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100章 凤凰行(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一看就是书念少了,开口就是戏词,王振宇哈哈大笑扶起道:“龙先生不必多礼,以后不用叫主上什么的,直呼大名亦是可以的。您以后就是我军中的武术教习和我的副官,军衔少校,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看着心情大好的丈夫,叶梓雯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坏老公,臭老公,真的是陪自己旅游散心吗?

    收了龙廷久,大家还是按照原计划去永顺游玩。这次因为田应全安排的十分妥当,大家充分的体会了一把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猛洞河两岸的风光,充满神秘感的溶洞终于让叶大小姐高兴了一回。叶梓雯甚至当众对王振宇撒娇道:“老公,我们以后有假期就来这里,好不好?”

    王振宇心想你当我这个镇守使是学生上学了,居然还有假期一说的。不过既然老婆大人提出来,那当然是随口应好为妙,只不过跟着就忘到脑后去了。。。

    自古以来,四川就是天府之国,土地富庶,人口繁多。但是在南宋末年和明朝末年,该地人口均因战乱影响几近灭绝。第一次是蒙古人保持的世界上最高效率的屠杀,第二次则是张献忠革命性高度泛滥的结果。

    拜张献忠大大所赐,四川十室九空,为了保证当地的经济发展。已经从拥有非法伤害权的强盗集团升格为拥有合法伤害权的统计集团的大清,不得不进行了历史上著名的湖广填四川。这也就造成后世一些北方人听四川,湖南,湖北三省口音时何难区分,当然南方人对于河南和安徽,山东和山西的口音也是分不清的。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安蜀未安!

    前者是四川人的地域特性决定的,后者则是四川的地理特性造成的。

    所谓四川人的地域特性,第一点就是能吃苦,与之相对的就是第二点有血性。

    简单来说,能吃苦的基本都是老实人,而老实人发起火才是最可怕的。

    仅仅一年多前,清朝那些自觉高高在上的权贵们终于愚蠢而又疯狂的去招惹四川人了。结果由此发生的保路运动最终演变成了摧毁清王朝的辛亥革命,这真是天下未乱蜀先乱了。

    四川人的老实让人轻视,而四川人在欺压的尽头爆发的血性则让人恐惧。卑微,胆小,怯弱;英勇,无畏,雄起;如此矛盾的性格就交织在四川人的骨子里,从而一次又一次的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走向。

    在湖广填四川后,四川人反过来向湖广输出了两样东西。一个是神兵,这个王振宇在靖州已经打过交道了,险些还吃了大亏,这个神兵本身信奉宗教的教民为了自保,抵御土匪而组成的武装。结果和历史上所有的武装一样,发展到一个极点,就质变了,从自保变成了恃强凌弱,危害一方了。第二个则是哥老会,人们在谈及民国时期的黑帮总会说南有洪门,北有青帮,似乎中国的黑道就这两家了。实际上在四川,湖南,陕西,湖北地区,哥老会才是能说话算数的,而哥老会就是四川的特产之一。

    哥老会,源于四川和重庆,是近代中国活跃于长江流域,声势和影响都很大的一个秘密结社组织。其中,在四川和重庆的哥老会被称为袍哥。

    虽然革命党人为了革命需要,对于哥老会的宣传中反复强调哥老会源自洪门,但是实际上,哥老会真实的出处应该是四川的啯噜,四川方言中的意思就是强盗。

    其本身就是流民组成的黑社会组织,最早官方记载是出现在雍正末乾隆初,跟洪门估计关系不大。这个组织既没有反清复明的伟大理想,也没有一统江湖的雄心壮志。他们最大的乐趣也就是占个码头,混一辈子而已。

    经过百年的发展,靠着长江航运,哥老会已经走出了四川。留在四川的自称汉留,而走出长江的部分则和青帮发生了接触,摩擦和对抗之后,为了区别,自称红帮。

    哥老会就这样和青帮,洪门一起成为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三大帮会之一。

    至于哥老会袍哥出身的名人,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督军都出过,这个不稀奇。

    但是眼下王振宇却很为这个组织烦恼,因为就在自己的地盘上,哥老会不但存在,而且十分的兴旺。

    靖州一战,王振宇是赶了一个好时候,这个时期的土匪和神兵都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挑战官府。如果是到了1916年护国战争爆发,北军惨败,那就不是剿匪了,而是如何不被匪剿了。

    北军惨败的时候,十分缺德把武器丢在了湘西,具体怎么个丢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枪有炮之后,湘西的土匪和神兵武装跟吹气球一般膨胀起来。六百年的湘西匪患发展到了历史的最**,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王振宇很走运,就靠着猛虎旅四千人枪,就把六百年来雄踞湘西一带剿之不尽,灭之不绝的土匪和神兵一块收拾了。而且还是人家主动上门请求收拾,王振宇不收拾都不好意思了。在这个行动中,土匪是最惨的,没死的不是成了苦力就是改行从善了。而神兵也好不大哪去,他们失去了组织武装的资格,否则王振宇这个魔王不介意把道教佛教来个通杀,反正他跟牛头马面还有帐可以算,下阿鼻地狱对他而言也不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在绝对的武力威胁下,生存和富贵,大多数人选择的是前者。而还想继续后者的,都被王振宇毫不犹豫的消灭了,王振宇的态度很明确,富贵只能我给。

    湘西开发公司和县人治县的政治改革,让商人集团变成了自己的铁杆盟友和最坚定的支持者。

    而凤凰这一遭走下来,以屯军为基础的竿军又突然变成了自己的部下。放眼整个湘西,几乎已经没有对手了,除了哥老会。

    龙廷久在湘西久矣,和哥老会方面的人自然是打过交道,在这方面算是权威。所以王振宇也虚心向他求教相关事宜,龙廷久新入,自然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完龙廷久的介绍,一直很担心哥老会势力的王振宇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哥老会在湘西并非铁板一块,也是分成了很多势力,大抵是靠着码头吃饭。其中在湘西一带比较有名望的有两家,都在桑植县,一个是贺家,一个是谷家。其实就是一家,因为贺家的大闺女嫁给了谷家当媳妇。

    贺家?那是不是后世那位元帅家呢?王振宇立刻来了兴趣,掐指一算,那位元帅现在估计才十四五岁。沈从文在他的书中曾提及这位元帅曾是常德镇守使王振亚手下的一个马夫,可是实际上,这位的出身很不平凡啊。

    贺家当家家主是贺仕道,谷家当家的家主是贺仕道的外甥谷虎,谷虎娶了贺仕道的长女贺英,所以二家实际上是一家。

    对于这个谷虎,龙廷久到是知道的详细,此人身材高大,好交游,守信用,讲义气,是“光棍会”的龙头大哥。湘鄂川黔边界的崇山峻岭、街道码头,到处有他的朋友,在湘西很有影响。

    “光棍党?这名字还真是光棍啊!”王振宇调侃道。

    想了一下,王振宇又问道:“这些帮会的主营业务是什么?”

    “明面上,都是买苦力,茶,盐,鸦片,桐油什么乱七八糟的货物他们都负责装运。”龙廷久也是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实际上他们的大头就是贩卖私盐。”

    王振宇点点头,其实这个私盐的问题历朝历代都是存在的,一直到后世,盐都是国家专卖。甚至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有关部门不惜炮制不吃加碘官盐就会大脖子的惊世谎言。虽然谎言经不起推敲(没有新中国之前的几千年,中国人是怎么避免大脖子病的?),但是可爱的人民居然都信了,而且为之付钱,最后的结果呢?碘超标和某些人的盆满钵满。

    对于盐和烟草,王振宇最初的计划就是搞专营的,毕竟这两块的平日不显,但是一旦专营的话利润会很高。尤其是盐,别看一个月吃不了多少,但却人人都要吃的,一旦地盘扩大,这个利润是数以亿计的。最能证明的就是目前中国的税收,一年的盐税居然达到了惊人的四千万,和海关关税持平(由此可见海关关税之低),占全部税收总额的四成。

    看准了这一点,王振宇在分配湘西开发公司业务的时候就没有把盐和烟草的经营权交给洪商去专营,而是留在了自己的手里。至于鸦片,那是不得不交,因为人家刘岐山已经是湘西最大的鸦片贩子了,你如果不继续用他,那就只能干掉他再另起炉灶,这样做的成本偏高了,而且由此得罪洪商是不划算的。

    烟草的利润现在还不显,盐的收益却是眼下能看得见的。

    贺仕道,谷虎等人是做什么的,即使龙廷久不说,王振宇也是一清二楚。因为二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早就存在于他儿时的记忆中了。某元帅从11岁开始就跟着爹爹,姐夫贩运私盐,最后发展的革命,估计也谈不上阶级觉悟,而且被政府盐务部门打击了。然后仔细一分析,其实政府还没自己有力量了,于是闹腾起来。几十年后,一帮文人本着为政治服务的需要,把这场私盐贩子抗官运动说成了革命,实在是太t有才了。

    王振宇拿定了主意,如果贺家和谷家能跟着自己,同时有能力控制整个湘西的哥老会。那么作为回报,王振宇会把盐的专营权交给这两家。想来这么大的诱惑,没人能够抗拒。

    想到这点,王振宇就让龙廷久拿自己的拜帖去请这两位来吃饭,对了,带一个竿军连队过去,万一不肯来,就硬请。。。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