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180章 铁血救国会(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按照后世历史教科书的说法,袁世凯统治中国的时期是中华民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两个时期之一,另一个则被某匪帮的蒋光头给牢牢占据着。

    当然既然是黑暗的,自然要有带黑暗属性的东西出來了,于是京畿军政执法处和京师警察厅粉墨登场了。

    到也不能完全说是冤枉人,京畿军政执法处和京师警察厅在历史上确实不是个什么好鸟,王振宇小时候看连环画《燕子李三》的时候,京师警察厅就是一帮脑门秃顶一脸横肉,身穿白背心外套黑大褂,开着三轮摩托车的反动派狗腿子的造型,我们具有革命顽抗精神的燕子李三哥哥就是被这些坏事做绝,天良丧尽的反动派的给害了的,不过反动归反动,真实的京师警察厅确实是北洋政府麾下一支功勋卓著的队伍,毕竟很多时候,干坏事也是需要点能力的,更何况他们在吴炳湘这个更加反动的总监带领下,那坏的不是一点点啊。

    至于京畿军政执法处,第一任处长叫陆建章,沒错,历史教科书上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的舅舅,知道为什么冯玉祥发动滦州革命起义失败了不但沒事还可以继续在北洋系统内高升吗,知道为什么冯玉祥在四川兵败最后投奔蔡锷当了护**末了还能再重回北洋怀抱吗,就是因为有个好舅舅啊,王振宇一听,抄,原來这个规矩古今如一啊,陆建章是袁世凯绝对信任的心腹,此人智计过人,胆识超群,这点在缉捕革命党人上表现的尤为突出。

    京畿军政执法处是这两大黑暗机构中最恐怖的存在,如果说京师警察厅还有一半在明处的话,那么京畿军政执法处则完全隐沒在暗处的,让人防不甚防。

    历史上的京畿军政执法处是由清朝末年设在北京的京防营务处于1912年5月改组成立,该处直隶于大总统,原京防营务处总办陆建章改任该处处长,京畿军政执法处名义上负责京城内外及天津治安,实际上类似于中央特务组织,1916年袁世凯去世后,1916年7月11日,中华民国大总统黎元洪命令裁撤京畿军政执法处。

    就在这短短的五个年头里,他们制造的恐怖案件数以千计:张振武案,仇亮案,张培爵案,林逸民案,被他们杀掉的历史名人比后世中超联赛的职业球员的总和还要多的多(难怪中国足球水平上不去),在北京和天津这个部门就是恶魔的代名词,由于在北京兵变这场被历史教科书定性为袁世凯自导自演的兵变中,陆建章在最关键的时刻带着二三十个人跑去总统府保卫了当是已经是目瞪口呆,束手无策的袁世凯,所以事后老袁对陆建章自然也是委以重任,在授权其编练五路新军的同时,还特别给了这个被陆建章兼领的军政执法处一个特权,允其专断行事,结果就是这个机构气焰大涨,势力如吹气球一般膨胀了起來,在北京城力压京师警察厅变成了民国的锦衣卫。

    关于这个部门的恐怖程度,最可信的说法來自当时住在这个部门的冯玉祥,他是回忆录《我的生活》一书中对军政执法处做了十分中立的描述:“民国建立了,新的当局因革命而握得政权,却反过來仍要仇视革命,社会上凡稍有革命思想和同情革命的人,都被当局者假造一个什么口实,或秘密地予以逮捕,关到监牢中,胡乱处置掉,有时甚至不惜出以暗杀的手段,军队中的革命分子,更大有铲除尽净的样子,青年军官中,凡是用功读书的,喜欢看报的,喜发议论或喜研究国事的,都一律视为革命党,都在铲除之列,虽然不曾挨户挨室的搜查,但侦探密布,写信,谈话,一举一动,都得分外小心,有时忽然被捕本人还莫名其妙,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人们以为满清遗老所组织的宗社党,与革命党正是对立的,总不致有什么危险了吧?哪知大大不然,宗社党也是不容的,有一位侦探长郝某,就借此大施敲诈,常常拿不到证据,他就自己捏造一封信,由邮局寄给某一位满清亲贵,比如寄给肃亲王,而后他就到肃亲王门口去等着,看见信班一來,他就搜出那封信來,作为话柄,说肃亲王是宗社党,危害革命,敲个十万两银子方肯罢休,敲了一次,还要二次三次地去敲,到后來,肃亲王、顺承王等被逼得沒奈何,都跑到袁世凯、陆将军跟前去跪着,请赐他们死,亲王所遭遇的尚且如此,旗人中的平民百姓更不用说了,,。”

    陆建章的舒服日子也就过到民国三年(1914年)三月十七日了,这一天之后,他就调任北洋第七师师长兼剿匪督办,带着几万大军追着白朗跑去了,放眼当时的北洋,能对付白朗的,估计也就这位了,而接替陆建章出任军政执法处处长的则是剿匪不力的原第七师师长,雷震春,这还真的是对调了一下。

    这对于立志要在京津地区王亚樵绝对是个利好消息,不过目前他是不可能的知道的,因为他正忙着招兵买马了。

    从來沒有这样的机会给自己,要啥给啥,想当初自己在安徽搞革命,那是要钱沒钱,要人沒人的,现在回头想想,失败都是必须的。

    “久光啊,方振武和余亚龙回电报了,他们已经在启程來北京的路上了。”许习庸一脸兴奋的走了进來,手里还拿着一份发自日本的电报。

    这个方振武和余亚龙不是别人,乃是王亚樵可以信任的好兄弟,都是有胆有识的人物,最关键的一点,他们都是正宗的同盟会员。

    王亚樵面无表情的道:“习庸兄,这个是好事,不过咱们还是先理顺一下眼前的事情,这个铁血爱国会咱们该怎么个玩法,才能够不辜负卧龙同志(指王振宇),不辜负党对我们的期望,这才是我们目前的难題啊。”

    许习庸一听这话,也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个确实是比较棘手,久光啊,我去了趟安徽同乡会馆,这北京城里,咱们安徽人到是多,可是做苦力却不多,跟上海那边的情况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啊,许多苦力活都让山东人给做了,咱们想发展和壮大队伍,可能有些难。”

    王亚樵思索了一下道:“革命本來就不该分地域的,为的是所有人的福祉,咱们如果心存地域之念,那这事可能就真的难成了,不过说真的,咱们这个活啊还真的得靠一批老乡动手,至于其他地方的同志则做信息眼线來用恐怕才妥当,我这段日子探了探这京城的底子,确实跟上海是不一样,这里的青帮跟上海的黄老板,杜老板他们根本不是一码事,全让京师警察厅那帮废物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而在暗处,还有京畿军政执法处这帮子人在,所以我想了很久,在人员配置,网络布局沒有就位前,咱们别急着有动作。”

    许习庸轻轻的点点头道:“知道了,久光,我会注意的,等亚龙和振武他们一到,咱们就开始招兵买马,,。”

    老婆老婆你别谗,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过几天,漓漓拉拉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首,三十晚上闹一宿,大年初一去拜年。”

    老北京人过年,一般从“腊八”开始,一直延续到元宵节后。

    腊月初八,家家熬腊八粥,传说这天为佛祖得道之日,当年释迦牟尼用钵化缘,化得五谷杂粮充饥,后人为了纪念他,在每年的腊月初八也用多种米、豆熬粥供佛。

    腊月二十三,又称“小年”,这天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祭灶仪式,人们在灶君神像前供上关东糖、清水和秣草,送灶君爷“上天”,人们如此尊重这位灶君,是为了让他“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祭灶之后,人们开始准备过年,家家都要彻底清扫,准备干干净净过新年,门上贴门神,门框上贴春联,门楣上挂“挂笺”,门前插芝麻秸,屋内窗上贴剪纸,墙上贴年画。

    第一次在北京过年的王振宇这儿自然也要开始忙活过年的事情了,和跟随自己一起到北京來上任的部下们一起搞搞卫生什么的都是应有的意思。

    赵玉婷最近看着王振宇就脸红,也不知道王振宇是个什么心思,反正见着她就是说说笑笑,却始终沒有把自己纳进房去,可随行的那些卫士,秘书啊什么的可都认定自己以后是大帅的人了,连句正常的玩笑都不敢多开,让已经奔二十的赵玉婷一阵郁闷,从本质上來讲,女孩子家的小心思,多少还是希望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力能够越大越好的。

    虽然新春在即,王振宇心里最近在烦两件事情:

    第一是他这个來自后世的人居然也想念自己在这个时代的亲人了,尤其是叶梓雯和儿子;

    第二则是他在熊老的陪同下去肃亲王府上拜年的时候见到了肃王爷的管事,王振宇一看这人就连呼不妙,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让自己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那二笔军火买卖的买家,当日在汉口的交易的时候自己曾躲在屏风后头偷偷看了一眼,然后凭着过目不忘的本事记下了这人的样子。

    不过这个被人称为贺五爷的人并未见过王振宇,所以王振宇本人到无被揭穿的担忧,但是此人见过叶祖文等人啊,将來一旦捅破,凭叶祖文今时今日的地位,傻瓜都能把那两笔军火的谋主想出來,别的不说,但是勾结满清这一条,自己头上革命英雄的光环立刻就变得一文不值,而这将对下面的跟随者产生多么不利的影响,想想都会冒汗。

    这个人留不得,王振宇暗暗下定了决心,,。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