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193章 大雁南飞(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四个高级警官虽然面生,但是很懂规矩,很自觉的交出了自己的配枪,然后掏出了证件。

    门岗很谨慎的看了看证件,确实是京师警察厅侦缉处的证件,上面的红泥印戳是沒错的,警用编号也符合规范,再看看职务,分别是侦缉处密探大队副大队长李子雄,赵一夫,侦缉处警务督导何建文,梁旭安,看样子就是刚刚上任的新人了。

    四人自称是來给雷处长和行动科罗科长送机密物品的,这个机密物品门岗掂量了一下,有点沉,按着规矩自然是不好拆开检查的。

    不过他依然面无表情的进行了搜身,然后依着规矩让军犬嗅了一遍,确定无异后,门岗挥手示意可以入内,四个年轻的警官收回证件依次进入,脸上露出一丝让人不可察觉的诡异微笑,,。

    四人进入院子后,立刻分成两部分,二个人去雷震春的处长办公室,另外两个则去行动科罗祖的办公室。

    罗祖从一个小队长跃升科长后,就拥有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一间还算宽敞的屋子,不过依着规矩,已经是上校军衔的他应该是可以配秘书的了,但是因为才刚上任,这个秘书还來不及配置,所以偌大的办公室现下就他自己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罗祖感觉自己的心今天很乱,总是一阵又一阵沒來由的发慌,自己这是怎么了,正准备起身去隔壁的耳房倒点茶水,然后喝点茶缓解下情绪和压力的罗祖这时听到了很有节奏的敲门声,是单指发出的,轻敲两下,看样子敲门的人很有礼貌。

    罗祖十分满意的说了一句:“进來。”

    门应声被推开了,罗祖转头看过去,嗯,居然是两个年轻的警察,而且面带微笑的他们进门后就把门阖上了。

    罗祖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然后端足了架子学着打官腔道:“你们那个部门的,找本科长有什么事情啊。”

    那领头的警察点头哈腰笑道:“你是罗科长吗,我们是奉侦缉处杨德先副处长的命令,给你送來一件宝物,说是让您亲自拆收。”

    “杨德先,哦,记起來了,把东西拿过來吧,我就是罗祖”罗祖记起來了,杨德先不就是之前和自己一起督办庆亲王府这个案子的密探头子,不过因为自己那日碎尸喂狗的缘故,此人不再过问案子,结果成全了自己一个天大的功劳,说起來还真的要谢谢人家,因为桂五就是他手下的探子逮着的。

    他接过两个警察递过來的包裹,伸手一摸,居然是把斧头,罗祖很奇怪,把斧头往桌子上一丢,刚抬头准备问杨副处长是什么意思,结果他看到了两个年轻警察眼中迸发出的浓烈杀气,罗祖立刻知道大事不妙,暗叫一声不好,就准备掏枪,可是一摸胸才发现居然沒有,自己实在是大意了,因为是在执法处,料定是沒人会伤害自己,所以罗祖把枪连套子一起挂在了墙上,粗心大意害死人啊,还沒等罗祖采取下一步动作,两个年轻的警察已经绕过桌子,一个用麻布堵住了自己的嘴巴,另一个则轻松的在瞬间先后卸掉了自己的两个胳膊,一看就是个擒拿方面的行家,罗祖知道自己今天要栽了,两个胳膊被卸掉之后,他痛的眼泪的都出來了,想求饶,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來,嘴巴被堵得死死的。

    那两个年轻的警察一个去锁门,另一个则在捆住罗祖后露出了得意的微笑:“爷不妨告诉你爷是谁,免得你下去做个冤死鬼,我叫余亚龙,被你毒打的方振武是我的结拜兄弟,至于那个弟兄叫郭猛,别急,我不会让你这个畜生一下子就断气的,那样太便宜你了。”

    说完,余亚龙就拿起桌上的斧子一斧子砍在罗祖的右大腿上,入肉三分,血溅了一桌子,却沒有沾到余亚龙身上半点,郭猛立刻明白这个余亚龙是玩斧子的行家了。

    罗祖再也沒有了往常人前的凶残,此刻的他一个劲的呜呜叫,努力点头求饶,结果余亚龙毫不犹豫的就在左大腿上留了一斧,罗祖当场痛的要昏厥过去,结果余亚龙把斧子來回一拉,又痛醒了过來。

    “这两斧是替被你残杀分尸喂狗的铁二兄弟砍的,你下去后记得跟我兄弟谢罪”余亚龙咬牙切齿道。

    然后(省略一万字,太血腥了),,。

    罗祖害怕了,他真的不知道原來残暴的自己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是如此的胆怯和懦弱。

    罗祖怎么想不重要了,一直在静静看着余亚龙施暴的郭猛皱了皱眉头后道:“差不多了,我们还要脱身,快点了解。”

    余亚龙对于这个王亚樵从特务小队借來的大个子还是有几分畏惧的,他听话的点点头,对已经气若游丝的罗祖道:“这最后一斧是替我兄弟方振武问候你的。”

    斧子结结实实的砍在了罗祖的额头上,死死的卡在了头骨中,执法处最凶残的罗科长终于解脱了。

    余亚龙和郭猛从罗祖的办公室走了出來,还不忘躬身道:“罗科长,您忙,不要送。”

    随后带上门,余亚龙还对郭猛道:“罗科长还真的是太和气了,和外面说的不一样。”

    罗祖附近几个办公室的人听到这话,浅然一笑,不再去看这两个警察。

    门岗看着两个警察先出來了,惊讶的问道:“你们还有两个同事呢。”

    余亚龙微笑的答道:“他们是送东西去给雷处长,我们先完事,所以我们先出來了,去外面等他们。”

    门岗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因为这两个警察的身上虽然沒有血迹,但是血腥味却很浓,别说是军犬,连自己都闻到了。

    出于谨慎,门岗伸手示意两人等一下。

    这个等一下就让余亚龙有些紧张了,只要从二米外的小门跨出去,自己可就平安了,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还沒等余亚龙想出怎么办,突然从办公楼二楼传出了惨叫,一个副官打扮的人从处长室跑了出來,大喊道:“王副处长被杀了,王副处长被杀了。”

    紧跟着两个面色冷峻的年轻警察冲了出來,一人一斧子,看在那个副官身上,副官应声压在木制扶栏上,扶栏的质量似乎还有问題,顿时支撑不住,垮了,那副官和扶栏一起,从二楼摔到了楼前的空地,正好砸在一个露头看热闹的同事头上,重伤。

    门岗立刻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可还沒等他反应过來,一只大手就死死的卡住了他的脖子,而在另一边的同伴还沒來得及反应,就被砰的一声击中了身体,整个人摔进了木制的岗哨里,开枪的人正是郭猛,他用的是罗祖的盒子炮,此刻他左手卡住门岗的脖子,右手连续射击,两条军犬和两个岗楼哨兵全部被他射杀,这身手看的余亚龙目瞪口呆,人还可以这样的,郭猛子把被自己活活卡死的门岗的身子往地上一扔,一把抓住正在发呆的余亚龙道:“快走,那两个同志已经走不掉了,咱们快走。”

    余亚龙回头一看,大批执法处的军警正拿枪朝处长室所在跑去,他暗恨的一跺脚,跟着郭猛跑了出去,,。

    这时京师军政执法处总部大院已经乱成了一团,四角的岗哨都被射杀,然后乱党居然还朝院子里扔了二十多枚手榴弹,炸翻了不少人,大家全部乱成一团,有去处长室救驾的,有去拿武器冲出去追乱党的,整个就是一个乱字。

    身为执法处发审官的侯意园看到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转身朝着地牢跑去,,。

    地牢的看守早就去支援处长室了,侯意园打开其中一个牢门对里面的人喊道:“于右任,你们快,跟我走,趁着外边乱了。”

    于右任是革命党人,同盟会元老,他惊讶的问道:“老侯,出什么事了。”

    侯意园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反正你们快点趁这个机会离开就是了。”

    这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來,整个地牢也为之一震,,。

    最恐怖事情终于发生了,负责去杀雷震春的两个人其实是王亚樵从安徽老乡中挑选的最厉害的两个,他们先是成功的绑架了京师警察厅侦缉处副处长杨德先的老婆和孩子,然后搞到了制服和证件,可是他们进到处长时时,雷震春并不在这里,但是他们还是毫不犹豫的干掉了当值的副处长王德祖,原本他们可以十分顺利的撤退,但是偏偏这个时候,王德祖的副官端着茶水进來了,于是事情就败露了,,,,而和执法处的特工一番枪战之后,弹尽援绝的他们最终引爆了绑在自己身上的炸药。

    而这时已经逃上马车的余亚龙和郭猛虽然已经成功的跑远了,但是还是清晰的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他们回首看向那燃起冲天的火光的地方,双目含泪,久久不语,,。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