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203章 土地改革(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潘玉成的举动当即就把潘家的家丁给唬住了,家丁们平日跟在潘玉安身后狐假虎威也就算了,今个形势不太对,一來潘玉成虽然是庶子,可那也是潘家正儿八经的三少爷;二來这个孙乾坤是个什么角色日子一久大家大多也知道了,那可是一个招呼就能让驻防在县城的安保部队全数出动的主,看着潘玉成拍在桌子上的家伙,大家犹豫了,个个拿着水火棍就是不敢再动半步。

    潘玉安是什么人,仗着潘家的势力和自己二少爷的身份连大哥都不放眼里的主,在这玉林那可一直是打横走的,他一见平日这些跟在自己身后的家丁都认怂了,立刻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你们怕什么,还不动手,难道要二爷我把你们全部赶出去。”

    “行了,都住手”潘富贵冷冷的看向家丁们又道:“我才是潘家的族长,我还沒死,你们现在就急着换主子了吗,都给我滚出去。”

    家丁们全部都被潘富贵积威之下的气势所震慑,一个二个把水火棍给放下來,耷拉着脑袋就往外撤,潘玉安一下就傻了眼,这些年他趁着父亲年纪大了,悄悄把持了潘家上下大小事务,把大哥压的死死的,随着潘玉安的权力越來越大,他的野心也就跟着膨胀,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他甚至已经安排心腹,准备给他眼中那个沒用的大哥來一个英年早逝,然后自己就名言严顺成为下一代族长了,全然不顾自己和大哥是一个娘胎里出來的亲情所在。

    但是就在刚才,潘玉安才发现,一直不发威的父亲虎威犹存,绝不是自己过去想的病猫,那自己的计划还能实行吗。

    正当潘玉安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潘富贵又怒喝道:“老二,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來吆五喝六了,我这个老豆还沒死吧。”

    潘玉安一愣,立刻不敢再言声了。

    潘富贵对自己这个二儿子近些年的作为大致也听闻了一些,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小豆子,很多时候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老三,把你这铁家伙收起來,在自己家里,这玩意用不着。”

    随后潘富贵又对孙乾坤道:“孙大队长,你看看我养的这些不成器的儿子,让您见笑了。”

    孙乾坤摇摇头道:“潘老先生在玉林一带是出了名的大善人,这点我们工作大队摸底的时候就清楚了,但是您家这老二貌似名声就不太好,欺男霸女的事情可沒少做,孙二家的寡妇,潘九家的田,还有汇仁钱庄孙掌柜的高利贷,太多了不说了。”

    潘富贵闻言立刻变色,转头看向已经吓得满面土色的潘玉安道:“老二,孙大队长所说是否属实。”

    潘玉安面色由土转青道:“这个,这个,老豆,这个是污蔑,我是您的儿子,我怎么可能做坏事给您丢脸呢,姓孙的明显是想搞乱我们家,然后借机吞沒了我们的土地,剥夺了我们族权,其心险恶,老豆,您不会连自己的儿子都不信去相信一个外人吧。”

    孙乾坤听到这话又气又好笑:“诬陷,哈哈,潘玉安,你知道吗,这是我孙某人到玉林最好笑的笑话,你不要以为你自己做的事情天衣无缝,人在做,天在看。”

    潘玉安心里有鬼,一听就哆嗦道:“姓孙的,你什么意思,有话说有屁放,别阴不阴阳不阳的,你潘二爷我不吃你这套。”

    潘玉安有转过來对他爹潘富贵道:“老豆,他们不就是仗着自己手里有兵吗,什么狗屁的王大帅,二爷我实话告诉你,我在广东龙大帅那里也是有路子的,人家龙大帅现在是看不上咱们广西这个穷地方,不然怎么可能轮到你家王大帅那嘴上沒毛的货色霸占咱们八桂之地。”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潘玉安被自己的亲弟弟潘玉成直接一个大耳刮子扇翻在地上。

    潘玉安捂着立时肿起來的半边脸道:“你个混蛋,居然敢打兄长,你还有沒有王法了,你眼里还有沒有族规,老豆你管不管。”

    潘玉成呸了一声道:“打你还是轻的,你个作死的玩意,居然刚当着青年军军官和国社党干部的面公然辱骂大帅,我看你是活腻味了,你想死沒关系,别把整个潘家扯上。”

    潘富贵眉头一皱:“老三,你这样子是不合名教礼仪和族规的,为父,,。”

    孙乾坤一看就知道要坏事了,他果断出手,直接打断了潘富贵的话:“潘老先生,如果因为捍卫法纪而惩戒兄长是违反族规的行为,那么有人为了一己私利,不惜谋害自己兄长的又算怎么回事,该不该严惩。”

    潘富贵也是老江湖了,他听了孙乾坤这话,立刻觉得是话里有话,他看了满脸诧异的潘玉安一眼,把刚才潘玉成打人的事情轻轻放过道:“孙大队长,我知道你是个能人,在这玉林县,恐怕就是县太爷也得让您三分,既然您刚才提到了有人利益熏心谋害兄长,潘某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孙乾坤一脸微笑的看着潘玉安:“我们的潘二爷,敢做天人公愤的事情,恐怕就得承担天人公愤的后果吧,你自己说吧。”

    潘玉安彻底暴怒了:“姓孙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想挑拨我们父子,兄弟间的关系,今天有你沒我,有我沒你,來人啊,把这姓孙的给我宰了。”

    潘玉安是真的慌了,自己想谋害自己兄长的事情可沒几个人知道,怎么这个孙乾坤就知道了,是真的知道还是瞎蒙的,潘玉安不敢去猜了,他现在已经疯狂了,在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必须杀死孙乾坤,必须杀死孙乾坤。

    家丁们还沒冲进來,一直等在府门外的三十多个安保人员就持枪冲了进來。

    民不与官斗,当家丁的看到这么多阿兵哥拿着武器冲进來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家伙,老老实实的让出了通道。

    潘玉安正欲动手,却看着两个大兵提着一个人进來了,不看还不要紧,一看潘玉安就被吓得魂飞魄散。

    被提进來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替潘玉安策划谋害自家大哥的心腹阿全,说來也是这个阿全运气背,为了执行二爷让大爷暴病而亡的计划,他想到的办法居然是去买砒霜,买砒霜就买吗,刚好碰到了在药店买药的孙乾坤,而偏偏孙乾坤是一个很细心的人,结果自然就悲剧了,,。

    两个士兵把阿全直接往地上一贯,潘富贵似乎什么都沒明白了,他愤怒的看向自己的儿子潘玉安:“老二,这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潘玉安知道什么都完了,只要阿全一交代,就都完了,依着父亲的脾气不把自己打死才怪。

    六神无主之际,潘玉安突然抓起一把椅子,就要砸死阿全,结果被老三潘玉成看到了,当时飞起一脚,把潘玉安和椅子一起踹了出去三米远。

    潘玉安知道全完了,他疯狂的朝正厅所有人声嘶力竭的喊道:“我沒错,我什么都沒做错,凭什么都是老豆的儿子,就因为他先出生,财产是他的,族长的位置也是他的,而我却什么都沒有。”

    喊完他有扑了过來,抱住自己的父亲哭道:“老豆,我也是你的儿子啊,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我那点比不上这个废物一样的大哥,那个老三是个野种,咱们潘家的祖业他和大哥都沒资格继承,我才是你最优秀的儿子,你看看我啊,老豆。”

    潘富贵愤怒了,他彻底愤怒了,好啊,自己养的好儿子啊,居然为了族长的位置要谋害一母所生的大哥,他一脚踢开了这个儿子道:“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连做人的基本廉耻都不要了,财产和族权对你來说就那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去杀兄去弑父,这么多年的圣贤书你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混账玩意,我沒你这个儿子,滚。”

    言毕,几个士兵就上千把潘玉安捆了起來,潘富贵心有不舍的看了潘玉安一眼,而这一幕全部都落在了孙乾坤的眼里。

    “潘老先生,您且消消气,其实这都是钱和权力惹的祸,您大可不必太过伤心。”孙乾坤努力安抚了一下潘富贵,然后又道:“潘玉安虽然罪过不小,但是毕竟沒有杀兄弑父,而且在明年元旦之前,司法机关还不会干涉目前各宗族的内部纠纷,所以您大可训诫一番,让其分府别过就是了。”

    潘富贵又看了已经吓得大汗淋漓的老二,心里突然一狠道:“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这样的儿子留着也是祸害,孙先生啊,你说的多,都是这些钱啊,权啊的惹的祸,亏我那么多年的见识,居然还把这些祸害当了宝贝,准备传给下一代,我才是猪油蒙了心的那个。”

    潘富贵走到潘玉安面前,根本不去看他脸上哀求的表情,只是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道:“是阿爸对不起你啊,老二,你安心去吧,來啊,依我族规,大不孝者,出,大不悌者,出,书罪并犯这,处死。”

    “老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是你儿子啊,你怎么能,怎么能。”还沒说完,潘玉安就被拖了出去。

    次日,当着族中诸长老的面,潘玉安被强行喂服了鸦片,然后大烟膏子就酒,小命立时沒有,潘玉安一命呜呼了,,。

    看着儿子死去,潘富贵摇晃了两下,勉强起身道:“我潘富贵现在宣布,从即日起,我拥护政府的土改,从即日起,废除已经传了十代人的族规,从即日起,族中大小事务不再是家事,交由政府裁决。”

    言毕昏厥,同样的一幕,在广西各地陆续上演,,,,。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