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43章 炼狱之战(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由于军队调度的缘故,第二阶段的作战最终被延迟到了3月10日,这也为交战双方的准备工作提供了更充足的时间,这也导致这场被后世历史学家称为东南战役的战争的惨烈程度不亚于欧战的一次战役,很多新奇的作战方式也在这一战中不断涌现出來,极大的颠覆了列强对于中**队战斗力的传统认知。

    中华民国五年(公元1916年)三月十一日夜,安庆城外,四野苍茫,一片寂静,北洋安武军统领倪嗣冲却毫无睡意,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静静思考,客厅的西洋挂钟正在自觉的敲响十一时的钟声。

    “老爷,该歇息了”说话的是倪嗣冲的老婆,在她看來,自从丈夫从湖南回來后,情绪就一直不太对,所以对于丈夫的作息很是注意。

    “啊,是夫人啊,你先睡吧,我实在是睡不着啊。”虽然倪嗣冲绰号活阎王,在安徽一带无人不惧,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这个倪嗣冲却是个爱老婆的人,无论纳妾多少,对自己的夫人始终是客客气气的。

    倪夫人并沒有离开,而是十分担心的一起坐了下來道:“老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烦心。”

    倪嗣冲在民国时期也是个人物,镇压乱党,拥戴复辟,兵围总统(1918年在安徽兵围冯国璋)这些乱七八糟的大事他一件都沒拉下过,虽然说最后的结局很是凄惨吧,但是人活到他这份上,那就真的是福也享了,孽也造了,沒什么可牵挂的。

    但是眼下的局势他不烦还不行,要是拥戴袁世凯复辟,这位安徽的老大可是头一号的积极分子,几乎每一份劝进的通电他都有署名,一副袁世凯麾下天字第一号忠臣的模样,袁世凯对他的这份忠心自然也是投桃报李,加封倪嗣冲为一等公爵。

    倪嗣冲随后又奉命入湘镇压程潜、林修梅等人领导的湘南护**,起初战事也还算顺利,倪嗣冲靠着自己安武军十五营兵马二万多人枪把湘南护**死死的压在衡阳外头,可是不曾想,风云突变,王振宇这个程咬金从半路杀了出來,先是青年军第一师翻越雪峰山,经宝庆府进入衡阳地区,导致敌我力量发生了逆转,接着又传來马继曾的第六师全军覆沒的消息,这个时候倪嗣冲这个带兵的老手要再看不清楚形势那他就是猪了,咱们老倪同志一寻思,自己这二万人马留在湖南那叫一人生地不熟啊,改变不了什么局面不说,很可能还得把自己栽进去,所以倪嗣冲当机立断,撤,临走还狠狠的坑了汤芗铭一把,把湘军第一师栽进去了。

    而且倪嗣冲的安武军撤的不是一般的干净,连武汉都不进,直接回了安徽,那撤退的速度和距离,绝对不比甲午战争时期的叶志超差。

    大家肯定很奇怪,倪嗣冲就不怕老袁追责吗,人家倪嗣冲也不是小孩子,当官多年,看风向的本事那是一流的,这老袁正值前方失利之时,己方用人之际,对倪嗣冲这种手握兵权的将领只会文过饰非倍加拉拢,而不是玩挥泪斩马谡的把戏。

    果然冯国璋这边一求情,那边老袁戴罪立功的电文就下來了。

    不过这点小心也就是糊弄糊弄老袁了,倪嗣冲现在最头痛的是青年军,实在是想不到王振宇这小子短短几年的功夫居然积累了这么雄厚的实力,在吃下了江西和湖北的地盘后居然继续东进,眼看着就要打进自己的地盘安徽了。

    倪嗣冲比谁都清楚,有地盘才有钱,有钱才有兵,有兵才有权,所以安徽不比湖南,那种临阵脱逃的把戏玩不得,可是从第六师以及鄂赣的情况來看,这个青年军恐怕和二次革命时期的民军不太一样,貌似非常能打,而且装备上还略胜己军一筹,这可就让他很做难了。

    “夫人啊,咱们家的好日子恐怕是要到头了,我正想着要不就明天,收拾一下,老的小的都去天津避避,这南方很快就要变成战场了,为夫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倪嗣冲虽然下了死守安庆的决心(注明一下,民国时期安徽的省会是安庆,而安徽督军是张勋,所部定武军驻扎在徐州,倪嗣冲的身份是安徽省长,所部安武军驻扎在安庆),但是失败的情绪依然彻彻底底的暴露在自己的夫人面前。

    倪夫人是个很传统的女性,对于自己丈夫公务上的事情从來不过问,所以她只能默默的点点头:“知道了,我明天就安排下人收拾东西,不过可能需要点时间。”

    倪嗣冲摇摇头道:“那些坛坛罐罐的就不要收拾了,主要收拾些值钱金银珠宝,古董字画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另外我还会给你一张一百五十万元的汇丰本票给你,这是我从今年的税款中截留的,你们尽快出发,我已经定了一艘英国货轮,直接去上海,到了上海你们再转船到天津,我这些天天天在忙着组织劳力挖防御工事,可是天知道安庆能守几天,也许张大帅的军队还沒到就丢了,到时再走可能就來不及了,所以明天就走,现在就去把家里人都叫起來,连夜收拾东西,马上,,。”

    青年军的猛虎旗八天前就出现在了彭泽县,就是那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担任过县令的地方,据说当日陶渊明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所以把官印一丢就跑了,可是沒成想一千多年后,后人还在为这个官印打來打去。

    倪嗣冲感觉从湖南逃出來的那口子气还沒來得及缓过來了,这青年军就又追上來了,所以他也不打算再逃了,他要在安庆死守到底,哪怕把自己一手拉出來的安武军打光也在所不惜。

    当然守安庆不一定就是守安庆城,倪嗣冲的计划是在离安庆城一百里的望江县以及八十里的潜山县为支点,背靠长江,形成一个防御线,在外围就开始抵御和消耗,争取拖延时间,然后等张勋的定武军上來再图大计。

    望江县位于安庆西南方向,左侧是宽阔的长江,右侧则是龙感湖,大官湖,黄湖,汨湖,武昌互湖,青草湖组成的一个大湖区。

    这些紧邻长江的湖泊和长江是长期互补的存在,长江水旺的时候,水入大湖防涝,长江水淡的时候,水回流长江防旱,几千年來一直是相得益彰的关系,王振宇依稀记得后世因为在长江上游修建一个世界第一坝,结果破坏了这种生态关系,导致这些湖泊干得变成了一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王振宇对此只能和同时代大多数中国人一样,知道了也只能很无奈的画个圈圈玩诅咒。

    倪嗣冲还是知兵的,他把防线设在望江就考虑到这一点,此刻正是三月,湖水很浅,不易行舟,重武器根本无法水运,而且湖面宽广,所以也不担心青年军奔袭己方后路,在这里布防还有个好处,军需物资可以通过水路运上來,相对容易的多,于是倪嗣冲果断决定,派自己的亲弟弟倪敏统帅十营安武军沿汨水布防,在这里挡住青年军。

    倪敏也算是个人物,帅军抵达后什么也不管,直接征发了三万民夫,自备吃喝,强迫他们构筑各种工事,对于青年军的火力优势,目前北洋军大抵是知道一些了,所以对于防御工事的重视的程度自然也就跟着大大提升了许多。

    而和这伙子安武军对峙的是白崇禧亲自指挥的青年军第七师,此刻老白同学看着安庆四周的地势就只想骂娘,而且对汨水对面正在进行的土木建设也只能佩服多方劳动力多了,由于很多重武器还沒运上來,连开炮干扰都做不到。

    相对于北洋军,青年军可就沒那么多民夫可用了,不过大家都接受过什么严格的训练,所以虽然人比对方少一半,但是在构筑工事上面的效率可就不比对方差了。

    于是皖北前线出现了双方修工事竞赛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接下來的必然是一场苦战。

    3月9日,廖磊的第四师终于就位,而李宗仁的第三师则绕过湖区,朝着位于安庆东北面的潜山县运动,倪嗣冲在这里也放了十个营,安武军一共就二十五个营,倪嗣冲除了在老巢安庆留了五个营做预备队外,其余二十个营全部都派了出去,冯国璋这边也知道安庆的难处,现在也是一日三催张勋速速增援安庆,可是定武军十五个营二万人马这会都还沒到南京,到不是张勋玩什么心眼,而是下头的弟兄闹饷,不给开拔费就不肯动,而这钱,确实是拿不出來了(将领私人到是有钱,但是谁也不愿意贴出來)。

    就在倪嗣冲在费心安排自己一家的时候,3月11日11时30分,青年军第四师和第七师的官兵都秘密进入到了攻击发起阵地,等待着己方的炮兵的炮击开始。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