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190章 血雨腥风(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要用一句话來形容现下的袁克定,那就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原本在前清的时候,我们的袁大公子还能靠着父辈的阴萌捞个御前三等虾的官身,在这北京的四九城横着走走了,那会说是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袁世凯的儿子,那就是绝对衙内的存在。( 随梦小说网)

    可是沒成想,这民国一來,老子到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了大总统,儿子呢,不但沒能跟着鸡犬升天,反而丢了差事,袁世凯为人正不正,这个我们不知道,但是至少从表面看,袁世凯还是很正的,他这当了大总统头一条,就是自己的儿子不再担任公职,很有些西方民主政治的味道。

    而袁克定的霉运也跟着接踵而來,他逮到了明朝万历皇帝和清朝咸丰皇帝的运气,骑马的时候从马上摔了下來,成了瘸子,要知道在中国这个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国家里,外貌是很重要的,打个比方,美国的总统罗斯福和奥巴马要搁在中国,那绝对是不可能当官的,为什么,他们一个是瘸子,一个是皮肤太黑,所以这一瘸,很是让袁克定沮丧了一阵子。

    但是袁克定毕竟是袁世凯的儿子,有一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就是皇帝是沒人敢嫌弃的,所以他开始鼓吹尊孔,开始鼓吹帝制,这算盘也是打的啪啪响,袁克定他自己是老袁的长子,根据儒家的规矩,如果老袁当了皇帝,那百年之后要传位自然是传给他这个长子了,而只要他当了皇帝,谁还敢嫌弃他是个瘸子什么的吗,咸丰皇帝不就是个瘸子吗。

    想明白了这点,袁克定的对于复辟帝制的干劲就立刻足了起來,他很快就纠集了在袁世凯麾下不太得志的一些人,比如杨度等,搞起了劝进会,而老袁这会也被北洋内部不断膨胀的军阀势力搞的是焦头烂额,也在想办法,找出路,所以对袁克定的举动不但沒有打压,甚至还持默许态度,尤其是在尊孔的问題上,袁世凯更是亲力亲为,委派徐世昌等人积极推行,前清衍圣公孔令贻也被袁世凯以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名义再次册封为衍圣公,这也成为了中华民国历史上唯一的世袭爵位,由此可见,所谓的儒家文化,经过董仲舒的独尊儒术之后,在政治其实就是为封建独裁统治寻求合法性的文化,任何主张尊孔复礼的举动,都可以归结为封建独裁的政治需要,所以让学生给老师磕头绝对不是什么尊师重道,而是重建封建威权主义的一个重要形式和重要步骤,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天地和父母,君和师有多远滚多远。

    对于老袁的这个举动,王振宇似乎不以为然,他搂着正在自己怀里撒娇的赵玉婷道:“你知道孔子是什么人吗。”

    赵玉婷轻轻晃晃脑袋,紧跟着一股子香气向王振宇鼻子袭來,让王振宇一阵心旷神怡:“大帅,我只知道他是天下读书人的师傅。”

    王振宇连忙收住心神道:“嗯,你知道这个天下读书人的师傅怎么來的吗。”

    “怎么來的。”

    “呵呵”王振宇一阵坏笑“一个叫叔梁纥的七十岁老头在野外发现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然后就发情了,在野外就跟这个少女野合了,就是天当被,地当床那种。”

    “坏死了,真讨厌”赵玉婷用粉拳轻锤了王振宇几下“那后來呢。”

    “后來啊,那个少女就生了个野种,至于这个野种是谁,那就是后來的袁大总统追封的大成至圣先生孔子了。”

    “啊。”赵玉婷惊讶的合不拢嘴,,。

    王振宇哈哈大笑,心里却在说:“罪过,罪过,侮辱先贤是死罪啊,不过先贤,你到是显显灵,把苏联和日本给灭了啊,哦,对不起,这会子还沒苏联这个国家呢,掐指算算,说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国家还有八年就要出生了,自己恐怕得加快速度做点什么,不然有此恶邻,中国以后恐怕沒什么好日子过了。”

    扯远了,还是说说最近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袁克定袁大公子吧,自从鼓捣这个劝进会以后,他在他老子袁世凯那里的日子顿时变得好过起來,这不,他刚刚就被委任为新成立的模范团团长了,这是什么情况,这就是信号,爹爹让自己掌握军权,那就是为自己下一步发展做打算了,得,这个劝进工作啊,自己还是得买把力气,好好抓紧,要发展更多的人,搞更大的声势,想到这里,心情大好的袁克定又多喝了几盅才起身告辞回府。

    当然不是回铁狮子胡同的总统府,那里进出不便,袁克定虽然依着老爹希望合家团圆的意思举家住在那里,可是实际上,袁克定在离这十里地的地方置办了一个外宅,养了几个美妾在此,一般只要晚了,他就派个小厮说自己有军务不回家歇息了,然后就跑外宅风流去了,今个心情如此之好,自然也不能例外。

    一想着等会就要跟新娶的小妾颠鸾倒凤了,心里痒痒的袁克定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太阳出來我爬山坡,爬上了山坡我想唱歌,歌声唱给了妹妹听啊,,。”(此歌也穿越了,哈哈)

    听着大爷在轿子里唱起了歌,负责保卫的卫士们都忍不住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全然不知道危险正在一点一点逼近,,。

    四人抬的轿子刚进了兔尾巴胡同,负责袁克定安全的八个卫士就感觉到一丝诡异,往常这里可都是有路灯和巡警的,今个怎么全沒了。

    还沒等他们想明白,突然间从街边二楼就有人把火把朝自己这里扔了过來,袁克定一行立刻被十几个火把照的灯火通明,毛毡轿子更是直接被点燃了,还沒等卫士们拔枪,路边一下子冲出十几个人來,朝着身处明处的卫士开枪了,要知道这八个的卫士可都是军中一顶一的好手,枪声一响,他们就想起要避闪,可惜对方计划的太周密,充分利用了光亮,加上如此近的距离,躲闪根本无从谈起,所以尽管八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卫士拼命躲闪,都毫不客气的中枪到底,而开枪的人出手也十分很辣,这只手刚开了枪,另外一只手就突然多了一把斧头,然后疾步上前,当着刚刚从着火的轿子里滚出來还沒搞清楚状况的袁克定的面,用斧子在受伤的卫士脖子上连补了几斧子,有个卫士还奋力拔出了手枪,结果斧子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持枪的手腕齐齐的给砍断了,这些暴徒显然是训练有素,于是八个卫士还沒來得及显露身手就当场玩完,而袁克定更是被吓的差点尿了裤子,这些人也太凶残了吧,袁克定又看了一眼那带血的斧头,立刻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名字,铁血救国会,这个名字已经让满清的皇族夜夜难眠许久了。

    袁克定还算镇定,他弱弱的问了一声:“你们想做什么。”

    带头之人轻蔑的一笑道:“你就是袁克定。”

    袁克定刚点了点头,就被人用麻布塞了嘴巴,捆了双手,然后扔进了一个大粪桶里,盖子一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什么。”当雷震春看着手下早上捡來的信时,全身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就在昨天晚上,大总统的大公子袁克定失踪了,随行的四个轿夫和八个卫士全部被人杀死在了兔尾巴胡同里,而在附近不到三十米的地方,还发现了四个巡警的尸体,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在案发现场,还发现了让军政执法处十分畏惧的斧头,铁血救国会,沒错,一定是铁血救国会,罗祖这个王八蛋,不是说这个组织已经被一网打尽了吗,那大公子为什么会被绑架,这封要求用方振武换袁克定的信又是从哪里发出來的。

    雷震春根本不敢去见袁世凯,这个事情沒得商量,乱党放了还能抓回來,大公子要是沒了,自己也就沒活路了,放人,立刻放人,信上写的明明白白,中午之前必须放人,放人之后二个时辰,袁克定就会被放回來,否则撕票,根本就沒打算和自己多谈,这帮子狠人啊,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來的,只要是落到自己手里,非活刮了不可,雷震春恨恨的想道,,。

    “站长,真的把袁克定放回去,反正咱们有办法保证方振武安全。”余亚龙焦急的问道,昨晚的行动不知道为什么,他和安徽老乡都沒有被允许参加,参加行动的人也很奇怪,带队的是一个叫李大超的河南人,这小子一张圆脸见谁都是笑呵呵的,就是套不出话來,而他带來的人也是个个精气神十足,看起來很像是正规的军人,反正从未见过,不过既然王亚樵不说,他和许习庸也不好问这些人的來历,今天早晨,这些人已经包车去了天津。

    “放,这是卧龙的命令,我们只管执行”王亚樵毫不含糊的答道,,。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