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13章 战云密布(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澧县,北洋第六师师长马继增正拿着袁世凯的电报发愁,老袁已经任命他为讨逆军第一路军司令,全权负责湘西地区战事,可就是沒说给自己多派点人马來。

    说真的,在澧县驻扎的这一年多,马继增是人也胖了,腰也粗了,澧县的富裕程度让他惊讶的不行,光是抽税这一项,那每年都是几百万上下的进项,不光是他马继增,第六师的官兵大多都发了大财,夹带私货的,敲诈勒索的,应有尽有。

    澧县百姓对这一师北佬可沒什么好感,无论是之前的王振亚镇守使的军队,还是王振宇巡阅使的青年军都和当地百姓相安无事,了是这些北佬不一样,仿佛饿死鬼投胎一般,就是一个劲的搜刮地皮,恨不得把澧县地面上最后一个铜板都刮进自己的腰包。

    不仅仅是老百姓,连澧县本地的帮会,地主豪绅都成了第六师敲诈的对象,澧县南郊的一个姓何的地主,因为沒有满足第六师一个团长的敲诈,结果硬是被抄了家,而这位姓何的地主走告无门,最后也只能上吊自杀了事,而在第六师开入澧县地区之后,在驻军地域附近的治安情况立刻恶化了,很多妙龄少女被人**,很多中产家庭被入户抢劫,现在傻子都知道是第六师这些不是人的北佬做的恶事,因为马继增自己就带头**了两个澧县女子中学的学生,北洋第六师的罪行罄竹难书,令人发指,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马继增所部的一举一动,都被仇视他们的当地百姓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振宇这边。

    老百姓觉得活不下去了,可是马继增却觉得这日子比在北京的时候滋润的多了,自己是陆军中将,上头对着的是政事堂陆军部,无论是湖南督军汤芗茗还是湘桂巡阅使王振宇对自己都沒有管辖权,这也就是马继增能肆无忌惮在这澧县当土皇帝的原因,当地的乡绅告到长沙也沒用,根本沒人敢过问,因为马继增胆子大到连本该解送长沙省府的税款都敢往自己腰包里送的地步了。

    人这个动物啊,过不得好日子,想当年在武汉,第六师也算是赫赫有名的虎狼之师,可是在这澧县幸福了一年多以后,这战斗力就不好说了。

    马继增最担忧的还不是这个,毕竟第六师日常的出操还是在照常进行的,他真正担忧的是两点:第一是齐燮元的这一旅大兵被抽调去了第二路军司令陈宦的麾下,使得自己这个第一路军司令手里的军队连第二路军的四分之一都不到,这仗有点风险了,第二就是王振宇,马继增也不是白痴,在澧县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也多次刺探湘西的军情,大致得出了兵力不足三万的结论(他不知道自己派出去的间谍都被何健他们捕获并策反了),可是对于王振宇,马继增还是有几分忌惮,当初在玉带门自己差点就被这家伙给弄死了,想想都心有余悸,,。

    “一二,起,一二,起”伴随着一声一声的号子,十几个精壮的汉子正在试图把一辆陷入泥泞的重炮推出來,而负责牵炮的军马也被马夫用鞭子抽的嘶鸣不已,但是该死的大炮依然纹丝不动,任凭大家怎么使劲怎么期盼,它就是不动,山间的路不宽,这么一个大家伙堵在路当中不动,结果自然连步兵的行进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青年军第一军军长,负责湖北方面作战的徐源泉将军看着眼前这无比混乱一幕,眉头不自觉的就皱了起來,身为跟随大帅参加了玉带门会战的大佬级人物,徐源泉对于自己的作战任务多少还是有点意见的,自己的主力第一师被抽调参加了宝庆会战,而自己带着余下的二个师跑到这里來钻山沟,等着北洋第六师不知死活去进攻而且即使是所谓的湖北方面作战,也是辅助动作,徐源泉只需要带着二个师的精锐拿下仅有不到一个旅非北洋嫡系把守的荆州城就可以了,然后就是守在那里,等待负责广东方面作战的第三军和负责湖南方面作战的第二军北上合攻武汉就可以了,对于参谋部这种明显是大炮打蚊子的部署,徐源泉是十分不满的,因为这种低风险的作战意味着立功的概率也将会随之大大降低,而军功恰恰是军人最看重的东西,虽然徐源泉和杨万贵万耀煌一起号称是王振宇之下的三大佬,但是面对杨万贵,刘兴为首的湖南势力的稳步前进,以及李宗仁,白崇禧为代表的广西势力的快速崛起以及整个湘桂集团或者说青年军势力的发展壮大,以湖北势力大佬自居的徐源泉也早就不是当初在汉口的那个单纯的革命青年了,他的**随着自己的地位开始了稳步攀升,他希望有一天青年军一统全国,而自己就是最核心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

    沒成想事与愿违,好不容易大帅决定开始争霸天下了,自己却沒赶上趟,这让徐源泉如何不郁闷,有气自然要撒了,徐源泉看着混乱的场面就怒道:“怎么回事,这条路不是当年白崇禧带着山地第二旅走过吗,为什么轮到我们第一军來走就这么困难了。”

    身边的军官自然都知道自家将军心情不好,所以给这么一吼,个个都不敢出声,生怕触了眉头,还是徐源泉的副官,刚刚从陆军大学速成班分配來的,原澧州镇守使,现湘西行政公署主任王振亚的儿子王育寅中校的胆子够大。

    只见他毫无惧色不卑不亢的答复道:“报告师座,据卑职所知,此前白师长他们通过此地的时候是夏季,天气干旱,路面沒有现在这么泥泞,同时他们当时携带的山炮也沒有我们携带的重,而且他们是用拆散的方式行军的,所以我们和他们的情况不一样的。”

    徐源泉闻言大怒,但是一看顶撞自己的乃是自己的副官王育寅,他只能收了收火气,别看人家老爸最近走的窄,跟陆荣廷一样是个挂名官,但是人家姑父卿衡如今在国社党混的很不错,刚刚还出任了湖南省党部主任,已经是国社党中央委员了,而且王育寅还很得万耀煌赏识,虽然自己和万耀煌不对付,但是也视之为湖北一系,能拉拢还是要拉拢。

    谁也不知道就在这么一会的功夫,徐源泉居然考虑了那么多东西,不过再怎么顾忌,面子还是不能丢的。

    徐源泉官威十足的道:“那王副官你说说,该怎么办,中革军委的命令是要我们在1月5日前拿下澧县,可我们这个行军速度,能在这个时间前赶到就阿弥陀佛烧高香了。”

    王育寅还真的是缺心眼,他沒听出这声王副官里蕴含的不满,他依然老神在在的答道:“师座,为今之计,只有丢下大炮,轻装前进了。”

    徐源泉眉头紧皱思索了一阵子反问道:“只靠轻武器我们能拿下澧县吗。”

    王育寅立刻答道:“如果马继曾的人马全部去打常德了,我们不开枪也能拿下澧县,反之,我们带了重武器恐怕也得等刘军长他们一起來攻城了。”

    徐源泉欣赏的点点头道:“嗯,有道理,传我军令,二个师各留下一个步兵团帮助护送师属重炮团,让开大路,其他部队立刻向澧县方向前进,,。”

    同样的悲剧还发生在同属第一军,但是被分派到宝庆方向的第一师陶峙岳的部队,那高耸入云的雪峰山才真的是考验第一师斗志的存在,陶峙岳半开玩笑的跟部下说:“估计就是天王老子也猜不到我们会翻过雪峰山进入宝庆,大家安心走,估计宝庆那里沒仗打,大家就当这是一次野外拉练好了,记住不要掉队。”

    此刻陶峙岳的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在出征前,大帅曾单独召见了自己,在这次召见中大帅明确告诉自己这次出兵宝庆严格意义上來说是一个政治仗,最主要的任务有二,第一是接到王隆中,第二是逼迫林修梅程潜等人做二选一,要么接受改编加入青年军,要么老老实实带着队伍进入江西,称为青年军进攻江西的先锋,而为了保证做都这一点,杨永泰秘书长随后会跟随第一师一起行动。

    想到这里,陶峙岳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漫天的繁星,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一直以來自己作为青年军的军官在潜意识中都是以带好兵为宗旨的,现在才发现随着自己地位的不断上升,政治斗争的情况也开始自觉不自觉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看样子自己还是要不断努力学习提高自己的水平才行。

    就在年轻的陶峙岳暗暗给自己鼓劲的时候,在常德的第二军军长刘兴正在视察本军的阵地,按道理來说,刘兴手握如此富裕的兵力和绝对优势的火力,完全可以去进攻马继曾,但是大帅去命令就地防御,而且不允许质疑,命苦的刘兴只能捧着金饭碗要饭了,天天督促下头的这帮子大头兵拼命构筑工事,,。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