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17章 血战常德(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叙彝立正敬礼道:“请军座放心,就算是战斗到卑职最后一个人,卑职也会坚决守住朱家桥,一定不给咱们第二军的军旗抹黑。”

    刘兴满意的喊道:“好,不愧是我们第二军的好汉子,朱家桥就拜托你们全团的弟兄了,此战之后,我一定亲自向大帅为你们请功。”

    “谢谢军座。”

    在安江,名义上青年军的最高指挥机构中革军委到现在也还停留在纸面上,身为中革军委委员长的王振宇给自己配备的另外两个副委员长是田应诏和陆荣廷,不过这两位一个在天津的租界里从事外交活动,另一个则干脆是挂个名,本人则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老家武鸣,除开每年一次的党代会外,基本不再出席任何政治活动。

    如此一來,王振宇就是中革军委的唯一领导了,这也导致中革军委秘书处和侍从处变成了两套班子一套人马,而在王振宇刻意安排下,从去年起,所有涉及青年军的命令都不再以大帅的名义发布,而是摇身一变,统一用中革军委的名义发布出來,虽然这有点脱裤子放屁的嫌疑,但是王振宇就此刻意宣布自己的所有命令都是合法的了,都是集体决策了,而他的青年军也就这样变成了党卫军,而不再是军阀王振宇的私军。

    中革军委实际设立在巡阅使府内,嗯,不过目前这个巡阅使的职务已经不存在了,从王振宇发布通电那一刻起,这个由袁世凯任命的巡阅使职务就自动被免除了。

    王振宇一直担心的法统问題也在这一刻被彻底解决了,此刻他正在办公桌前等着王怀事那边收的最新电报。

    常德战场注定要牵动交战双方最高指挥层的神经了,无论是王振宇还是袁世凯都知道这是双方的第一战,谁得手就意味着谁就能获得先机。

    王振宇看了最新的情报,弹了弹电报道:“马继增最后还是选择走水路了,这仗已经开始进入我们的节奏了,王虎啊,你去把我的被子抱过來,今晚我就睡在这里了,有什么消息都立刻來报。”

    马继增终于上船了,绣有讨伐军第一路军司令马字样的大旗十分威武的插在船头,迎风飘扬。

    整个北洋第六师浩浩荡荡沿沅江逆流而上,遮天蔽日,气势惊人。

    1月14日夜,马继增帅领的第六师按照原定计划进入沅江支流,直奔常德而來,不过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深夜的朱家桥静悄悄的,一队由七八条渔船组成的船队由远及近,试图悄悄从这里通过,在这队板船的后面,一个高大的北方军人正站在一条板船上,一边死死的盯着前方,一边搓动着自己寒冷的双手以对抗冬夜的寒冷,心里忍不住的暗骂道:“该死的老头子,早不称帝,晚不称帝,偏偏在这大冬天來称帝,搞的老子们这么鬼冷的天还要出兵打仗,希望这次奇袭能够成功,不然就难打了。”

    这个高大的军人不是别人,正是北洋陆军第六师第十一旅二十二步兵团的团长黄振魁,本次作战的先锋任务就被交给了他,黄振魁是个老行伍出身了,在第六师素有勇名,辛亥年在汉口,正是该部在汉口一举击溃了黄兴指挥的民军主力原新军第八师,按理说此人当是前途无量,不过在随后的巷战中,黄振魁做了一件人神共愤的事情,面对民军游击队的神出鬼沒,黄振魁直接下令点火烧毁汉口,这下好,连巷战都不用打了,黄振魁也因为这一暴行直接前途无亮,沒有那个领导会喜欢胡作非为的部下,不过此人性格很有些古怪,对升官发财兴趣不大,却对战阵厮杀情有独钟,所以每每第六师的先锋任务他都会当仁不让的接下,谁也不许和他抢,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黄振魁的计划比马宝琛的原版货还要大胆,他直接从本团挑选了八十个最精锐的士兵,让他们分乘七艘渔船朝常德进发,顺利的话就來一出吕蒙白衣下荆州。

    朱家桥的这一段河道比较窄,按黄振魁的惯性思维,如果有什么埋伏,那就是在这了。

    看着最后一条渔船进入狭窄的河道之后,黄振魁心里终于安了下來,可几乎就在心安的那一霎那,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哒哒哒,,。”四周突然火花四溅,枪声四起,黄振魁一听就知道是马克沁重起机发出的声音,如此凶猛的火力,不是埋伏是什么。

    渔船组成的船队遭到河岸两边疯狂的火力打击,渔船上面的北洋兵惊恐的看着如雨点一般打來的子弹,根本无处躲藏。

    一条渔船在瞬间就中了几千发子弹,居然直接就被打散架了,而其他的渔船也好不到那里去,站在外侧的北洋兵试图举枪反抗,但是根本就找不到开枪的机会自己就被一颗颗凶狠的子弹无情的击中了,身体不由自主的跌入河中,而躲在内舱的北洋兵则根本还沒搞清发生了子弹,就被穿过遮蔽物射进來的子弹击穿了自己的身体,,。

    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火力就孑然而止了,七条渔船顿时都沒了生息,静静的停在河中,如果不是河面那一片渗人的殷红以及漂浮在河面上的死尸,谁能想到就在一分钟前在这条狭窄的河道里发生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黄振魁愤怒的跺了跺脚道:“撤,妈的,这鬼地方居然有埋伏,可惜了老子那帮子好兵。”

    二十二步兵团遭遇伏击,损失近百的消息很快就上报到了马继增这里,马继增看了一眼惶恐不安的马宝琛道:“参谋长,行军打仗,中个埋伏是常有的事情,不用太过紧张。”

    此言一出,马宝琛自然是老脸一红,走水路毕竟是他的建议,如今看來青年军这边显然是有了防备,马宝琛轻声问道:“曾帅,既然对方有了防备,那我们接下來怎么办。”

    马继增用手刮了刮自己上嘴唇的胡子,似乎很满意马宝琛这个平日跟自己不太对付的参谋长此刻的样子,他略带讥讽道:“怕什么啊,偷袭不成,咱们就玩强攻好了,老子们可不是学堂里出來的书呆子,老子们可是尸山血海里滚出來的,参谋长啊,虽然你读的书比我老马多,但是要说这带兵打仗,你这个小马还得跟我这老马多学学,哈哈。”

    马宝琛被马继增气得脸是红一阵白一阵,不过他知道马继增就是这么个粗胚子,也就不好发作,且由他去吧:“曾帅所言极是,接下來我等皆听曾帅吩咐。”

    马继增这才收了收得意的样子,一脸肃穆走到地图前道:“把师部放到文家坪,这里离常德城也不过四十里地了,一路过去又都是平原,让十一旅周文炳他们组织一下,老子们这次要一路杀到常德去,让这些乱臣贼子好好看看咱们第六师的威风。”

    等到众人离去后,马继增一脸的得意全然不见了,只见他眉头紧锁的看着地图道:“王振宇啊,王振宇,我就知道你不是个省油的灯,但是无论你玩什么花招,老子这次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抓到你,洗刷玉带门的污名,你小子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受死吧。”

    常德大战的大幕随着沅江朱家桥水域的一场伏击战终于被拉开了,而北洋第六师也把奇袭改成了强攻,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二万乌合之众,而是王振宇苦心经营,耗费二年时间和大笔钞票武装起來的足足五个师的青年军,十二万青年军正在等待国社党中革军委的作战命令,在很多青年军高级将领看來,如此装备精良,数量庞大的青年军只要如潮水一般覆盖下去,北洋第六师就会变得无影无踪了。

    王振宇却不这么想,他当然是要全歼第六师,但是他志不在此,为长远考虑,现在并不是一下子暴露实力的时候,等老袁的主力全部入川,北洋分崩离析的时候,自己才可以向世人展露青年军惊人的势力,同时对于青年军,王振宇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沒底的,毕竟北洋军现在是凶名远播(中华革命党四处做免费宣传),也不知道青年军的这帮子猴崽子能否压得住。

    总之,王振宇给出的方案是就地阻击,而身为这次整个湖南战区实际负责人的万耀煌也是持相同观点,所以现在刘叙彝就悲剧了,他所帅领的部队被要求在朱家桥摆出一副被动挨打的态势出來,而在他身后,是三个满编师的青年军战友在拍手鼓劲,这真的是要示敌以弱了。

    几乎就在朱家桥打响的同时,徐源泉帅领一个师的兵力朝着马继增的老巢澧县出发了。

    1月15日,也就是朱家桥伏击战打响的次日,由于常德会战的缘故,这注定将是一个吸引全国关注的日子,,。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