党人,今杀之,为国除害。”群众一听才明白,车内死者是当时上海最高军政长官、上海镇守使、海军上将兼陆军中将郑汝成,正当王晓峰痛骂袁世凯、郑汝成的卖国罪恶时,桥两边的英华巡捕闻声蜂拥而來,包围了两刺客,王晓峰爽然大笑:"我们要干的公事已经结束了,如果要逃,我们早就走了,现在我们等你们來,为啥还不快上來抓捕我们啊。”说完,二人扔掉手枪从容就捕。

    郑汝成被刺杀之后,上海的局势变得更加动荡不安,而对青年军來说,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几天之后,北洋长江舰队集体宣布投奔了孙中山的中华革命政府。

    郑汝成虽然只是一个海军将领,但是他的死却深深的震撼了北洋诸将,特别是身在南方的冯国璋等人,他们居然感觉到孤独了,陈其美的这一次行动,狠狠的打击了北洋军的士气。

    而雷震春这边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决定采取报复行动,而这报复的第一步就是命令京师军政执法处,无条件启动对猛虎青年军最高统帅王振宇的暗杀计划,立刻执行,,。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