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24章 追逃(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要评选护国战争十大悲剧人物的话,北洋第六师参谋长马宝琛绝对可以当选,身为少将参谋长的他首先是被第一路军司令兼第六师师长的马继曾不待见,多次被呵斥,然后在大逃亡的路上被马继曾给了一个组织阻击的殿后任务,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借机报复。レ★豌豆文学网★★レ

    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悲剧,因为马继曾是带着第六师的主力第十一旅抢先出发,把整个补充旅六千多人扔给了马宝琛组织阻击。

    按照马宝琛的军事常识,如此雄厚的兵力,要脱身问題应该不大,但是谁能想到仅仅半个小时的功夫,补充第一团守卫的朱家桥阵地就易手了,实现突破的青年军401步兵团对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的北洋兵看都不看,全团在团长刘叙彝的带领下,凶狠的朝着文家坪扑來。

    由于第三批次的船马上再过二个小时就会到,马宝琛虽然听到了朱家桥方向的隆隆炮声,但是他按照惯例估了个二小时,也就是说等青年军击穿补充一团防线再赶到这里至少是四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既然这样,自己也沒必要去构筑什么防御工事了,在放出了二个连队担任警戒后,马宝琛就开始忙着组织撤退了,马继曾走的急,师部的大部分文件都还沒來的销毁。

    麻痹大意害死人啊,马宝琛刚把一小部分电文烧毁,就听见不远处枪声大作,还沒等他问什么情况,门就被嘭的一声撞开了,补充第二团的团长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來语无伦次道:“参谋长,不好了,快走,青年军打过來了。”

    “什么。”马宝琛这下子是真慌了,别看他从军多年,身处险境的事情这还是头一回,他愣了半天才冒出來一句:“那你还不组织队伍抵抗。”

    那团长顿时脑线发黑:“敌人插得太突然太猛了,外边负责警戒的两个连根本來不及示警,咱们的队伍都分散在村子里准备登船,根本组织不了抵抗了,参谋长,顾不上这么多了,我们快走,换上便衣逃吧,敌人离这不到一百米了,我的警卫排正在抵挡。”

    马宝琛这才点点头,去找便衣,才发现装衣服的箱子已经跟着上一趟船走了,而自己本來是该做那一趟走的,却因为想显摆一下自己的勇气,主动晚走一趟,结果,,。

    后悔这会都來不及了,还沒等马宝琛等人从师部走出來,让他们惊恐不已的场面出现了,一对对身穿青蓝色军装的士兵以极快的速度从师部门前跑过,众人身上的黄色军大衣明白无误的表露了自己的身份和立场。

    对不起,当即就有两个青年军士兵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马宝琛,马宝琛这边随行都有二十多个,也是条件反射的掏出了枪,双方立刻进入紧张的对峙状态,那两个原本只是负责警戒门口的青年军士兵现在也吓得冒冷汗,他们破门的时候可沒想到这里有二十多个拿枪的敌人在,喊人支援他们不敢,转身跑开则是死路一条,不是卖后背被射杀,就是被军法从事,唯一能给他们打气的就是身后三米不到的街面上不断跑过的战友们,可惜他们都沒发现这里的异常,汗水顺着脸颊就流了下來。

    对峙仅仅是一小会,看着越來越多从门前跑过的青年军,马宝琛认命的叹了口气道:“中央陆军第六师少将参谋长马宝琛愿意向青年军投降,我们放下武器。”

    至此,马宝琛成为了护国战争爆发一來第一个被俘虏的北洋军高级将领,消息传到北京,袁世凯气得把电报都撕掉了:“他为什么不自杀,他为什么不自杀。”

    刘叙彝沒想到自己这么乱來的结果是捞到了这么一条大鱼,立刻收拢队伍,押着三千多俘虏等待师长廖磊带着后续部队上來,,。

    猛虎青年军第二军副军长兼第二师师长戴岳此刻正在追击的路上,整个第二军的追击部队中,他可能是最轻松的了,他们从常德出发,走水路,连师属重炮团都带着,顺着沅江一路朝着马继曾追去,按照万耀煌的计划,接下來攻击湘江道重镇益阳的战斗也是放在第二师身上的,戴岳立下大功那是指日可待了。

    相对而言,比较苦命的就是第八师的周正明了,他们虽然是出发早,而且很早就隐蔽在北洋第六师的侧后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整个计划居然被胆小慎微的马继曾给识破了,而且这老小子还玩了一出壮士断腕,壁虎断尾的好戏,带着属下的第十一旅和师部跑了。

    第八师反应也快,刘兴带着军部警卫连队赶到的时候,周正明麾下的801团陈渠珍部已经朝着沅江奔去了,按理说这次马继曾是插翅难逃了,但是偏偏又出意外了,马继曾在进攻常德之前,在沅江东岸留下了一个工兵营,这个部队虽然只有一个营,却成功的在沅江上达了一个浮桥,结果马继曾除了丢下一个营千把号人的阻击部队外,全身逃过了沅江,然后炸断了浮桥,气得801团的团长陈渠珍把马鞭都扔进了沅江里。

    马继曾一口气跑到了湘江道所在益阳,才得知马宝琛已经被俘虏了,不用说,整个补充旅都完蛋了,而且马继曾在老袁身边的关系也发來密电告诉老马,老袁对于常德作战的失败十分震怒,只是因为全局需要引而不发,如果再丢失湖南全省,后果不堪设想。

    不得已,马继曾只能纠集余下的九千多人在益阳坚守,同时以第一路军司令的名义,严令驻防衡阳的倪嗣冲尽快击败当面之地,然后挥师到益阳來和自己会师。

    这是很理想的状态了,因为一天后马继曾得到了一个更加的恐怖的消息。

    临战取代赵东生,从第五师调到第一师担任师长的陶峙岳把整个宝庆府搅得天翻地覆,短短二天时间,就迫降了宝庆当地的政府和驻军(主要是当地驻军本身也沒多少人枪),然后挥师二万五千人号称五万,会合郴州永州地区的程潜,林修梅的军队万余人,共计六万人要夺取衡阳,而倪嗣冲这个王八蛋打仗的手艺不怎么样,看局势却是一顶一的,一看这情况就知道王振宇实力远超己方了,那这种仗还打什么打啊。

    这个时候马继曾的电报又來了,倪嗣冲心机一动,计上心來,他立刻回电,益阳战局干系湖北安危,而湖北安危干系大皇帝陛下之万里江山,所以即日衡阳移交归湖南地方管理,职部将帅所部定武军十五营人马前往益阳,由第一路军司令马继曾统帅,勘平湘西匪乱。

    如果倪嗣冲真的去益阳到也好了,可这家伙不厚道啊,不等汤芗铭接防的军队就位就自行从衡阳地区撤离,而且也沒按照电报上所说去衡阳支援咱们马司令,一路纵兵烧杀抢掠,沿着湘江直接去了岳州,然后朝着安徽去了,气得马继曾大骂其无耻,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马继曾不敢再跑了,死守益阳是唯一的出路,但是这也得问青年军第二军副军长兼第二师师长戴岳同意不同意。

    1月19日,就在马继曾前脚跑到益阳的时候,戴岳后脚就到了,第二师的先头部队十分轻松的就打垮了已经如同惊弓之鸟的北洋军警戒部队,到中午的时候,青年军第二师师属重炮团也就位了对着益阳就是一顿猛轰。

    已经屹立千年的益阳城墙哪里经得住如此现代工业的如此打击,垮塌了数十处。

    仗打到这个份上,缺少重武器的北洋军再要继续就有点困难了,马继曾眼泪都要流下來了,第六师连一场硬仗都沒打,就这么垮下來了,冤死了他都。

    1月20日,广东地区战事由第三军李宗仁,白崇禧主导打响,而在这一天,青年军第二军第八师的人马也到达了益阳地区,他们到來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用大炮向益阳北洋军的防线发射了一大片宣传单,内容是留在澧县第六师家眷的家书,内容大致是妾身一切尚好,盼君早日归來,莫在为袁贼效力了。

    当天下午,第四师也就位,七万青年军为益阳城里的八千多北洋军围的死死的,就是不进攻。

    “什么,光咱们城外就有七万人,他王振宇从那里搞來的军火和军饷,他一个小小的湘西怎么可能养这么多的军队。”刚刚收到衡阳被青年军第一师陶峙岳部攻占消息的马继曾失魂落魄的问道。

    “千真万确啊,师座,咱们这打的都是什么仗啊,到这会还沒把敌人的实力搞清楚,这仗沒法打了,降了吧,师座,咱们算是为大皇帝陛下尽忠了”第十一旅旅长周文炳在來见马继曾之前已经说服了自己的老对头张中和,大家的家眷都在青年军手里,而手里的军队把所有的辎重都丢了,在这小小的益阳城里一时半会也凑不齐,而在昨天凶猛的炮击之后,大家的士气全部都跌到了低谷,沒人愿意再打下去了。

    马继曾看了这些已经目中略带凶光的部下,知道问自己也不过是个情分是个过场而已,他哀叹一声,点头同意了。

    中华民国五年元月二十日,北洋陆军第六师在益阳全军覆沒,负责湖南战事的第一路军司令马继曾服毒自杀。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